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木族大战(十一

七名带翅女子同时一声“娇叱”,七座光阵一下涌出熔岩般的赤红液体。

每一团都火光滚滚,遍布血雾上空,并一下火焰冲天的化为火海的将下全笼罩在了其中。

但诡异的是,火海附近竟丝毫没有温度升高迹象,反而有丝丝的凉气从中散发而出。

这时七座光阵光芒一闪的狂涨起来,并融合一体,幻化成一亩许大小的“封”字古文,往下火海猛然一落。

巨大符文一落入火海的瞬间,“轰”的一声,化为点点灵光的没入其中。

下一刻,整片火海中无数光点狂涌而出,再一凝后,竟凭空幻化成一层黑红色光幕,将整座火海全都封印其下的样子。

光幕表面无数符文游走不定,还在闪动中微微的涨缩不停,看起来神秘万分。

长袍老者见此情形,脸上喜色更浓了三分,口中一声“大妙”后,当即身形一个晃动,一晃的出现在滚滚火海上空。

此魔张口一喷,一团白光一卷而出,并光芒一敛的出现在了手中,是一个尺许大的白玉瓶。

老者二话不说的将玉瓶双手一举,口中再念念有词。

顿时白炙火焰滚滚而出后,一下化为三条白色火蛟的一扑而下,光幕丝毫阻挡没有,一闪而过后就没入火海之中。

刹那间,三条白色火蛟在里面一阵摇头摆尾,口喷一股股白焰,火海中烈焰大涨。

这时,七名带翅女子和老者却在原地纷纷的盘膝坐下,双目一闭口中纷纷掐诀不动起来。

火海在被法诀一催下,一波波火浪在光幕下狂卷而起,所过之处,无数火团爆裂轰鸣,三条火蛟在其中若隐若现,仿佛要将一切都撕裂烧化一般。

若是普通修士落入此等火海之中,恐怕一时半刻间就会被炼化成了飞灰,从此永不超生了。

但一小会儿工夫后,火海中却传出了韩立淡淡的声音。

“这就是你们的手段吗?也不过如此!”

长老老者和七名魔女闻言一惊,不禁睁开双目往火海中一扫而去。

而火海中忽然一声清鸣传来,银光一晃,一只数丈大的银色火鸟从中一飞而出,直扑高空光幕而去。

火鸟翎羽银光灿灿,两翅遍布银色火焰,看起来艳丽之极。

老者脸色一沉,蓦然心中法决一催,同时一根手指往火海中一点

顿时火海中正兴风作浪的三条火蛟当即一声龙吟的冲天而起,也在一个闪动后,直扑火鸟而去。

银色火鸟似乎察觉到了身后的威胁,双翅只是一抖,庞大身躯当即一个盘旋的掉头而去,恶狠狠的迎向了三条火蛟。

低吼声,鸣叫声,当即在光幕下爆发而出!

银色火鸟当即和三条火蛟一下扑打在了一起,一片片鳞片和一根根翎羽不时从高空洒落而下。

激烈异常!

银色火鸟以一敌三,竟丝毫不惧,反大占上风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火海中金光一闪,六道粗大光柱从中一喷而出,一闪即逝后,就结结实实的击在了黑红色光幕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团团金光在光幕上爆裂而来。

看似凝厚之极的光幕一阵剧烈晃动,表面符文当即大半溃散而灭。

四周盘坐的七名带翅女子却神色不变的犹如未睹这一切,只是同时一张口,各自喷出一团鲜红精血来。

精血迎风一晃,顿时化为七股血雾的钻入光幕中。

原本剧烈晃动的光幕当即光芒闪动的稳定下来,消失的符文也重新的涌现而出。

火海中又一声冷哼传来!

“嗤嗤”的破空声大响,无数青色剑光从中一下狂劈而出,暴风骤雨般的斩到了光幕之上。

这一下,黑红色光幕一阵连绵颤动后,表面光芒狂闪之下,顿时变得黯淡之极,仿佛随时都要破裂开来的模样。

高空老者也见此情形,脸色一沉,一只袖子一抖,一个淡银色圆环一飞而出,并一个盘旋的狂涨巨大,幻化成一只直径里许的巨大光环,徐徐往下一压而去。

尚未真的落下,下方虚空就一紧的变得粘稠无比起来。

原本濒临破碎的光幕在这光环威能压制下,竟徐徐的恢复了稳定。

“好,我倒也看看,能镇压住我多久!”

