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四十九章 木棉城

“韩兄,我听祖父言你有办法可以削弱忘情诀的影响,但一段时间内小妹必须要跟在你身边才可,此事可是真的?”银月脸上笑容一敛,忽然正色的问道。

“敖啸前辈将此事已经告诉你了?嗯,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前辈他有一套神念秘术,可以会对忘情诀加以克制一二,让银月你能够继续修炼下去。但是此秘术只有我修炼,才能对你有效果的。所以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你是要跟在为兄身边一段时间的。”韩立并没有觉得奇怪,反而微笑的解释道。

“我祖父真有此等秘术?我以前可从未听他说过!而且为什么只有韩兄修炼,才对我有用的。”银月黛眉一皱的问道。

“这一点,你其实应该能猜到的。就像令祖所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你心魔因我而起,我修炼后才能对你更加有益的。这套神念法诀是令祖花费百余年时间,在将忘情诀交给你之前,就特别创立出来的秘术,原本就是为了以防万一之用的!我略加修炼之后,你只要呆在我身边,这秘术就可以潜移默化对你心神施加无形影响的。”韩立沉吟一下后,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真的如此简单!忘情诀一旦继续修炼下去,对小妹影响也会越发强烈的,单凭一个临时创立的神念秘术真能抑制住吗?”银月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

“关于此点,我还未曾开始修炼,也无法十分肯定。但既然是敖啸前辈苦心独创出来的,想来应该不假的。而且这神念秘术应该和忘情诀一般,随着修炼加深,克制效果也会愈加强大的。”韩立想了一想的回道。

“好吧,就算神念秘术真的有效,但小妹要在你身边待上多久的?难道一日无法摆脱忘情诀,韩兄就要一日将我带在身边吗?”银月眸光闪过一丝异色悠悠的问道。

“这个倒不一定的。据敖啸前辈所言,只要你能进阶大乘期,就可以摆脱掉忘情诀的限制了。”韩立不加思索的说道。

“进阶大乘,这未免太渺茫了!看来银月以后真要很长一段时间跟在韩兄左右了。”银月目中闪过一丝异色,嘴角一翘的说道。

“你具有七星月体,比起一般修士来说,进阶大乘期还是有不小的机会,无需气馁什么。况且在此过程中,我和敖啸前辈说不定早就找到了其他的破解之法,无需你真一定要进阶大乘才能解决忘情诀的。”韩立笑着说道。

“这倒也是。不过起码数百年内,我是跟定韩兄了!”银月甜甜一笑。

接下来的时间,二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甚至略微交流一下修炼上心得。

时间不知不觉的又过去了许多。

“好了,时候不早了。忘情诀又要开始发作,小妹先回去调息静坐一下了。小妹若是在忘情作用下对韩兄有失礼地方,还望韩兄多多见谅。”银月转首望了一眼窗外的天色站起身来,说出了告辞的言语。

“这个自然,我怎会因此放在心上的。”韩立微微一笑,也站起的说道。

于是银月敛衽一礼后,就不再说什么的走出了屋子。

屋门白光一闪,就无声的自行合上了。

韩立则重新盘膝坐下,脸上笑容一收,浮现沉吟的表情来。

同一时间,已经离开屋子的银月,在走道中拐过几个弯来到一处较为僻静的角落后,忽然脚步一停,淡淡的说了一句:“獠影,出来吧。我有话要问你!”

话音未落,附近虚空波动一起,一道近似透明虚影一闪而出,身躯就渐渐凝聚清晰,最后竟化为一名身穿贴身黑袍的苗条女子。

此女面带着一张青铜色狼首面具,双手被一双黑色手套包住,浑身上下一丝肌肤都未露出,双足离地尺许之高,轻飘飘的悬浮在虚空中。

“小姐,有何吩咐?”面具女子用一种清冷声音问道。

“獠影,我知道当日韩兄和祖父密探的时候,你应该也在大厅中的。当时祖父除了神念秘术的事情外,可还向韩兄提起其他要求吗?不要对我隐瞒什么。”银月转首盯着面具女子,凝声问道。

面具女子闻言,目光微微一闪后,似乎笑了一笑后,说道:

“既然敖啸大人将契约改在小姐身上,我就只是小姐一人的影卫了,自然不会隐瞒任何东西的。当日敖啸大人一开始提及的并不是神念秘术,而是想将小姐嫁给韩道友为妻。大人保证只要韩道友答应这门婚事,不但会将其进阶大乘的经验心得传授,而且还愿将其一生所藏大半宝物作为陪嫁之物。不过,韩道友还是拒绝了,只是答应了后面用神念秘术相助小姐的事情。”

