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三十九章 通道异变

听到韩立如此一说,朱果儿虽然比较单纯,但也听出了韩立话里的忌惮之意,伸伸舌头后,不再问什么了。

“我放宝花离开,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用意,就是不想一直为其挡灾下去的。六极和蓝瀑圣祖纵然先前退走了,但准备一番后,十有八九会再次卷土重来的。不过只要宝花这位大敌存活一日,她们纵然怨恨我坏了她们好事,却还顾不上我们的。而宝花经过先前一劫后,只会更加小心。六极和蓝瀑圣祖想要再次得手,也是千难万难之事的。”韩立淡淡的说道。

“趁这些魔族还在纠缠之际,自然是我们马上返回灵界的大好机会。韩前辈果然深谋远虑,果儿佩服之极。”朱果儿闻言,精神一振起来。

蟹道人却在飞车一角笔直站立着,脸上丝毫表情没有,自然更不会发表任何的意见。

“走吧。虽然以我推断,六极等人应该会追踪宝花而去,但也不能不防她们突然突发其想的杀个回马枪,将目标放在我们身上的。”韩立又淡淡言道,接着猛然将体内法力一调,足下青色霞光一个反卷而起。

飞车一颤之下,就再次载着韩立一干人,向密林边缘处激射而走了。

同一时间,在离韩立等人不知多少万里外的地方,宝花却站在一座不起眼的山头上,面色完全恢复了正常,神色更是悠然平静,丝毫看不出有重伤在身。

她身后处,则站着身穿黑色战甲的黑鳄。他气息有些衰弱,脸色也有些不太正常的泛青,但仍笔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仿佛一根石柱一般。

二人在这山头上一待就是半个时辰的时间,丝毫离开意思都没有,竟然仿佛在等什么。

再过小半时辰后,天边处波动一起,有一股黄风狂卷而起,并向山头这边滚滚而来。

宝花见到此情形,神色这才微微一动。

黄蒙蒙狂风骤形间一敛,一个被黄光笼罩的人影,一下模糊的出现在了山头上空。

“拜见宝花大人,属下一接到消息,就连夜赶了过来,不过还是迟了一日,差点让大人性命有忧,真是罪该万死?”黄色人影方一现身而出,竟马上在空中冲宝花大礼参拜,并诚惶诚恐的说道。

“此事怪不得你,我原先找你是另有要事嘱咐的,也没想到会落到六极和蓝瀑的陷阱中。这一次恐怕要到你的住处,暂时躲避一下六极和蓝瀑的锋芒。不过这些年没见,你的修为也长进了不少,离圣祖境界也只差最后一步了。”宝花眸光在人影身上一扫后,淡淡的说道。

“当年要不是大人收留,属下早就死无全尸了,哪还能有今日境界。现在能为大人效力,是属下求之不得的事情。那六极和蓝瀑纵然老奸巨猾,但绝对怀疑不到我头上的。毕竟当年在明面上,我可是不多的几位一直对大人显露敌意的魔尊,而且我和蓝瀑圣祖也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关系。”黄光中人影微一低头,恭敬的说道。

“你有如此自信,自然最好了。看来我召你过来,还真是做对了。好吧。我们马上到你洞府去吧。六极和蓝瀑二人不会真这般收手,一定会再次寻来的。”宝花微微一笑,但干脆的吩咐道。

“是,大人!请到属下这艘魔舟上来先休息一二,路上即使碰见其他人的话,自有属下来应付。”黄光中人影答应一声后,单手一扬,顿时放出一艘中型飞舟来。

此宝物洁白如玉,精致异常,并在舟体一侧还铭印着几个十分惹眼的魔族金文,隐约显示出飞舟主人的身份来。

宝花看了一眼飞舟,满意的点下头,玉足一动后,就带着黑鳄飞入到了舟中,并进入船舱中各自闭目打坐起来。

虽然距离上场大战已经有一段时间,但二者均都元气大损严重,自然要抓住一切时间加以调息休养的。

等黄光中人影也一个晃动的站到舟上时,顿时飞舟一声呼啸,化为一道白光的破空射走了,几个闪动后就消失在了天边尽头处。

……

小半日后,小山头上空波动再次一起,竟又从虚空中从中一起闪现出五人来。

其中两人正是蓝瀑圣祖和那名六极化身之一的妙龄女子。

蓝袍妇人旁边两人,也是两位三十余岁的妇人。不过其中一人身穿黄袍,一人身穿红袍,式样相似,面容竟和蓝瀑圣祖也有七分相像的样子。

而妙龄女子身后,则是一名身矮小的侏儒般男子,一身道状打扮,下巴留着半尺长髯,背着一口枣红色木剑。

五人刚一现出身形,蓝瀑圣祖当即袖子一抖,里面白光一闪,竟从中弹射而出一道白影来,一个闪动后,就化为一头通体雪白的小貂,小貂飞快在围着山头盘旋了一圈,鼻子微微蠕动几下后,就一个闪动的回到了蓝袍妇人身前,口中蓦然发出了几声怪异的鸣叫。

