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双瓶

只见池塘中的淡银色水面,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降低着,转眼间就少了丈许之深。

这一次,虫群不光浸泡在洗灵池中,而是大口吸取池中灵水来。

韩立眼见池水无法保持效果的取走,一横心下来,竟打算让噬金虫直接吞喝起来。

当然,这也是成熟体噬金虫具有吞噬万物的特性,外加本体几乎坚不可摧,他才敢如此去做的。

换了豹麟兽、灵躯等存在,韩立是万万不敢冒此风险的。

谁知道这些池水直接吞食下去会有何种惊人后果!若真如此做了,落个了爆体而亡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韩立站在池边上,静静的目睹着池水一丈丈的向下落去,当水位一口气到了五六丈深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又出现了!

任凭上万噬金虫在池塘中大口喝着,淡银色水面却维持在原来水位不动弹了。通过神念,韩立清楚感应到,每一只噬金虫的确都在一刻不停的吸取着池水。

如此一来,韩立心中自然大感诧异了!

他眉头一皱之下,抬首望了望天空,又略思量一下剩余不多的时间,神色一动后,体表青光一闪后,就化为一道青虹的遁入池塘中。

水位比先前低了近半的缘故,池中压力大减,韩立很轻易的就遁入到了池底处。

目光一扫之下,顿时双目为之一凝!

只见原本铺满一层白色细沙的池底中心处,赫然浮现数块模糊不清的石板来。

这些石板表面有着无数和池塘壁上纹路相似的灵文,看起来不太整齐规则,仿佛是天然形成的东西。

而这几块石板交错摆放下,上面纹路竟恰好形成一个有些残缺的小型法阵来。

法阵不过丈许大小,但中心处赫然有一个拳头大的孔洞,里面正向外喷出潺潺的银色液体,竟和洗灵池中之水一般无二的样子。

韩立见此情形,为之恍然,一下又惊又喜起来。

显然刚才一幕,才是池水会源源不断的根源所在。

不过这个孔洞中似乎有什么宝物,竟然可以喷出如此多的灵液来。

不加思索下,韩立单手虚空一抓,手中青光一闪,一口青蒙蒙长剑浮现而出,手腕一抖,就立刻化为一道青蛇的直劈下方孔洞所在。

“轰”的一声!

法阵上光芒一闪,一层凝重的五色光幕一闪而现,青色剑光竟被一弹而开。

脸色一沉,他又一张口,一团银色火球喷射而出,但同样五色光芒闪动后,火球也被轻易的反弹而开。

韩立神色有些凝重了,略一思量下,单手一掐诀,顿时在四周吸取池水的数百噬金虫,当即一哄而来,纷纷扑向下方法阵。

片刻后,当五色光幕再次浮现后,表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金色甲虫。

所有甲虫口中獠牙一动之下,大口吞噬着整层光幕。

以噬金虫的可怕威力,禁制顷刻间就可被吞噬一空的。

韩立嘴角笑容一泛而出,但才刚刚浮现一丝,下一刻就瞬间凝滞了。

只见甲虫獠牙划过之处,光幕上晶光一阵流转,丝毫痕迹未曾留下。

噬金虫竟无法啃动这层五色光幕,这让韩立心中大骇起来!

他想了一想后,一咬牙,抬手将这些成熟体噬金虫驱散,袖子再一抖下,十几只候选噬金虫王嗡鸣的一飞而出。

这些候选虫王一扑而下后,同样落在了光幕上来。

这一次,灵虫獠牙所过之处,一道道深深痕迹顷刻间在光幕上显现而出。

韩立长吐一口气,心中为之一松了。

若是连这些候选虫王也奈何不了这禁制,他可真要大为头痛了。

韩立高兴显然还是早了一些。

在注视之下,光幕上表面啃咬的众多痕迹,在光幕微微一闪之后,顷刻间的恢复如初了。

这五色光幕不仅坚韧如斯,竟然还拥有强大之极的修补能力。

韩立脸色大变了。

若是还有时间,他自问也可布置其他几个法阵,同样借助禁制之力来慢慢破解眼前禁制,但现在根本无法在此空间逗留下去了。现在要么就此放弃破解的念头,要么施展霹雳手段,拼着大损耗元气,动用玄天之剑来尝试一下了。

以其臂上封印的那口玄天之剑威能,这五色光幕纵然再有玄机在其中,一剑斩下,也绝无可能再安然无恙的。而以洗灵池的神秘和这天然法阵的玄妙,孔洞中若真有什么宝物,价值之大可想而知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

