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零四章 吞噬

在巨浪回落之后,整个池塘竟从中—分而开,淡银色池水被硬生生的一劈两半,裸露出了淡白色的池底来。

韩立刚才一指之力,竟然威能深不可测!

下一刻,“轰”的一声。

两边池水往中间一涌而去,将池底再次掩盖住了。

“不错,法力也增加了不少。但最主要的,还是神念元婴都比以前少说壮大了三分之一。其他的好处,只有以后慢慢体验了。”韩立用神念往身体内一扫后,面带笑容的喃喃自语了一句,忽然一声长啸发出。

刹那间,四周禁制处波动一起,一道金影和一团绿光从两个方向激射而来,一个闪动后,就稳稳的站在了韩立面前。

正是豹麒兽和芝仙灵躯!

“我已经洗髓易经完毕,你们也下去浸泡一番吧。”韩立毫不犹豫的吩咐一声。

豹麒兽闻听此言,自然大喜,发出人言一声称谢后,当即和第二魔婴操纵的灵躯,一个晃动的扑入灵池之中。

下面,韩立又放出了九曲灵参化身的曲儿和十几头噬金虫王,让它们同样进入灵池之中。

他最后才单手一扬,放出了那只装满成熟体噬金虫的灵兽环来。

用法诀一催后,数以万计的灵虫从中狂涌而出,并在韩立一声低喝下,没有飞向洗灵池,反向一下化为十几团虫云,向禁制外的巨树草木一扑而去。

顿时只见虫云所过之处,大片的灵草灵木均都吞噬个干净,甚至连地表的一些隐藏稍浅些的灵石灵矿,也纷的消失不见,露出了下面略带土腥味的新鲜土壤来,仿佛地面都被刮去了一层一般。

附近原本葱葱绿绿的景色,转眼间变得光秃秃一片,并且这种荒凉景色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向四周蔓延而去。

韩立见此情形微微一笑。

他先前早就对此空间用神念扫过了一遍,并没有在其中发现什么珍稀药草,想来不是此空间原本就没有此类灵药,就是被以前到此的那些异族强者采摘一空了。

但即使如此,以此空间灵气的浓郁程度,哪怕即使是普通的草木,年份之久,价值之大都远超外界的那些难得一见的灵草灵药了。他拥有神秘小瓶,虽然对这些东西看不上眼,但是如此多蕴含大量精纯灵气的东西白白放弃了,也实在是一种浪费,自然不如让噬金虫全都吞噬一空,以增加其些许威能了。

而以他现在神念,已经可以正常驱使整个虫群一段时间了,一时半刻倒也不怕消耗过大。

况且这个空间原本就不过百余里广,在成熟体噬金虫的吞噬能力下,用不了多久,就可将所有东西吞噬一空的。

在此期间内,韩立自然也没有空等下的意思,而是神色凝重的手掌一翻转,一个贴着禁制符箓的紫金色小瓶,出现在了手中。

将小瓶一托而起,张口冲其轻轻一吹,符箓无声的脱落而下。

韩立再手腕一抖,小瓶顿时一个倒转,瓶口一打而开,里面一声清鸣传出。

金光一闪!

一只拳头的金色火鸟竟从中一飞而出,一个盘旋下,就往高空展翅飞去。

韩立显然早有准备,手掌五指一分的虚空一抓,顿时一股无形潜力一卷而出,将金色火鸟一下罩在了其中。

尽管火鸟拼命扇动双翅,但是在巨力猛然一挤后,光芒一敛,化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金灿灿丹丸,静静的悬浮在了空中。

这枚金丹,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精致丹纹,正是那颗“虚灵丹”。

韩立见此,毫不犹豫的五指关节微微一屈!

“嗖”的一声,虚灵丹就化为一道金光的激射而来,并稳稳的落在了手心中。

韩立望着此丹药,面上现一丝沉吟之色。

他从宝花哪里得到的玉简中,可并没有提到虚灵丹在洗髓后的什么时间服。

不过依照常理,这种类似解药的丹药,自然越早服用,效果才越显着的。

如此做,可能短时间无法将丹药全部炼化,但是早些服下还是利大于弊的。

韩立心中如此思量着,就不再迟疑的将手中丹丸往口中一抛,直接咽下了腹中。

药力顷刻间一散而开,随之一股暖流顺着四肢在各处经脉中缓缓流淌起来、此股药力虽然远比不上那净灵莲花瓣的效力凶猛,但是暖流四散之后,竟然给韩直一种通体异常舒泰的感觉。

韩立心中一喜,知道虚灵丹果然对其现在情况大有益处的,当即在池塘边上盘膝坐下,开始一点点炼化丹药之力。

不知过了多久后,飞出去的十几团噬金虫群,终于嗡鸣的飞灵回来,并在池塘上空汇聚一团金色虫云。

韩立眼皮一动下,睁开了双目,并向四周扫了一圈,嘴角不禁微微—翘。

这时,偌大的空间彻底变成了一片荒凉之地,举目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土黄之色,犹如沙漠一般。

