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八十八章 霜蚣踪讯

“既然前辈已经进阶大乘期,还一眼就注意到了我,晚辈再是自欺欺人,也知道不可能凭区区几句言语,就可能欺瞒过关的。”虬须大汉苦笑一声,言道。

“嘿嘿,在遇到你之前,我倒也没有想到在人界大名鼎鼎的天澜圣兽本体,真是七大妖王之一的存在。天澜道友,你的那具天澜分身倒是嘴巴真紧,在人界时可是丝毫口风未漏的。”韩立嘿嘿一笑,目光有些异样的说道。

这洞天鼠王,正是人界那只天澜圣兽的真正本体。

这真是一件任谁也想不到的事情。

“我也万万没有想到,一千多年前,一名我原本不屑一顾的人族修士,如今竟会成为一名连我都需要仰望的大乘存在。不过,我和前辈可是无冤无仇,甚至那具分身和前辈还结下几分交情的。而以前辈现在的身份,不会真要找我这位‘晚辈’的麻烦吧。”说道最后,虬须大汉声音一下低了几分。

“不错,你那具人界化身的确和我有些香火情分的。不过在此之前,刚刚降临的时候,它可差点和其他人联手要了我的小命。我先在你这位本体算一下‘后账’,似乎也不无不妥的?”韩立嘴角微微一翘,轻描淡写的说出了让鼠王无语的话来。

“当初人界事情,可完全是一件误会。晚辈那分身是借体降临的,开始时可是一点灵智没有,只是被人利用了一番而已。况且,前辈最终不是也和那位天澜圣女也化敌为友了吗!”洞天鼠王情急之下,连忙给自己开脱起来。

“你说的似乎有些道理,但也要看我愿不愿意接受的这一番解释才行!”韩立淡淡一笑后,大有深意的说道。

“韩前辈,你到底如何才愿意放弃当初的这番过节。无论何条件,只要晚辈能做到的,绝不会推辞的。”在韩立凝望下,洞天鼠王终于几分些恍然了,略想一想后,才一咬牙的说道。

纵然韩立之言有些蛮横,但在绝对实力的巨大差距前,这位洞天鼠王也只能捏着鼻子的自认倒霉了。

“好,既然洞天道友愿意对当初之事做出一些交代,在下也不会真紧抓不放的。这样吧,你就将我那头六翼霜蚣的下落告诉韩某一二,就算结清了此事。”韩立打了哈欠,,口中轻飘飘的说出了一几句话,但最后两句话方一入洞天鼠王耳中,顿时化为轰隆隆的巨响,让其如遭雷击般的脸色大变起来。

“六翼霜蚣,韩……韩前辈说笑了,那头灵虫不是自己跑掉了,晚辈又如何知道下落的。”洞天鼠王惊慌之下,几乎下意识的立刻辩解道,但是此话方一出口,就立刻脸色再一变的现出懊悔之色。

“哦,我什么时候告诉过其他人,那头六翼霜蚣是自己跑掉的。”韩立神色似笑非笑,但口中毫不客气的反问一句。

“好吧。在下承认的确知道一些那头六翼霜蚣的消息,但在讲出其下落前,在下还想弄清楚,前辈是如何知道我见过此虫的。晚辈自认为此事,可从未告诉第二人的。”虬须大汉脸色有些难看,思量了一会儿后,自付根本无法再隐瞒下去,只能叹了一口气的承认,但最后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追问一句。

“此事简单!不用我说,你也应该能猜出几分来的。”韩立面上闪过一丝异色,轻笑一声的回道。

“我应该能够想到……那头灵虫曾是韩前辈认主灵虫,难道因此才……”虬须大汉目光飞快闪动下,终于露出了一些恍然之色。

“不错。那头六翼霜蚣当初虽然斩断了和我的主仆血咒联系,脱离了控制,但还有一丝微弱之极的神魂联系。你既然和它相处过一段时间,自然会沾染其的一丝气息。虽然间隔如此之长后,这丝气息几乎淡若不见,但却还是瞒不过我神魂感应的。”韩立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坦然的相告。

“原来如此!不过其中也有几分是韩前辈神通突然暴增的缘故吧,一般人怎可能仅凭神魂之力就能察觉到多年前的气息。而在下又恰好在此时,一头撞到了前辈的面前!”虬须大汉闻言,脸色阴晴变幻不定好一会儿,才有些无奈的回道。

“好了,我已经将你想知道的告诉了,现在也该说说那头六翼霜蚣了。道友是一个明白之人,应该不会说一些不可靠的言语吧。否则,一旦我找到那头灵虫,自然可轻易验证真假的。”韩立口气淡然的说道。

