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五十章 莫简离

银色巨舟方一进入巨城百里之内,就被城头上卫士发现。

一截城墙上一阵骚动后,顿时一队妖族修士从中腾空而起,迎着楼船飞遁而来。

“恭迎老祖回城!”

这些妖族一个个身穿各色战甲,修为大都在金丹元婴左右,离楼船还有里许远的距离时,就一个个停下遁光,惶恐之极的大礼参拜起来。

显然这些妖族人,均都对敖啸老祖的楼船熟悉异常,故而才如此表现。

“起来吧,老夫要先回洞府一趟,你们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吧。”敖啸老祖声音从楼船中淡淡的传来,充满了一种让人根本无法反抗的力量。

“是,谨遵老祖法旨!”

敖啸老祖威震妖族数万年之久,早已被普通妖族视若神祗的存在,这些跪拜的妖族,自然没有丝毫违抗之意。

当即所有妖族左右一分,立刻立在了两侧,银色楼船一声嗡鸣后,再次化为一团银光的冲木棉城激射而去。

片刻后,前方虚空各种光霞闪动,一层层禁制自行的让开退避,楼船直接飞入巨城顶层中,并在一处戒备森严的广场上空徐徐落下。

几乎同一时间,广场角落处的一处传送法阵光芒一闪,忽然一名白发老者无声的传送而出,目光往落下楼船上一扫后,当即微微一笑的走了过去。

这老者一脸慈眉善目,两耳奇长几乎搭肩。看似轻飘飘的一步,却一下横跨十几丈距离,只是几个晃动后,就一下出现在了楼船近前处,附近那些警戒的各族卫士,这才反应过来,纷纷的躬身低首,对白发老者无比恭敬的模样。

“呵呵,敖啸,你终于肯舍得回来了。你这一去可时间不短,再不回来的话,老夫可就要怀疑你这把老骨头是不是留在魔族那边了。”白发老者脚步一顿的停下,就发出爽朗大笑的说道。

“哼!区区一些魔崽子还真能奈何了本座。不过要是本座真的回不来了,莫老鬼你反要跳脚大骂了吧。”一声冷哼后,楼船上传出了敖啸老祖清冷的回答。

接着整艘楼船一下银光大放,并迅速缩小起来。

当所有光芒一敛后,楼船消失不见,原处却多出数道人影来。

为首一人面容俊美,神色清冷,正是敖啸老祖。

在其身后处的两男两女,则是韩立银月等人了。

白发老者一见眼前出现如此多人,心中微微一怔,但面上却丝毫异色未露,反而冲敖啸老祖笑着说道:“敖啸兄,我们人妖两族可是从来都是同进同退的,在现在这种情形下,真要缺少了你这位妖族老祖坐镇,莫某可是孤掌难鸣的。”

“你这话,本座倒是相信是真心之语。不过你放心,纵然我寿元不多,但也不可能马上坐化掉的。起码也要支撑到这一次的魔劫过去再说。对了,韩道友,你过来见一下莫老鬼吧。他的名字你肯定不陌生,可是你们人族的老前辈了。”敖啸老祖淡淡的回答两句后,冲韩立招了一下手。

“莫简离前辈的大名,晚辈自然早就如雷贯耳了。晚辈韩立,拜见莫前辈!”韩立一个闪动的走了出来,面带一丝敬意的冲白发老者微微一礼。

虽然敖啸老祖没有提及白发老者的姓名,但人族姓莫又是大乘期修为的,自然只有那位莫简离了。

“韩立,莫非就是我们人族那名千余年就进阶合体期的修士,听闻你和陇家小子几人已经进入了魔界,现在竟出现在这里,莫非是刚刚从魔界返回的。”莫简离一听韩立之言,先是一怔,但马上面露喜色的说道,竟寥寥几句就说破了韩立前些年的行踪。

显然这位人族大乘,也早就注意到了这位人族的后起之秀了。

韩立心中一呆,马上脸露苦笑之色的回道:

“莫前辈果然慧眼如炬,晚辈的确刚刚从魔界返而回,这才会出现在木族之地,并恰好遇到了敖啸前辈的。”

“哈哈,能潜入魔界那种地方如此多年,还能安然的返回,果然不愧为是我们人族万年一见的天纵之才。”莫简离哈哈一笑,口中称赞起来。

“莫老鬼,你现在就如此高兴了!你再看看旁边的这位道友是谁?”敖啸老祖却一撇嘴,又说了一句。

“旁边这位……咦,气息好像有些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的。”莫简离目光一扫的落在蟹道人身上,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讶然。

