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一卷 真仙降世
第两千一百七十六章 五行之劫

三头六臂法相顿时再次巨大而起,顷刻间就在金光中身躯暴涨一大截,一下狂增百丈之高。

同一时间,下方韩立元婴和肉身却在静静盘坐不动,仿佛在全力炼化先前吸纳的天地元气。

那些元气之雄厚,哪怕以韩立之神通,先前也只是强行吸入体内,暂时镇压一时而已,只有大致炼化之后才可能真正操控如意,让修为一时暴增。

不过这些对那擎天巨人的梵圣法相来说,却丝毫不成问题。

巨大法相三口狂喷金色霞光,将空中飞卷而下的灵霞全都一吸而入,一副若无其事的轻松样子。

而法相在不停吞噬中,则持续巨大!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一个几近千丈的金色巨人就屹立在盆地中心处,六臂微微一晃,天地都为之一震。

这时,四周天边涌来的灵潮开始减弱,并最终一闪的彻底消失了。

元婴见此,身躯只是一晃,就化为一道金光的往下方肉身上一扑而去。

一个模糊后,元婴就重新归位,和肉身再次合二为一。

韩立身躯一震后,缓缓睁开了双目,略一感应体内几近澎湃的法力后,脸上不禁一丝异色闪过的喃喃起来:“此法果然有效,如此一来冲击瓶颈应该会轻松一些的。”

话音刚落,他立刻手中法诀一掐,再次闭上双目的运功而起。

刹那间,韩立身上金光大放,一枚枚金色鳞片从体内浮现而出,瞬间覆盖全身,头顶上青色光芒一闪,一个半尺长的青色独角一闪现出。

空中金色漩涡一声脆响的碎裂而散,而一道比先前还要可怕倍许的气息从韩立身上一冲而起。

此气息所过之处,天空云层都被一冲而开,几缕阳光一射而入,刺目之极。

这时的韩立,两手法诀飞快变化,口中传出低沉咒语之声,在其身躯两侧,金色霞光一聚,两颗金色头颅和四条金色手臂虚影若隐若现,仿佛随时可真正凝聚而出。

同一时间,韩立体表鳞片颜色蓦然一深,开始散发出紫金色的异芒。

此刻他将梵圣真魔功彻底运转而起,庞大法力在体内巨浪般的一波接一波向瓶颈开始冲击,但其体内仿佛有一道无形堤坝横在那里,将这些法力死死拦在那里,丝毫松动不见。

看来冲击瓶颈的过程,绝对不是短短几日就可见效的。

韩立一边不停催动功法,一边感应着体内的一切变化,脸上丝毫异色不见。

突破大乘期瓶颈,自然绝非以前瓶颈可比,他早就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

一个月后,银月站在山头之上望着远处的盆地方向,脸上丝毫表情没有。

在其旁边却多出了一道娇小身影,赫然是朱果儿这丫头。

韩立开始突破瓶颈时,可弄出不小的动静,正在附近修炼的朱果儿自然不可能没有发觉,不久后就将功法一收,飞奔到盆地附近加以等待起来。

此刻盆地方向早已被十几层各色光幕笼罩其下,任这小丫头往目中狂注灵力,看到的仍是光蒙蒙一片,丝毫东西都无法看清。

“玲珑前辈,韩前辈现在怎么样了,如此长时间,可是出问题了?”小丫头脸色有些焦急,忍不住的冲银月问道。

“现在整个地区都被禁制覆盖了,我也无法看清里面发生的事情,不过从那边传出的气息越来越强大,几乎快不在我祖父之下了,想来应该无事的。”银月淡淡目光一扫,冷漠的回了一句,随之就不再理睬的盘膝坐下,自顾自的运功修炼起来。

朱果儿闻言,心中微松,但见银月这般神色,心中又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这位“玲珑”前辈不久前还一副对韩立异常关切的表情,现在竟一下变得这般冷淡。要不是,这些年她已经知道了银月此种变化是受某种法诀影响的缘故,恐怕也要为之愕然半天的。

另一边山峰上的蟹道人,双目银光闪动的盯着笼罩盆地上空的一层层光幕,脸上隐约有一丝异样浮现。

盆地蓦然整个为之一颤,笼罩上面的所有光幕一阵剧烈波动,惊天动地的巨响一下从里面连绵爆发传出。

金光一闪,十几道粗大光柱从光幕中一喷而出,直冲九霄云外,将漫天乌云都一击而散

所知一股恐怖气息从中一卷而出,即使蟹道人神念一接触之下,瞳孔也不禁微微一缩。

“成了,气息已达大乘境界了,是否真正冲击成功,就看能否渡过下面的天劫了。”蟹道人竟用低不可闻的声音喃喃两声,脸上顷刻间恢复了原先的淡然,好像对韩立此刻的情形仍能了如指掌。

