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八十七章 神秘旧识

银月一见韩立,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后,脸上才浮现一丝笑容,并恭贺一声的说道:

“恭喜韩兄进阶大乘成功,从此就是人妖两族的第三位大乘期老祖了。看来小妹以后倒需要以前辈之礼相待了。”

“银月,你这是在取笑为兄吗。以你我交情,纵然韩某进阶大乘了,自然仍是平辈相交的。”韩立微微一笑,不加思索的回道。

银月闻听此话,心中自然异常欣喜。

“韩前辈,是你吧!你真进阶大乘修士了?”站在银月后面的许芊羽小心翼翼,打量韩立好一会儿后,终于有些不敢肯定的问了一声。

韩立闻言一怔,这才向新出现的一干人扫了一眼,立刻在其中发现了相识之人,嘴角微微一翘后,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至于黑裙妇人和虬须大汉也用惊疑不定目光看向韩立这位新晋大乘修士,心中同样吃惊不已。

不过相对那洞天鼠王,黑凤王所化的妇人心中的惊骇更在数倍以上。

昔年曾经和韩立有过一面之缘的她,自然一眼认出了当日才不过合体初期的韩立,心中吃惊可想而知了。

“没想到在韩某进阶大乘的日子里,竟能见到往日旧识,真是一件可喜之事。许道友,冰魄道友血魂现在还好吗?”韩立终于开口了,直接向许芊羽淡淡问道。

“真是韩前辈!回禀前辈,先祖血魂在多年前就离开许家,再次踪信全无了。”许芊羽在听到韩立之言后,强行压下心中的难以置信急忙低下螓首,恭敬的回道。

“又失踪了,这倒是有些意外啊!不过她虽然只是一具血魂分身,但以其合体期的阅历见识,想来无事的。”韩立有些意外,但口中缓缓的说道。

“借前辈吉言,希望真的无事。先祖血魂可是我们许家找回先祖真身的唯一希望,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恐怕冰魄先祖真无法再回归家族了。”许芊羽苦笑的回答道。

韩立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目光一转下,顿时落到了黑裙妇人身上,并淡淡一笑的问道:“没想到筱道友也会出现在此地。如此多年没见仙子倒是容颜依旧,没有丝毫的改变。”

“黑凤道友,你认得这位前辈?”一旁的虬须大汉闻言忍不住了,目光有些异样的看向黑裙妇人,小声的问了一句。

“韩道友……不,现在应该是韩前辈才对的。妾身也没有想到,上次一别后,再相见之时前辈竟然已经成为大乘修士了。这真是我们两族的大幸!洞天道友,韩前辈其实你也闻名已久的,就是人族中那名进阶最快的修士。”黑裙妇人长吐一口气,蓦然上前冲韩立深施一礼,并冲旁边大汉大有深意的说道。

“什么,他就是人族的韩立!不……是那位传闻中的韩……韩前辈!”虬须大汉一下面容失色脸上满是不能相信的表情,甚至话语都有些结巴起来。

“洞天?你莫非就是那位洞天鼠王!”

韩立心中一动,扫了大汉一眼,发现其修为虽然比黑凤王还低上一个境界,但身上气息却阴沉晦涩,明显修炼有某种厉害之极的功法,并不容小瞧什么,双目不觉微眯了起来。

“前辈慧眼如炬,晚辈现在的确执掌琼鼠一脉。今日亲眼得见韩前辈进阶大乘真是三生有幸。”洞天鼠王倒是神色转变极快,面色连变数下后竟立刻满脸笑容起来。

韩立听得虬须大汉毕恭毕敬的话语,再仔细望了这位鼠王半天后,忽然说出了一句让虬须大汉心中又是大惊的话来。

“我是不是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洞天道友?道友身上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很像我很久以前一位旧识的气息。”

“韩前辈说笑了,晚辈这是第一次见到前辈的。可能是当年的万宝大会,前辈曾经接触过晚辈的一具化身吧。晚辈那具化身极其擅长变化之术,可能无意中见过前辈,但前辈却不太记得的。”虬须大汉面色有些发白,但口中连忙的解释道。

“也许如此吧。不过你二人身为妖王,为何会孤身出现在此地的。可不要告诉我,你事先就知道韩某要在这里冲击大乘瓶颈,故而特意赶来观摩一二的。”韩立轻笑一声,竟没有再追问下去,反而笑容一敛,话题忽然一转起来。

“妾身和洞天道友来此,是有一件要紧之事要办的,其实是这样的……”

“算了。我对你们的事情,没有多大兴趣的,也不想多知道什么。不过,我现在刚刚进阶大乘期,为了万一,还需要在这里多驻留一段时间,好稳定一下境界。在此期间,我还不想被太多人知道我已经进阶的消息,你们先暂时在我洞府做客一段时间吧,等时间一到,你们再自行离去。”韩立未等黑裙妇人多说几句,忽然想起了什么,一下摆手的打断其下面言语,用不容置疑口气说道。

