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九十四章 翻脸

以韩立现在已经进阶大乘的实力,自问在人族中几乎不存在无法解决的麻烦,故而刚才一问倒真的轻描淡写,丝毫没有放在心上的样子。

“韩兄,既然你都已经坐在了这里,谷某自然会将一切都说明白的。杜道友,既然韩道友回到城中,老夫将相关事情给其交代一下,道友也不会有什么意见吧。毕竟此事涉及到其弟子的。”银发老者轻咳一声,分别冲韩立和白衣青年正色言道。

“我弟子?”

“当然没问题!”

韩立闻言一怔。

杜宇心念转动下,却一口的同意下来。

“不错,此事的确牵扯到韩道友的门下。韩兄,你门下是否有名一名弟子,是传闻中的隐雷根?”银发老者也不再犹豫什么,向韩立的坦然的问道。

“你们说的是我门下的海月天。不错,他的确是隐雷根。不过此事我从未向外人透漏过,诸位道友怎么知道的。”韩立神色微微一动,反问了一句。

“这个……好像是韩兄这位弟子在一次聚会中,由于酒醉而无意中自行透露出来的。”一旁的金越禅师未等老者回答什么,就轻咳一声的抢先答道。

“原来如此。我这位弟子一向粗枝大叶惯了,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倒是毫不奇怪的。谷兄,你继续吧。”韩立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银发老者闻言干笑了一声,然后强打精神的继续说道:

“有关隐雷根修士的奇异之处,我想韩道友应该比我等更加的清楚。而此事被圣岛几位长老知道了,所以前些天特意向本城发下了邀请,想请韩兄弟子到圣岛走上一趟,需要借助其隐雷根的力量一二。下面涉及的具体事情,老夫就不好再细说了,就由杜宇道友来继续解说一二吧。”

银发老者竟然只将话说了一半,就将事情推到了白衣青年身上。

银光仙子等其他天渊城长老见此,心中暗自叫一声“妙!”

若是一切事情都由银发老者讲出来,纵然圣岛之人当场不好说什么,但事后恐怕会大感不快的。

而现在将后面的叙述之权让给杜宇,纵然最终不会改变什么,但总算还是卖了一个“好”给圣岛一行人,让他们事后也不好轻易迁怒于他们的。

杜宇一听此话,目光微微一闪,似乎瞬间就看穿了谷长老的卖好之意,当即点点头的说道:“既然谷兄多如此说了,那下边的事情就由在下说明一下吧。韩兄这名弟子的隐雷根对我们眼下整个族群来说,的确是异常重要的。我们人妖两族的大乘前辈,除了莫简离和敖啸两位大人外,并没有第三个大乘存在。而偏偏两位大人寿元都已经不长,根本无法再做我们两族的靠山多少年了。”

说到这里,杜宇口中话语略微顿了一下。

而在场修士闻言,神色都不禁有些肃然起来。

“而一旦没有大乘期存在,人妖两族在灵界地位可想而知了。故而圣岛前段时间,除了一心恢复因为魔劫造成的两族损失外,更多的还是在极力想为两族再造就出一名大乘期来。无论人族还是妖族,只要再出现一名大乘的话,我们两族纵然仍无法和其他大族相提并论,但是族群以后数万年内的安危却是有保证了。所以这一次,圣岛诸位长老一番商议后,准备同时集中所有资源,让数名已经达到合体后期大成境界的两族修士,同时开始冲击大乘期瓶颈。所以对韩道友弟子的征召也是迫不得已的。杜某还是希望韩道友能以大局为重,能让此弟子到我们圣岛走上一次。”

杜宇显然很清楚,现在此行的最大的障碍,已经变成了韩立,故而在话语中丝毫没有提及天渊城长老会等人,一副全心只打算说服韩立的模样。

“这么说,圣岛派出杜道友三人来,竟然只是为了韩某一个小徒了。”韩立面容也阴沉了下来,声音有些清冷的问道。

任何人都可听出其心中不快来!

