《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零六章 血蛊虫

三日后,韩立带着银月、蟹道人和白果儿、李蓉四人离开了天渊城,直奔许氏家族而去。

韩立早已打听清楚,自从魔族退走自后,许家就重新返回了原先的家族驻地。

故而先经过几座城池的传送,并经过短短半月路程后,韩立一行人就来到了许家。

稍一报上名头后,整个许家顿时沸腾起来。

不但许家家主许蛟和许芊羽慌忙迎出,一干许家长老更是一个不拉的紧跟而出。

其中赫然有当年曾经见过韩立的许岩、许火等人。

看来许家在魔劫中倒是未损失多少真正实力。

“参见韩前辈,前辈能大驾光临,许家上下荣幸之至。”许蛟恭恭敬敬的冲韩立大礼说道,其他一干长老也同样面带一丝兴奋的跟着施礼相见。

若说以前韩立以合体修士来的时候,许家还能以人族大族身份保持自己的一分自傲,那如今在以大乘修士出现的韩立面前,则真的只能诚惶诚恐了,再也不敢流露任何可能招致韩立不快的神色来。

韩立等人被许家直接让进了许家用来招待贵客的主殿大厅中。

韩立不客气的在主位上一落座后,就对旁边站立的许家之主淡然说道:

“我这一次为何会来,你们应该很清楚的。虽然有关血魂道友事情,我听许仙子说过一次了,但现在还想让许家再给我讲述一遍,看看是否有遗漏之处。”

“晚辈遵命。血魂前辈刷是七个月前,忽然回到许家的……”许蛟不敢怠慢,开始仔细讲述起来。

韩立则凝神细听着每一点细节之处。

一盏茶工夫后,他等对方彻底讲完后,才有一丝凝重的说道:

“这么说,血魂道友除了让你们将虚天鼎给我送来外,还说过只有我才可能将其救醒了。”

“是的,前辈。血魂身为先祖分身,虽然修为只有炼虚左右,但却也因此身躯近似半虚半实之间,原本是极难受伤的。但这一次,血魂前辈却不知遭了何种暗算,体表看似丝毫无损,但浑身黑气透体,并一直陷入昏迷,实在十分诡异。晚辈已经用尽了手段,却丝毫效果没有,还望前辈能够看在冰魄先祖面上,能够出手救助一二。”许蛟陪着小心的说道。

“听道友这么一说,我也对血魂道友昏迷原因颇感兴趣。我先亲眼看看血魂道友现在情形再说吧。若是真能救治的话,韩某不会吝惜出手的。”韩立微微一笑,没有作何推辞的言道。

“多谢前辈大恩,晚辈就这就给前辈带路。”许蛟大喜,口中连声称谢不已。

“蟹兄你跟我去看看吧。银月、果儿,李道友你们几个暂时留在这里吧。”韩立点下头,却冲银月三人一声吩咐道。

“好的,小妹就和果儿李道友在这里暂时等候一下吧。”银月顺从的答应道。

至于李蓉和白果儿,自然是不敢有其他意见,同样点头称是。

一干许家修士也早注意到了银月等人的存在,因为修为相差太远,除了感到她们身上气息同样深不可测外,倒也无法看出真正的修为境界,心中暗暗吃惊下,对她们自然也同样的恭敬异常,不敢有何怠慢处。

在留下数名妇人专门留下陪同银月李蓉等人外,许蛟带着其他长老却带着韩立和蟹道人往许家禁地而去。

在许家最深处的一座地下石殿中,韩立在许蛟陪等人陪同下,出现在了那里。

大殿中心处,一只晶莹剔透的半透明玉棺,静静放在那里。

在晶棺中,一个白衣女子躺在其中,双目紧闭,身上隐约有一层黑气笼罩。

正是冰魄仙子当初分出的血魂化身。

韩立几步就走到了晶棺面前,方一接近丈许之内,立刻就感受到前方传来的阵阵奇寒。

“万年玄冰!”韩立目光在晶棺上扫了一眼,丝毫异色没有的的问了一句。

“前辈慧眼如炬,这的确是万年玄冰棺。也只有此物才能减缓血魂前辈身上气息持续削弱,所以晚辈才……”许蛟急忙解释起来。

“奇寒之力原本就对大部分伤势都有一定控制之效,在不知其真正症状时,将血魂道友放进万年玄冰棺中,倒也不失一种聪明做法。”韩立点点头,不置可否说道。

这时,他目光已经放在了晶棺中的白衣女子身上。

这时的血魂,不但双目紧闭,满脸黑气,眉宇间更是多出一团诡异血纹,忽闪忽现,隐有血芒从肌肤中透出。

韩立一见着血纹,神色微微一怔,似乎一下联想起了种,眉头不禁一下皱起。

“韩前辈,你看出血魂前辈昏迷的原因了。”许蛟见此,急忙问道。

“虽然看出一点点了,但还不能肯定,还需要再确认一下。”韩立不动声色的言道,神念一放而出,往晶棺一罩而去。

片刻工夫后,韩立神色一动,忽然间一根手指往眉宇间一点。

一声轻声后!

