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一十二章 血光之陨

一个月后,整个魔界都为元魇颁布的灭仙令,而轰动开来了。

灭仙令颁布的巨额奖赏,即使一些魔族圣祖都为之有几分心动。

再者,灭仙令指定目标不过是区区一名灵界人族的合体修士,自然更不会被这些圣祖放进眼中了,即使大都没有动用本体,也纷纷派出了各大化身来。

不过极个别和元魇交好的圣祖,却从其那里得到了一些更隐秘的消息,一番衡量后,却悄然的按兵不动了。

但就是这样,一些圣祖化身外加一些合体期魔尊,也足以将大半魔界都搅动起来了。

两个月后,在魔界大城之一的翡翠魔城边郊处,终于有人发现了韩立踪迹,并报之了城中坐镇的四名魔族尊者。

结果在城中传送阵附近处,四大魔尊出其不意的堵住了韩立一干人,但蟹道人蓦然出手,一击就轻易击杀了四大魔尊,将附近近万魔族都硬生生震慑住了,让韩立等人大摇大摆的通过传送阵离开了翡翠城。

三个半月后,魔界有名的险地“烁金河谷”中,韩立踪迹再次被人发现。

结果魔界鼎鼎大名的天鸦老祖,派出一具化身,带着另外三名魔尊匆匆赶来,并再次堵住了韩立。

一番不为人知的激战后,天鸦老祖化身和另外两名魔尊却当场陨落而亡,只有一名精通遁术的魔尊,拼死逃出了烁金河谷。

消息一传开来,各地魔族都为之哗然,对此议论纷纷。

半年后,血光圣祖本体夹带两大化身和若干手下,突然现身一座名叫“沉水镇”的小镇,并当场揭破了隐匿本来面容的韩立等人身份,并催动惊天魔功的要将他们全都生擒活捉下。

韩立二话不说和蟹道人同时出手加以争斗。

经过半年的修养,这时韩立元气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并且经过上次和涅盘化身一战的磨炼,在洗灵池和净灵莲得到的莫大好处,现在才真正体验出来,让梵圣真魔功大进了不少。

故而韩立这次一出手,就是二涅变身的涅盘圣体,举手抬足间都具有令人难以置信的通天威能,竟隐约面对血光圣祖本体而不落下风。

结果,这场绵延一日一夜的激战后,整座小镇几乎全毁掉了,附近围观的众多魔族也纷纷波及的或伤或亡。

但让人骇然的是,此战最终还是以血光圣祖本体重伤而逃,两大化身和一干手下尽数全灭为结局。

若是此前两战让一干魔族刚刚认识蟹道人的恐怖,那此战后,他们也终于意识到了到韩立的可怕,几乎将其和蟹道人相提并论起来。

但轰动的是,在大战结束的数日后,有高阶魔族在离沉水镇百万里外的一片山脉中,发现了血光圣祖惨不忍睹的残尸。

这具遗骸头颅天灵盖大开,里面空空如也,似乎血光圣祖不但肉身被毁掉,连元婴都被什么人硬生生的摄取走了。

此事一经人传出,在被其他高阶魔族确认无误后,自然更加轰动起来。

原本还蠢蠢欲动的一些魔族圣祖闻听此事,骇然之下,纷纷派出手下化身调查血光圣祖遭毒手的真正原因。

要知道,魔界虽然一向鼓励各族间争强斗狠,甚至魔尊陨落的事情都时有发生,但是圣祖级别被害的事情,可数万年都未发生过一例了。

而且,这些圣祖虽有点怀疑是否是韩立和蟹道人出手暗算的,但更多的,却怀疑是和血光圣祖结怨的其他圣祖,趁机下的毒手。

如此一来,那些仅次于始祖等阶的几名神通最大圣祖,虽然不害怕韩立和蟹道人,但经此一事后也忌惮重重,均打消了出手的念头。

毕竟以韩立和蟹道人的实力,派些化身过去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本体亲至则又会害怕被仇家盯上了,至于那些普通魔尊在没有魔族圣祖带头情形下,更不会自己送上门去找死去。