洞天鼠王一听之后,心中却一凛,原本有的一些小心思,一下化为了乌有,急忙有几分辩解的回道:“韩前辈放心吧。我和这只六翼霜蚣原本也是无意中遇到,只是见其潜力很大,才灵机一动下,和其做了一笔两利交易而已。”

“交易?”韩立听了此话,眉梢微微一挑。

“不错,此事要从我当年得到的那部‘逆灵真阴大法’说起了,此法决是一种逆转金阙玉书内秘术的逆天神通,当年我曾经……”洞天鼠王不敢再隐瞒什么,开始一五一十的从头讲述起来。

韩立盘坐对面静静听对方一五一十的讲述,面色如常,但心中却不时泛起一阵阵的波澜。

“就这样,自从当年和六翼霜蚣分手之后,晚辈这些年来一直都未再受到其丝毫消息。要不是,我手中有其一枚本命魂牌,恐怕都不敢确定其是否在蛮荒世界一直存活下来的。”洞天鼠王在一声叹息中,终于结束了自己的叙述,并识趣之极的手掌往腰间一拍,取出了一块淡蓝色晶牌,向韩立恭敬的双手奉上。

韩立目光往晶牌上淡淡一扫,并未马上接过来,反而若有所思的问了一句:

“照你所说,六翼霜蚣得了你的逆灵真阴大法,不但已经进阶合体,甚至连以后进阶大乘都有一分可能的。这话,是不是有些夸大了。”

“韩前辈,不是在下之言夸大,而是逆灵真阴大法的确有逆转乾坤,夺天地造化的奇效。要不是在下因为种族和资质缘故根本无法修炼此法决,又怎会轻易传授给这头灵虫的。”洞天鼠王连连摇头的说道。

“嗯,看来你所说倒也不像有假,既然如此,你我以前过节就算一笔勾销了。”韩立再沉吟了片刻后,就神色一缓的言道,单手一招,将虬须大汉手中晶牌一下摄了过来。

洞天鼠王见此,这才真正放心下来。

以其现如今的修为地位,自然不可能在这种小事上再说什么虚言的。

韩立神念往晶牌上扫了一遍,点了点头,当即站起了身子,似乎打算就此离开。

洞天鼠王也急忙起身相送!

“对了,有关六翼霜蚣的事情,我可不希望再有其他人知道的。”韩立又想起了什么,随口又说了一句。

“韩前辈放心,在下以心魔起誓,绝不会将此事再告诉第三人的。”洞天鼠王毫不犹豫的回道。

“这就好。洞天道友就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到时自会放你离去的……”韩立脸闪过满意之色,在口中回话的同时,体表金色霞光一卷,整个人就一模糊的消失在了虚空中。

下一刻,另一间密室中,黑裙妇人被身前一下出现的韩立吓了一跳,但马上有几分恭谨的上前见礼。

韩立摆摆手的,让此女不用多礼,但口中直接的说道:

“我来这里,只是想问一件事情而已。还望筱仙子能够如实回答。”

“韩前辈尽管相问就是了,只要妾身知道的自然知无不言。”黑裙妇人略一犹豫后,才有些谨慎有的回道。

“不用担心,我并不是想问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只是想知道黛儿这丫头,现在如何了。自从魔劫开始之后,我就和这丫头失去了联系,她没出什么事情吧。”韩立看出了黑裙妇人心中一些所想,风轻云淡的说道。

“啊,黛儿……请前辈尽管放心,黛儿资质在我们黑凤族下一代中是数一数二的,故而魔劫一开始的时候,妾身命她就和其他几名族中弟子,一起在我们黑凤族秘禁地中闭关修炼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关的。”黑裙妇人闻言一怔,但心中为之一松的说道。

“好,黛儿没事我也就放心了。筱仙子继续休息吧。”韩立没有多言,满意的点下头后,肩头一晃后,就再次诡异的在原地消失了,所施展的遁术,竟让黑裙妇人没能看出丝毫的底细。

而黑凤王怔怔的看了韩立消失位置,好一会儿后才长叹了一口气,盘坐地上的继续调息起来。韩立身形再一个晃动后,却出现在了自己平常修炼的密室中,并不慌不忙的盘膝坐下。

这一次,他侥幸冲进了大乘境界,无论肉身还是法力神念的巨变,的确都需要好好巩固适应一番后,才能真正发挥出大乘期的实力来。

不过在此之前,却还有一件事情要做的。

韩立神色不变,但袖子往空中一抖,顿时嗡鸣声一响,三团金花从中一飞而出,方一飞到头顶处,就立刻迎风狂涨,化为了数丈大小的庞然大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