他离开此空间后,还要面对两大魔族始祖。在此时先损耗了大量元气,再面对那两魔时,自然是一件极危险的事情。

这其中的取舍利弊,让韩立脸色好一阵的阴晴不定。

“算了!宝物再好,还能真比得上玄天之宝吗。我现在已经有了进阶大乘期的机会,以后只要再进一步,就可真正掌握那口玄天之剑了。何必再次冒如此大风险的。真是可惜,若是再早上一日发现此地的异样,说不定还真会拼上一把的。”韩立长吐一口气后,大为惋惜的自语几句,显然放弃了继续冒险的打算。

韩立一转身,双袖一阵飞舞下,顿时无数噬金虫狂涌而来,纷纷没入袖中不见了踪影。

接着,他遁光一起,一下化为一道青虹的飞出池塘,在空中略一盘旋后,就向某个方向破空射去了。

没有了噬金虫的吞吸,洗灵池中的银白色水面顿时开始徐徐的上升起来。

高空中一团团五色云雾凭空悄现而出,里面隐隐传出轰鸣之声,并且一道道电光开始若隐若现。

这时,韩立所化青虹几个闪动后,就出现在了空间一角的一处祭坛模样的高台上。

在高台中心处,一座淡银色法阵铭印其上。

这正是韩立进来时的入口,离开的时候,自然还要借助此地处的传送法阵了。

他身形方一在高台上现身而出,并没有马上进入法阵中,而是抬首往高空望了一眼。

这时的韩立,已经感觉到了天地之力对其的强烈压制。若是再晚些时候走的话,恐怕真像宝花说的那般,想走也走不了。

轻叹了一口气,韩立一抬足,人就进入了银色法阵中,单手再一扬,一道青色法诀激射而出,一闪即逝的没入到法阵中。

银色传送阵一声嗡鸣,乳白色灵光大盛起来,一下将韩立笼罩在了其中。

韩立感觉法阵中空间之力开始剧烈波动起来,知道马上就要被传送而走,双目轻轻合上,就要静等传送而走的那一刻。

但在他眼皮方一合上的瞬间,突然胸前一团绿芒从衣襟中绽放而出。

韩立顿时面色大变的双目一睁而开,一只手掌更是闪电般的往胸前一探,竟一把将贴身藏着一样东西抓到了手心中。

未等他面露吃惊之色的再有何反应,白光一闪后,身形就一下被法阵传送了出去。

同一时间,洗灵池的池水刚刚恢复到了原先的水位处。在池底处,几块石板则绽放着惊人光芒,将法阵中的一切全都遮掩住了。

而在耀眼光霞之中,一只数寸高的深黄色小瓶,正从孔洞中徐徐漂浮而出,表面遍布墨绿色的花纹,瓶口正喷出手指粗细的乳白色泉水,而且还越来越细的样子。

当泉水最终一喷而完后,黄色小瓶忽闪几下后,竟然在瓶璧上露出一对黄豆大小的漆黑眼珠,滴溜溜的向四周一转后,竟拟人的露出失望之极的神色。

这对眼珠再一闪后,就诡异的消隐不见了。

同时黄色小瓶一模糊后,却坠向了孔洞中,并一闪的不见了。

那几块石板却在光霞闪动中,化为五色光点的凭空溃散开来。

它们竟然不是真正的实体之物,而是天地灵气凝聚幻化而成之物。

至于原先在几块石板中心处的孔洞,也无声的消失了,仿佛从未曾在池底出现过一般。

至于整个空间高空原本密布的五色云霞,在韩立一传送离开后,也徐徐的消散而开,整个空间都恢复了原先的平静。

韩立身形一个闪动后,整个人就出现在了苦灵岛某一角落的空中,目光一扫,未在附近发现有其他人后,立刻神色凝重的手臂一抬,五指一松之下,手中紧紧抓住的东西,顿时呈现在了眼前。

竟是一个巴掌大小的黑色皮袋,表面还贴着数张金银色符箓!

韩立两根手指一动的夹住了皮袋一角,熟练异常的往手心中一抖后,符箓无声的脱落而下,同时一个绿色小瓶也从中滚落而出。

正是那只可以催熟所有草木的神秘小瓶!

韩立飞快将小瓶一托而起,放到眼前仔细打量起来。

只见小瓶表面的那些墨绿色花纹,此刻竟然闪动着若隐若现的翠芒。

但在韩立注视下,异样光芒正在瓶壁上飞快减弱。

几个呼吸后,小瓶就彻底的恢复如常了。

韩立眉头紧皱而起,同时脸色一阵的惊疑不定,但下一刻,他忽然一抬首,目光朝远处某个方向扫了一眼。

手腕一抖之下,小瓶顿时被收进了皮袋中,几张符箓也一闪的自行帖在了上面。

这时他单手一抓,往胸前一放后,皮袋就无声的消失在了衣襟中。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