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七十八章 真雷劫

他二话不说的手中法诀一变。

梵圣法相忽然将手中巨剑一抛而出,体表骤然间金光蒙蒙的一阵流转,竟瞬间由虚影幻化成了实体金身,无数金色符文围绕其身躯盘旋飞舞。

金身三颗头颅则大口一张,无声无息,但一股白茫茫的波浪一卷而出,并一个闪动下,就冲入了雾海之中,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白色波浪在尘雾中爆裂而开,一圈圈透明音波一卷散开,波及到了整片雾海。

音波卷过之处,雾海中整齐排列的灰色卫士,刹那间一震的化为粉末。

但是下一刻,当雾海再次一滚后,数以十万计的卫士就完好无损的再重新幻化而出,手中兵器齐挥下,破空声大起!

无数道黄芒激射而下,密密麻麻遍布整个虚空。每一道都发出刺耳尖啸,仿佛无坚不摧。

韩立见此,脸色一变,口中一声低喝,一根手指冲梵圣金身蓦然一点。

三头六臂的金身,当即口中白波一停,一个大步向前迈出一步去,六条手臂一挥,顿时手掌中金光闪烁。

轰轰几声后,六道奇粗光柱一喷而出,并在雾海下方瞬间融合一体,化为一道金蒙蒙飓风。

此飓风足有数百丈之高,只是滴溜溜一转,无数金文从中狂涌而出,同时一股令人难以置信的吸力,从风中一卷而出。

那些激射而下的黄芒被巨力一扯之下,只是一颤下,就纷纷方向一变的向飓风中射去,并发出一阵闷响的不见了踪影。

至于空中无边尘雾和幻化处的百万卫士,也在巨大吸力作用下,同样无法自制的飞蛾投火而去。

一时间,尘雾滚滚,人影纷纷涌动。

不过几个呼吸的工夫后,整个天空为之一清,除了黑压压的乌云外和金色飓风外,再无任何东西存在。

金色飓风仍在虚空中疯狂转动,里面轰隆隆声不绝,丝毫看不出可以容纳如此多尘雾的模样。

韩立见此,长吐了一口气,面上终于露出了欣喜之色。

他一只袖子冲空中飓风一抖,一连串各色法诀从中激射而出,连连闪动下,就纷纷没入风中不见踪影。

下一刻,空中一声闷响!

飓风里面声音一下嘎然而止,但本身却在金光狂闪中飞快缩小起来。

片刻工夫后,当空中飓风最终一散的彻底消失后,一颗头颅大小的土黄色晶球却从高空一坠而下。

下方韩立目光一闪,单手虚空一抓下,一把将晶球凭空摄了过来。

但此物方一落到手心的时候,韩立手腕竟不由自主的微微一沉,虽然马上就重新抬起,但面上也现出一丝惊容来。

这颗土黄色晶球看似毫不起眼,但是分量之重,竟在数百万斤以上。

以韩立如今神力,一接触之下竟差点未能抓牢此物。

虽然不知这整片雾海被其用莫大法力强行压制成一团的东西,应该唤作何种材料,但若以其炼制成一些特定宝物的话,威能之大可想而知了。

韩立心中正在思量,空中天地元气一阵激荡下,更高处雷鸣声再次传来!

紧接盆地上方的一块乌云剧烈翻滚而起,飞快左右一分下,竟蓦然现出一个巨型大洞。

此洞足有数十亩之大,里面轰鸣声震天,一道道银弧弹跳不已,一团团雷球耀眼闪烁,并且边缘还在不停狂涨巨大,仿佛一个雷电世界正在破空跨界而来。

“真雷劫!”

韩立目睹此景,神色一下肃然的喃喃几声,手掌微微一晃下,顿时手中之物一闪的收了起来,同时两手十指冲四周一点,一道道青色法诀弹射而出,再一闪即逝的没入残余的那些法阵之中。

顿时四周嗡鸣声大气,剩余法阵一下在光芒大放中将威能催发到了极致,激发的光幕一下变得凝厚异常,更惹眼的是,韩立四周原本一直静静不动的三座极山,也终于无声无息的腾空飞起。

它们在光幕上空一顿之后,就分成三角状的悬浮在低空处,正好将韩立牢牢护在了其下。

但韩立还不放心,接着心中剑诀一掐下,七十二口青色飞剑在极山下闪现而出,一阵盘旋飞舞后,又幻化成一朵巨大青莲,悬浮其头顶上一动不动。

难怪他这般谨慎了!

