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九十三章 杜宇

这青年自然正是一路不停,花费小半年时间才终于赶回天渊城的韩立。

这时从玉舟船舱中又走出了两女一男来,却是银月、蟹道人等人。

银月目光往城头上众人身上一扫后,同样闪过一丝诧异目光。

“原来是韩兄回来了,这真是本城大庆之事。我等在这里是另有些事情,却并不知韩道友会在今日返回的。否则一定会远远的恭迎而去。”银发老者终于从吃惊中清醒过来,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但面上却满是笑容的冲韩立一抱拳说道。

老者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的用神念向韩立一扫而去,却发现根本无法看出境界深浅,只觉对方气息明显比以前更加的深不可测,心中更不禁暗自一颤。

虽然他不知道韩立冲击大乘瓶颈的结果,但毫无疑问的修为明显又大涨了。

不光是谷长老,其他合体期长老在一认出韩立的同时,也都下意识的探测修为而去。

但以他们的神念强度,在韩立不直接放出大乘期灵压时候,又怎可能看出什么来。

结果一干人等在无法辨明韩立现在境界情况下,脸上神色自然各异了,有些几乎勉强的才挤出了那么一两丝笑容来。

韩立将下方一干人古怪表现看入眼中,心中自然一动,但面上淡笑的说道:

“呵呵,原来几位道友是另有要事在身。能让谷道友等人一同出马并在这里等候,看样子天渊城是来了极其重要的贵客吧。难不成是莫简离或者敖啸前辈两位大人中的一位?”

“这个倒不是,两位大人已经失去音讯有一段时间了……”银发老者一脸上笑容收敛几分,并有些迟疑的缓缓说道。

即使以他的阅历丰富,此刻也大感犹豫起来,不知是否该将圣岛使者到来之事就这般直接说出来。

好在此事也无需银发老者继续头痛下去了!

因为就在这时,另一方向天边灵光一闪,竟有一片五色霞光滚滚而来,看似飘舞徐缓,但实际遁速却奇快无比,只是几个闪动,竟然就到了城头上空。

霞光一敛之后,顿时另外一只通体洁白如玉的巨船出现在韩立碧玉飞舟旁边,足足大了四五倍以上的样子。

韩立见此先是一怔,但马上目光一动的向白色巨船上一扫而去。

只见船头上赫然站着十几人之多,其中有三人站在最前面,无论气势还是灵压都远非后面之人可比。

而这三人中,左边是一个满头黄发大汉,两眼碧绿深邃,三四十岁模样;中间一个却白衣飘飘,脸孔俊美,竟是一名风姿翩翩的青年;右侧女子,是一名赤裸大足,皮肤黝黑的丑陋妇人。

这三人身上均都散发着非同小可的惊气息!

而韩立神念在三者身上略一凝下,就立刻探查出左右一男一女都是合体中期修为,中间的白衣青年却有合体后期大成的恐怖修为,并且一副随时都可以冲击大乘瓶颈的模样。

不过这三人还不是韩立最在意的,其目光从三人身上一扫而过后,落在了白色巨舟上铭印一个斗大的“圣”字图案上。

“圣岛!”

韩立瞬间就认出了这个图案代表的意思,双目不由的一眯,同时心中有些恍然了。

难怪天渊城长老会几乎出动了大半,竟是圣岛突然派使者亲至了。

不过天渊城出了什么事情,竟然让圣岛亲自派出使者来,而且刚才天渊城这些长老面对自己突然出现时的神色,也着实有些可疑。

难道圣岛来人,竟和自己有些什么关联不成?

韩立一认出圣岛三名来人身份后,竟然转瞬间将真实情况猜出了个七八分来。

但他虽然心中若有所思,但面上丝毫异样没有,只是静静望着眼前一干人等不语。

而这时,银发老者和金越禅师等人一见圣岛使者竟在此时的出现,互望一眼后,都看到了对方脸上的一丝苦笑之色。

这倒好了,不用他们再用什么言语掩饰了,这段时间让长老会一直头痛不已的双方,竟然直接在他们面前见面了。

不过让银发老者更有些心惊的是,除了中间的那名白衣公子外,其余两名使者都是拥有大神通,即使在圣岛诸多使者中也赫赫有名的存在。

而那名俊秀青年虽然第一次见到,但更是给其一种无法力敌的强大感觉。

但这让老者反而越发的不安起来!

