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一十四章 蓝瀑湖

巨花一个晃动下,竟一闪的在虚空中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老妪消失缝隙处波动一起,巨花虚影一闪即逝的没入了其中。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空间裂缝一阵颤抖,里面竟一下火山爆发般的喷出大片粉红光霞。

霞光中还夹带着一名跌跄的红色人影,正是老妪鹤颜。

她身形在光霞中滴溜溜的转动数圈,竟一副身不由主的样子。

不光如此,在粉光狂喷后,空间裂缝也狂闪几下的崩溃而开。

那一朵粉红巨花看似不起眼,但威能之大竟可直接破碎虚空!

老妪惊一声低吼,手中拐杖猛然四周闪电般的各自劈出一下,四道巨大杖影一闪而过后,四股黄色飓风冲天而起,将四周粉红光霞一冲而开,其身形终于再次的稳定了下来。

但这时的鹤颜,脸上满是惊怒之极的表情,望向宝花的目光更是隐隐流露出一丝惧意来,心中不由自主的思量道:“这就是玄天灵域,在其笼罩下,竟根本无法借助任何外界的天地元气,只能用本身法力硬抗先前的攻击。如此一来,身为大乘存在的他们,一身神通几乎直接去掉了七八成之多!怪不得连法力神通都远胜她的天泣,一认出宝花施展的神通后,想都不想的立刻逃之夭夭了。”

一想到自己这位师兄,老妪也顾不得心中惊惧,急忙一扭首,向另一边望去。

只见远处接近粉红世界的边缘处,天泣竟不知何时的被无数朵巨花虚影拦了下来,所化血光惊龙般的在中间左冲右撞,所过之处花影纷纷一斩而碎。

但附近虚空中却立刻现出更多的粉红虚影,一层又一层的蜂拥而至。

以血光势若破竹的气势,只是几个闪动就又接连击破十几层阻挡,眼看就要一口气的冲了出去花界。

但这时,在玄天花界中心处稳稳不动的宝花,却淡淡一笑,单手轻轻一掐诀。

另一只手掌上托着的粉红花树一下通体霞光大放,无数粉红符文从中狂涌而出,并疯狂般的围着宝花旋转起来。

红衣老妪只觉四周虚空一模糊,景色蓦然一变,竟一下诡异的身处了花界另一处地方。

“大挪移之术!”

老妪一声惊呼,急忙再向四周一扫而去。

只见原本应该在边缘处的血光,此刻一下出现在三十丈远的地方,再次被层层的巨花虚影围在了中间。

老妪犹豫一下,还未想好是否要出手相助一下时,她附近虚空波动一起,也浮现出无数粉红花影来,同样密密麻麻的蜂拥而来。

老妪脸色一白,但马上一咬牙下,将手中拐杖一抛而出,一下幻化出一头丈许大的白鹤,眼冒金光,双翅闪动。

“嗤嗤”的破空声大起!

白鹤附近密密麻麻的风刃一下浮现而出,向四面八方骤然激射而去。

而老妪则两手一掐诀,然后一拍头颅,天灵盖一打而开,从中一股黄气一冲而出。

黄气一个翻滚,从中传出一声厉啸,竟幻化成一个阁楼大小的鬼脸来。

鬼脸半边是妖艳之极的美女面容,半边却是青面獠牙的狰狞模样,而厉啸一停后,一张口,喷出一股魔风来。

这魔风方一出口,附近虚空立刻飞沙走石,变得灰蒙蒙一片,并向四周滚滚狂卷而去,大有要在这花界中也要自成一方天地之意。

另一边的天泣,在知道自己想要轻松遁走不太可能后,也将血光一收摇身一晃下,幻化出一头通体血红的魔狮虚影,百余丈高大,滚滚血气从身上狂涌而出,也一下形成了大片血色雾海,向四周花影席卷而去。

一时间,这二魔竟然在花界中大有反客为主之意!

宝花看到此幕,黛眉微微一皱,不觉轻叹了一口气,并最终将手中花树轻轻的抖了一抖。

刹那间,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原本占据枝头的上百朵粉红巨花,同时一闪的从树上轻飘飘落下。

“去!”

宝花一只香袖冲这些粉红花朵一卷而出,同时口中娇叱一声。

下一刻“噗噗”声传来,粉红花朵往高空一飞之后,竟纷纷幻化成了一团团魔焰并瞬间融合一体,化为了一片粉红火海。

火海一开始不过亩许大小,但附近虚空浮现而出的花影一接触,竟也化为了粉红魔焰,并向四面八方疯狂蔓延而去。

不过几个呼吸间工夫,整个花界上空竟全都化为了魔焰之海,然后在宝花下面口中念念有词的一点后,整片火海一声呼啸,就向下面二魔气势汹汹的一压而去。

天泣鹤颜见此情形,同时脸色大变,心有灵犀的互望一眼后,竟从怀中各自取出一枚血红色丹药服下。

二者身上气息一下为之大涨,并拼命催动魔功起来。

可怜二魔也算是魔界最顶阶的大乘存在,但在花界中根本无法借助天地元气之力,只能硬着头皮的服下激发潜力的丹药来硬抗那粉红魔焰了。

片刻间,高空滚滚卷来的魔焰,就将二魔彻底淹没进了其中,整片玄天花界都成了火海世界!

