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四十六章 敖啸与银月

元刹一听敖啸之言,神色一沉,目光再一扫远处韩立所化巨猿和巨大黄金蟹后,眼珠微微转动了几下,忽然冷笑一声后,单手虚空一抓,那柄白色小锤就一闪的浮现而出,但金光一闪后,又诡异的消失了。

而头顶巨大狼影往下一扑后,顿时没入大殿中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整座大殿无数蓝色符文飘舞而出,猛然一颤后,就化为一团蓝光的破空而走,只是几个闪动间,就到了天边尽头处。

这时,元刹的声音才从远处若隐若现的的传来:

“敖啸,既然你插手此事,这一次我就退走了。但是你们运气不会总是这般好的,下一次落单的时候,我绝不会轻易的放过你们。”

话音刚落,蓝光在天边再狂闪几下,就真的没了踪影。

元刹别看是女子之身,但是行事倒是果断,一见敖啸出现就知道今日无法如愿的击杀韩立等人,反而可能自身陷入危险之中,当即干脆的离开了,竟没有半分的迟疑和犹豫。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也大松了一口气,招呼蟹道人一声后,二者就在光霞闪动中再次恢复了人形。

原本冰封在半空中的两座极山,更是被韩立抬手放出两股银焰融化开表面冰块,重新落了下来,但被一只大袖一卷的全都收了起来。

敖啸转过身来,朝韩立这边望了两眼后,单手一扬,一道白光飞射而出,一个盘旋后光芒大放,现出一只通体银光闪闪的巨大楼船,共分五层,足有百余丈之长,上面还站有一些手持银戈的甲士。

“你们也上来吧。”敖啸老祖淡淡的吩咐一句,就带着银月身形一飘的上了楼船,并进入到顶层大厅中。

那些甲士默默的一分两侧,微微低首的做出恭迎姿态。

“傀儡!”

韩立一眼就看出了这些银色甲士的本来面目,略一沉吟后,就有了决定,带着蟹道人和朱果儿也徐徐的飞了过去。

那些银色甲士傀儡,显然已得到了敖啸老祖的命令,目睹韩立三人上了楼船,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处,丝毫没有上前拦阻的意思。

但当走到大厅大门外后,韩立却似乎想起了什么,转首让朱果儿暂时留在外面,只是带着蟹道人进入了顶层大厅。

“拜见敖啸前辈!”

韩立一进入厅门,立刻看到敖啸老祖正坐在一把金色交椅上,当即走了过去,微微一礼的说道。

敖啸老祖没有马上开口说话,而是上下打量了韩立一番后,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色。

银月站在敖啸老祖背后处,低着头颅,竟似乎没有勇气再看韩立的样子。

“你就是那位千余年时间,就从化神期修为修炼到合体境界的‘韩立’?现在老夫亲眼一见后,才知道外界传言还有些低估了你的天资。现在已经是合体后期了吧?”敖啸老祖终于开口了,口气竟然颇为和善。

“晚辈的确已经修炼到了后期。前辈以前就知道晚辈了?”韩立神色平静,但说完后又忍不住看了银月一眼。

银发女子仍是低头不语的样子。

“韩道友的名字,在银月这丫头从人界回归灵界的时候,老夫就知道了。不过,当道友进阶合体期境界后,才算真正进入老夫眼中的。毕竟每一名合体修士都是人妖两族的顶阶战力,老夫自然要多加注意一二的。银月,还不过来见礼一下,当初要不是韩道友出手相救,你又如何能二魂合一,重新回归灵界的。”敖啸老祖先微笑的回道,忽然又招呼后面的银月一声。

“银月见过韩兄,当日人界一别,妾身就未再见过道友了。但当年的大恩,妾身一直惦记在心的。”银月终于抬起了螓首,脸上神色竟然平淡之极,和初见韩立时的激动之色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一般。

韩立神色微微一动,心中讶然起来,凝望了对方片刻后,发觉银月神色并不像故意装出来的样子后,才心念飞快一传之后,忽然一笑的回道:“当年,晚辈并不知道仙子的真正身份,曾多有冒犯之处的,还望玲珑道友不要见怪的。至于当初的援手,也不过是在下顺势而为的,仙子不用过于放在心中的。”

“哈哈,你二人这些年不见,也无需这般生疏的。但不管怎么说,韩道友对银月丫头的救命之恩是真的。老夫必定会加以厚报的。”

