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两百零五章 血魂之讯

韩立等四面八方的呼声稍小些后,微微一笑,单手一招,顿时虚空中无数青丝往足下飞射而去,并一闪的融聚一团,再次化为了青蒙蒙莲花,并徐徐往塔顶上一落,悬浮不动了。

“恶客已去!按照惯例,我会在接下七天七夜时间内,持续不断的讲述无上大道,能够领悟多少,就看各人机缘了。但和以前庆典不同,此次讲道会彻底开放,下面我会将禁制解除,任何人都可来山上听取。”韩立目光四下一扫后,口中缓缓说道。

声音不大,但顷刻间就向四面八方轰隆隆扩散而去,并直接透射山峰之外,在整个天渊城上空回荡不已。

整个天渊城修炼者闻言先是一怔,但马上狂喜的欢呼声再次一起。

无论屋中还是在街道上的修炼者,潮水般的向三色巨峰而去。

甚至原本在传送阵处附近维持秩序的那些甲士,也惊喜交加的同样加入到了人流中。

同一时间,韩立已经在青莲上盘膝坐下,从最低阶的炼气期开始,徐徐讲述起自己的经验所得。

广场的众多修炼者,无论人族妖族,还是异族之人,均都神情肃然的开始凝听起来。

一名大乘存在的讲道,无论对哪一族人来说都是天大机缘,哪怕是从原本根本不屑一顾的最低阶开始,也没有人会放过一句的。

当韩立朗朗讲述声在虚空中回荡不已的时候,更多修炼者已经涌入山峰,迅速占据了广场四周的边缘,并很快多得再也无法挤下任何一人。

后面之人无法,只能在三色山峰各处山道和建筑开始聚集和滞留。

数个时辰后,三色巨峰上半部,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影,而更多修炼者,还在往山峰下半部分汇聚而去。

但无论身处何地之人,只要身处巨峰之上,韩立讲道声音就会立刻在耳边回荡而起。

不少人原本还想往山峰更高处再走一些,但当耳中讲道声一起后,就不由自主的停步不前,陷入某种顿悟状态之中。

一天一夜后,整座三色巨峰所属范围内尽是密密麻麻人影。

所有人无论是笔直站立还是盘膝坐下,全都静静不语,只有韩立声音从山峰之顶清晰传出。

……

七天七夜后,天空中忽然间彩霞翻滚,阵阵花瓣之雨再次在从高空洒落而下。

韩立的讲道声一下嘎然而止。

一些正听得如醉如痴的修炼者一惊,不少人当场从顿悟境界中回神过来,但目光还大都仍有一丝茫然。

过了片刻之后,韩立话语声才又淡淡的在众人耳边响起。

“多谢众位道友参加韩某大乘之礼,但庆典到此结束,诸位都可下山了。”

众多听到关键之处的修炼者闻听此话,自然心中大为不舍,但现在韩立在其他人眼中仿若神明一般,自然不敢有丝毫的违抗。

所有人恭敬的向山顶处一拜之后,就纷纷的退出了巨峰。

大乘庆典到此,才真正结束。

半日后,高空中一声轰鸣,三色巨峰一个模糊,凭空在虚空中消失不见了。

广场附近的一些仍在警戒的甲士恭恭敬敬的往高空一礼后,才整齐有序的离开。

石塔顶层的一座大厅中,韩立已经坐在主位之上。

在大厅两侧,器灵子海大少以及银发老者等几名天渊城长老束手而立着。

在韩立门下弟子中,白果儿赫然也在其中,并和看似年纪差不多的朱果儿并肩而立,面带笑容,犹若真是姐妹一般。

白果儿在大乘庆典前终于平安的赶回来了。

这时的白果儿,竟也有化神中期修为,比海大少修为还要稍高一筹。

至于银发老者等天渊城长老,和大乘庆典前相比,在面对韩立时的恭敬之色,明显完全是发自内心,再无任何敷衍之意。

显然韩立先前重创黑枭王的举动,让这一干合体修士彻底的心悦诚服,真正的敬畏有加了。

在大厅中间,李蓉此女同样站在韩立前方,正恭谨的听韩立之言样子。

“这么说,傲啸前辈和莫简离大人真的进入魔界,准备和其他各族大乘一同相助魔族始祖们来解决魔界大劫了。”韩立眉头微皱的说道。

“不错。不光是我们区域几族的大乘全进入魔界,就是灵界的不少超级大族也同样派出大乘期强者插手此事了。也就因此,那些魔族在其他大乘强者威逼下,才不得不放弃已经占据的木族领地,将所有人全都撤出灵界。”李蓉此女恭声回道。

