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 双王现

“韩前辈好像情形不太妙,已经在那里不动好久了,不会出什么事吧。”远处山头上的朱果儿,舔了舔有些发干的嘴唇,有些担心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以韩兄的神念强大和心智之坚,渡过这心魔劫应该不成问题的。只是他渡劫时会招来这般多的天外魔头,倒是一件出乎预料的事情。不过,我们也无法插手此事的。但想来,他事先布置对付天外魔头的手段不会只有这一点点才是,肯定还有其他手段还未用出的,你不用太担心的。”银月嘴唇微咬下,眸光闪动,但口中却说出了安慰的言语。

朱果儿虽然知道旁边这位“玲珑前辈”也是挂心韩立不已,但听了此回答,还是心中微微一松,但又忽然想起了什么,蓦然一扭首的另一座山头上望了一眼,结果口中不禁发出一声轻“咦”。

“怎么回事,蟹前辈为何不在了。”

银月听到此话,却不觉吃惊,只是头也不回的淡淡说道:

“刚才有两个厉害家伙接近了这里,连我都没有把握可以击退他们,所以蟹道友刚才主动过去拦阻了。至于我,马上也要去清理另外一群不速之客。以后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赶到这里,我和蟹道友可能无法再回来了。这里的一切就暂时先交给你了。但盆地万一有什么异变的话,就马上传消息给我们。”

话音刚落,银月一只手掌一翻转,手中赫然多出了一块阵盘,表面正闪烁一连串的淡银色文字。

赫然是许芊羽中那群人,正在向银月发出示警信息。

“前辈放心,晚辈一定会尽心的。”朱果儿神色一肃不加思索的回道。

“很好,那我就过去了。”银月点下头,当即也不再迟疑的体表丝丝银光一冒,就化为一道银虹的破空而走了。

数万里外的高空中,蟹道人两手倒背的站在虚空之上,淡淡的望着面前两名合体期存在。

这两人,一个身穿金色长袍,头扎双角古怪发髻的虬须大汉,大半脸孔被黑色须发遮掩住了,但隐藏其中的深黄色双目,让人一看之下,大有眩晕之感。

另一人则是一名黛眉凤目,琼鼻杏口的妇人,一身黑色衣裙,身上隐隐有丝丝黑霞冒出。这两人身上都散发着淡淡的妖气,竟是两名合体期妖族。

特别是那黑裙妇人竟是合体后期大成的样子。

但这二名顶阶妖族此刻站在蟹道人对面,却被迎面而来的恐怖气息,给压的衣衫呼呼扯动不已,脸色苍白异常下,眼中均都露出一丝恐惧神色。

对面忽然出现的蟹道人,给二者的压力实在太大了,仿佛比二者以前见过的敖啸老祖还要更恐怖两分的样子。

对他们来说,毫无疑问对面这名道状打扮的青年,竟是一名境界远在二人之上的大乘期老怪物,绝对不是他们妄想能够抗衡的。

“晚辈是第一次见到前辈,不知有何得罪之处,还望前辈多多见谅。”黑裙妇人脸色连变数下后,终于敛衽一礼的恭敬问道。

她虽然吃惊蟹道人这般恐怖存在会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并挡住了去路,但对方身上并没有沾染丝毫魔气,这让其又稍微安心了一些。

否则要是看出对方是一名魔族圣祖的话,二者早就二话不说的掉头逃之夭夭了,并且能跑多远就跑多远去!

“你们没有得罪我,但从现在开始必须给我呆在这里,若不经我许可敢离开半步,我就立刻杀了你们两个。”蟹道人身上散发的可怕灵压丝毫没有收起,只是木然的说道。

“留在这里,莫非先前天象是和前辈有关的。”一旁的虬须大汉一惊,不由自主的脱口问道。

“你无需知道此事!”蟹道人目光一闪,面无表情的又说了一句。

“既然前辈有令,晚辈自然绝无不从之理。前辈放心,在那边天象结束前,我二人绝不会乱动分毫的。”黑裙妇人心念飞快转动,但口中却毫不迟疑的立刻满口答应下来。

蟹道人听到妇人如此回话,目光微微一转下,落到了虬须大汉身

“既然是前辈的意思,晚辈自不敢抗命的。”虬须大汉脸色接连变幻了数下后,也苦笑一声的回答。

蟹道人点点头,这才将身上恐怖气息一收而回,但仍站在原地未动,并没有离去的意思。

而黑裙妇人和虬须大汉互望一眼后,则一个放出一件黑色法轮,一个祭出一只黄色葫芦。

二者身形晃动下,各自上到法器上面,并老实的盘膝坐下了。

但在暗地里,这两名妖族却用一种罕见之极的神念秘术,在偷偷的交谈起来。

“黑凤道友,这老怪到底是什么来历!既不像人族修士,更不是我们妖族一员。以其如此恐怖修为,如是异族人,又怎会出现在这人妖两族交界的地方。难道也是冲着那物来的?什么时候,我们两族变得可容外族大乘随意进出了。”虬须大汉神念所化声音,蓦然在黑裙妇人脑中清晰的响起,话语中隐隐带有一丝惊怒之意。

