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三十六章 绝阵之战(中

韩立听了这话,目光一转的扫了一旁朱果儿一眼,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前辈,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探查过了。那段时间,晚辈一直昏迷不醒的。”朱果儿有些惶恐起来,急忙解释起来。

“以对方神通,你一点未察觉是毫不稀奇的事情。我也没有怪罪的意思,不用担心什么。”韩立摇摇头,反安慰了少女两句,但接着蓦然声音一沉,又有些冰寒的冲宝花问道:“我怎么知道,你所说小灵天事情是真的。你要拿不出让我信服的证据来,想让我在此时火中取栗的相助你,根本是痴心妄想的事情。我宁愿以后慢慢另行寻找方法,也不可能因你几句信口之言,就冒如此大风险的。”

说完这些话,韩立朝蓝瀑圣祖和妙龄女子,也分别淡淡的再扫了一眼过去。

这时的二女,见宝花出言拦下了韩立,并当面谈起了交易来,脸色均都一下难看起来。

不过二者也都不是普通魔族,知道韩立还未真决定留下相助宝花,故而并没有什么冒然举动,只是阴沉的看着他们下面的交谈。

“我既然如此说,证据自然是有的。我现在就可给你看一样东西,其中真假道友尽可自己判断的。”宝花美眸晶光流转,嘴唇微动,却无任何声音发出,竟是直接传音了过来。

韩立先是微微一怔,接着忽然身前虚空波动一起,一团粉红光霞诡异的浮现而出,并一闪的奔其面门射来。

神念往其中一扫,发觉只是一道普通神念包裹着一样东西后,韩立手掌一动,一把就将光团抓了下来,然后两手一搓,凝神一望。

“这去……”

其手中赫然多出了一根漆黑如墨的短棍,表面却又隐隐泛起一层金色光泽。

韩立心念飞快转动,却发现自己毫无印象,竟从未见过此类东西。

“啊,这不是太玄罡木吗?”朱果儿一看见此物,却一下大惊的失声出口。

“你认得此物?”韩立双目一眯,淡淡问了一句。

“前辈,这太玄罡木是我们小灵天独有的灵木,百年才长半寸,千年生一叶,万年才开一花,是炼制各种宝物法器飞最珍稀材料,在我们小灵天可素有神木之称的。我以前也只是见过豆粒大小的一小块,如此大的太玄罡木,可是第一次听闻过。”朱果儿睁大了眼睛,盯着韩立手中的短棍,有些骇然的样子。

“独有?你能肯定小灵天外面,不会有同样的灵木吗?或者你看错什么,将其他相似的材料误认为此木了吧?”韩立眉头一皱,有些怀疑的问道。

“据我们小灵天的人族前辈所说,这太玄罡木并非从外界传入的,而是小灵天数种灵木交杂外加多种机缘,才无意中变异而出的一株灵木,外界绝对没有相同的第二株。而为了争夺此木,也是我等小灵天人族和其他异族多次爆发大战的缘由之一。所以,晚辈也不可能将天玄罡木认错的。”朱果儿神色认真的回道。

“原来如此!”韩立用手指抚摸了一下手中灵木,目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但脸上不禁沉吟了下来。

“韩道友,你若是还肯走的话,这通道可不会存在太久的。”就在这时,妙龄女子终于淡淡的开口了。

蓝袍妇人目中一丝煞气闪过,也一声厉喝:

“若是真不想走的话,那就永远不要走了。”

与此同时,妇人身前的那杆青色巨幡一声嗡鸣后,通道开始微微颤抖起来,似乎随时都可能崩溃一般。

“走!”

韩立目睹此景,瞳孔骤然一缩后,不加思索的口吐一个字来。

下一刻,足下飞车一声清鸣,一下化为一团光球的激射而出,只是沿着通道接连几个闪动,就一下遁入了通道尽头的孔洞中,并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这一切,蓝袍妇人和妙龄女子均都脸色一喜起来,而宝花圣祖眸光微微一闪,面上丝毫表情没有。

这时,蓝袍妇人手指再次向前一点,顿时巨幡表面青色电弧大起,通道和虚空中的孔洞一声轰鸣后,均都寸寸的崩溃开来。

整个雷电世界一下恢复到了原先的情形。

妙龄女子看到这里,这才轻笑一声的冲宝花说道:

“宝花姐姐,看来你未能打动那人族小子。这也是,换了我多半也不肯冒如此大风险的。好了,姐姐你现在法力已经无法坚持下去了,下面就让我二人亲自送你上路吧。”

