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八十五章 斩心魔

失去了头颅的古魔,顿时手中四件魔器散手抛掉,尸体晃了几晃后的翻身栽倒。

这时上方才淡淡灰光一闪,一道虚影一扭的诡异现出,竟是一名苗条的黑袍女子。

此女头戴狼首面具,双手带着一双黑幽幽手套,一丝肌肤都未露出的样子。

“獠影,这次多亏你了!”

银月一见面具女子,神色为之一松,眼中闪过一丝感激之色。

“没什么,既然是小姐的影卫,主上的安危自然是也是我的职责所在。不过为了万一起见,下面还是我和小姐一同出手将这些魔族绞杀吧。”獠影轻轻一笑的回道。

“好,獠影也出手的话,这些残余魔族一个都别想逃掉了。”银月大喜,不加思索同意道。

獠影当即点下头,身躯一扭下,顿时化为一道虚影的冲入不远处的魔族中。

一道道灰芒闪动后,数名魔族顿时丝毫征兆没有的拦腰而断。

另一边银月也一掐诀下,背后银光闪动,巨大的银狼虚影再次涌现而出。

这一次凝聚出的银狼法相,虽然比起原先那只略微模糊了一些,但对付眼前的魔族却是绰绰有余了。

在银月法诀一催下,银狼法相也一声长啸飞扑而出,在魔族中大肆杀戮起来。

短短一盏茶工夫,这数十名修为不弱的魔族,就全被银月二人屠戮一空。

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头上,许芊羽带着数名许家子弟目瞪口呆着看着一干修为不弱于自己等人的魔族顷刻间被灭,只觉身躯一阵发寒不已。

合体期的强大,实在不是她们可以想象的。

心魔空间中,一座修建在高山之顶的大殿中,近千名身穿各色劲装的大汉正簇拥在数十张巨型长桌旁,热闹之极的欢笑吃喝着。

桌子上摆满各种佳肴美味,和一坛坛美酒,让桌旁众人一个个吃喝的兴高采烈,熏熏欲醉的模样。

大殿一端的一张精致八仙桌旁,却另有两人各坐在一张太师椅上。

其中一人是一名神采飞逸的英挺青年,一身黑色锦袍,腰间挎着一口金皮单刀,望向大厅中众手下的目光,不禁带有微微的笑意。

对面也是一名年纪差不多的青年,身穿青色长衫,肌肤微黑,相貌普通,竟正是韩立。

不过这时的韩立,只是一杯接一杯的默默喝着手中美酒,似乎满怀心思的样子,但在其一边肩头上,站立着一只黄色小鸟,背后则另有一名身材高大,身披绿袍,被斗篷遮盖真容的巨汉。

“韩师弟,这一次七玄门在你我二人统领下,短短几年内就称霸镜州全境了,实在是可喜可贺之事。看来,我等下一步就可向邻近几州扩充渗透本门势力了。相信不用多少年,七玄门就可成为越国不多的可同时控制数州的超级势力之一了。本门能走到这一步,师弟出力最多。来,师兄先敬你一杯。”英挺青年忽然转首冲对面韩立笑了一笑的说道,随手拿起桌上一个酒壶,往一个空杯中斟了满满一杯后,就一抖的抛了过去。

韩立手臂一动,就一把将酒杯抓住,但并未马上喝下,而是低头看了看酒杯中翠绿欲滴的灵酒好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的说道:“厉师兄,你真要我喝此酒吗?”

“韩师弟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为兄敬你一杯酒有什么问题吗?”英挺青年脸色微变,但面上仍勉强保持笑容的问道。

韩立双目一眯,忽然手腕一动,顿时酒水一晃的全被泼到了地面上

“呲啦”一声,酒水所泼地面顿时一团绿焰汹汹烧起。

英挺青年见此,面容难看起来,并且一只手掌一动下,立刻无声的按在了腰间金皮单刀的刀柄之上。

但这时,韩立却淡淡的又说了一句:

“虽然你如此做,但我丝毫没有怪你之意!”

“师弟这话是什么意思!哼,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一山不容二虎,七玄门发展到如今,也只能有一名真正的门主。现如今你我二人,也只能有一人才可活着走出这里。”英挺青年盯着韩立,阴沉异常的说道。

“你果然不是真正的‘他’,只不过是顶着他名字的一个不存在的虚幻之人罢了。真正的厉飞雨又怎会不知道的我韩立的真正宏愿是什么,又怎会生出这般争权夺利的可笑念头来。”韩立淡淡一笑,却说出了让对面英挺青年为之愕然的话语来。

但未等青年惊疑的再想问什么时,韩立单手忽然虚空一抓,手中竟凭空多出三尺上的青色长剑,并反手一斩而出。

只见青光一闪,其身后站立的绿袍巨汉竟被一斩而开。

一声闷响!

