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二十章 麻衣少女

“是,朱姨!”绿衣少女听闻韩立竟是隐瞒了修为,脸上也闪过了一丝惊色,但听妇人如此一说后,心中忐忑就消失掉了,恭敬的低首答应一声,并无声的退出了阁楼二层。

“道友请随妾身来吧。既然是魔尊级的贵宾,见你的自然不再是小姐替身,而会由小姐亲自加以接待了。”

妇人淡淡冲韩立说了一句,并冲通往三层楼梯口袖子微微一抖。

顿时那边虚空黄光闪动,一股波动一散而开,似乎有什么禁制被一下解除掉了。

不过在破除禁制的瞬间,更有一个灰色符文从妇人袖中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了虚空中。

韩立倒也没有多说什么,点下头后,就随妇人走上了楼梯。

阁楼三层,是一处布置华丽堂皇的巨大厅堂。

中间则放了一张晶莹的白玉供桌,上面摆放了数件类似八卦和卜签的器具,旁边还有一只精美的小巧鼎炉,正冒出一缕白雾,让一股檀香之气充斥着整间屋子。

而在供桌后面,却有一名容颜出奇美丽的黄袍少女,正端坐在一张大椅上,手中正把玩着一只巴掌大的玉扇,神色平静之极。

厅堂两侧,则各有四男四女,四名下人打扮的年轻魔族,男的英挺高大,女的娇小清秀,均一脸恭敬之色的站在那里。

这四人竟还都有化神期的修为。

但妇人根本没有停留下来的意思,直接带着韩立又奔四层的楼梯走了过去。

而黄袍少女几人一见妇人和韩立出现,却同时起身的远远一礼。

妇人则头也不回的摆了下手,黄袍少女等人才重新恢复了原先的姿势。

韩立脚步微微一顿,目光在这几人身上略一扫过后,脸上有些异样了。

单以气派容颜而言,恐怕任何人都会以为这黄袍少女就是广源斋的“小姐”。谁能想到只是一个替身而已。

他心中这般想着,再加上来之前对这广源斋做所的一些调查,不禁对那“小姐”本人更有几分好奇了。

片刻工夫后,韩立跟着妇人终于踏上了阁楼四层。

方一进入此层,韩立目光四下一扫,不禁露出子诧异的表情。

不是此层的布置多么怪异,而是眼中看到的一切东西,赫然和普通农家小舍的布置一般无二。

一个不太大的草屋赫然耸立在前面不远处,里面隐约几件简简单单的桌椅,一张有些年头的木床,上面还放着一件粗布棉被。

而在草屋前,则有几堆稻草和一辆纺车放在空旷的地面上。

在纺车后,一名身穿麻衣粗袍的纤弱女子端坐在一辆低矮木墩上,全神贯注的摇动着眼前器物。

一匹匹麻布正从上面徐徐流出,并堆成一叠,整齐的摆放在一侧地面上。

韩立神念瞬间往少女身上一扫,面上闪过一丝讶然。

少女修为并不多高,只是刚刚进入化神期的境界,不过正当其神念再想仔细探查什么时,忽然被对方身上一股无形力量一推而开,竟无法再近前分毫了。

这让韩立心中一怔后,也就明白多半对方身上有什么异宝护身,竟可以自主的排斥神念的探视。

妇人已经悄然的走到了麻衣少女一侧处,竟静静的站在一旁,并没有出声打扰什么。

韩立脚步一停,也在楼梯处直接站住了,并用淡淡目光看着粗袍少女的一举一动。

他这时已经看清楚了少女半低的面容,容颜竟普普通通,十分的平凡。

不,要说有什么不同常人地方,就是此女额头似乎比一般人略宽阔一些,而全神贯注的坐姿,也给人一种异常舒服的感觉。

韩立一边仔细打量着麻衣少女,一边心中暗自评价着对方。

少女织布的动作异常轻快熟练,不过一盏茶的工夫,就将纺车上粗麻全都消耗一空了。

当最后一小块粗麻布从纺车稳稳掉落后,少女轻吐了一口气,打量了下地上的一大堆麻布,竟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然后目光一转下,才略有歉意的冲一旁的妇人说道:“朱姨,不好意思,又让你老久等了。”

少女的声音谈不上什么悦耳,但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磁性,让人一听之下,就不禁被其所深深吸引。

“小姐放心,老奴并未等上多久的。而且还要请小姐赎罪,未经小姐同意,在下就带客人到此地来了。”妇人面对修为远逊自己的麻衣少女,竟然表现的异常恭敬,还以下人自居的模样。

韩立看到这一幕,心中也吓了一大跳,不禁又再仔细打量了麻衣少女几眼,暗自嘀咕对方难道也是哪位魔族圣祖的化身不成?