“谷兄,这也好。让韩道友亲自和圣岛使者交涉其弟子事情,就算有什么不愉快之事发生,也无法怪罪到我等头上了。”银发老者正在犹豫不定之时,耳中忽然响起了男子低沉的传音声。

却是后面的黑袍男子,蓦然传声过来。

银发老者听了神色一动,目光下意识的朝韩立望了一眼,结果正好看到对方正用似笑非笑的神色望着他,当即心中狂跳一下,没有传音回去什么,只是看似不经意的点下头。

这时,金越禅师口念一声佛号后,向巨舟上三名合体修士微微一礼后,沉声的问候道:“来人可是圣岛三位使者,老衲金越这厢有礼了。”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金越禅师,在下杜宇,见过大师了。”白衣青年目光在老僧等人面上一扫而过后,忽然开口一笑的言道。

两旁的其他两名使者却面无表情的一言不发,明显以这位白衣青年为首的样子。

“杜宇!你就是圣岛新近出关打算冲击大乘瓶颈的那位杜道友?”一听白衣青年之言,银发老者脸色一变,差点失声起来。

金越禅师等在旁边也是脸色一变。

“道兄一定是谷道友吧。小弟的确刚刚从圣岛出关,打算不久后就冲击大乘期境界的。不过杜某要如愿的话,恐怕还要贵城协助一二的。”白衣青年一脸谦逊的言道。

谷姓老者闻听此言,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目光下意识的扫了韩立一眼,心念飞快转动数遍后,才最终下定决心的回道:“既然是圣岛有命,只要是力所能及,本城自然会极力相助的。不过这里不是谈话之地,杜兄,熊道友,李道友,还是有韩兄,我等还是到城中再好好叙谈一番吧。”

“韩兄?难道这位道友就是……”白衣青年一听老者之言,神色微变,顿时向韩立这边凝望过来,目中隐见精光闪过。

其实刚才这位“杜宇”就注意到了韩立存在,并从身上感觉到一股极为不舒服的压抑之感,再加上神念同样看不穿韩立的修为境界,心中自然早就暗自吃惊,隐约有几分忌惮之心的。

如今,再一猛然知道了韩立的真实身份后,纵然他一向自视奇高,也心中一下大凛。

有关韩立的种种传闻,从他一出关后,就如雷贯耳了。再加上后来,他知道了韩立一名弟子可以助其抵挡真雷劫的一些威能后,心中自然更加的在意韩立,又做了更加详细数倍的一番调查。

从韩立短短时间内就从化神修士进阶到合体期,再从合体期以不可思议速度进阶到合体后期,并在短短一千多时间内,创下了一场又一场以弱胜强的战例。

甚至最后还有传闻,说这位人族新进阶的合体后期修士,不但在魔劫期间灭杀数量惊人的魔族尊者,似乎在不久前还潜入过魔界深处并安然的返回。

若这一切都是真的,这位“韩道友”也未免太可怕了。

杜宇即使一向自认自己天资绝不会逊色人族史上历代赫赫有名的绝代天才,但和韩立这般恐怖战绩相比,却不由自主的自问不可能做到的。

不过这位“韩立”不是传闻早已离开天渊城,闭关准备冲击大乘期瓶颈的,怎会又出现在此地了。

而他这一次的来意,本就是冲对方弟子而来的。难道对方得到了什么消息!

若真是如此的话,麻烦可就大了,此行恐怕无法顺利如愿了!

杜宇一边暗自吃惊不已,一边心中不由的忌惮之心大起,但面上却客气万分的冲韩立一拱手说道:“原来真是韩兄!道友的大名,杜某可是闻名已久了。既然韩兄也在这里,自然也要一起商谈一二的。”

“商谈?看来谷兄刚才还真有什么事情,未来及和在下说的。既然这样,我也过去凑下热闹吧。”韩立双目微眯而起,口中却淡然的回了两句。

“咳,这个自然。我等一起入城吧。”金越禅师轻咳一声后,神色有些异样的说道。

巨大石塔顶层的一座巨大殿堂般的大厅中,银发老者将韩立等人和白衣青年一行人让进了厅中,并分别的落座。

老者一声吩咐,当即一队侍女立刻奉上来一杯杯灵茶和一些灵果灵酒来,分别在众人面前的桌上放下。

“谷兄,到底城中出了何种事情,竟然会让圣岛派遣杜道友三人亲自到此。现在总该告诉韩某一二了吧。莫非此事,还真和在下有什么关系不成?”韩立品了一品手中灵茶,就不慌不忙的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冲谷长老直接的开口问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