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零六章 脱身

接着韩立双手往后一背,人就静静的在空中等候起来。

几个呼吸的工夫,远处天边光点一闪,似乎有遁光出现。

韩立双目一眯后,数十丈外的地方,两处波动一起,一团粉红光霞和一团黑气同时无声的显现而出。

在粉红光霞中,一颗巨大花树虚影一闪即逝,宝花和黑鳄现出身形来。

而那团黑气滴溜溜一凝后,也幻化成一名脸色冰冷的黑袍青年,正是元魇圣祖。

他们一在韩立面前出现,就一言不发的上下打量起韩立来。

半晌后,宝花面现一丝异色,并轻笑的一声的开口了:“道友出来的如此之晚,妾身还真有些担心的。但现在看道友气色如此之佳,在洗灵池中应该真得到了不小的好处。如此的话,我也安心了。”

“宝花前辈担心的不是晚辈,是晚辈手中的灵药吧。”韩立微微一笑,从容的回道。

“这有什么区别吗?若是你真困在洗灵池中无法出来,灵药自然是提也不用提的事情了。”宝花嫣然一笑,毫不在意的回道。

“前辈倒是实话实说!”韩立不禁苦笑一声。

“废话少说了!人族小子,你现在既然从里面出来了,也该将灵药交出来了。若想反悔的话,可别怪本座直接动手硬抢了。”黑袍青年却盯着韩立,双目凶光闪动的说道。

“二位放心,晚辈不会毁诺的!”韩立嘴角微微一翘,忽然手掌一翻转,多出了两只玉盒来,手腕一抖,向对面二魔毫不犹豫的一抛而去。

无论面带笑容的宝花,还是一脸厉色的元魇圣祖,一见此幕,均都心中大跳!

几乎是下意识的,一个袖子一卷而出,一个大手虚空一抓。

两只玉盒一个闪动后,就各自稳稳的落在了二者手中。

黑袍青年再也无法掩饰脸上的兴奋,甚至顾不上打开盒盖,就用神念往盒中一扫。片刻后,面上换上了狂喜的表情:“哈哈,果然是炼魔草不假!本座躲在绝地苦苦培育此草数万年未果,没想到在这里却得到了真正的成品……咦,不对,你在上面留下的是什么?”

元魇圣祖心花怒放的大笑几声,忽然间笑声嘎然一停,换上的惊怒之极的表情。

这时,宝花也用神念察看完了另外一只玉盒中的灵草,脸上笑意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冰寒刺骨的说道:“韩道友,你这是什么意思。你难道以为在灵药上做这点小动作,能瞒过妾身?”

这二人望向韩立的目光,一下都大为不善起来。

“两位前辈无须动怒。在下先问一下,盒中灵药可否有误?”韩立丝毫惧意没有,反而不慌不忙的问了一句。

“哼,灵药倒是真的。但不要说你没有在上面动手脚。”黑袍青年双目直瞪着韩立,厉声喝道。

“灵药不假,妾身同样需要一个解释。否则,道友恐怕无法离开此岛的。”宝花也阴沉的说道。

“既然东西不假,在下又亲自将它们交给二位前辈手中,也算是完成了当初的承诺!”韩立不动声色的继续说道。

“就算是,哪又怎样!人族小子,你不会以为做一些言语上的游戏,就真能蒙混过关!”元魇圣祖怒极反笑起来,猛然一个大步向前迈出,顿时身躯上黑气一卷而出,一股惊天煞气冲天而起。

附近大片虚空,都为之模糊和嗡嗡作响起来。

这位魔族始祖暴怒之下,竟一言不合就要大打出手的意思。

“前辈误会了!在下留在灵药上的并不是什么复杂禁制,只是两缕临时分念而已,不用多久,这两缕分念就会自行的消散,对灵药没有损害的。”韩立摆摆手,十分镇定的说道。

“临时分念!你的意思是…… ”宝花将玉盒中灵药又探查了数遍后,终于确定了韩立所言不假,神色一动的问道。

“在下没有其他意思。晚辈可不敢真拿自己性命,赌二位在得到灵药后,真会放在下安然离去的。所以只有在两株灵药上各寄放一缕分念。只要在下能够安然的离开雷海,灵药自然毫发无损的。若二位前辈有何异动的话,说不得这两缕分念一感应到,就会立刻自爆开来。灵药是否还能安然存在,则只有看天意了。”韩立双目精光闪动,一字字的说道。

