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四十八章 谈话

韩立听了之后,一时沉吟不语了。

“七星月体!”

蟹道人蓦然开口说了一句,口气颇为意外的样子。

“蟹道友,也听说过此体质?”敖啸老祖微微一怔,不禁反问了一句。

“我曾经听原先主人提到过一次的。这种体质比较特殊的,即使在真仙界也是较为少见的。”蟹道人很快恢复木然的回道。

“能够炼制伪仙儡,蟹道友昔日主人肯定是仙界的大能之士了,所言自然不会有错的。而在灵界,这七星月体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对于一些强大存在来说,却的确不是什么值得保密的东西。但就是因此,老夫对玲珑才如此重视。毕竟她拥有了七星月体后,即使没有进入过洗灵池和服用净灵莲,也同样有那么一丝进阶大乘期的机会。”敖啸老祖越发叹息的言道。

“拥有七星月体之身的话,的确在进阶大乘时比普通人多些可能的。”蟹道人面无表情的再说一句后,就不言语了。

这时,韩立终于从沉吟中回过神来,并冲敖啸老祖问道:

“按照敖啸前辈之言,玲珑现在问题连前辈也没有办法了。但是我听前辈口气却似乎并非如此。但不知在下有什么能帮上忙的!”

“好,我就知道韩道友并非不念旧情之人。老夫在知道这忘情诀其实对玲儿这丫头并不适应后,苦思冥想下,倒的确想到一种方法,能让法诀效果减至最低,甚至或许还有机会能让其彻底失去效用的。不过就要麻烦韩道友多尽心了。”敖啸老祖闻言大喜,急忙高兴的言道。

“还请前辈吩咐,只要晚辈可以做到的,自无推辞之力。”韩立脑中闪过当年在人界和银月相处的种种点滴事情,深吸一口气后,就立刻许诺的说道。

“蟹兄,下面我需要和韩道友单独谈论一下,还望道友暂时回避一二。”敖啸老祖并未马上对韩立说出请求,而是先有些歉意的对蟹道人言道。

蟹道人闻言,木然脸孔上微微一动,目光淡淡的扫了韩立一下。

虽然他当初和韩立定下的契约中,并未约定一举一动都必须听从韩立命令,但是在韩立几乎每隔几天就提供一滴神秘绿液的基础上,这具伪仙儡还是下意识愿意以其意愿为主导的。

“蟹兄,你暂且回避一下也好!”韩立想了想后,也冲蟹道人点下头。

敖啸老祖下面的言语,万一涉及到银月的隐秘,他的确不想再多出一个人知晓的。

即使这人只是一具通灵的傀儡。

蟹道人略点下头,二话不说的从椅子上站起,轻飘飘的向厅外走去。

当其一走出大厅外后,厅门淡淡白光一闪,就自行的关闭上了。

蟹道人则再走出几步后,就在一些傀儡甲士的注视下,来到了一直等候在外面的朱果儿身边。

朱果儿听得脚步声,回首一望见是蟹道人,面上顿时露出一丝欢喜的表情。

数个时辰后,厅门终于再次白光一闪的打开了。

人影一晃,韩立从中走了出来,只是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满怀心事的模样。

“走吧,敖啸前辈已经安排好了静室,我们就乘坐此船直接返回联军大营再说。”韩立目光一扫蟹道人和朱果儿,神色恢复了正常,淡淡的说道。

接着他一转身,就奔直通下面一层的楼梯口走去。

蟹道人自然丝毫意见没有,立刻跟了上去。

倒是朱果儿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心中有些好奇韩立和敖啸老祖在大厅中密谈的内容,但自然不敢真开口去问,只能满肚子猜测的也跟了个下去。

大半日后,楼船第二层的一间空荡荡密室内。

韩立盘坐在一块蒲团上,两手一掐诀,一动不动,身上丝丝的金光闪动不已,显然正在调息运功之中。

忽然间他双目一睁,体表金光一散而开,竟一下收了功法,并缓缓的说道。

“玲珑道友,既然已经到了门外,还请进来一叙吧。”

“不过千余年没见,韩兄倒变得生疏起来。小妹还是希望韩兄以‘银月’相称的。”一声幽幽的叹息后,门外传来了悦耳的话语声。

“既然银月如此顾惜昔日之情,为兄自然不无不从命之礼。”韩立神色有些异样,轻声回了一句后,袖子就冲远处屋门微微一抖。

下一刻,屋门上光霞一闪,原先上面布置的禁制一下消失不见了,并且自行的从外打开了。

在屋门外的台阶上,一个婀娜身影正站在那里,赫然正是银月。

但此刻的银月,和先前大厅中的冷淡之色截然不同,美眸秋波流转,玉脂般脸庞隐带一丝红晕,再配上一头齐腰的银色长发,容颜之丽,几乎让韩立看了也不禁一阵恍惚。

而银月一见屋门打开,脸上神色微微一动,当即玉足一抬的走了进来,并几步就走到离韩立不过丈许远的地方,上下仔细打量了对面之人几眼后忽然一笑的说道:“先前小妹因为功法缘故,举止言行对韩兄颇为无礼,还望韩兄千万不要见怪!”