这时,那株粉红花树则变得光秃秃起来,并且体积明显比先前缩小了五分之一之多。

而宝花自己却在口中法诀嘎然一停的瞬间,玉容竟一下红白交错的连变数次。

随后此女神色一下变得有些难看了,苦笑一声后,也从袖中取出一枚白色丹药,并吞进了腹中。

这位魔族始祖当场盘膝坐下,将手中花树往怀中一抱,在体表幻化成一层层琉璃般的晶光,双目一闭,开始凝神催动此宝起来。

她深知以天泣鹤颜这两位老牌圣祖的恐怖修为,就算没有天地元气相助,要想将他们用魔焰硬生生炼化,仍是一件困难之极的事情,不得不做长期围困的打算。

就这般,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转眼间就过了数日。

而当到了第七日的时候,原本充斥着粉红魔焰的花界忽然间一颤,竟呈现不稳的模样。

滚滚粉红魔焰中,立刻两声长啸传来,一团黑红色的火球和一团血光竟从中激射而出,并抓出那花界刹那间露出的一丝缝隙,以不可思议的遁速,一个闪动的洞穿界面而出,并毫不停留的向天边逃遁而走。

“贱婢!原来你并没有恢复大乘修为,下一次见面之时,一定就是你的死期!”远去火球中隐约有一个数寸高的女婴,并凄厉之极的大叫道。

几个闪动后,火球和血光就在天边尽头处彻底的不见了踪影。

一声长长的叹息!

宝花一脸惋惜之色的睁开了美目。

不见其有何举动,但花界中的滚滚魔焰却一下自行的收敛缩小起来,转眼间就重新凝聚成十几朵粉红巨花,再次向花树上一飘而去,就稳稳的重新生长在了上面。

几乎同一时间,整座玄天灵域也在“砰”的一声后,彻底的崩溃瓦解,化为了点点灵光的凭空消失了。

宝花手中花树也一瞬间的缩小起来,并最终化为一颗粉红光球,被其檀口一张的吸进了腹中!

“竟然功亏一篑了!虽然将这二人的肉身都炼化成了飞灰,但以他们神通,不过数百年就可修回原来的实力,看来以后还要和他们多打几次交道的。”宝花低声自语了两句,娇躯一动,就要直身站了起来。

但马上,白衣女子面色一层殷红一闪即逝,娇躯一个晃动,竟差点没有站立起来。

宝花急忙将神念往体内一扫而去,结果玉容一下变得难看之极了。

“这下麻烦大了。这一次可真是杀敌一千自伤八百了。我才刚有些起色的伤势,竟然马上恶化到了如此地步。现在即使有那灵药在手,没有二三百年时间,也不可能恢复原先神通了。可惜我的玄天灵域才刚修成了一点皮毛,否则若真能击杀了这两个对头,这点损失倒也不算什么了。还是回到灵界,先好好静养吧。”宝花又无奈的轻叹一声,袖子一抖后,粉红霞光一卷大放后,人就一下在原处凭空不见了。

一座不高的灰白色山丘顶部,韩立正站在那里,双手倒背的向远处眺望着。

在其所望数里外的方向,赫然有一座一眼无法望到边际的巨型湖泊。

此湖水面碧蓝之极,并且湖面隐约可见一些淡白色的小鱼游来游去,一副生机盎然的样子。

“果然不愧为蓝瀑湖之名,此湖的确和魔界的其他河湖大不一样的。”韩立终于将目光一收而回,并轻声的自语了一句。

在他身后不远处,一名白净青年淡然的站在那里。旁边还有一个睁大双目的秀美少女,却是那朱果儿了。

此刻这位来自小灵天的小丫头,在亲眼目睹韩立和一干高阶魔族的数次大战后,自然对韩立身份再无任何怀疑。

而她此刻眼珠滴溜溜转动的样子,明显比以前活泼了许多,并忍不住的开口说道:

“韩前辈,我们来之前不是打听过,这蓝瀑湖可是有魔族圣祖亲自坐镇的,我们来这里真的合适吗?”

“嗯,你说的是蓝瀑圣祖。此魔能独霸蓝瀑湖如此多年,可见神通的确不小的。但是血牙米我是势在必得的,哪怕冒些风险,也要前往这一趟的。而且据我所知,那蓝瀑圣祖已经多隐居多年,并不一定现在就在湖内,现在明面上坐镇蓝瀑湖的,只是其一具化身和两名弟子而已。”韩立闻言,微微一笑的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