“嘿嘿,莫老鬼你再仔细看看。”敖啸老祖却嘿嘿一笑的言道。

“哦,敖啸兄如此说,肯定另有深意了。奇怪,竟然不是血肉之躯。你是魔界的那头圣蟹!”莫简离听敖啸老祖如此一说,心中好奇心大起,当即瞳孔淡淡金光一闪,但在下一刻,一下倒吸一口凉气的失声起来。

“我认得你,数万年前,你和几名灵界人也来过魔源海想进入苦灵岛中的。但没有穿过雷海之禁,重伤退走了。”蟹道人忽然面无表情的说道,竟也认出了莫简离。

“原来真是蟹兄,道友怎会幻化人形离开魔源海,而且修为骤降到了合体期!”莫简离闻言,先是一丝尴尬之色闪过,但马上就顾不得其他的问道。

“莫老鬼,你不知道,蟹兄和韩道友一见投缘,并签订了契约,要跟在他身边一段时间的。”敖啸老祖目光一闪,大有深意的抢先说道。

“有此等事情,韩……韩道友,此事可是真的。”莫简离惊喜交加起来,口中语气略微一变,竟然以平辈口气相称起来。

“虽然其中另有缘由,但的确是有此事。蟹兄修为骤降,只是因为先前施展了一种特殊手段,只要过些时日也就可恢复如常了。”韩立笑了一笑,仍保持谦逊的说道。

“好,很好。蟹道友在魔界不知待了多少万年,各界不知多少强者也想过将其收为臂助,但没想到那些大乘期老怪都没有成功,竟然让韩道友成功了,看来我们人妖两族后继有人了。”一听韩立真承认了此事,莫简离狂喜起来。

“莫老鬼,你要是听说另外一件事情,恐怕更会高兴的忘形了。不过这里,不是说话之地,还是先去你的住处再说吧。”敖啸老祖见此情形,一翻白眼的说道。

“难道还有其他的好消息,老夫真要好好听一下了。走,老夫临时洞府还有两瓶木族人供奉的‘仙叶酒’,正好给几位尝上一尝。”莫简离双目一亮,不加思索的说道。

韩立等人自然没有意见,当即一行人向广场上的那个传送法阵走去。

半个时辰后,一座通体紫色灵木制成的大厅中,莫简离坐在主位上,敖啸老祖和韩立、蟹道人坐在一侧。

银月和朱果儿则在他们背后束手而立了。

只不过二者一个神情恢复了原先淡然,一个满脸的兴奋之色。

这时,韩立正将手中一杯仿若湖泊般浓稠灵酒一饮而进。

此酒方一入喉,立刻化为一股精纯能量的遍布身体四肢各处,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浑身舒泰无比。

“好酒!”韩立脸上闪过一丝意外,口中不禁称赞了一句。

“这仙叶酒可是用木族圣树流淌的汁液酿制而成,百年木族全族也不过可得百瓶而已。这一次,若不是为韩道友和蟹兄洗尘,莫某可还舍不得拿出来的。”莫简离同样将手中灵酒饮入后,含笑说道。

“只可惜,木族这株圣树原本是种植在木族禁地之中,但是后来魔族大举入侵,禁地也被迫放弃下,只好将圣树本体移植到了木棉城来,让其本元气损伤不少的。”敖啸老祖在一旁也淡淡的解释道。

“不光如此,木族的大长老如今也正在圣树中休养闭关,希望能够借助此树灵气,重新恢复大乘期修为。但据老夫看,此事极难,纵然真有希望也不知是多少年后的事情了,无法在和我们对魔族一战中出何大力了。”莫简离叹息一声后,也缓缓的说道。

“现在的木族,顶阶战力都在和魔族一战中损伤的差不多了。全靠我们几族援助,才能勉强维持现在的局面,原本就不能指望他们太多的。”敖啸老祖冷笑一声的说道。

“木族现在变成这般模样,以后是否还能够在灵界独立成族,都不是一件好说的事情了。不过此事就算发生,也是魔族退去之后的事情了,和我们现在没有多大关系。倒是敖啸道友,你口中所说的另一条好消息,倒底是何事情,可以说了吧!”莫简离叹息了一声后,口中话题一转的问道。

“嘿嘿,既然到了你洞府中,想来也不怕有人偷窥了,自然不用隐瞒什么了。莫老鬼,你可知道韩道友在魔界时,进入了洗灵池,并服食了净灵莲,做到了你我当年没有做到的事情!”敖啸老祖轻吐一口气,目中精光一闪后,凝重的说道。

“什么,有此种事情!”原本还安然坐在椅子上的白发老者,一听此话,“腾”的一下脸色大变,一下站起身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