世人所说的大乘天劫,其实十有八九指的并非前边的五行之劫,而是随后紧跟而来的真雷劫。

以往其他合体后期修士在冲击大乘瓶颈时若是陨落掉,十有八九就是送命在这真雷劫之下的。也只有渡过了此劫的存在,才有资格接受后面的“心试”。

虽然心劫之难甚至还在真雷劫之上,但是一般情形下,纵然无法通过此劫,总还是有一定几率可以保住性命的。而不像真雷劫那般,要么真可以侥幸渡过此关,要么就直接消失在天雷威力之中,根本没有第三条路可走的。

韩立一边催动各种禁制和宝物,一边心中飞快回想敖啸老祖、莫简离两位大乘存在在渡这真雷劫时的种种经验之谈,脸上表情凝重之极。

远在山头上的银月、朱果儿和蟹道人,此刻神情竟然均都不同。

银月仍然秋目如水,但脸上不知何时又挂上了焦虑的表情,朱果儿在看完了韩立对抗五行之劫的一番神通争斗后,小脸则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至于蟹道人双手倒背的站在另一座山头上,神色淡然的看着盆地中发生的一切。

忽然他神色一动,一转首下,目光竟向足下山头极远处望去,一时间并未有何举动。

一会儿工夫后,另一座山头的银月也仿佛察觉到了什么,美目一闪下,向同一方向望去。

“如此荒凉地方,竟然还真有其他修炼者在附近,只有将他们赶走再说了。”银月低声自语了两声,身躯蓦然一晃后,人就在原地一下消失不见了。

朱果儿在一旁目睹此幕,先是微微一怔,但马上就有些恍然了,但想了一想后,还是有些迟疑的留在原地,并未紧跟了过去。

离盆地万里外的低空中,两波遁光,正一前一后的互相追逐着,二者飞驰激射方向,正是韩立渡劫盆地所在之处。

前面疾驰而逃的遁光大约有十几道,看功法气息,竟都是人族修士,并且大部分是元婴期修士,只有前面为首的一名驾驭晶莹遁光的女修,是化神后期的修士。

此女面容白皙秀美,二十多岁,一身蓝色宫装,不时转首回望下,脸上满是焦急之色。

至于后面紧追不放的另外一波存在,遁光大都是漆黑灰白之色,并夹带着阵阵不弱的魔气魔风,里面隐约可见一些面目狰狞的魔人,竟是一支颇为精锐的魔族队伍。

这些魔人化神以上修为,就占据一半之多,其中甚至还有一名炼虚等阶的人首蛇身的高大魔人。

以二者之间的修为差距,自然宫装女子一伙人和后面追兵之间的距离,在飞快拉近之中。

那蓝色宫装女子,眼见后面追兵离自己一伙不过数里远距离,马上就可直接出手拦阻他们了,当即一咬牙,蓦然遁光略微一缓,单手一翻转,顿时手心中多出一只晶莹剔透的白色小鼎来。

一只玉手往上面飞快一拍,小鼎就立刻一声嗡鸣的盖子一飞打开,里面嗤嗤的破空声一响后,当即无数根晶丝从中一卷而出,并一散之下,冲后面魔族一罩射去。

这些白丝晶莹纤细,根根奇寒,并且卷动间仿若闪电。

后面那些魔族不及防下,顿时在魔气中一阵大乱,纷纷催动魔功的加以抵挡,但仍有二名元婴级魔族当场被白丝洞穿身躯而过,直接化为两座冰雕的坠空而落。

为首魔族见此,大怒,突然一张大口,喷出一股股墨绿色雾气来。

那些白丝一接触此绿雾,竟立刻被腐蚀的表面碧绿一片,光芒黯淡之下,顿时再无先前的威能。

那蛇首魔族又扬手放出十几口黑色飞叉,化为十几道乌光冲白丝疾驰而去。那些白丝一接触之下,纷纷一震的反弹而回,根本无法抵挡多少。

宫装女子见此,神色一变,将小鼎蓦然一收下,就要遁光一起的反身逃去。

但却有些迟了!

后面两名化神后期魔族却突然各自一催魔功,竟各自化为一道长虹的破空而至,几个闪动下,抢先一步的挡住了一干人族修士的去路。

宫装女子脸色一下变得难看之极,但也不得不率领一干手下,立刻停下遁光摆开了防守阵势。

其他人族修士一个个脸色苍白异常,根本无法掩饰目中的惶恐之色。

毕竟他们实力和这些魔人相比,实在差的太多了,纵然肯拼命,但能生还的机会还是近似一丝没有的。

而趁此机会,后面其他魔族一拥而上,立刻催动魔气的将一干修士围了个水泄不通。

蛇首人身魔族当即狰狞之色一现,口中发出大喝的喊了一个“杀”字,并一催动十几杆飞叉,就要率先扑了上去。

其他魔族也纷纷紧跟的同样出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