“既然前辈如此吩咐,妾身自然绝无不从之理。”黑凤王心中暗暗叫苦,但表面丝毫异色未露,反而满口答应下来。

虬须大汉倒是面现一丝迟疑,但马上就反应过来的也连连点头表示顺从。

至于在许芊羽带领下的一干许家修士,自然更不敢有丝毫的反对。

韩立见此点点头,忽然抬手冲高空中一抬。

顿时只见破空一响,三团车轮大的金花从天而降,并一声嗡鸣的在韩立头上盘旋不已。

众人一惊的忙凝神细望,才发现是三只巨型金色甲虫,一个个体表遍布紫色斑纹,外形狰狞异常,浑身散发着恐怖之极的气息。

韩立根本未给众人多看几眼的机会,袖子一抖下,顿时一片青霞席卷而过,三只巨型金色甲虫一闪即逝的瞬间消失了。 接下来,在韩立的带领下,一干人遁光一起,奔韩立临时洞府飞射而去。

两个时辰后,在洞府的大厅之中,许芊羽忐忑不安坐在一张木椅上,在小心的讲述着什么,而在大厅主位上,韩立安然坐在那里,旁边的另外一把椅子上,坐着的却是银月。

二者凝听许芊羽的所说的内容,神色竟渐渐凝重下来。

至于其他许家子弟,黑凤王等一干其他人,却是一个个踪影不见,似乎被另行安排了住处。

不知多久后,许芊羽话语声嘎然一止的停了下来。

韩立和银月却不禁互望了一眼。

半晌后,银月才眉头一皱的冲许芊羽仔细问道:

“按照许道友所说,魔界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和我们灵界分离而开,并且魔族大军也同样从灵界辙离而出了。但是,我刚才还见到一群魔族,其中甚至还有合体期的古魔,这又是怎么一回事的。”

“前辈有所不知,魔族主力虽然退出了灵界,但是仍有一部分魔族并不愿就这般轻易离开,有些干脆就留在了灵界并未撤走。虽然在我们诸族联手下,很快将这部分残留魔族击溃,但是各地残留逃匿的魔族仍然数量惊人,其中还不乏一些尊者级的高阶魔族。故而想要剿灭所有魔族,绝不是短时间内能做到的。晚辈这一次,之所以会带一些许家子弟来到这里,其实也是奉命行事,原本是准备剿灭一批隐匿附近的低阶魔族的。但没想到,反而一下中了魔族圈套。要不是玲珑前辈出手相救,晚辈等人绝无生还可能的。”许芊羽急忙解释的说道,面上同时闪过一丝感激之色。

“原来如此,但是我闭关之时,魔族明明已经占领了木族领地,竟然能这般干脆利落的彻底放弃掉。这可不像魔族的一贯作风。到底各族和魔族达成了什么协议,才能让魔族做出这般让步的。”银月点点头后,仍有几分疑惑的模样。

“这一点,就不是晚辈区区一名化神修士能够了解的了。不过晚辈曾经听族长说过,是一些大乘存在代表各族和魔族三大始祖签订了一场神秘誓约后,魔族才心甘情愿的从我们灵界撤离的。”许芊羽想了一想后,回道。

“什么誓约,能让三大始祖放弃先前在灵界的一切努力?”韩立目光闪动几下,也若有所思的喃喃两句。

“韩兄不用担心!以你现在的修为,想来找到家祖和莫前辈其中任何一人,就可知道详情了。不管怎么说,魔族竟放弃侵入我们灵界,这总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银月却笑了一笑的说道。

“这倒也是!银月,你来安排一下许仙子的住处吧。我再去找另外一个老朋友谈上几句去。”韩立点了点头,又忽然一笑的站起身来。

“另一个老朋友!韩兄要去找筱道友吗?”银月一怔,有些意外的问道。

“不是,是那位洞天鼠王。”

韩立只是一个迈步,竟金光一闪的没入身前虚空不见了,只在大厅中留下一声淡淡的回音。

“洞天鼠王!它什么时候成了老友,不是才第一次相见吗?”

银月有些诧异了。

同一时间,一间僻静的密室中,洞天鼠王正心神不定的在一块蒲团上打坐着。

忽然眼前波动一起,韩立就在金光闪动中现出了身形。

“果然,你还是亲自找过来了。”洞天鼠王一见此景,脸上不安反倒一下消失了大半,并面露苦笑之色的说道。

“看来你等韩某许久了!你倒是识趣的很,知道先前的言语根本不可能蒙混过关的。”韩立笑了一笑,竟随意异常的在虬须大汉对面也盘膝坐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