此女笑吟吟神色一收,一只玉手不再迟疑的往银色佛像上一拍。

顿时万道银芒从佛像上发出,随之虚空波动一震,一个身高十丈的银色虚影从上面一冒而出,一凝之后,就幻化成了实体般的巨大银像。另一面,蓝瀑圣祖也一张口,数团精气一喷而出,一闪即逝下,没入了剩下的五杆幡旗上。

下一刻,这五杆小幡一阵轰鸣,同样化为了十余丈高的巨幡,和先前那一杆同时滴溜溜一转后,竟在刺目电光中,各自化为了六条水桶粗细的青色雷蛟,张牙舞爪,直奔黄色光晕中的宝花一扑而去。

黄色光晕之中,那条黑鳄所化的巨鳄口中一声怒吼,所喷魔雾幻化的十几条黑色触手一阵模糊后,竟也幻化成十几条黑色巨蟒,直接迎向了六条青色雷蛟。

“轰隆隆”的一阵连绵巨响!

青光黑雾一阵缭绕爆裂,十几条黑蟒竟一个照面就被撕裂个粉碎。

巨鳄当即一声惨叫,口中所喷魔雾一下嘎然而止,身躯在黄色光晕中狂扭起来。

显然刚才方一交锋,它就吃了一个大亏。

而六条雷蛟再无抵挡下,一个闪动,就纷纷出现在了黄色光晕近前处,要同时的一扑而上。

但就在这时,宝花脸色一沉,手中托着的短锏猛然一抖。

刺耳的尖鸣声大起,顿时一圈圈黄色光环从锏上狂涌而出。

扑过来的青色雷蛟被黄蒙蒙光圈一挡之下,动作迟缓了千百倍,一时间凝滞在了光晕附近。

妙龄女子见此情形,冷哼一声,两手一掐诀!

其身前的巨大银佛虚影一声嗡鸣,一只银色大手只是一探而出,就不知怎么横跨数百丈距离,出现在了黄色光晕上空,并在银光一涨下,小山般的向下方一压而去。

巨大银掌虚影尚未真的落下,一股令人恐惧的力量就先一步的滚滚而下,黄色光晕一晃后,竟一下被压的变形扁圆起来。

光晕中的宝花,美眸一闪,一只玉手忽然闪电般一动,一把将短锏抓到了手中,并手腕一抖的直奔高空一击而去。

此击看似轻飘飘的毫不见威势,但是短锏只是一闪,就诡异击中银掌虚影的中心处。

先是一声闷响,随之一团刺目光球在巨掌下方爆裂而开,一股股黄色飓风波涛般的向四周一卷而开,将巨掌虚影连同附近的青色雷蛟和其他电弧雷球,均都一扫的撕裂粉碎,并还以更凶猛声势持续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去。

“不好,她竟然自爆了震元锏!”

“她现在就打算拼命,竟然连祭炼如此多年的至宝都不要了!”

蓝瀑圣祖和妙龄女子,一见此情形均都大惊,身形不进反退的各自一个闪动,就分别隐入了身后的雾海之中。

不过虽然如此,二者倒也没有太过惊慌。

对她们来说,即使宝花自爆了宝物也无法逃出六绝青雷大阵的,反而会因为这次自爆让体内最后的法力消耗一空。

如此一来,等二人再此出手时,就可不费吹灰之力的擒下这位大敌了。

但就在二女打算静等自爆余威尽数散去的时候,忽然间高空中一声天崩地裂般的巨响传来,接着整座雾海为之一颤,一股可怕之极的气息一下从上往下的一卷而来。

即使以蓝袍妇人和妙龄女子的神通,一接触此可怕气息后,也不禁脸色大变,毫不犹豫的各自化为一道惊虹的向更远处激射而走。

雷海世界上空剧烈波动一起,一轮金色骄阳骤然间破裂虚空的浮现而出,一个闪动后,就化为两道粗大光柱激射而下。

只见金光一闪,蓝袍妇人和妙龄女子原先所待之处中顿时被金色光柱洞穿而过,而当金光再为之一敛后,两个白色大洞就凭空浮现而出。

光晕中的宝花见此,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一提体内仅存的法力,袖子一抖,顿时飞出一片粉色霞光,将黑色巨鳄一卷的消失不见。

同时她背后粉红花树虚影一闪即逝,整个人也在粉红光霞中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超级法阵外面的高空中,韩立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飞车之上,旁边十几丈远的虚空中,一个百余丈巨大的金色巨蟹正狰狞异常的悬浮在那里,并且正将恐怖大口徐徐的一合而上,隐约可见里面还有残余金光闪动不已。

刚才的可怕攻击,正是蟹道人在韩立要求下现出原形,全力一击的恐怖结果!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