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四十七章 忘情诀

韩立听了敖啸老祖如此一问,脸色微微一变,双目不觉微眯而起,目光直视对方。

“前辈觉得晚辈可是成功了?”半晌后,韩立最终恢复常色的反问了一句。

“那洗灵池和净灵莲虽然大名鼎鼎,甚至各界面也有众多强者打过它的主意,老夫却还真没听说过有几人真能得偿所愿的。按理说你即使能够从魔界安然返回,但真能得到此机缘的几率仍不会高的。但是不知怎么,老夫一眼见到你后,忽然又觉得你的机会似乎并不像我原先想象的那般小。你应该得手了吧。”敖啸老祖犹豫了一下后,才有一丝凝重的说道。

“既然前辈觉得晚辈应该成功了,那就算晚辈进入过洗灵池了吧。”韩立心念飞转动几遍后,最终一笑的回道。

若是在以前,他自然不会轻易在一名强大存在面前透漏这等消息。

但现在他已经将涅盘圣体修炼到了第二阶,可以动用那玄灵之剑了,外加还有蟹道人在旁边,即使面对一般大乘存在也有一战之力了,故而也就没有这般多顾忌了。

而且韩立心中更想知道,这位妖族大乘在知道他的回答后,又会作何表示的。

“好,很好。你既然已经进入过洗灵池,吞服了净灵莲,日后进阶大乘期自然有几分可能了。但如此的话,老夫先前为银月所谋划的一切都是画蛇添足,大为不该的了。早知如此,我就不应该阻止她来早日见你,并让其修炼那门法诀了。”敖啸老祖一听韩立之言,神色变得怪异起来,口中更有一丝懊悔之意的回道。

“画蛇添足,那门法诀?”

韩立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目光在银月淡然娇容上一扫后,心中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不禁为之一沉。

“修炼忘情诀是自己的选择,又怎可怨怪祖父身上的。而且要不是此法诀,我又如何弥补心境上的破绽,进阶合体境界的。而且修炼了此法诀后,玲儿才知道世间一切爱恨都不过是多余的东西,只有大道之路才是我等修炼之人所最终要追寻的东西。我以后只要勤加苦修,眼下这点瓶颈总可豁然突破的。”银月平静异常的开口了。

“忘情诀!瓶颈?前辈,倒底是怎么回事,莫非银月修炼的功法出了问题吗?”韩立终于忍耐不住的也问道。

“你不问,老夫也会给你细说的。不过此地不是久留之处,而老夫这次潜入魔族区域的任务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你和蟹道友就随老夫先一同返回联军大营吧。在路上,老夫再给你详加解释相关事情。”敖啸老祖缓缓的说道。

“既然是前辈相邀,晚辈自然从命。”韩立强压住心头的疑惑,略一思量后,也就立刻答应了下来。

银月眸光闪动几下,未再开口什么。

“很好!来人,奉茶上来,并且立刻启程返回‘木棉城’。二位道友,坐下再谈吧。”敖啸老祖满意的点下头后,立刻向厅外一声吩咐的说道。

“是,主人!”

厅外立刻传来几声生硬的声音,银色楼船微微一颤后,顿时发出一声嗡鸣的破空飞遁起来。

韩立和蟹道人见此,也依言的分别坐在了附近的椅子上。

几乎同一时间,厅门外轻盈脚步声一起,数名身披银色纱衣的银发侍女,手捧茶盘的走了进来,并纷纷恭谨的将一杯翠绿欲滴的灵茶给几人奉上。

韩立心念银月之事,自然没有什么心思品尝这看似不凡的灵茶。

只是出于礼貌的用嘴唇稍碰了一下茶水,就将茶杯放到了一侧的桌子上,然后静等敖啸老祖再说话。

倒是蟹道人有些出人预料,用目光稍微打量了手中茶杯后,竟一口气全喝入了腹中,还一歪头颅的木然说道:“不错,这茶水中的特殊灵力似乎对我略有一些裨益,敖道友还有吗?”