“祖父果然如此做了,多半他以为只要促成我和韩兄的婚事,我心愿一了之后,心境上破绽就可自行弥补不少的。但他这一次,可想错了。以韩兄性子,不可能会答应的!他若是真答应这门婚事,我多半反要有些失望了。但祖父被拒绝后,脸色应该不好看吧。”银月幽幽的说道。

“韩道友可不是普通的合体后期修士,敖啸大人被拒绝后,虽然心中不快,但也没有多说什么。”面具女子淡淡的说道。

“这是当然,韩兄现在是在祖父和莫简离前辈之后,最可能进阶大乘修士的存在,是人妖两族在灵界立足的最大希望。祖父再是不满,也不会做出什么对韩道友不利的事情。这样也好!獠影,你下去吧。”银月在原地发怔了片刻后,才吩咐一声的说道。

“那獠影告退了。”面具女子微一躬身后,身躯一模糊的在虚空中直接消失了。

而银月在原地沉吟了一会儿,也轻叹一声的离开了。

忘情诀即将发作,她可真不敢再在此地耽搁什么了。

密室中,韩立同样在沉思中回忆和敖啸老祖单独商谈时的情形。

在大厅密谈中,这位妖族大乘不但提出了愿意将银月嫁给他的打算,并且还事先说出了一件让韩立大感意外事情来。

银月原来名义上的丈夫,那位妖族的天奎狼王,竟然在数十年前妖族和魔族一次大战中,被数名魔尊同时偷袭,竟意外的陨落而亡了。

如此一来,敖啸老祖心中原本还有的一丝顾忌也荡然无存了,这才一见韩立,就开门见山的直接提及银月的婚事来。

韩立自然婉言的拒绝了。

在他心中对银月的真正感情,红颜知己的感觉占了四分,类似兄妹的情分占据了另外四分,最后只有两分才涉及到了男女间的爱慕之情。

在此种情况下,他自然不会答应敖啸老祖所提的婚事。

不过他心中倒暗自下了决心,若是敖啸老祖的神念秘术最终也无法解除银月的忘情诀,他自会设法另寻其他方法来解诀此问题的。

他心中计定,自然也就不多想什么,双目轻轻一闭下,就再次打坐修炼起来。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中,韩立在楼船密室中开始修炼起敖啸老祖所给的神念秘术。

此秘术据敖啸老祖所说,只要将其修炼到一定火候后,就可从体内自行散发出一种对忘情诀克制的神念波动。

当然此法诀对修炼之人的神识增幅,也不是不无好处的,只是无法和专门的神念强化秘术相提并论了。

而且韩立略一修炼之后,就惊喜的发现,在敖啸老祖口中修炼艰难的此法诀,他却感觉异常轻松,修炼起来竟有一种水到渠成的诡异感觉。

他后来仔细思量了一下也就明白,这多半和其修炼过炼神术的事情有关。

像炼神术这等仙界秘术,他都已经修炼大成,其他普通的神念秘术自然感觉简单之极了。

不多短短的两个月时间内,他就将这神念秘术前几层炼成,到了小成的地步。

在此期间,银月在忘情诀没有发作的时候,又来找过他数次,每一次二人都详谈许久,均都尽兴方散。

就这样,楼船一路无事的往回赶路,再过大半个月后,终于进入到了各族联军控制的木族灵域了。

楼船在敖啸老祖操纵下,更是丝毫未曾停下,直奔联军总部所在的“木棉城”。

路上,楼船遇到了不少支巡逻的各族队伍,但是他们显然均都认得敖啸老祖的这件飞行宝物,均都远远就恭敬施礼,丝毫没有上前盘查阻拦的意思。

就这样再飞行了十几日后,十几颗数千丈高的擎天巨木,赫然出现在了远处的地面上。

这些巨木每一颗都有五六千丈之高,粗约三四十丈,浑身碧绿,并隐有一层莹光闪动不已。

以这些巨木为支柱,一座分为十几层的巨大城池,赫然拔地而起,通体都是用各种树木垒砌而成,没有一丝石瓦泥土的痕迹。

而在各层高大的木质城墙上,一队队形象各异的各族卫兵,隐约可见。

这正是各族联军驻扎的大营“木棉城”,也是昔日木族的第二大重城池。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