两片倒落身躯竟一下化为两股黑气的冲天而起。

而随着这诡异一幕的出现,无论对面的英挺青年还是其他正在喝酒畅谈的众多劲装大汉,纷纷一个个模糊的凭空不见了。

甚至下一刻,整座大殿也一声轰鸣的化为泡沫的消失了。

但当四周景物重新一凝的清晰下来后,韩立赫然又出现了一宽广异常的长街上,一个个不过炼气筑基等级的人族修士正来来往往的从其身旁擦肩而过。

这竟是一处人界的低阶修士坊市,韩立目光一扫下,刚觉有些眼熟的时候,就立刻神识一个恍惚的再次丢掉了先前的记忆,又开始另一个轮回……

就这般,他在一个个梦境般的世界中不停轮回着。

每个梦境多则一生数百年,少则十几年数十年,但每一个都真实无比,让身临其境并记忆封印的他,根本不会有丝毫怀疑之心。

不过韩立的神念实在太强大了,再加上有数种神念秘术增幅,总能在这些轮回中或早或晚的自行解封印的苏醒过来,并耐心的找出心魔所化之人加以一击必杀,从而将当前轮回立刻挣脱而出。

从外面世界看,韩立渡心魔劫才不过一两个时辰的时间,但实际上,在心魔空间却已经渡过十几个轮回之多。

不过随着轮回的次数增多,韩立在心魔世界解开记忆封印的时间也不知不觉的提早了一些。

就这般,随着时间的流逝,韩立在心魔空间经历的轮回也一次比一次快,变得越来越多起来。

外界小半日过去后,韩立在心魔空间中竟渡过了近百次轮回,但每次从心魔世界挣脱之后,神色却显得愈发平静镇定了。

而在这上百次的轮回中,心魔不但幻化成其父母、小妹、厉飞雨等亲人,好友,甚至后面连南宫婉、紫灵等红颜知己也均都幻化了一遍,但都被韩立毫不客气的识破斩杀掉。

其中他几个至亲好友甚至还在不同轮回中接连变化过数次之多。

这让心魔惊怒之下,开始在一些轮回相关场景中开始化身成墨大夫、极阴祖师等其曾经遭遇过的一些仇家强敌,但是仍然不见多大效用……

心魔空间内,韩立将一只金灿灿手掌从一名满脸惊恐之色的白发老者胸上缓缓抽出。

“噗嗤”一声,一股银焰从老者胸腔中狂涌而出,将其化为了一个银色火人。

“砰”的一声!

火人在银焰中化为一股黑气的冲天而起,并一个盘旋后,就摆脱了燃烧的银色火焰,在高空中幻化成一个硕大的鬼脸虚影,并满面怒容的大叫道:“哼,这一次轮回竟然又被你看破了。你小子倒也真够心狠手辣的,面对抚养你如此多年,并对你有传授之恩的师傅,竟然说下手就下手,连一丝迟疑都没有。你才不过刚刚解开记忆封印而已,就不怕杀错人。”

“你不用扰我心境。若是刚刚开始的那几次轮回,我或许还有会犹豫一二,但如今我已经历近百次轮回洗练,心神早被磨炼的更上一层,怎会还犯这种错误的。倒是我看你倒似乎有些黔驴技穷了。从我往记忆中找不出丝毫的弱点,竟然开始给我编织一些根本不复存在的人物来撼动我心神,如此做法真是可笑之极。”韩立面无表情的回道。

“是吗,那本座下一次轮回,就直接化身成真仙界的仙人,我看你如何能够斩杀掉?”心魔似乎有些恼羞成怒了,口中发出低吼的威胁道。

“少说大话!连我都未曾见过真正的仙人,你又如何有本事变化的出来。况且,我也不以为你还有机会再幻化什么。”韩立面上浮现一丝诡异神色来,随之手臂上一道翠绿剑痕一闪即逝的浮现,单手蓦然虚空一抓。

顿时波动一起,手掌中一口淡绿色长剑诡异的显现而出。

韩立手臂一动,二话不说的冲鬼脸一斩而去。

“玄天之剑!不可能,你怎可能还有法力催动此宝……”鬼脸一见此景,当即恐惧的大叫起来,但动作却丝毫没有迟疑,身躯一扭的就要再次化为黑气的躲开。

但已经迟了!

长剑尚未真的斩下,一股蕴含天地法则之力的波动,就一卷整个空间的一罩而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