“朱姨肯带人见我,那肯定是贵客无疑了。小妹蓝颖,不知道兄如何称呼?”麻衣少女微微一笑,这才转首从容的问了一句。

“在下姓韩。仙子就是广源斋的主人,这可真有些让在下出乎预料的。”

“怎么,韩兄莫非觉得小妹不堪担任广源斋的主人吗?”麻衣少女嘴角一翘,露出一丝恬静的笑容。

“无论修为还是容貌,楼下的那具替身,倒更像是广源斋的‘小姐’多一些。不过,替身就是替身,就算再像,也不可能对在下有何帮助的。”韩立也没有客气,坦言的回道。

“韩兄若这般想可就错了。其实三层的我那名婢女,也并非是全是摆设的,平时也足以应付一些普通客人的要求了。当然像道友这般境界的贵客,她却有些有心无力了。”麻衣少女轻笑一声的回道。

“原来如此。看来贵斋这般大名声,倒有不少是小姐这位婢女身替带来的吧。”韩立嘿嘿一笑,不置可否的回道。

“小妹如此做,也是不得已的事情。毕竟一般的客人,她足以应付了,而能符合要求的真正贵客并不多的,韩道友也只是我今年所见的第三名客人而已。好了,韩道友先请入座,有何事情,我们可以细细谈来的。只要能付得出足够的代价,本斋一定能让阁下满意而归的。”麻衣少女点了下头,就风轻云淡的请韩立也入座。

韩立目光在附近扫了一下,单手虚空一抓,顿时一把旧椅子无风的飞射而来,并稳稳的落在了身前的地面上。

他身形一动,就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麻衣少女的对面处。

“韩道友能找到这里来,想来对本斋肯定有一番了解的。但是按照惯例,当着贵客的面,还是要将规矩重新说一遍,还望韩兄不要介意的!”麻衣少女悠悠的说道。

“在下来到蓝瀑湖没多久,对贵斋还真了解的不多。蓝仙子能给仔细讲解一下,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韩立毫不在意的回道。

“本斋从某方面说算是包打听的一种了,不会直接插手客人的事情,只负责提供一些消息情报。本斋也算成立悠久了,不敢说对整个圣界发生的事情都了如指掌,但起码一些重大和隐秘的事情,的确知晓许多的。

而且广源斋历代主人,都精通卜算之术,即使本斋没有掌握的一些消息资料,也可替客人卜算一二的。因为卜算之术有损寿元,故而价格之高可想而知了。一般来说,本斋不会主动劝客人卜算的。另外,无论客人在本斋得到什么满意的答案,都不得再透露给其他人得知,否则将会列入本斋不欢迎的名单,从此不会再做其生意的。除了这几点外,其他的一些规定都是无足轻重的,相信韩道友也不会故意去犯的。好了,道友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吗?”麻衣少女一一的说道,并盯着韩立面容,缓缓追问一句。

“嗯,这些和我事先了解的相差不多。我只想知道,以前来贵斋的贵客,有多少都是真正满意而回的。”

麻衣少女所说内容,让韩立眉头皱了一皱,但马上就神色如常的反问了一句。

“本斋以前的情况我不太了解,但自从我主持广源斋后,好像还没有让任何一位贵客失望而走的。”蓝颖目中一丝傲然之色闪过,用淡然的口气回道。

“从没有人失望过?看来贵斋还真算是神通广大了,如此的话,韩某也就放心了。”即使是韩立,听了麻衣少女这番回答,心中也微微一怔,但表面却只是点下头,并不动声色的说道。

“既然道友对本斋没有什么疑问和担心了,现在可以说出你想知道的东西了。本斋会视情报的珍稀和贵重程度,再向你收取一定费用的。”麻衣少女神色一下肃然起来。

“我想知道,如何才能一次从蓝瀑城中得到足够数量的上品血牙米!”韩立终于没有迟疑了,开门见山的一字字问道。

“血牙米!呵呵,韩道友竟然是想买此消息的。”麻衣少女闻言,神色一松,并嫣然一笑起来。

“怎么,韩某想打听此事,有何奇怪之处吗?”韩立目中精光一闪,不动声色的问了一句。

“这倒不是,韩道友也不必动怒。实不相瞒,来我们广源斋的客人,十人中倒是有两三人都是打听此类消息的。相关情报本斋当然有!只是虽然购买之日颇多,但这消息的价格仍然不低的。”麻衣少女带着一丝笑意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