就这般,原本人人喊打的韩立一行人,一下成了烫手的山芋,再无魔族愿意追踪对付了。

当然表面上的盘查通缉自然还是存在的,但当然一副外紧内松的表面文章而已。

而韩立的名声,也算彻底在魔界诸族间传播开了,甚至可以让一些普通魔族都谈之色变

一座异常荒凉的小型山峰的山腹洞窟内,一名老者和一名大汉,面对面的盘膝而坐着。

老者双眉奇长,脸庞瘦削,头顶挽一个三角发髻,横插一根黄色木钗,袍子上更铭印一个三头六臂的狰狞魔像,形象显得异常诡异。

而大汉一身黑甲,满脸络腮,相貌极为威严,但脸上隐带肃然之色。

二者身上散发的气息,极为可怕,远非普通魔尊可比的,但又似乎还没到大乘境界的样子。

老者和大汉四目紧盯着两人中间的一物。

那是一座通体血红的鼎炉,不过尺许来高,上半截四四方方,在四角处各自铭印着一个可怖的鬼脸浮雕。

而鼎炉微微颤抖不停,并从鬼脸浮雕口中传出凄厉之极的惨叫,里面竟仿佛囚禁着什么魔物,并且在倍受折磨的样子。

“血光,你这是何苦。早一日将那几处秘洞交出来,也就早一日可从魔火中得以解脱。我和车道友被你封印在镇魔锁中如此之久,早变得极有耐心了。就是将你一口气折磨个千把年,都是大有可能的事情。你最后苦头吃尽,还不是要将一切都交给我们。毕竟你和我们当初可都是分裂自同一元神的,交给我们,从某种意义上说,也算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了。”络腮大汉听一会儿鼎中惨叫声后,忽然轻叹一口气,话语中竟隐约有几分劝慰之意。

听大汉言语,这鼎炉中囚禁的赫然正是那血光圣祖的元婴。

“不错,你若将当日从我们二人手中拿走的一切,全都加倍的交出来,老夫说不定还会一时善心大发,让你痛快的转世投胎去。你应该很清楚,我车骑恭说话还是算数的,风邪道友更不是一个言而无信之人。”老者双眉一挑,竟也森然的开口了。

他二人竟正是当日镇魔锁中被困的车骑恭和风邪。

他们也不知用了何种方法,终于从镇魔锁中脱困而出,并且在魔界潜伏一段时日后,终于抓住血光圣祖重伤的机会,将其肉身摧毁,将元婴直接抓去,并困在了眼前的魔鼎中。

听二者间口气,明显这二魔和血光之间算是恩怨重重,极难分清里面的是非。

“嘿嘿……别妄想了。本座……这一次既到了你们手中,就没有想过……能……侥幸活命。我……宁愿秘洞中的宝物永埋地下……也绝不交给你们,就算……当做本座陪葬之物了。而没有……这些东西,你们……想……真正恢复昔日神通,起码……要拖延个……数千载。现在正是……圣界大劫时,你们……这点修为,一个不小心就会陨落掉的。如此……唯一可以报仇……机会,我……又怎今……放弃的。”炉鼎中惨叫声略微一顿,却从里面传出了断断续续的男子呻吟声,话语中充满了对车骑恭和风邪的怨毒。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告诉你吧,这件炼魂鼎现在催动的炼魄威能,还未发挥百分之一。等老夫再次施法后,你身受的炼魄之苦还会立刻增强百倍。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呢!”车骑恭闻言,顿时大怒起来。

接着这老魔,两手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扬手打出一连串的法诀,一闪即逝的没入鼎炉中。

顿时魔鼎表面一阵血光大放,四张鬼脸浮雕同时扭曲变形起来,呈现出痛苦异常的表情。

而鼎中的惨叫,也一下变得更加凄厉,光是听听,就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但车骑恭却一脸狰狞之容,毫不所动的只是狂催眼前魔鼎。

一旁的风邪见此情形,摇了摇头,就仿若未闻的闭目养神起来。

同一时间,在一片一望无际的沙漠上空,上百名头生双角的高阶魔族,一身鲜血的将一男一女二人,团团围在了中间。

下方的沙地上,大片残尸鲜血洒落了一地,几乎浸透了下方的沙地。

而被围那一对男女,女的一身白袍,静静的站在空中,姿容绝世无双。

男的一身黑甲,面孔狰狞丑陋,手中持着一柄狼牙棒,横在白衣女子身前。

竟是宝花和黑鳄二人!

不过这时的宝花,眉头微皱,目光在一干魔族身上扫过后,目光阴沉。

这些魔族,外形一般无二,明显都出自同一种族,但偏偏每一人都面无表情,气息冰冷,仿佛没有生命一般。

而黑鳄身上魔早,却几乎被鲜血染红了,浑身煞气外露,一看下方的残尸,都是出自其手了。

“哼,你这些家伙,还真是不怕死。就已经被灭了如此之多,竟然还敢纠缠不清!”黑鳄舔了舔嘴边血迹,一声狞笑的说道。

而一名魔族只是木然的说了一个“上”字。

顿时所有双角魔族全单手一扬,一面面漆黑令牌在身前现而出,表面黑光一闪后,一颗颗漆黑光球浮现而出,从四面八方向宝花二人激射而至。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