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九十五章 以大欺小

“各退一步?谷道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白衣青年闻言一怔,有些几分诧异的问道。

“我看二位道友如此争执不下,不如双方各自变通一下。杜道友可以带走韩兄门下回圣岛去,但是韩兄不妨跟着一同到圣岛一趟。若是到时真觉得有何地方不妥,也可及时提出异议的。我想以韩兄的名声,圣岛诸位长老也不可能一点面子都不给的。”银发老者思量了片刻后,这般谨慎的说道。

“好,若是韩道友不放心的话,的确可以随我等同去圣岛一趟的。”杜宇眸光闪动两下后,不加思索的满口答应下来。

“不用这般麻烦。既然谷道友开口了,我倒不能一点面子不给的。这样吧,三位使者只要有一人能接下我一击而安然无事,我就让门下给他们走上这一趟。若是接不下来的话,嘿嘿……”韩立双目微眯了一下后,冷笑一声的说道。

“什么,接下一击?韩道友,你这话还真敢说出口来!”纵然杜宇生性深沉,闻言后,脸色也不禁一下铁青了。

丑陋妇人和黄发汉子听了,同样的大怒起来。

“怎么,三位不信在下之言,可要韩某也以心魔发誓吗?”韩立神色不变的反问了一句。

“这倒不用。以韩道友身份说出此话,想来事后不可能不承认的。”杜宇哼了一声,在怒意稍去后,顿时心中飞快转动的开始思量韩立刚才之话的真正用意。

他可不信韩立只是借机想找个台阶下去而已了,但自然更不相信自己三人连对方一击都接不下来。

旁边的天渊城一干合体长老听到此话,也不禁面面相觑起来。

他们纵然都知道韩立神通惊人,几乎可以说是大乘以下的合体第一。

但要说杜宇等人连韩立一击都接不下来,却同样心中大为不信的。

而谷长老和金越禅师交换了一下眼色后,当即轻咳一声的就要再开口再说些什么。

但就在这时,坐在附近的银光仙子忽然嘴唇微动的传音了过来。

谷长老一听之下,神色微微一变,目光“唰”的一下,不禁朝韩立旁边的银月望了一眼,原本到了嘴边的话语竟一下又吞了回去。

这时杜宇用阴沉目光凝望着韩立好一会儿后,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的说道:

“既然韩道友打算非要动手才能解决此事,那我等也只好接下来了。我们三人,就由杜某出面也接道友一击吧。在下也很想看看,道友是如何一击就将在下击溃的。”

杜宇在发现天渊城一干长老真打算绝对中立,不会再插手他们和韩立间的事情后,在心中一番衡量后,终于还是做出了决断。

虽然他有些疑心韩立为何如此自大,但对自己实力却更加大有自信。

以其修炼大成的儒家圣功,外加身上带着的那几件至宝,就是面对大乘修士说不定都能接下一两招,怎可能接不下同阶修士的一击。

旁边黄发修士和丑陋妇人,显然也对杜宇实力十分信服,听到由其代表他们出手的话语,也没有丝毫异议,只是用更加不善目光盯着韩立。

他们作为圣岛使者,以往无论到何处,面对何等神通广大之辈,对他们都是恭敬异常,即使偶尔碰到一些脾气古怪的合体修士,也顶多是表面神情冷淡一些罢了,也绝没有像韩立这般毫不客气的相待。

韩立见杜宇答应下来自己的条件,嘴角微微一抽后,却哈哈大笑起来:

“好,杜道友倒是爽快之人。那韩某就在下一层的竞技大殿等候了。”

话音刚落,韩立一下站起身来,一个大步迈出,前方空间波动一起,整个人就一下在闪入虚空中不见了踪影,只留下大笑之声还在大厅中回荡不已。

杜宇一见韩立竟直接撕裂虚空而走,还这般举重若轻的样子,神色微微一凝,目中透出一丝凝重之色来。

他自问自己全力施展神通,同样也可直接撕开虚空瞬移而走,但像韩立这般轻描淡写的样子,却还无法做到的。

这让他心中警惕之心不禁又多出一分来,不过这也并未超出其心中承受之外,只是暗自冷哼了一声而已。

但此刻,蟹道人也二话不说的站起身来,袖子分别向附近的银月和朱果儿一抖,两片银光飞卷而出,顿时将二者全都包裹进了其中。

%文%三者身上同时霹雳声一响,就在银色电弧缭绕中诡异的消失了。

%人%显然蟹道人等人也随韩立的同样去那竞技大殿去了。

%书%杜宇见此心中又是一凛,蓦然一转首,向银发老者问了句:

%屋%“谷道友,刚才这位道友是何人,神通好像也非同一般的。”

先前他们目光全都被韩立所吸引,外加上蟹道人本身是傀儡之身,将气息刻意收敛降低后变得毫不起眼,倒是一直没有引起几人的注意。

“这位道友面孔陌生的很,老夫也是第一次见到的。”谷长老看到情形,同样心中震惊,但和金越禅师等人互望一眼后,摇摇头。

“不管他是何人,一会儿就能知道的。而且不管他神通如何,一会儿出手的却只能是韩道友一人。谷兄,我们也走吧。”杜宇面色阴晴变化了一番后,就回复了常色的说道。

银发老者虽然也对蟹道人刚才出手大感震惊,但心中却早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故而一听杜宇如此一说后,当即含笑的点头称是。

于是他们一干人,当即也纷纷施法,同样先后划破虚空瞬移而走。

一盏茶工夫后,一座面积数百丈广的巨大殿堂中,一个几乎将大半殿堂都笼罩其中的巨大光罩赫然激发而起。

在光罩中的高空中,韩立和杜宇分别遥遥的面面相对着。

此刻杜宇面上已经变得有几分凝重。

但韩立却神色淡然,只是双手倒背的悬浮在空中望着对面。

“杜某最后在确定一下。是否杜某只要接下阁下一招无损,道友就不会再阻止我等带走贵门下弟子了。”杜宇忽然沉声的说道。

“不错。只要接下韩某一击无恙,阁下就算将韩某门下全都带到圣岛,我也不会有丝毫异议的。不过若是连我一击也接不下的,三位从哪里来还是再回哪里去吧。”韩立淡淡一笑后,不客气的回道。

“那道友出手吧。”杜宇面色阴沉,一字字的吐出道。

韩立闻言,笑了一笑,口中一个“好”字出口后,手足未动,但背后忽然金光一闪,一个三头六臂的金蒙蒙法相浮现而出。

“长!”

韩立一声低喝!

“噗嗤”一声,一道飓风从法相身上冲天而起。

而金色法相则六手同时一掐诀,身上霹雳声一响,无数道金色电弧一下缭绕全身的狂涌而出,同时体积迎风狂涨。

顷刻间就化为七八十丈高的庞然大物。

法相三颗头颅的双目同时一睁而开,一条手臂一动,一只屋子般大小巨手就向对面虚空缓缓一抓而去。巨手看似徐缓异常,但方一探出,一股仿佛将整个虚空都压碎般的恐怖气息就先一压而下。

对面原本静静站立的杜宇,神念稍一接触到这股恐怖气息,脸色一下大变,二话不说的一只手掌往后脑一拍,嘴巴一张,一团白光包裹着一物一喷而出,竟是一只数寸大小的玉书。

另一只袖子再一抖下,一股乳白雾气滚滚而出,一凝之后,竟幻化出一只洁白如玉的砚台。里面银光蒙蒙,竟仿佛装满不知名的银汁。

这两物方一飞出,立刻在白衣青年头顶盘旋飞舞,一个散发出五色光晕,一个却隐约有无数金银符文从上狂涌而出。

二物,一件是非同小可的通天灵宝,一件却是更加罕见的玄天残片炼制的至宝。

韩立在远处一见这两件宝物,脸上也一丝讶色闪过,但马上就冷哼了一声。

正徐徐压下的金色巨掌,微微一颤下,竟从肌肤中浮出出一道道银色灵纹,并一闪的在巨手表面幻化成十几个大小不一的银色纹阵。

下一刻,巨大手掌发出低沉的嗡鸣声,五指同时微微一涨之下,表面光泽一阵流转,竟一下变成了紫金颜色。

刹那间,一股比先前几乎强大了三四倍的可怕灵压,顿时从掌心中一涌而出,并气势汹汹的向下方一压而去。

这一下,下方正要直接催动头顶两件宝物的杜宇,神念略一感应到此灵压,身躯一颤下,竟不由自主的“蹬蹬”倒退出数步去,顿时面色再次一变,目中竟不由得闪过一丝恐惧之意。

即使以他合体后期大成的实力,在这股恐怖灵压下,竟有一种自己翻手间就可能被这股巨力直接压爆的诡异感觉。

“不,这绝不是合体期后期修士能有的神通,是大乘,只有大乘期存在才能有这般可怕神通。”几乎转瞬间,白衣青年就马上惶恐的明白过来,并恐惧的几乎马上就想大叫出来,但在空中恐怖灵压下,却只是嘴巴微动了几下,却根本无法传出任何声音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