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三十八章 惊退

“这就是玄天灵域,果然神妙万分,连我的冰封天地都这般轻易的破掉了。不过,宝花你应该无法再催动玄天花树才对的。莫非是因为你刚才吞下的那颗丹药?”蓝瀑圣祖目中奇光一闪,喃喃的说了一句。

“蓝道友这话倒是说得不错,刚才那颗丹药的确可以激发我些许潜力,让我可以再次释放玄天灵域。”宝花则神色平静的说道。

“就算如此又怎样!你现在的样子,顶多能再催动玄天灵域攻击一两次而已,就无法支撑下去了。”妙龄女子双目闪过一丝阴沉,冰冷的说道。

“就算只有一击之力,对付你们二人也绰绰有余了。我倒是不信重创后的你们,还能够对抗蟹兄和韩道友二人而安然无恙的。”宝花毫不在意的说道。

“别用大话欺人了。宝花姐姐,你真当我看不出来,你现在已经油尽灯枯了,若真再做出最后一击,不但法力无丁点存留,元气损伤更会直接伤及根本,让伤势一下加重数倍以上的。我倒是不相信,你敢做出这种两败俱伤的事情。不要忘了,你也是我们魔族圣祖一员,若无半点反抗之力的落入这人族小子手中,有什么下场可想而知了。”妙龄女子瞳孔一缩,但口中却说出了不怀好意的话语来。

韩立听了此话,双目微微一眯,脸上却丝毫异色没有。

“这话,也正是我想告诉二位的。六极也就算了,只是一具化身而已。蓝瀑,你可是本体亲至,若是逼我做出最后一击,我肯定会调动玄天灵域全部力量先对付你一人。如此的话,起码有三四成机会,你真要陨落在此地的。就不知蓝道友可敢真赌上一赌。”宝花微微一笑,竟从容不迫的冲蓝袍妇人这般说道。

“你在威胁我?”蓝瀑圣祖脸色再次一变,阴森的回了一句。

“就算是吧,就不知道友打算如何选择了?是打算冒着本体陨落的危险和六极化身一同出手,还是打算就此收手,让你我都继续的各保平安下去。”宝花悠悠的继续说道。

蓝袍妇人听了后,面上不禁有些阴晴不定。

“蓝姐姐,你不会真被宝花的虚张声势吓退吧。不要说她是否真有催动玄天灵域作一击的能力,就算真有又能如何,我不信凭你我的手段,联手下还真接不下来!”妙龄女子目睹蓝瀑圣祖神色,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并急忙插口的说道。

“原本有黄金圣蟹和人族小子插手,我们和对方的胜负之数也不过是五五之分而已。现在宝花既然可以放出玄天灵域,获胜的机会就一下变得只有一两成了。这点几率,我可不觉得继续纠缠下去是一件明智之举。若是六极你在此地是本体的话,我或许还愿意陪你冒上一次风险,但只是化身形话,嘿嘿……”蓝袍妇人思量了好一会儿,终于心中退意萌生的说道。

“你如此做可是放虎归山。等宝花回去后恢复了元气后,再跨界找上门来的时候,你到时可是要后悔不及的。”妙龄女子厉喝起来。

“哼,现在圣界大劫将至,整个圣界到时还不知要乱成什么样子,而偏偏我下一次天劫也不远了,能否真活到那时候还是两说的事情,我可考虑不了如此长远的事情了。况且就算真的侥幸灭杀了他们一干人,我还不知会有多少化身被灭,自身又消耗多少元气的。到时又如何再面对即将到来的种种劫难了。”蓝袍妇人哼了一声的回道。

“可是只要能将宝花灭杀掉,按照协议,你就可得到玄天灵域修炼之法和诸多宝物,对你……”。

“我知道你话里的意思,若是真有很大把握,有如此大好处,不用你说我也会继续出手的。但明明机会渺茫,我怎会再做这种疯狂选择。好了,我意已决,已经联系其他化身不必赶来了。若是六极你还不死心的话,尽可一个人出手就是了。宝花,你将我挪出玄天灵域外。”蓝瀑圣祖一摆手的说了几句后,又冲宝花淡淡的说道。