“所以作为代价,就是我们几族大乘期,必须随同那些超级大族大乘一同进入魔界,来解决魔界大劫事情才行。毕竟若是魔界真的因为螟虫之母而灭的话,下一个说不定就是我们灵界了。”韩立叹了一口气的言道。

“前辈明鉴!若不如此的话,不但魔族不会退兵,其他大乘强者也不会答应的。”李蓉有些无奈的回道。

“我说我们两族和影族夜叉族等间情形一触即发,却为何始终还未真正爆发大战,原来那些大乘全都进入魔界了。夜叉族的黑枭王,是夜叉族故意隐瞒下来的大乘存在,看来原本是想留作杀手锏,突然对我们发难来用的。要不是我突然意外进阶大乘,我们两族恐怕还真有些麻烦的。”韩立若有所思的喃喃道。

“的确,要不是韩前辈突然成为大乘,普通合体修士还真无法抵挡着黑枭王。不过韩前辈在庆典大展神通之事一传回几族后,想来再借这些异族主事之人几个胆子,也绝对不敢再对我族打什么主意了。”李蓉嫣然一笑的回道。

“那圣岛长老会叫我过去,一来是商议应对其他各族,二来则是想让我去探查一下傲啸两位前辈的下落了。”韩立又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圣岛上诸位道友,的确是此意思。”李蓉低首回道。

显然此女被韩立在庆典上展现彻底征服了,将自己知道事情全知无不言的尽数吐出了。

“嗯,过一段时间,你陪我去圣岛一趟吧。除了必须和圣岛上道友商定一些事情外,我还对岛上藏有秘术的天书阁和鼎鼎大名的混沌万灵榜,也颇感一些兴趣的。”韩立沉吟了一会儿后,缓缓说道。

“是,晚辈定会将前辈带到岛上去。”李蓉面上一喜,不加思索的回道。

“谷道友,今后一段时间,我门下弟子恐怕还要诸位多照看一二的。”韩立转首又冲谷长老等人说道。

“前辈放心,只要器灵子等道友在本城一日,晚辈就保证他们一日安然无恙。”银发老者一躬身,肃然说道。

其他几名合体长老,同样的连连称是。

“我相信诸位道友的承诺。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月天,我会先带他离开这里的。如此一来,想来也不会有人轻易找天渊城麻烦。器灵子,朱果儿,回头你们和我一同上路吧。”韩立一笑后,又转首吩咐一声。

“是,前辈。”

“遵命,师尊。”

朱果儿和器灵子闻言,异口同声的答应道。

下面的时间。韩立让谷长老等天渊城长老和海大少等弟子退出,却冲最后离开器灵子传音了一声。

器灵子神色一凛,当即称是的也离开了大殿。

韩立则静静的坐在大厅中沉思起来。

时间不大,门外脚步声再次传来,一个苗条人影悄然的现出。

她一走进大厅中,就冲韩立敛衽一礼,恭声说道:

“许芊羽拜见前辈!”

“起来吧,我这次将你留下缘由,想来许道友也应该明白几分吧。”韩立冲此女点点头,口中问了一句。

“前辈想问晚辈虚天鼎的事情吧。”许芊羽不敢直视韩立,螓首微低的回道。

“不错。我若没记错,虚天鼎对你们许家来说可不是一般宝物,怎会突然将其当成贺礼送给韩某,其中有些缘故吧。”韩立盯着此女的问道。

“前辈明鉴,晚辈是奉冰魄先祖血魂之命,才将虚天鼎当做贺礼奉给前辈的。”许芊羽有些不安的回道。

“血魂?冰魄道友的血魂分身已经回到许家了?”韩立心中一怔,但面上丝毫异色未露。

“正是。血魂前辈在半年前身负重伤忽然的返回,但是刚一回到族中不久,就立刻伤势发作的昏迷不醒。不过在此之前,血魂前辈却吩咐族中弟子将这只虚天鼎立刻给前辈送来,并希望前辈能带着此鼎到许家一趟。”许芊羽不再有何迟疑的回道。

“原来如此。这么说,血魂道友先是知道我进阶大乘之后,才让你将此鼎给我送来的。”韩立眉头一皱的问道。

“的确是这样的,前辈。”许芊羽老老实实的回道。

“你们许家难道没有救治血魂道友吗?”韩立沉吟了片刻后,又追问了一句。

“回前辈,许家诸多长辈都用尽了各种方法,却对血魂前辈伤势根本束手无策。我离开之时,血魂前辈还在昏迷之中。”许芊羽回道。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我过几日会去你们许家一趟的。”韩立想了一想后,微点下头的回道。

许芊羽闻言,自然大喜过望,连忙再深施一礼的称谢不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