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零八章 圣蟹之威

韩立纵然知道黄金蟹一旦出手,肯定非同小可,但也万万没想到其出手竟然如此犀利!

甚至连空间波动都未散发分毫,金剪所化金光就到了近在咫尺的地方,想要施展秘术躲避根本是来不及了。

以金剪展现的可怕威能,恐怕任何防御宝物都无法抵挡的。

韩立惊怒之下,心念闪电一转,蓦然发出一声大喝,封印着玄天之宝的手臂突然一抬,肌肤表面墨绿符文一涌而出,以手化剑的冲一边虚空一斩,一片青蒙蒙剑光顿时一卷而出。

对另一边的袭来的犀利金光,韩立另一只手掌一翻转,肌肤一下变成了紫金之色。

五指再一张,一片五色寒焰滚滚而出,一凝之下,幻化成一面五色冰盾,挡在了身前,同时体表灰蒙蒙霞光一涌,元磁神光也化为一层光幕的护住了身躯。

不光如此,他还飞快一张口,一团银色火球喷射而出,直奔金光激射而去。

“轰隆隆”一阵巨响,接着咔嚓一声!

一边金光虽然将那青色剑光一破而开,但是一斩到那遍布墨绿色灵纹的手臂上时,却诡异的反弹而开,未曾伤到手臂分毫。

另一侧的金光,却将五色冰盾、灰色光幕势如破竹般的一斩而开,只是在被银色火球击中时,却不经意的略微一凝,但马上一闪即逝的从韩立腰间处一斩而过,护体灵光仿佛纸屑般的根本无法抵挡分毫。

血气一散而开,上下两截尸身当即从高空坠落而下。

而金光向下一个翻卷,两截尸身又瞬间被搅得粉碎,一片血雨散落而下了。

金袍人目睹此景,当即大笑起来:

“哈哈 还以为真有多大本事的,还不是在圣蟹一击下,就陨落而亡。宝花和元魇还能受你要挟,看来这些年没见,他们两个也变成废物了。”

“第一击五成没有杀死目标,第二击十二成神通开启!”

但就在这时,一句嗡嗡的话语,让金袍人的大笑一下嘎然而止了。

话音刚落,黄金巨蟹体两只巨鳖同时往高空一举,一层层金色符文从身体内狂涌而出,在空中滴溜溜一阵疯狂旋转后竟凝成一颗直径百丈巨大符球。

此球体积惊人,表面金光闪闪,好不刺目耀眼!

就在这时,离那片血雨百余丈外的虚空波动一起,一道淡青色人影无声的现身而出。

人影望了望不远处的血雨,又看了看黄金巨蟹和空中的那颗金色符球,脸色苍白异常。

竟是应该已经陨落掉的韩立。

金袍中年人目睹这一切,先是一怔,但马上就有些恍然起来,并狞笑一声的说道:

“竞然拥有替死的异宝。这次算你走运,但圣蟹下一击,你还是死路一条。这般做,不过是多苟活片刻而已。”

韩立对金袍人的讥讽言语视若无睹,只是望着黄金巨蟹头顶的符球,目光异常阴沉。

刚才这只庞然大物的一击,虽然一半攻击被其借助玄天之剑的些许威力挡了下来,但另一半攻击却将其防御如摧枯朽般的轻易破去。

要不是他急忙催动体内小半精血将那一枚泣灵血木炼制成的化劫傀儡激发起来,替自己当下了这半击,恐怕刚才纵然不死,也要真的要断肢残体了。

如今黄金蟹毫不迟疑的又祭出了一颗如此大的金色符球,明显下一次攻击威能更加的深不可测,他心中惊怒之下,深吸一口气,不再迟疑的施展了自己最强保命手段。

只见韩立一声低吼,单手一掐诀,体表金光大放下,身形骤然间狂涨起来,幻化成了一头百余丈高的金毛巨猿,同时身后金霞翻滚,三头六臂的梵圣法相一闪的现身而出。

除此之外,巨猿一只手臂一拍头颅,天灵盖一开之后,一只半尺高的金色元婴从中一飞而出。

元婴只是小脸绷紧的低声念动几句咒语,顿时附近光霞大放,真龙、彩凤、雷鹏等其他几种法相接连的闪现而出。

包括梵圣法相在内的所有法相在空中一个盘旋后,就往元婴身上一扑而去。

一声轰鸣后,金光大盛!

巨猿身躯竞瞬间的缩小起来,在光芒一敛后,竟幻化成一名和常人差不多高大的人影来。

这人影浑身金光灿灿,无论肌肤还是面孔均被一层淡淡金色鳞片覆盖,头颅上更是生出一只青色独角,眉宇间一颗漆黑妖目诡异浮现而出。

金色鳞片后隐约露出的脸孔,正是韩立面容!