妙龄女子脸色自然一下变得难看之极了。

“蓝道友果然做出了明智的选择。”宝花轻笑一声,手中绿色大树只是微微一颤。

蓝瀑圣祖只觉四周环境一个恍惚,人就真的被转移到了千丈外的另外一处地方,出现在了玄天灵域之外了。

蓝袍妇人心中一凛,冷冷扫了宝花韩立等人一眼后,又望了仍困在灵域中的妙龄女子一眼,就毫不犹豫的一转身,化为一道蓝色惊虹的破空而走了。

竟一副对六极化身不管不顾的样子。

“好,这一次我认栽了。我也会马上离开。宝花,将玄天灵域放开吧。”妙龄女子也感觉到了不妙,咬牙后也冲宝花这般说道。

“放你离开?”宝花眸中却一丝杀气闪过。

“放她走吧。”就在这时,一旁的韩立,忽然间这般说了一句。

“好,既然是韩道友的意思,区区一具化身留下也并无太大意思的。那本座就放她一条生路。”宝花有些意外的看了韩立一眼,但马上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竟一笑的同意下来。

接着此女手中大树一闪即逝后,就化为一团粉光的没入身体之内,同时漫天粉红花影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宝花竟真将玄天灵域就此的收了起来。

妙龄女子见到这般一幕,目光在韩立脸上转了两圈,不禁有些狐疑起来。

显然她也不知道在此种情形下,韩立为何会突然帮其说起情来。莫非还真打算以后重新和她本体交好不成。

不过这里根本不是多逗留的善地,妙龄女子强行压下心头疑惑,冲韩立嫣然一笑后,同样化为一道灰光的破空而走了。

韩立和宝花果然都未再出手拦阻什么。

但韩立心中,其实却在苦笑不已。

若是换了其他魔族圣祖化身,在刚才那般好机会下,他自然不会劝阻分毫,甚至说不定还会亲自出手击杀对方的。

但对六极化身,他顾忌紫灵的情况下,偏偏不敢妄动什么。

否则六极真要几具化身接二连三的被灭,说不定就真要轮到紫灵被六极当做化身炼制了。

在此种情况下,韩立自然要留下妙龄女子一条性命的,必要时候,说不定还真因此救下紫灵一条小命的。

“蟹兄,我们也走吧。虽然这二人暂时退走了,但万一她们反悔再来的话,宝花前辈可无法再服用第二颗天魂丹了。”韩立转首冲黄金巨蟹说了一声。

巨蟹微点下头,身上一声轰鸣,就在无数银色电弧中迅速缩小恢复了蟹道人的人形模样。

此后他一个大步后,就到了飞车一角处。

“你知道天魂丹?”宝花听了韩立之言,有些意外起来。

“我当然知道这种奇药,甚至也曾经想过炼制一两颗防身,但可惜有几种原料一直无法寻到,也只能就此作罢的。不过这天魂丹的药性,我倒是知道几分,刚才前辈勉强催动玄天灵域将所有攻击化解后,应该再无第二击之力了。刚才冲她们说的话语,只不过是唱了一场空城计而已。”韩立嘿嘿一笑的说道。

“那颗天魂丹并不是本座炼制的,而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一枚灵药。至于本座是不是真的还有第二击之力,道友大可自己猜测一二的。”宝花丝毫不为韩立话语所动,淡淡说了一句后,身形一个模糊,竟也站到了飞车之上,并且离韩立不过数尺远的距离,几乎抬手就可触及样子。

韩立吓了一跳但面上没有异色,也没有躲避意思,只是单足往下方轻轻一点。

顿时飞车一晃后,就化为一团模糊虚影的激射而走,直奔另一方向天边飞遁而去。

一日后,一片隐秘的林海低空处,飞车静静的悬浮在那里,韩立却站在飞车中,正在一脸凝重的沉吟什么。

而旁边除了蟹道人和朱果儿外,竟然再无宝花的踪影了。

“前辈,刚才宝花前辈所给的资料,是否是真的。是否真能依照上面所说,找到小灵天的入口。”朱果儿眼也不眨的一直盯着韩立,并终于有些忍不住的小声问道。

少女自然也是万分想重回自己故土的。

“东西应该不假的。而以她的身份,也不会在这上面弄虚作假的。”韩立轻吐一口气,勉强一笑的回道。

“太好了。这么说,晚辈也有重返家乡的那一天了。不过,韩前辈,你真这般就放她走掉吗?”朱果儿先是大喜过望,满脸都是开心笑容,但马上就想到了什么,不禁有些疑惑的又问了一句。

“不放她离开,难道你还真想我带她一起返回灵界不成?”韩立眼角一跳,但口中轻描淡写的回道。

“可是,前辈!以她那般样子,前辈你完全可以强行将她留下的。”朱果儿眨了眨眼睛,声音不觉放低了几分的说道。

“咳,你真以为我不想如此做吗,我只是没有把握而已。对方当年毕竟是魔界始祖之一,谁知道手中还有什么保命手段未施展出来的。我还打算走上长生大道,可没兴趣和一名魔族同归于尽的。”韩立苦笑一声,面上现出了一丝无奈。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