不过空中灵气,仍然精纯浓厚之极,不用数百年,此地一切就会再次恢复原先的葱绿。

不过草木中蕴含的强大灵力,却不知多少万年后才能重新滋养出来了。

而一下吞噬了如此多蕴藏强大灵力之物的噬金虫群,体表金光,也隐约比先前明亮了一些。

这还是灵虫还未将刚吞噬下的东西,全部炼化的情况,想来以后得到的好处,绝不止眼前这些的。

韩立没有打算就此就将虫群收了回来,而是算了算自己神念还能支持的时间长短,以及自己在此空间所能滞留的时间后,当即口中一声低沉哨声发出。

顿时金色虫云往池塘下一落,当即纷纷的没入池塘中不见了踪影。

而这时的韩立,却没有再继续炼化虚灵丹,而是望着洗灵池中的淡银色池水,目光微微的闪动,似乎在思量着什么事情。

片刻工夫后,韩立忽然抬手一招,顿对手中黄光一闪,一只黄色葫芦出现在了手中。

韩立手中托着此葫芦,冲着淡银色池水微微一晃。

当即葫芦微微一闪后,体积一下狂涨巨大,竟化为了丈许高的庞然大物。

韩立将葫芦往空中一抛,同时单手一掐诀,一根手指冲其一点而去。

“噗嗤”一声!

顿时一股黑白之气从葫芦中一喷而出,一个卷动下就到了水面处。

两色霞光一阵狂闪后,一道淡银色水柱被一卷而起,并准确无误的被摄入到了巨型葫芦中。

他竟突发奇想的打算将此地池水装上一些,至于以前是否有人做过的同样的事情,则是天知道的事情了。

韩立双手倒背的站在原地,目光凝望着巨大葫芦汲取池水的一幕,脸上丝毫表情没有。

一顿饭工夫后,他忽然袖子冲巨大葫芦一抖,一道青色法诀激射而出,一闪即逝,就没入葫芦中不见了踪影。

顿时巨大葫芦一颤,喷出的黑白二气为之一敛的消失不见,同时体形飞快缩小起来,眨眼间就化为了原先的迷你大小的样子。

单手一招缩小后的葫芦,立刻稳稳的落到了手中。

韩立神念只是往里面一扫后,脸色顿时为之一沉,手掌一个翻转,葫芦口竟一下倒转过来。

下一刻,从葫芦中一下流出咕咕的透明液体来,竟然是丝毫灵气没有的清水。

韩立面上肌肉抽搐一下,隐约露出一丝苦笑之色。

这洗灵池果然是大有玄机在其中,神秘之极的池水一离开池塘,竟立刻变得丝毫效用全无了。

虽然心中大感可惜,但因为心中隐隐有所预料,故而倒也没有表现的太过失落。

韩立当即围着池塘边上,徐徐走动起来,似乎想从中研究些什么出来。

在池塘露出水面的一些池壁上,有一些天然形成的纹路,仿佛一种符文,又好像一种神秘的上古文字。

当然,他暗中也在计算着自己滞留此地的时间,打算即将满了三日的时候,就立刻离开此空间。

他虽然不知道宝花等人所言只能滞留三日说法,是否属实,但丝毫不想亲身验证此事的。

时间就这样的一点点的过去,池水中的豹麒兽等身上的气息却显得时弱时强,显然均都大有收获的。因为时间缘故,它们不可能像韩立这般进行完全的洗髓易经,但自然仍是万年不遇的天大机缘了。

小半日后,在池塘边上正低首观察的的韩立,神色一动的抬起头颅,并且有些可惜的自语了一句:“该走了!真是可惜,若是真能留在这里月许时间,说不定还真能参悟出一些东西的。”

话音刚落,他口中一声龙吟般的清鸣传出。

原本静静的池塘,立刻水浪翻滚,数道影子从中一飞而出,接着密密麻麻的噬金虫也雨点般的弹射而出,转眼间就重新化为了金色虫云。

韩立抬手冲豹麒兽等招了一招,一只大袖再为之一抖。

顿时小兽、曲儿、灵躯等全都体形飞快缩小,并一动的纷纷没入宽大袖口中。

不过当他目光上下一扫空中的金色虫云和池塘中仍然满满的淡银色池水时,眉头蓦然为之一挑,同时神念一催虫云。

金色虫云顿时一声嗡鸣,竟再次的往池水中一落而去,并转眼间潜入池中不见了踪影。

那十几头候选虫王,赫然也在其中。

韩立神色没有表情,目光注视着池水一动不动。

结果片刻工夫后,吃惊的一幕出现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