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九十六章 一击而溃

“拼了,浩然圣像!”

杜宇虽然心中惊惧到了极点,但见空中紫金色巨手丝毫没有留手之意的仍徐徐落下后,也只能无声的大吼一声。

两手忽然飞快一掐诀,顿时头顶天灵盖一开,一个半尺高的白色元婴一下闪现而出。

此元婴和杜宇面容相似,方一现出,就满面焦急的猛然冲高空一张口,喷出一团金灿灿的精血。在这团精血方一出口的瞬间,下方杜宇肉身那俊美年轻面容,忽然干瘪了三分,一下比先前苍老了十几岁的样子,并且目光一下变得木然呆板起来。

而这时,杜宇元婴肩头一摇,体表白色光晕大放,竟一个模糊的幻化成一道十几丈高的白色人影,屹立在白衣青年上空。

这巨大人影清晰仿若真人,但面容模糊一片,可见晗下三缕长髯,身穿一件幻化而出的白色儒袍,头戴一顶儒帽,浑身都散发着一股说不出的纯阳之气。

但这儒生虚影只是静静站在虚空中,仿佛死物般的一动不动。

“噗”的一下,下方杜宇猛然冲虚空一点。

那团金色精血一下自爆而开,化为一个斗大的金色符文,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上方儒影身躯之中。

诡异一幕出现了。

白色儒影面上表面一阵晶光流转后,就幻化出一个双目紧闭的儒雅脸容来,神色威严无比。

空中恐怖灵压一阵荡漾。

紫金色巨手五指微微一屈下,到了离白色儒影不过七八丈的距离处。

在狂涌而下的恐怖巨力笼罩下,白色儒像身躯一颤后,变得有些模糊不清,竟大有要被直接压散而开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儒家圣像突然间双目一睁而开,现出一对纯银般瞳孔来,并且一声低哼,一只袖子往高空一抖,另一只手则往身前虚空一抓。

顿时白色袍袖中一股乳白色雾气滚滚而出,迎风一凝下,也幻化成一只白色大手,迎着空中紫金手掌狠狠一击而去。

而儒像凭空探出的另一只手掌中,却天地元气一阵翻滚,蓦然爆发出一团刺目白光,随后一敛,掌心中凭空现出一杆五色大笔来。

“轰”的一声惊天动地巨响!

白色大手终于和紫色巨手撞击到了一起,一阵剧烈波动荡漾而开后,整个光幕都为之一震。

但紫金巨手只是微微一顿,就以无法抵挡的威能瞬间将白色大手硬生生一抓而碎,再次向下一捞而去。

不过有这片刻阻挡,圣像单手一招下,在杜宇头顶盘旋飞舞的二宝“嗖”的一声,立刻一闪的到了其身前,并滴溜溜一转后,同时散发光蒙蒙的霞光。

圣像手臂一动,手中五色大笔一颤,就点入到了砚台之中,沾满了半截不知名银汁后,又猛然一抽而出,往那本徐徐打开的玉书上一点而去。

一阵异样的梵音后,玉书上五色光晕大放,一个个斗大的银色符文从中狂涌而出,并高空中齐飞而去后,竟又汇聚成一个亩许大小的银灿灿“儒”字。

紫金大手一闪之后,就五指入钩般的抓到巨大“儒”字上。

巨字嗡嗡声大响,整个光幕中的天地元气顿时疯狂般的往其中狂涌而去,让巨大“儒”字一下又凭空狂涨大半。

金银两色光霞在空中狂闪不定,紫金巨手竟一时间无法落下。

“有些意思!不过,但凭区区的这点神通,就想接下我这一击,还是不可能的。”韩立目睹此景,不禁轻笑一声。

话音刚落,其一根手指不带丝毫烟火之气的遥遥一点而出。

一道近似透明法诀一闪即逝的没入虚空后,紫金巨手五指一颤,指尖处银色灵纹一凝而聚后,竟各自现出一个玄奥异常的纹阵,并从中爆发出耀眼金光。

五颗金色光球方一显现而出,立刻狂涨而起,几个呼吸间工夫,就各自化为了直径丈许的巨大光团,并一闪的汇聚一体。

金光刺目耀眼,一个金蒙蒙的巨大漩涡瞬间在紫金巨手中显现而出,并滴溜溜的猛然一转。

轰鸣声中,整个虚空猛然一个模糊,一股比先前庞大倍许以上的巨力顿时从中一涌而下。

银色“儒”纵然玄妙万分,还吸收了庞大的天地元气,但在如此巨力一击下,却再也无法支撑下去了。

只听到“砰”的一声,“儒”字寸寸的碎裂而开。

巨力再无抵挡下顿时往下方儒像狠狠一压而去。

下方虚空一阵扭曲,白色儒像当即一个扭曲的瞬间爆裂而开。

一声惨叫!