韩立冰寒声音再次传来,但在话音刚落的瞬间,一声不似人声的低吼从火海深处一下传来,随之一股陌生的恐怖气息从火海中冲天而起。

长袍老者略一感应此气息,脸色大变,但还未等其再施展何手段时,整片火海忽然为之一颤,火焰滚滚一分下,竟从中探出一只毛茸茸的金色拳头。

这只拳头只是五指狠狠一捏,接着一个模糊后,顿时化为重重叠叠的无数金色拳影,但又蓦然汇聚一团,重新凝聚成一只阁楼大小的金灿灿拳影,并一声轰鸣的冲天而起,狠狠砸在了光幕上。

下一刻,一轮金色太阳在光幕下爆发而出,万道金光中,无边庞然巨力向四面八方一下肆虐而开。

这一次,即使有七名魔族女子和巨大光环在高空辅助,黑红色光幕也无法支持下去的寸寸碎裂崩溃开来……

下方火海在金光卷动中也一下撕裂而来,一道金灿灿人影一个晃动,就从火焰中腾空而起,一下要飞遁而走的样子。

“镇!”

高空中的魔族老者一见此情形,脸色一下变得难看起来,但口中毫不迟疑的一声大喝,手中法诀一变,又冲下方狠狠一点。

顿时巨大光环猛然滴溜溜一转,就向金色人影一压而下。

金色人影一声巨吼,两条手臂猛然一扬,两只拳头直接冲着巨大光环接连击出。

“轰”“轰”两声!

两股飓风凭空冲天而起,正压下的光环被一冲之下,凭空晃了几晃,就被一股巨力一托的无法落下。

而就这片刻耽搁,金色人影一个模糊,就在下方虚空中一闪的不见了。

高空中正催动圆环狠狠压下的长袍老者,一见此景,心中一惊,几乎想都不想的猛然一根手指冲悬浮在头顶的白色玉瓶一点。

“呼哧”一声,玉瓶猛然一个瓶口倒转,就从中一下喷出一股白色火焰,再瞬间化为一层火幕的将其护在了其中。

与此同时,老者还猛然单手掐诀,背后可怕气息一卷,巨大虫影法相顿时再次一闪的浮现而出。

“哼,倒是反应挺快!”

高空中波动一起,一个金色人影从中一踏而出,竟是一只数丈高的金毛巨猿,并满面寒意的冷哼一声。

此猿方一站稳,立刻就一条手臂“咯嘣”一响,狂涨一截的向老者迎头就狠狠一抓而下,而另一只手掌却虚空一抓,一口金色巨剑浮现而出,紧随一劈而下。

整个动作,快若闪电!

魔族老者脸色一变,手中法诀一催,背后血色虫影大口一张,竟一口冲抓下手掌咬去。

旁边的白色玉瓶则滴溜溜一转,化为一团白光的迎向金色剑光。

韩立心中一声冷笑,抓下金色手掌蓦然一声雷鸣,无数金色电弧从中狂涌而出,同时手掌一涨,凭空巨大了数倍以上。

“砰”“当”的两种不同声音同时传来!

巨大虫影竟被缠绕电弧的手掌一击而破,而另一边白色玉瓶却不知是何种材料炼制而成,金色剑光一斩到瓶上,却白光一闪的反弹而起,竟未破损分毫。

长袍老者倒吸一口凉气,大袖一抖,四周火幕就一下往空中一卷而去,化为一条火蛟的冲抓下手掌狠狠一扑。

又一声嗡鸣!

金色手掌五指一捞而下,就将白色火蛟头硬生生一抓而散,但破裂白焰却趁势一个翻卷,却又刹那间化为数条火蛇的将整只手掌死死的缠住。

纵然手掌上金弧狂闪,将其中一条火蛇一震而散,但其他火蛇却让手掌无法再落下了。

但就在这时,韩立所化巨猿脸上却浮现出一丝诡异笑容来。

同一时间,长袍老者两侧波动一起,一道绿影和一道三头六臂的金影忽然无声的闪现而出。

二者一个猛然一张口,喷出一张绿色丝网的一罩而下,另一个却二话不说的六条手臂一动,金色符文闪动间,各有一颗金色光球奔老者后背一按而去。

以长袍老者神通自然在两道人影浮现的瞬间,也就一下发现背后的异常,但此刻其正在将大半法力都放在了空中攻击上,想要再调回却有些来不及了,故而心中一凉下也只能猛然肩头一摇,白光一闪,两道白骨飞叉从肩头一飞而出,向两道人影要害激射而去,同时护体灵光一凝,光芒大盛下,比先前一下凝厚了倍许有余。

无论绿色人影还是三头六臂的金影,在白骨飞叉迎面激射而至的瞬间,竟均都不闪不避!

结果“咔嚓”两声后,两道人影体表白光爆裂而开,一个身躯猛然一颤,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两步,另一个则只是晃了几晃,却站在原地未动一下。

而两根白骨飞叉,一个直接没入绿影身躯大半截,无法再进入分毫。另一个却被坚若金刚的身躯硬生生一弹而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