“洞天道友,这个可不好说。魔族先前的入侵,已经将原本庇护我们两族的超级灵阵破坏掉不少,若是异族大乘真有心的话,偷偷潜入族中来,倒不是太稀奇的事情。但按理说,以这人的大乘身份,那物对其应该没有多少用处了,应该不是专门冲此而来的。大概只是凑巧在这办事,被我们撞到了而已!好在,这老怪并没有一见面就对我等痛下辣手,看样子后面也不会再行那灭口之事的。”黑裙妇人面上神色不变,但是同样施展秘术下,也在虬须大汉脑中传音过去。

这一男一女,竟然正是妖族七大妖王中的黑凤王筱馆和那最神秘的洞天鼠王。

韩立当年曾经在九仙山万宝大会上见过那黑凤王一面,但是洞天鼠王却是只闻其声,未见其形过。

现在二者一同出现在这里,自然不可能是闲着没事乱转,自是另有重要目的在身的。

不过这两名妖王也万万没有想到,刚一接近此片山脉附近,就被一位大乘存在硬生生的扣留下来。

二者纵然满心的郁闷,但在一名大乘老怪面前自然不敢有丝毫动手硬闯的念头,只能寄希望对方能早些办完自己事情,好放自己离开。

至于远处的天象,这两名妖王虽然也是因此被引来的,但已经知道和眼前大乘老怪有关,自然再不敢打任何其他主意了。

“这个不好说,纵然那物对这老怪物可能没有大用,但说不定是为其和我等一样修为的后辈子侄来取的呢。我二人若是错过了此物,可就算丢掉一丝进阶大乘的可能了。”洞天鼠王所化虬须大汉,却目光一阴的又传声了回去。

“若真是如此,只能算我们运气不济了。难道洞天兄还敢和一名大乘老怪争抢东西不成?”黑裙妇人沉默了一下后,才无可奈何的回了一句。

“若这老怪真为此物而来,我自然不敢争抢什么了。至于事实是否真是如此,想来等远处天象结束后,我们就可知道一些分晓了。”虬须大汉目中黄光连闪几下,在妇人脑中不动声色的回道。

黑裙妇人嘴角微微一翘,双目一闭的不再传音回去了。

而不久后,虬须大汉也同样老实的闭目养神起来。

蟹道人却仿佛对二者交谈一无所知,只是面无表情的静静站在原处。

山脉另一边,银月已经祭出一头栩栩如生的巨大银狼法相,并催动之下,让此法相正在新出现的一群魔族中横冲直撞。

巨大狼影所过之处,无数银芒闪过,掀起一阵阵的血虚腥风,让无数魔族残肢飞卷而下。

“轰”的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

巨大狼影竟被一名双头四臂的古魔,用一面漆黑巨盾硬生生的挡了下来。

这古魔身高三四丈之高,相貌丑陋异常,四条手臂更是分别持着盾、锏、锤、杖等四件沉重魔器。

此刻一见巨盾档下了狼影狂风的般的攻击,当即面上凶色一闪而过,另外三条手臂猛然一个模糊,顿时三股狂风就夹带着三件沉重魔器狠狠击在了银色狼影之上。

一声哀鸣后,狼影狂闪几下的破灭消失了。

与此同时,远处婷婷站立的银月,心神相联下却面色一白,张口喷出了一团鲜血来,一下将胸前银色衣裙染成了一团火红颜色。

虽然银月也已经进阶合体期,但毕竟不算太久,和不知经历多少场厮杀过的同阶古魔相比,明显实力还是大大不如的。

那名高阶古魔见此,当即狞笑一声,身躯猛然一扭,顿时化为一道黑气的在原处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银月头顶波动一起,古魔立刻现身而出,手臂一动下,四件沉重魔器就恶狠狠的同时一砸而下。

银月一见此景,再想侧身躲避,却已经来不及了,一下有些惊惶的花容失色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灰蒙蒙刃芒突然无声无息的在古魔背后浮现而出,只是一个闪动后,就诡异的从古魔脖颈处一掠而过。

顿时一颗硕大头颅骨碌碌的从脖颈处滚落而下,数尺高的血柱一喷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