“在下可以担保,道友弟子到了圣岛绝对不会有性命之忧的。而且事成之后,我们圣岛也绝对会不惜厚赐的。”杜宇心中一凛,但面上却丝毫没有退让的缓缓说道。

“可以保证性命无忧!我这名弟子跟随我并未多久,修为并不算高,他若要用隐雷根去帮助他人抵挡大乘期的真雷劫,恐怕境界起码也要提高一大境界,才能真的有些作用。而这种强行刺激提升境界的手段,以我所知起码有六七种之多,但每一种施展的前提都是要以透支潜力和寿元为前提的。而一下提升整个大境界话,恐怕我这名弟子纵然侥幸没有当场毙命,事后恐怕也无福享用圣岛的那些厚赐了吧。”韩立声音一沉,话语变得冰冷异常。任谁也能听出其话中的讥讽之意。

“韩道友弟子此去,的确可能会留下一些后患。但此事关系到我两族的以后的兴衰大计,一人安危和整个族群间的孰轻孰重,韩道友应该能够分的清楚,不用我等再多说什么的。”杜宇旁边的那名黄发碧眼的汉子终于按捺不住了,忽然抢先的说道。

“其中轻重,我当然分的清楚。但我想问一下,是不是我这位弟子一出手,肯定就能让圣岛多出一名大乘修士来。若三位敢给我发下心魔血誓的话,我让门下跟你们走上一趟又有何妨的。若是没有多少把握,凭什么让我门下做此白白牺牲。难道觉得韩某人是好欺负的不成?”韩立再无丝毫客气之意,冷冷说道。

一听韩立此言,杜宇等三名圣岛使者的脸色都一下有些难看起来。

而谷长老等一干天渊城长老,则互望一眼后,均都一言不发的沉默下去。

看来这些长老,是不愿再掺和此事进去,均一副明哲保身的打算了。

“韩兄,杜某认为只要能让两族增加一丝出现大乘机会,道友门下就不算是白白的牺牲。韩道友不会真打算置圣岛的命令和整个族群不顾吧。若真是这样的话,我等三个可无法回去向岛上众长老交代的。”那名赤足的丑陋妇人一咧嘴的说道,话中透露出一丝要挟之意。

“怎么,诸位还打算威胁我不成。三位左一声‘圣岛’,右一声‘族群’不绝,不会真因为你们三位就可真代表我等两族了吧。韩某虽然修炼时间不算太长,但若只是单凭这些区区浮华言语,就想让韩某将弟子交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否则,其他人等会如何看待我这名连门下弟子都无法庇护的师傅!”韩立两眼一翻,口气森然的说道。

丑陋妇人脸色大变,有些恼羞成怒,张口还想再说什么,韩立却一摆手,直接打断妇人下面言语的又冷冷说道:“韩某现在就可明白的告诉三位道友,除非圣岛有十成的把握肯定,只要牺牲我门下弟子,就可替我们两族造就一名大乘存在来,否则我不会让门下随你们而去的。”

“十成把握。韩道友将冲击大乘境界当做什么了。大乘修士若是这般好出现的话,圣岛也不会苦心筹划了如此多年,才开始让苦心栽培的几名候选修士冲击此境界的。韩兄这是存心故意刁难了。”杜宇脸色早已变得奇差无比了,长吐一口气后,口气也有些不善起来。

“你们想凭白牺牲韩某门下弟子,怎么就不说什么刁难之语了。我看杜道友的法力也不弱,这一次圣岛冲击后期瓶颈的人选,你也是其中一人吧?”韩立神色不变,反冷笑一声的冲白衣青年又问了一句。

“不错,杜某承蒙岛上一些长老看得起,的确是这一次冲击大乘的候选人之一。莫非韩道友觉得杜某不配吗?”杜宇目中一丝冷意闪过,眉宇阴沉的言道。

“配不配,不是我说了算的。但既然杜道友说的如此大公无私,是不是韩某冲击大乘瓶颈时,阁下也愿将自己准备的所有丹药和宝物全都交给在下,也让在下冲击大乘期时多上那么一两分把握的。若是道友能真心做到此事的,韩某也无二话可说的。”韩立面无表情的又言道。

“这个……恐怕在下无法答应韩道友的。杜某用来准备的冲击瓶颈的一切丹药和宝物都是圣岛分配而给的,在下可没有权力做此承诺的。”

杜宇显然没有想到韩立会有这般言语,愣了片刻后,才有些尴尬的回道。

“这真遗憾了,既然杜道友也自问做不到此事,就别想韩某牺牲门下弟子来成全其他人了。三位若是来本城没有其他事情,可以就此回圣岛交差了。”韩立嘴角泛起一丝讥讽之意后,摆摆手的说道。

杜宇三人闻言,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一分了。

“谷兄,金越大师,你们和韩道友交情不浅,也来劝说韩道友一二吧。这一次我带不走韩道友弟子,是无法返回圣岛交差的。贵城也不好对圣岛交代此事吧。”杜宇脸色变幻了一会儿后,蓦然转首的冲旁边一直沉默的银发老者等人,大有深意的说道。

“这个……此事我等也不好插嘴吧。要不,韩道友和三位都再退一步如何?”银发老者心中暗骂一声,但面上迟疑了好一会儿后,才苦笑一声的说了那么一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