“你敢要挟本座!”未等宝花回复什么,元魇却一下暴跳如雷了。

“不敢,晚辈也只是想暂时自保而已。在下离开雷海的时候,分念就会立刻消散的。二位也不必担心,在下离开后仍会引爆分念伤害灵药。毕竟如此做的后果,只会真和两位前辈结下生死大仇的,对在下一路追杀到底的。晚辈不会做如此蠢事的。”韩立神色不变的说道。

“哼,你真以为区区的分念自爆,就可以摧毁玉盒中的灵药吗?这灵药是天地奇物,就是飞剑飞刀也难伤分毫的。”宝花听完韩立之言,美眸中奇光一闪,冷哼了一声,说道。

“是否真能毁掉,我赌二位都不敢真尝试一二。况且,宝花前辈真以为我所留的临时分念,只是普通神念吗?”韩立轻笑一声,大有深意的言道。

这话,终于让宝花和元魇圣祖脸色再次一变起来。

“好,很好。本座这数万年来,还是首次在其他人面前,手脚处处被缚的。滚吧。你若真敢在事后损伤炼魔花丁点,本座绝对让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有些出乎韩立预料,看似愤怒异常的黑袍青年,竟顷刻间就恢复了镇定表情,将手中玉盒一收后,就冷冷的说道,仿佛先前暴怒从未曾存在过一般。

“这老魔还真会演戏……”

韩立心中一凝,但是脸上却丝毫不变,一转头后,又向宝花问道:“宝花前辈,你……”

“不用再说什么了,妾身也答应了。就像你所说的,哪怕只有一丝损伤灵药的可能,我也不会冒险的。你可以离开了,但是若是离开雷海后,灵药上的分念还没有消失的话,可就别怪我翻脸无情了。”宝花沉吟了一会儿后,也面无表情的点下头。

“多谢二位,那韩某就先走一步了。”韩立双目一眯,冲对面一抱拳后,一跺足,竟真化为一道青虹的破空而走。

几个闪动后,遁光就消失在了天边处。

转眼间,此地就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三魔了。

“宝花大人,要不要小的跟下去。”原先一直站在宝花后面的黑鳄,忍不住的上前一步,谨慎的冲白衣女子询问道。

“不用。此人神识之强,几乎不在我和元魇道友之下。你这点区区的隐匿之术,绝瞒不过他的。”宝花摇摇头,淡淡的说道。

“怎么,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胆小了!”黑袍青年闻言,一翻白眼的说了一句。

“元魇道友胆子自是不小,若真敢跟下去。妾身自会钦佩万分的。”白衣女子瞥了元魇圣祖一眼,没有表情的回道。

“哼,老夫最得力的手下不在身边,否则,怎可能这般轻易的放这人族小子离开。”黑袍青年脸色一沉,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说道影刹吧。若是她真在此地的话,你就真敢冒险一试了。”宝花眸光一闪,面上隐约有一丝讥讽之色闪过。

“你说的对。我多半还是不敢让其出手的。炼魔草对我太重要了,我不会冒一丝风险的。”黑袍青年面上肌肉微微抽搐一下后,苦笑了起来。

“我也是同样。此人算准你我的弱点,才会让你我束手束脚的。”宝花回道。

“让这姓韩小子跑掉倒没什么,但是他留在灵药上的神念,真没有什么问题吧。”黑袍青年先点点头,忽然又有些狐疑的说道。

“你看出些什么异样的地方了?”宝花眨了眨眼睛,反问了一句。

“这倒是没有。若是看出了,也不会让这小子这般离开了。”元魇犹豫一下后,老实的回道。

“我也差不多,同样没有看出灵药上的这一缕分念,有何特殊的地方。以你我的眼力都未看出问题来,想来真绝对不会有问题了。我们等下去吧!”宝花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说道。

“你若是动用神通,现在就驱除灵药上分念话,能有几分把握?”元魇却似乎还有些不甘心,蓦然又问了一句。

“我法力未复,若真只是普通分念的话,大概有六成在其自爆前得手。”宝花丝毫不觉意外,轻声的回道。

“六成,的确低了点。我倒是有八成以上把握,但还是不敢冒险的。”元魇面上异色一闪,无奈的回道。

宝花轻笑几下,正想再说些什么时,忽然间二魔耳中同时响起了一个嗡嗡的苍老声音:“哼,既然你们二人都不敢出手,那就让我代劳一二吧。这小子身上的其他灵药,老夫就不客气的全收下了。”

“这个声音……”

“涅盘,是涅盘那老家伙到了!”

宝花和元魇圣祖一听传音,同时大惊的失声出口。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