“宝花果然在此滞留过,并且除了那条黑鳄外,好像还多出了第三人来。”蓝瀑圣祖将小貂一收,沉声的说道。

“还多出一人来,难道是那人族小子只是明面上和宝花分手,又悄悄的拐了回来。”妙龄女子一怔,脸色不禁又阴沉了下来。

“不是的。若是那小子的气息,摄灵貂早就识别出来的。新出现的人,应该施展了什么秘术遮掩了身上的大半气息,但是他也太小瞧我这头灵貂的神通,摄灵貂仍能察觉到其残留的那一丝气息中,有些熟悉,应该是我曾经见过之人。”蓝瀑圣祖冷笑一声的回道。

“蓝前辈见过之人,这么说这人也是我们魔界中人,应该是宝花隐藏的旧党之一了。这样的话,恐怕有些麻烦了。”说话之人,是那名站在妙龄女子背后的侏儒道人。

其虽然身材矮小,但手捻长髯胡须摇头晃脑的样子,更是显得有几分滑稽,但其他人竟然没有露出嘲笑之色,并且蓝袍妇人有几分认真的回道:“符道友不用担心,宝花虽然先前重新激发了玄天灵域,但如此一来,反让其元气亏损更加严重,短时间内绝对无法再恢复法力的。只要她不是马上破界的离开圣界,就算一时躲藏起来也不足为惧的。现在她们一定被那新出现之人藏了起来。此人既然能如此快的出现此地,绝不是巧合,多半就是居住附近的高阶魔族。我们只要一个个盘查下来,总能将他找出来的。”

“蓝姐姐之言有理。符道友是我最得力的手下,一身神通几乎不在我分身之下,再加姐姐也将两大化身唤了过来。就算再有什么意外,宝花也绝难逃过我们的手心。这一次,无论如何也要让其从这世间彻底消失掉。蓝姐姐,你打算从哪些人下手盘查,必要的时候,说不得也只有错杀一百,也不能放过一个的。”妙龄女子目中一丝恨色闪过的说道。

“自然要从那几名原先就和宝花有些渊源的家伙下手了,他们的嫌疑是最大的。”蓝袍妇人不加思索的回道,显然对此早就有了思量。

“蓝姐姐,还要麻烦你多出动一些人手,将附近几座重要城市的传送阵暂且关闭掉。没有传送法阵,宝花就算想铤而走险,也跑不远的。”妙龄女子眼珠一转下,又提议的说道。

“这个方法可行,我会立刻吩咐下去的。附近几座城池的掌控者和我有些联系,应该会听我的话。当然,要是再加上你这位始祖的身份压过去,他们自然更加不敢违抗了。”蓝袍妇人淡淡说道。

“没问题,我会和你一起附言给附近几座城池的主人。”妙龄女子一口的答应下来。

“好,事不宜迟,马上行动吧。离这里不远的铜锣山附近,就有一名大有嫌疑的魔尊居住。我们就先从他开始盘查吧。希望宝花等人最好就藏在他那洞府之后。”蓝袍妇人也不愿再有何耽搁,口气一变,面带一丝冰寒的说道。

接着她大袖一抖,顿时一片蓝霞席卷而过,几人就诡异的在虚空中消失了。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半年时间一闪而过。

而魔界的一处靠近荒地的连绵丘陵黄土之上,一座围墙高达百丈的巨大要塞正耸立在大片山包的包围之中。

这座巨大要塞占地足有十里之广,仿佛一座小型城镇一般。

高大围墙上,隐约可见一队队全副武装的巡逻甲士,在要塞四周虚空中则不有各色光霞闪动,明显不知布置下了多少法阵禁制的样子。

而更高处的高空中,则有一大片漆黑魔云悬浮不动,但不时有阵阵惊人波动从中传出。

“韩前辈,是不是弄错了。这里真是你所说的防备不严,没有多少魔族驻守的垮界通道?”朱果儿在距离要塞百余里远的一座小山之后,正看着身前的一只铜镜,有些目瞪口呆的说道。

铜镜上阵阵光霞闪动不已,赫然正映照着巨大要塞附近的种种景象,飞快流转不定着。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