“哈哈,蟹兄真是直爽之人。放心,这碧龙茶虽然稀少,但是老夫这里还有数斤的,蟹兄喜欢的话,回头老夫就相赠了。”敖啸老祖双目一亮,不加思索的回道。

看来他对黄金巨蟹,也是大起拉拢之心的。

“那在下多谢了。”蟹道人只是点下头,就闭口不言了。

深知对方伪仙儡身份的敖啸老祖,自然不以为意,反而转身冲银月闪过一丝爱怜之色的说道:“玲儿,你才修炼忘情诀不久,心境还不太巩固,还是先回密室调息吧。别再出什么意外了。现在老夫陪着二位道友就行了。”

“既然是祖父之命,玲儿自当遵命。”银月想了一想后,也就立刻答应下来。

她向韩立和蟹道人微微一礼后,就从容的退出了大厅,神色保持着淡然,仿佛韩立在其眼中始终和一名普通朋友差不多的。

韩立盯着此转身而走的背影,嘴唇微动了几下后,还是寂然的没有任何话语说出。

敖啸老祖将二者表情都看在眼中,脸上不禁满是苦笑之色,等银月真的从大厅中消失后,才再说道:“韩道友,有关玲珑出身和昔年认识你之前的事情,想必你已经通过其他人了解了一些吧。”

“我的确听说过了一些,不过她重返灵界后,好像就一直被前辈留在身边了。”韩立回了一句。

“的确如此。当日她刚从人界返回的时候,并未返回族中,而是直接找到了老夫的闭关处,并在闭关的大阵外一跪就是七天七夜之久。老夫还能清楚的记得,当终于忍不住打开禁制放她进来后,刚见其时的枯瘦模样……”敖啸老祖叹了一口气后,就开始用一种异常低沉声音讲述起来。

韩立静静的听着一切,目中闪动淡淡的光芒。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敖啸老祖的讲述非常缓慢!

有时看起来和银月有关的一件异常普通事情,都可以说的异常仔细,但韩立却从中隐隐听出了一些什么来,心中异样情绪不停的此起彼伏,但面上却又看不出分毫来。

“当我觉得不妙的时候,已经完了。玲儿已经将忘情诀修炼到了小成,虽然还远未到断绝一切感情的地步,但我也不敢轻易放其离开我身边。所以纵然潜入魔族这等危险任务,我也必须将这丫头带到身边,才能放心的。却没有想到,韩道友竟然能活着从魔界返回,并能凑巧的让老夫碰到。看来冥冥之中,还真是有一丝天意在其中的。”足足小半个时辰后,敖啸老祖才终于讲述完了一切,叹了一口气后,就闭口不言了。

韩立则面色阴沉,并沉吟了好一会儿后,才慢慢的问道:

“这么说,玲珑道友之所以变得对我这般冷淡,完全是那忘情诀缘故了。而她依靠此法诀进入合体期后,前辈才发现玲珑体质其实并不适合此法诀,一旦真将忘情诀修炼到了极致,反而会法力反噬,修为尽丧的。而这忘情诀又是一种一旦停止修炼,就会不进则退的法诀。银月即使放弃继续修炼此诀,仍会后患无穷,法力从此就会停滞不前的。”

“不光如此的,因为体质和此功法相克缘故。这忘情诀修炼了前面几层后,对玲珑影响也远不像我所想的那般有效。现在一天时间内,玲珑还有三分之一能勉强维持本性,而剩下的时间内则会彻底受忘情诀影响,变成了像你刚才所见的那般模样。而随着这门法诀修炼的深入,玲珑能保持本性的时间,只会越来越短,并最终彻底消失掉的。”敖啸老祖沉默了一下后,又讲出了一个让韩立一怔的事情。

“什么,照前辈所说,银月每天还有恢复原先模样的时间。我说刚才和元刹对峙的时候,银月刚出现的时候,表情和后来可是大不一样,判若两人一般的。”韩立为之一喜的说道。

“韩道友以为一个人的心境情感等东西,每天都会发生剧烈变化,是一件好事吗?换一个意志稍微薄弱的人,平常别说修炼打坐了,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神魂分裂发疯的。我现在每隔几天时间,都必须施展一种镇神术才能强行弥补玲珑神识上的创伤。这也是,我不敢放她轻易离开身边的主要原因。”敖啸老祖却摇了摇头的说道。

“这忘情诀既然是前辈给玲珑准备的,难道就没有办法化解吗?而且前辈是大乘存在,神通之大可想而知了,这点事情应该难不倒前辈的。”韩立脸色一变,急忙的问道。

“玲珑是我嫡系血脉,我若是有办法,自然早就施展出来了。但话又说回来,要不是玲儿觉醒了七星月体的天赋体质,即使修炼了这忘情诀,我还真有办法可以化解的。

但是现在忘情诀和此体质相克相生之下,早已纠缠到了一体,就算老夫有通天手段,也只能束手无策了。”敖啸老祖眼角跳动了两下,踌躇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原本应该对一切人都隐瞒下的秘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