说完之后,她玉手虚空一招,就将附近的另一块蒲团抓了过来,在韩立对面也盘膝坐下。

韩立同样打量着眼前仿佛判若两人的佳人,微微一笑后,才温和的说道:

“没什么,既然知道你是因为功法才变得如此,韩某又怎会在意的。倒是你才刚刚摆脱了法诀影响,就匆忙赶来,应当先多多静心调息一下才是的。”

“没事!一旦挨过一定时间,忘情诀对小妹影响就微乎其微了。而且我也担心万一来晚了,没能和韩兄说上几句,一下又变回那般木头般的模样,那岂不是太扫兴了。”银月嫣然一笑,坦然的说道。

“这些年没见,你的性子倒是和以前一点没变,心中有什么,就直接说什么。”韩立微微一怔,但马上苦笑一声的说道。

“哼,韩兄还敢说。我这种性子还不是当年你奴役时,被迫养成的。否则一旦你这位前‘主人’对我不放心,我这只小小的‘灵兽’还不是要被直接抹杀掉了。”银月先白了韩立一眼,玉手一掩樱口的轻笑道。

“咳……这些都是旧日之事了。银月何必再多提了。当初,我不是不知道你的真身,以为你只是一只妖狐而已!”韩立轻咳一声,面上难得现出一丝尴尬之色来。

“真的如此吗!开始几年,韩兄可能的确如此想的,但是后来的话,应该早对小妹有所怀疑了吧。可那时候,也未见你对我少使唤哪里去!”银月嘴角一翘,似笑非笑的言道。

“那时候韩某修为浅薄,再加上接连遇险,也多亏银月道友相助,才能接连渡过几次大劫的。否则在下哪还有飞升灵界之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韩立蓦然面现一丝诚恳的言道。

“小妹这次上门,可不是特意来找韩兄算账的。话说回来了,你让我那好友偷偷传信给我的时候,我还真吃了一惊。没想到韩兄真的也进入灵界之中。毕竟人界灵气过于稀薄,能进阶到化神境界,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更别说飞升进入灵界了。”银月眉梢一挑,玉容也一肃的回道。

“为兄只是侥幸罢了。但说到此事,我还没有感谢银月你呢。当初要不是你将节点事情偷偷相告,我还真没有可能找到节点位置,并顺利进入灵界的。”韩立凝望着银月玉容,缓缓的言道。

“小妹当时刚刚两魂合一,又要马上返回灵界。这也是力所能及下唯一能做的事情了。但比起韩兄的救命大恩,这也不算什么的。”银月神色有些异样,但轻描淡写的说道。

“银月此话,可是太过自谦了。”韩立闻言,摇了摇头。

“对了,韩兄当日从昆吾山脱困之后,你那些大敌没继续追杀你吧,你后来又是如何进阶到化神期的,能否说给小妹听听吧。”银月话题一转,面露一丝兴奋的问起当年人界事情来。

“呵呵,此事说来话长。当年我借助你的星盘之力走掉后,却去了大晋的另外一处叫‘北冥岛’的地方……”韩立笑了一笑后,就开始讲述昔年在人界的经历来。

韩立这一讲,就是大半个时辰,不但将自己昔年人界昆吾山之后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甚至连自己进入灵界之后发生的事情,也讲了个七七八八。

和普通修士相比,韩立的经历,自然堪称惊心动魄,离奇万分。

银月在一旁听的津津有昧,不时发出“啧啧”的惊叹之声。

等韩立讲述完后,几乎很自然的,银月也说起了自己昔年被困人界前和回归灵界后在傲啸老祖门下修炼的一些事情。

让韩立有些微怔的事,银月竟然毫不忌讳的在其面前谈起了昔日嫁给天奎狼王和后来因为心魔才去修炼忘情诀的经历,竟然丝毫没有避讳和隐瞒的意思。

看着眼前银月轻笑而谈的洒落样子,韩立倒是心神一阵的恍惚。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