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九十七章 重聚

韩立见此,摆了摆手,轻描淡写的说道:

“我先前并未来及将此事告诉族中一声,这又怎能怪罪到诸位道友头上。几位不用多礼,还是请起吧。”

“多谢韩前辈宽恕无礼之罪!”

谷长老等人这才心中一松,告罪一声的纷纷起身。

黄发大汉和丑陋夫人虽然跟着众人同样起身,但是面上丝毫血色不见,一副惶恐之极的神色。

这两位圣岛使者一想到自己竟然得罪了一名新进的大乘修士,而且还可能是人妖两族今后数万年内的唯一靠山后,心中的战战兢兢可想而知了。

这时,光幕中的紫金大手不知何时的无声消散了。

但被巨力禁锢了一段时间的杜宇,却浑身瘫软的倒在高台上,连一句话都没有力气说出来的样子。

韩立转首扫了台上一眼后,平静的冲黄发大汉二人吩咐道:

“你们二人将杜道友带走吧,并带话给圣岛上的诸位长老一声,就说韩某弟子修行不易,可不是用来给别人牺牲的。不过若是族中有其他事情真需要出力的,韩某倒是义不容辞的。”

“是,晚辈二人一定将前辈之话带到。那晚辈二人就先告退了。”黄发大汉吞咽了一下口水后,丝毫不敢有其他意见的急忙躬身道。

丑陋妇人也在一旁连声称是。

韩立点下头,冲二人摆了下手。

于是,这二人这才敢施法飞到石台上将杜宇一架而起,然后告罪一声后,就慌慌张张的离开了竞技大殿。

至于韩立收走白衣青年两件宝物的事情,他们根本不敢提上分毫。

韩立目睹圣岛一干人身影在殿门处消失后,这才转首冲银发老者等人一笑的说道:

“几位道友见谅一下!有什么事情,明日到在下住处再说吧。我离开许久了,先回去见见几名拙徒后,再和几位道友好好的畅谈一番。”

“这个自然。韩前辈远途而来,自然应该先好好休息一下,我等过几日再正式前去拜访才是正理的。”

“不错,还望韩前辈到时不要怪罪我等骚扰之罪了。”

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互望一眼后,都有些恭谨的忙回道。

韩立笑了一笑,不再多说什么,略一拱手下,就带着银月等人也离开了大殿。

银光仙子怔怔的望着殿门处好一会儿后,口中才用低不可闻声音喃喃了两句:

“他竟然真进阶大乘了。看来银月妹妹这一次,还真是找对人了!”

此女欣喜中,竟隐约还带有一丝怅惘表情。

至于黑袍人等一干原先主张将海大少交给圣岛的长老,在自从知道韩立是大乘修士起,也是一个个心中惶恐,担忧之极,生怕这位新进大乘会知道当日他们在长老会的表现,从而找他们后账。若真是如此的话,他们以后的日子绝对好过不到哪里去。

同一时间,银月跟着韩立方一走出殿门外,忽然一笑的问了一句:

“韩兄,你真就这般放过那些圣岛使者了,不怕他们以后怀恨在心,对你做什么不利事情吗?”

“以我现在的身份,我不去找他们麻烦就算谢天谢地了,还怎敢对我有些什么不利的想法。在实力天差地别的情况下,他们不会有这胆子的。”韩立不以为意的回道。

“但那叫杜宇的家伙,竟然能直接幻化处圣人之像来,可见也不是一般合体后期修士。你就不怕,他以后也进阶大乘成功!”银月轻笑一声的又说道。

“先不说他是否真能进阶大乘成功,就算他真成为了大乘修士也不算什么。对我来说,以后顶多算是有点小麻烦而已。”韩立一笑,十分自信的回道。

在合体后期的时候,他就曾经面对大乘存在能自保无碍,如今进阶大乘之后,神通数倍增加,自然不会再将一般的大乘放进眼中了。

“这倒也是。不过最主要的,以韩兄现在身份,的确也不适合对他们真下辣手的。否则也未免太有失你这位大乘修士的前辈身份了。”银月嫣然一笑起来。

“嘿嘿,或许也有此原因吧。”韩立嘿嘿一笑的回道,但其心中却清楚的很,若是真有涉及到性命之忧的事情,他可不会顾什么“前辈”身份的,自会出手将危险根源直接灭个一干二净的。

