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一十九章 广源斋

“我通过一些特殊渠道,查了一些有关我们私矿附近的地脉图,发现离私矿不远的地方,就是城主府所有的一处矿脉。据说还是一处具有极品脉象潜力的矿脉,连城主府的人都一直没舍得开采,一直留到现在的。”无忧缓缓的说道。

“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发现的那些珍稀矿石其实是城主府的。”魔族青年一下骇然起来,但还有几分不太相信的样子。

“不错。我仔细想过了,以我们偷采的私矿,顶多算是和中品矿脉沾上些边,就算撑破天了,也不可能出现如此多天文数字的极品矿石来。多半是开采过程中偏离了原先的矿脉走向,误挖到了城主府的极品矿脉上了。这种数条矿脉互相交融一处的地方,以前也并不是没有发生过的。只是我们运气不错,一直偷偷开采如此长时间,还未被城主府的守卫发现而已。”无忧凝重的徐徐说道。

这一次,连其他魔族男女也人人变色起来。

毫无疑问,以蓝瀑湖圣祖为靠山的城主府,是整个蓝瀑湖最大的势力,其他大小势力哪怕背后也有一些靠山,但绝不敢明面上对抗城主府了。

他们这一干不过炼虚化神等阶的存在,去触怒这等原本需要仰望的势力,下场可想而知了。

顿时,连那名清秀面孔的魔族女子,脸上也再无任何不舍的表情,反而一下变得惶恐起来。

“所以,你们也不要心存什么侥幸之心了。这一次,能保住小命的离开蓝瀑湖,就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而这批矿石,我之所以只找外地人,并且以如此低的价格出手,也是基于此点的。卖掉矿石的这一大笔天文数字的魔石,说不定还能成为我们最后保命的最后手段。当然若是我们真能顺利的脱身逃掉,这笔魔石自然会分给大家的。”无忧似乎早就思量好了一切,并一一的说了出来。

听到无忧最后这句话,其他魔族总算脸色恢复了一些,自然纷纷的称是不已。

至于明天交易的事情,这些人倒是没有什么太担心的。

毕竟此交易见不得人,而交易地点又不是在荒郊野外进行,双方都不可能动其他主意的。否则万一招来其他势力,只能一起倒大霉了。

但即使这样,无忧还是准备了一些万一手段,并仔细的一一吩咐了下去,让手下一一照做去。

其他人自然不会有何不同意见,当即纷纷的答应下来,然后分成几波的陆续离开了大厅。

……

这时,韩立乘坐一辆兽车,直奔东边城门飞驰而去。数个时辰后,兽车就驶出了城门,并沿着一条碎石路奔跑了许久后,最后到了靠近岸边的一片葱绿密林处。

车子一停,韩立当即一飘的从车中而下,并往密林看了一眼。

在密林边缘处,一条蜿蜒小路若隐若现的直通深处的幽静之地。

韩立目光一动,一下落在了小路旁边的一颗苍天大树上。

在这颗大树主干上,赫然钉着一块不起眼的黄色木牌,上面用淡黑色笔墨,书写着三个秀气异常的古文!

“广源斋”

韩立低声念出了木牌上的古文,就带着一丝淡笑的大步向密林中小路走了过去。

走进密林不过三四十丈远,拐了几个弯后,原先的入口就不见了踪影。

而就在这时,小路前方却忽然多出了一名身材高大的灰袍老者。

脸色火红,双目细长!

他捧着一本银色封皮的古书,靠在前方路边的一颗大树上,摇头晃脑的看得津津有味。

韩立目光在老者身上只是微微一扫,发现不过是一名化神修士,眉头皱了一皱,就继续向前走去。

当他经过老者身边之时,只是将炼虚级气息放出了一些,就连头都未回转一下的一闪而过。

而老者在此期间头也不抬一下,只是自顾自的看着手中的古书,仿佛陷入了痴迷中一般。

不过,当韩立背影真在小路拐弯处不见了后,灰袍老者一抬首朝上,面上竟隐隐全是冷汗。

“好强大的灵压,看来不是一般的炼虚期存在,必须通知后面几个家伙不用出面拦截了,这人有资格踏入广源斋了。”老者喃喃的自语几声,一根手指忽然在手中古书封面上飞快划动起来。

几个淡黑色符文浮现而出,但马上一闪即逝的没入银色封面中不见了。

老者长吐一口气后,身形一个模糊后,爆发出一团绿光的在大树下一闪的消失了。

……

一顿饭工夫后,韩立就顺着小路来到了密林中心的一座五层高阁楼前。

此阁楼通体用一种乳白色木头精雕而成,并且从微微发黄的颜色上看,年代也似乎颇为的久远,存在不少年头了。

而在阁楼前,却有一名身穿绿袍的少女正在静静的等候着。

少女容颜秀美,十五六岁模样,一身丫鬟的打扮。

她一见韩立出现,立刻不慌不忙的走了过来,并裣衽一礼的冲韩立说道:

“曦儿,拜见前辈。请随小婢过来,我家小姐正在楼上等候前辈的大驾。”

“你家小姐?我倒没想到,这广源斋的主人,还是一位仙子。既然这样,你前边带路吧!”韩立倒是没有多想什么,点点头,就跟着绿衣少女向阁楼大门走去。

方一进入门中,韩立立刻感到一层莫名的寒意,几乎就要激灵灵打个冷战,好在体内法力马上一阵流转后,异样也就恢复如常了。

但等他神念往四周一扫后,就发现了虚空中若隐若现的禁制波动了。

显然这里被人布下了一种厉害禁制,但能让他都感到一丝危险,可见禁制的非同小可了。

而阁楼一层,除了一些简单桌椅,就几张挂在四壁上的古画外,就再无任何一件东西了。

韩立目光在离他最近的一张古画上看了一眼,又扫了其他几张古画几眼后,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轻笑,并轻点了下头。

古画上赫然绘制着一块锈迹斑斑的铜镜,栩栩如生,还有些残缺不全的样子。

其他三幅古画上则分别绘制着一口寒光闪闪的蓝色长剑,一柄金灿灿长枪,一只漆黑令牌等三样东西。

“怎么,前辈已经看出些了什么!若真是如此的话,前辈能如此短时间就发现这四象图奥妙,眼力之高,足可进入本斋客人的前百之列了。”绿衣丫鬟曦儿眼中闪过一丝讶色来。

“才前百吗?”韩立闻言,不置可否的样子。

“前辈可不要小看这个前百,他们其中大都是和前辈一样的炼虚期前辈,至于其他修为稍逊的,也都是声名赫赫之辈。”绿衣丫鬟急忙解释了两句。

“前百,嘿嘿!若是外人真以为这四幅图只是一座普通的四象阵,恐怕一旦陷入此禁制中,陨落而亡只是迟早的下场吧。你们布置在更隐处另外一个法阵,才是此地的杀手锏吧。不知这一点,又有多少贵斋客人也看破过了。”韩立冷笑一声,蓦然点出的说道。

“前辈慧眼如炬!能看破伪四象阵的客人,自然更加少了,尚不足十人之数。而且其中大半都是魔尊级前辈。既然前辈能做到此步,那按照规定也无需再经过第二层的考验,可以直接去见我家小姐了。我家小姐在三层恭候贵客的。”绿衣少女这一次,真大吃了一惊,眨了眨眼睛的回道。

“好,我也很想早些见一见,据说在蓝瀑湖区域无所不能的广源斋主人了。”韩立自然没有不同意见,点头的答应下来。

于是在绿衣曦儿的引领下,韩立很轻易的就进入到了阁楼二层。

此层布置和第一层不太一样,除了几张简单的木椅外,竟然到处摆放了五颜六色的花盆,里面则种植着许多不知名的灵草灵花。

而在这些花盆前,站着一名头发灰白,但面容异常娇嫩的魔族妇人。

韩立进来之时,此妇人单手托着一只青色玉瓶,从中喷出一股清澈泉水,正给一株通体赤红的植物浇灌着。

“朱姨,这位前辈是小姐今天要见的客人,他已经认出了一层的第二禁制,曦儿就直接带他去见小姐了。”绿衣少女恭敬异常的冲妇人说道。

“哦,能将第二种禁制也看出来,的确是非同一般了。咦,阁下隐藏了部分修为吧。”

那妇人原本一脸平静之色,听了绿衣少女之言,才淡淡的看了韩立一眼,结果竟一瞬间的脸色微变,表情一凛的问道。

韩立更在一见这妇人的瞬间,就立刻看出了对方竟是一名魔族尊者,而且还是那种后期大成的魔尊,再一听到对方竟看破了自己伪装的修为,双目一眯下,半晌后才缓缓的说道:“在下也没想到,在这里能见到像道友这般修为的。不过阁下放心,我掩饰修为可没有其他意思,只是为了办事方便一些而已。”

“这一点,我倒是相信。修为到了你我这样境界的,的确不太适合在太多人面前经常露面了。但既然道友亲至本斋,下面就由我带你去见小姐吧。曦儿,你先退下吧。”魔族妇人神色也很快恢复了镇定,说了两句后,就蓦然冲绿衣少女吩咐了一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