但此刻的他,看起来有一种令人心惊的妖异,瞳孔中更是隐有丝丝的金蓝刺芒闪动不已。下一刻,韩立一侧肩头上金光闪动,另一颗金色头颅虚影,诡异的浮现而出,同时肋下处“噗嗤”两声,硬生生的探出另外两条金灿灿的手臂来。

他竞在顷刻间,就激发了二涅变身,现出了狰狞之极的魔化形象来。

“涅盘圣体!”

金袍中年人一见眼前这副熟悉之极的形象,一下失声出口了,几乎不能相信自己双目。

他身为涅盘圣祖三大化身之一,在来到苦灵岛的时候,韩立早已经进入洗灵池所在空间许久了,故而一点都不知道韩立也修炼有涅盘圣体,还可以施展二涅变身的事。现在他一见韩立竟施展出了原本应该自己本体才会的压箱神通,自然露出了难以置信表情。

不过无论黄金巨蟹,还是韩立均都顾不得这位涅盘圣祖化身的震惊,均在下一刻的各自出手了。

巨蟹将两只巨鳖猛然往中间一合,就将巨大符球紧紧的夹住了,然后通体金光一闪的一用力,竞将巨大符球硬生生的冲韩立猛掷了过来。而变身后的韩立,两只头颅同时一声冷笑,那只封印的墨绿手臂只是一抬。

下一刻,无数墨绿符文从手臂中狂涌而出,一凝之后,就凝聚成一口墨绿色的剑影。

这剑影不过三尺来长,但一把被韩立抓在了手中,并冲飞来金色符球,毫不犹豫的一斩而去。

虽然因为修为和时间缘故,韩立还无法激发真正的玄天之剑,手中所持的只是其部分威能幻化而成的剑影,但这一剑方一斩出,仍刹那间的石破天惊,风云色变起来。方圆数十里的天空骤然间为之一黯!

整片虚空都为之嗡鸣起来,天地元气幻化而成的五色光球雨点般的在四周浮现而出,然后潮水般的往墨绿剑影中狂注而去。

墨绿色剑影一斩出,席卷出的绿色剑光不过十余丈来长,但在天地元气灌注下,一下暴涨成了百余丈之长,并且一声轰鸣后,一道道青色电弧在巨大剑光表面缭绕浮现,声势好不惊人!

那颗巨型的金色符球,却在接触巨大剑光前的一瞬间,也一声闷响,体表骤然冒出上千枚斗大的符文虚影来。

一枚枚都金光蒙蒙,并狂闪不定的飞快转动不停。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绿金两色光芒骤然间在韩立和黄金巨蟹中间的虚空中爆发而出,并随着气浪向其他方向席卷而去,一下将整座天空从中间一下笔直的分成了两半。

一半天空尽是绿蒙蒙的剑光,一半天空,则金光灿灿,符文翻滚。

但两者相持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工夫,金色天空那边的金色符文虚影,忽然间往中间一凝,竟一下幻化出十几枚小山般大小的金文虚影来,并一一冲韩立这边狠狠砸去。

虽然每一击,都让巨大符文虚影一闪的消失了,但这些虚影中却蕴含一丝法则之力。

结果每一击后,另一半天空都为之剧烈晃动一下,但七八下后,另一半青色天空彻底的崩溃开来,再也无法抵挡滚滚压来的金光。

正在后方看着的韩立,脸色大变,不加思索下手中墨绿剑影一晃的寸寸碎裂,空出的四条手臂猛然同时向前方一击而去。

顿时四只阁楼大小的金掌虚影,在轰隆隆声中,凭空出现在碎裂的青光后面,并同时向前狠狠一拍而去。

原本崩溃的青光竟在一瞬间后,又重新凝固在了一起,勉强再次挡住了压下的金光。

不过此种情形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当剩下那几个巨大符文虚影,也气势汹汹的砸了下来后,四只金掌虚影也一瞬间的碎裂消失,金光再次的一涌而下。

但有这片刻阻挡,另一边的韩立早已往地上一滚。

一声霹雳后,一只生有一金一银四只羽翅的巨大鹏鸟顿时现身而出,四翅同时一扇,就化为一根金银光丝的在原地消失了。

而下一刻,大片金光就一卷而至,将高空原先所待的虚空一下淹没了,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继续向前方滚滚卷去。

眨眼间的工夫,方圆百里的庞大虚空,目光所及之处,竟尽是金灿灿颜色。

不过这种骇然天象,也不过持续了一小会儿工大。

当黄金蟹一张大口的用力一吸后,漫天金光就潮水般的被一卷的收了回去,天空也重新恢复了原先的清明。

这时,金袍中年人却悬浮在巨蟹上空,双目精光闪动的四下扫动不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