……

数个时辰后,韩立就出现在了自己住处的高塔内,并在顶层一间大厅主座上坐下。

海大少、器灵子二人带着十几名门下亲传弟子,激动万分的大礼参拜。

“起来吧。这些年不见,你二人倒是没有偷懒,修为都有所增进。”韩立大袖一甩,让一干人起身说话。

“恭喜师傅进阶大乘修士,这不但是我等弟子大庆之事,更是整个人族都值得为荣之大事。”器灵子起身后,恭恭敬敬的向韩立回道。

他们原本因为圣岛使者事情,一直在塔中有些提心吊胆的。但结果,圣岛使者没有见到,自己师傅却忽然返回塔中,并直接告诉二人其已经进阶大乘的事情。

反差如此之大,器灵子和海大少二人心中狂喜可知了。

而数百年没见,器灵子,韩立这位门下弟子,如今赫然已经进阶到化神后期,距离炼虚期也不过是一步之遥了。

而一旁的海大少,也一副刚进阶化神期的样子。

二者能在短短数百年时间内连进数阶,除了二人修炼天资实在不凡外,另外原因自就是韩立离开时,留下的大量丹药的功劳。

以韩立身家,离开时不但将二人日常修炼丹药留下了足够数目,更连二人进阶时所需辅助丹药也都早早准备齐全了。

否则他门下弟子皆都不凡,也不可能这般一帆风顺的进阶至此的。

韩立听了器灵子之言,微然一笑,说道:

“我进阶大乘,原本也有近半是机缘所在,才能侥幸突破瓶颈成功的。要不是各族出现大乘期存在都有举办大乘庆典惯例,我原不愿这般兴师动众的。在此事正式宣布之前,你们也无需多做什么事情,只是派人手先将庆典时间向族中各大势力通禀一声就是了,以防一些道友无法及时参加。庆典就定在一年后,地点在这天渊城中即可了。”

“是,谨遵师命。”器灵子和海大少唯一躬身,几乎齐声的答应道。

“对了,你们冰凤师姑和白果儿这丫头呢,她们为何不在此地?”韩立目光往大殿随意一扫后,蓦然问了一句。

“回禀师傅,白果儿师妹在魔劫结束后,就返回门中了,但数年前应朋友之约,结伴出去游历去了,不过时常有信件传回。至于冰凤师姑,则在数十年前就独自进入蛮荒世界了,至今还未有何消息传回。不过师父放心,冰凤师姑离开前,曾经留下了一盏元命灯,至今还安然无恙的。”器灵子恭谨回道。

“蛮荒世界广大无比,就算在其中滞留数百年也是毫不稀奇之事。你们冰凤师姑既然决定此行,肯定是有自己的深意,倒不用过多考担心什么。但是白果儿这丫头,这点修为就和人出门游历,却有些冒失了。你们师妹的‘冰髓之体’真元已经修炼有成,若是落在一些同样修炼阴寒属性的歹人眼中,却不亚于一种增进修为的大补之物。赶快传消息,让你们师妹尽快回来吧。”韩立眉头一皱,不加思索的吩咐一声。

“是,徒儿考虑不周,我马上就去办此事。”器灵子吓了一跳,马上答应一声。

接着他立刻冲身后一名亲传弟子吩咐了一声,那名弟子冲韩立一礼后,立刻恭敬倒退出了大厅。

“月天,你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给我好好说一下吧。特别是,如何将隐雷根泄露出去的经过,更给我好好讲述一遍。”韩立目光往海大少身上看了一眼后,忽然似笑非笑的说道。

“师傅,徒儿知道错了……这个就不用再细说了吧!”海大少一听韩立此问,顿时脸上显露处一丝尴尬,有些吞吐的言道。

“哼,我以前怎么嘱咐你的。隐雷根之事非同小可,可是关系到你的小命,一定要小心,不要泄露此事。结果你倒好,竟然能因为醉酒将此自行说了出去。嘿嘿,要不是我及时赶回,岂不是为你自己招来大祸,甚至还可能直接牵扯到你师兄满门之人。”韩立脸色一沉,声音一冷的说道。

“徒儿知道错了,以后绝对不会再犯了。”海大少一惊,急忙再次跪倒在地的回道。

“以我的大乘身份,这一次圣岛来人被我很轻易的打发掉了。但是你的隐雷根是不多的可以削弱天劫的手段之一,若下一次,来讨要你的是其他异族的大乘存在啊,你让为师如何应对?”韩立声音仍然冰冷,盯着海大少一字字的说道。

“徒儿真的知道错了,若真到了这一日,师傅尽管将月天交出去就是了。这都是徒儿自食恶果的结果!”海大少脸上苍白了几分,但仍然头也不敢抬的回道。

“将你交出去!这是想也别想的事情,到时候将你交出去,为师脸面又要搁哪里去了。这样吧。这次大乘庆典后,你暂时隐姓埋名的先离开我身边一段时间,等此事渐渐风平浪静的无人提起后,你再回到我身边来吧。”韩立沉吟了片刻后,才目光一闪的缓缓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