一团白光包裹着一个模糊不清的白色小人向下方激射而去,只是一个闪动后,就重新没入杜宇肉身之中。

原本动也不动的杜宇肉身,双目一眨,立刻恢复了灵性。

但是方一清醒过来的他,却一张口,接连喷出数团精血去,身上气息一下变得衰弱无比。

显然刚才的儒像的被灭,让其元婴也一下受创匪浅。

紫金巨手五指一分下,将杜宇身躯全都罩在了其下。

顿时杜宇只觉四周虚空一紧,就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分毫了,顿时面容一下灰白无比,连一丝血色都不复存在了。

就在这时,原本下落的紫金巨手一顿后,竟凭空凝在了原处,不再落下分毫。

金色漩涡一闪的凭空消散,但是手心中涌出的巨力却仍然在下方凝而不发,竟将杜宇死死的禁锢在了原地。

到了此时,胜败自然再明显不过了。

光罩外面的谷长老一干人等,虽然因为防护光幕阻挡缘故,无法感应到韩立刚才出手时蕴含的莫大威能,但见杜宇在圣像和至宝都祭出情况下,真连韩立轻描淡写一击都未能接下,一副实力悬殊天地之别的样子,均都为之骇然。

“大乘期!”

这一刻,这些天渊城长老震惊之下,心中几乎不约而同的都升起这般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来。

黄发汉子和丑陋妇人更是在光罩外看的张口结舌,脑中几乎变得一片空白起来。

深知杜宇真正实力的二者,实在不能相信眼前的结果。至于蟹道人和银月对此情景,自然神色如常。

以韩立进阶大乘期的神通,对付区区一名合体期修士,若不能一击而溃的话,反而是不正常之事。

这时,光幕中韩立目光微微一动,并未多看被禁锢的杜宇几眼,而是扫了其旁边的二样宝物一眼。

那玉书和砚台状宝物,因为失去了主人操纵下,此刻光芒黯淡之下,围着杜宇身躯阵阵的盘旋飞舞,竟然灵性十足的模样。

韩立也不言语,一手冲这二宝蓦然轻轻一招。

不见任何异像显现,但一股无形巨力却直接隔空落在了二宝身上。

“噗噗”两声,这两件宝物化为两团灵光的激射而来,一闪的被摄到了韩立手掌中。

单手一托。

二物在手心中光芒涨缩不定,弹跳扭曲不已,一副想挣脱遁走的样子。

韩立见此不怒反喜起来,两手一合,就将二宝夹在了手心间一搓。

顿时二宝一声哀鸣,表面光霞一下尽数散去,在掌心中不再动弹一下了。

“既然敢对我出手,这二物就暂时留在我这里吧。什么时候你能进阶大乘,什么时候再到我这里来取吧。”韩立冲对面杜宇淡淡说了一句,袖子一抖,就大模大样的将两件宝物收进了袖中,再一步迈出,身躯就一个模糊的在原处消失了。

下一刻,光幕外面的谷长老等人身旁处,波动一起,韩立身形就再无声的闪现而出。

“韩道友,你莫非已经进阶大乘期了。”银发老者目光死死盯住韩立脸孔,用急促的声音慌忙的问道。

附近其他人闻听此言,同样眼也不眨的望向这边来。

“呵呵,韩某侥幸。在数月前的确冲击瓶颈成功,进阶大乘期了。”韩立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回了一句,并在下一刻,原本收敛在体内的大乘期气息,顿时再无任何掩饰的一放而出。

“轰”的一声!

一股仿佛可以将一切都碾碎的恐怖灵压,顿时降临在了整间大殿中。

大殿中站立的一干合体期修士,顿时只觉眼前一股无法抵挡的巨力一涌,身躯就纷纷无法站稳的“蹬蹬”的倒退而出。

“什么,韩兄真的已经是大乘修士了。不……应该……应该说是韩前辈。谷某先前有失礼之处,还望韩前辈千万海涵,不要见怪。”

银发老者纵然原先心中已经有所猜测,但一真的从韩立口中得到证实,再一见其放出的恐怖气息后,不禁面容失色,方一站稳身形后,就慌忙深施一礼的说道,声音都为之有些颤抖起来。

而这时,金越禅师还有银光仙子等天渊城长老,也再无怀疑之意,身子一直后,纷纷惊喜交加的同样大礼相见。

只有那黄发大汉和丑陋妇人在稳住身形后,身子僵直,脸上全是一片茫然之色,却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

不过当韩立森然目光一扫而去后,二者顿时一个激灵的情清醒过来,同样大为惶恐的立刻躬身参拜,再无先前丝毫的倨傲之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