不过他话音刚落,十几层光幕一声轰鸣,就在无数金芒中寸寸的碎裂而开,现出一个千余丈高的金色法相虚影,而在虚影脚下处,一团直径十余丈的紫金色光晕悬浮在空中,韩立正双手抱臂的站在其中。

这时的韩立,仍保持着魔化的妖异样子,但浑身上下鲜血淋淋,遍布无数纤细伤口,并以肉眼可见速度飞快愈合着。

更诡异的是,韩立身躯比先前高出大半,手臂大腿赫然比先前也粗大一圈以上,竟凭空化为了一名孔武有力的力士般大汉。

在下方,那座数十丈高的巨大晶台,此刻早已荡然无存,在原处只剩下坑坑洼洼的地面和遍布粉末状的残骸,仿佛被什么巨力硬生生压碎一般。

韩立在紫金色光晕中,双目紧闭,但银色灵纹遍布浑身上下并流转不定,看似在虚空中一动不动,但凝望脸孔身躯,却可发现其额头青筋暴跳,浑身上下肌肉蠕动,仿佛体内一股恐怖力量正在酝酿之中。

至于他此时散发的可怕灵压,更让方圆数里内的虚空都近似凝固起来,任何生灵一进入其中,都会瞬间被此灵压硬生生绞杀掉。

而高空之中,原本被金色光柱击散的乌云,则在轰鸣声中再次汇聚而起,并且滚滚翻动之间,隐约可见一团团五色光霞闪动不已,并且在飞快的狂涨巨大。

不过几个呼吸间功夫,五色光团竟一个个化为了亩许大小,高空尽见霞光滚滚闪动,几乎将乌云都遮蔽的一干二净!

“五行之劫!”远处山头上的银月,一见空中异像,原本冰冷面孔上竟微微有些动容起来。

朱果儿虽然有些稀里糊涂,但看银月这般神情,自然也知道盆地上空的天象非同小可,当即双目睁得滴溜溜滚圆,眼也不眨的盯着远处。

此刻,韩立身上气息越发可怕,甚至隐约可见身躯四周空气有些扭曲模糊。

忽然韩立一抬头,双目一睁而开,脸上丝毫表情没有的望向天空。

几乎同一时间,天空中的五色霞光骤然一变,同时幻化成了赤金之色,并下一刻,从中喷出无数道尺许长金光,并一晃之后,就利刃般的激射而下。

一个个金光灿灿,寒气逼人,从高空一落之下,就暴雨般的冲整个盆地一洒而下。

“金罡之气!”

韩立双目一眯,心中一凛的脱口叫出,但脸上却没有露出太多畏惧之色,只是一只袖子猛然四周一抖。

顿时十几道法诀一飞而出,一闪的没入附近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盆地四周布置的众多法阵,嗡鸣声大起,一层层光幕一闪即逝的就再次幻化而出,化为护罩的将盆地全护在了下方。

“轰隆隆”声大作!

金光一落到最外层光幕之上,爆发出惊人的轰鸣声,并化为一团团金光的爆裂而开。

光幕表面立刻波纹荡漾,狂闪不定!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最外层光幕就再也无法支撑的在金光中被斩成无数碎片。

而激发此禁制的法阵,也因此光芒一闪的寸寸碎裂毁坏,再也无法使用了。

密密麻麻的金光瞬间一闪,就再次落到第二层光幕之上,同样的声响再次传出……

就这般,高空落下的道道金光,连绵不绝,无穷无尽,并且每一道威能都不下于一般的飞剑飞刀!

如此一般狂轰乱击下,就在短短时间内一连击破五层光幕。

不过就在这时,下方韩立却只是单手一掐诀,千丈高的法相虚影却六臂一模糊,一下向空中握拳狂击而去。

刹那间,狂风般的呼啸大气,一团团阁楼般大小的拳影在光幕外浮现而出,并一晃的直奔高空巨型光团破空射去。

拳影所过之处,挡在前面的一道道金光尚未真正接触,就纷纷一震的碎裂而灭。

拳影几个闪动下,就直接击在了金色光团上。

一声金属撞击般的刺耳声响后,拳影一个反弹的瞬间而灭,而金色光团猛然一震的化为无数金光的溃散而开。

从空中坠落的金光,一下嘎然而止!

不过下一刻,散落的金光只是滴溜溜的一阵翻滚,就立刻颜色大变,幻化成了青绿之色,再滚滚一聚后,又组成了青色光团,体积丝毫不再原先之下。

同时一股浓浓的草木气息,从光团中一散而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