敖啸目中闪过一丝异样后,却哈哈一笑的说道。

“这里已经是魔族控制的区域,前辈为何会出现此地的,是来刺探魔族动静吗?”韩立不知心中有何想法,口中话题一变的问了起来。

“也是也不是!”出乎韩立预料,敖啸老祖略一沉吟后,竟给了一个模糊的回答。

“前辈的意思是……”韩立一怔。

“数月前,联军那边得到消息,说魔族这边原来坐镇的三名始祖似乎接连的轮换变动了一番,而且魔族占领区域似乎还开始加大了魔化地域的扩张。老夫受其他道友所托,一来是亲眼确认消息是否属实,二来是看看能否将几处魔化母阵破坏掉几个。”敖啸神色肃然的说道。

“魔族圣祖变换,这个我倒可以理解。但敖啸前辈,魔化母阵又是怎么一回事。我记得以前在人族区域中,似乎也有少数地方出现过魔化迹象,和此地的变化是一样的吗。”韩立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的问道。

“魔族若想在我们灵界真正立足,必须将一定区域魔化,将附近灵气彻底转化为魔气才有可能的。而这种转化,必须依靠一种可以将普通树木转化为魔化植物的魔阵才可。当初魔族也在我们人妖族进行过这番尝试,但刚一开始却被我们发现,将大部分法阵都及时的摧毁掉了,故而魔化效果不显。但木族这边情况就麻烦多了,不但大半占领区域地下都布置下了这种的魔化法阵,更是在数年前就开始修建母阵来。有了这种魔化母阵,就可将数以千万计的魔化法阵联结一体,再想摧毁的话,可就困难之极了。但若真能毁掉几座,必定可以延缓木族领地的魔化过程。”

敖啸老祖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但顿了一下后,脸上闪过似笑非笑的表情,忽然问出一句让韩立心中一惊的话来。

“韩道友这些年音讯全无,可是和真灵世家的人去了魔界?”

“前辈如何知道此事的?我和陇道友叶仙子以及一些灵族人,的确在前段时间联手进入了魔界!”韩立神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后,才苦笑一声的回道。

“这有什么难的。你们几人同一时间销声匿迹的,而有关洗灵池和净灵莲的事情,在我等眼中也并非密不可宣的。每一次魔界和灵界联通之时,各族都会有人暗中组织潜入魔界寻找此机缘的。只不过能成功的,寥寥无几罢了。现在只有你一人回来了,看来其他人多半在魔界陨落掉了。”敖啸老祖从容的说道。

“前辈慧眼如炬,晚辈几人的确是冲此机缘而去的。而魔界之行也真是凶险万分,其他道友都先后遭遇了不测,只有晚辈侥幸下,才得以重返灵界的。”韩立怔了好一会儿,才轻吐一口气的回道。

他的确没有想到,先前自己在魔界做的事情,竟是在重复前人所为罢了,但是前人们恐怕十有八九连魔源海都未能走到的。

“以你们的修为进入魔界,的确是九死一生的事情。不过你此行收获也远超想象吧。别的不说,你背后这名‘道友’本体,应该是魔源海中的那具黄金圣蟹吧。但修为怎么降到如此地步了。啧啧,这具伪仙儡全力出手的话,就是老夫恐怕也接不下来的。你竟然将它拐带了出来,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事的。”敖啸老祖嘿嘿一笑后,目光终于落到了蟹道人身上,目中终于难掩一丝火热的言道。

“看来敖啸前辈以前就见过蟹兄了。蟹道友已经有了灵智,哪是在下可以拐带的。我只不过和蟹道友做了一笔两利的交易,它才暂时跟着晚辈的。”韩立轻咳一声后,有些含糊的回道。

“原来如此!”敖啸老祖打了个哈哈,心中却十二分的根本不信。

这具黄金巨蟹若真这般好说话,当年早就被其他界面的强者引诱走了,哪还能在魔源海一待就是百万年以上的时间。

不过敖啸虽然看着黄金巨蟹这具伪仙儡,大为的羡慕不已,倒也没有图谋夺取的意思。

毕竟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自然知道此种事情根本不是外力可以改变的。

况且他这次一见到韩立,发现其修为竟然到了合体后期境界后,似乎也有突破大乘境界的机会后,心中早已巨浪般的翻滚不定了。

那件他原本一直为之有些后悔的事情,似乎一下就出现了一丝转机来。

敖啸老祖想到这里,不禁目光一扫身后的银月一眼,见其脸上仍一副风轻云淡的表情,心中微微一沉后,当即对韩立神色一肃的问道:“老夫不会管你在魔界其他经历如何,最后只再问你一件事情,希望能如实的回答。韩道友,你可真进入了魔源海的洗灵池中,并得以吞服了净灵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