一团黑气浮现而出,一凝后,就化为一只漆黑妖目。

妖目一睁下,一根晶丝从中一喷而出,一闪即逝下,竟直接洞穿晶棺之壁,没入白衣女子身躯中。

下一刻,晶丝一卷儿回后,前半截赫然插着一只拇指大小的血红色怪虫。

与此同时,白衣女子眉宇间血纹顷刻间消失不见了。

此怪虫体态酷似蜗牛,但偏偏头生七八根长短不一的触须,并在一离开白衣女子身躯的瞬间,就立刻疯狂的挥舞不定,看起来十分的诡异。

“这是什么,我等为何从未在血魂前辈身躯中发现过。”许家一干族人目瞪口呆起来,许蛟更是一下失声起来。

“你们以前无法发现,是毫不奇怪的事情。这是一头血蛊虫,原本就是无形无色,溶于血液之中的。若不是我用神念化丝之术将其强行逼出,你恐怕永远也无法发现其踪迹的。”韩立双目一眯的凝望着近在咫尺处的血红怪虫,口中却平静言道。

“血蛊虫,难道是蛊虫的一种。不过此虫既然如此厉害,为何以前名不经现,晚辈等人从未听说过的。”许蛟有些迟疑问道。

“嘿嘿,此虫可不是我们风元大陆能有的蛊虫,而是灵界三块大陆中最神秘的血天大陆独有的一种奇虫,和你们所知的一般意义蛊虫可是大不相同的。”韩立淡淡回道。

“血天大陆!这怎么可能!”许蛟和其他许家长老闻言,一阵骇然。

“我虽然未曾去过血天大陆,但是当年倒是曾经去另一块雷鸣大陆游历过一段时间,并从雷鸣大陆的一本典籍中看到过此虫的描述。绝不会有错的!”韩立扫了许家诸人一眼,眉宇间喷出的那根晶丝忽然一动,就一幻化出无数丝影的将血色怪虫罩在其下,猛然一勒。

“噗嗤”一声!

晶丝一闪消逝的凭空消失,血色怪虫也一下切割成无数碎片的爆裂而开,化为点点血滴的洒落一地。

“这血蛊虫虽然阴毒异常,即使合体修士中了此虫也极难驱除,但只要一被抽离身体之外的话,却是不堪一击的。”韩立又冷笑的说了一句。

“多谢前辈指点,那现在血魂前辈她……”许蛟望了晶棺中还没有任何动静的白衣女子一眼,还有些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现在血蛊虫已经被驱虫,只要多多修养一段时间,就能自行清醒过来了。不过我恐怕无法等这般长时间的。算了,我再出手一次,让其先清醒过来一段时间再说吧。”韩立略想了一想后,就这般的说道。

“许家多谢前辈大恩了。”许蛟大喜过望,其他许家长老闻言,同样满脸感激之色。

韩立眉宇间妖目一收后,身形一个晃动,就到了离晶棺近在咫尺的地方,目光再在白衣女子艳丽的面容上一扫后,一根手指忽然冲对方额头一点。

顿时一道蕴含莫大灵力的青蒙蒙光柱一喷而出,一闪即逝后,就没入白衣女子身体内,并在法诀一催下,迅速走遍此女所有经脉,将一些堵塞晦涩处,硬生生的一一打通。

白衣女子一声负痛的轻哼后,黛眉一皱后,徐徐睁开了双目。

韩立目光一闪,另一根手指一弹,一道绿光飞射而出。

一股药香一散而开后,绿光准确无误的没入白衣女子微睁的樱口。

韩立见此,微微一笑,当即一转身的向殿门外走去。

“让血魂道友静坐一刻钟,将丹药之力彻底化开后,就带她来见我把。”

“是,韩前辈”许蛟等人惊喜交加的回道。

蟹道人目睹这一切,却丝毫表情没有的跟着韩立也走出了殿门。

一刻钟后,在原先的许家主殿大厅中,韩立终于见到了彻底清醒过来的白衣女子。

“血魂道友,现在感觉如何了。”韩立向刚刚向自己道谢过的白衣女子微笑的问道。

“多亏了韩前辈刚才的那颗‘补元丹’,晚辈暂时应该无事了。”血魂脸色异常苍白,但仍勉强一笑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