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一百章 魔界大劫

韩立的威胁之言,让元魇脸色微微一变。

但他身为魔族最高阶的存在,又怎会轻易受人要挟,当即脸色一沉,冷冷的说道;“在岛上,你也许能借助涅盘圣体和本座周旋一二,但能永远呆在此地不离开吗?本座只要在雷海外面撒网等待,你出来的时候,还不是要落入我手中。”

“离开这苦灵岛的话,在下自然不是两位前辈对手。但这里灵气充沛,就是一直呆在这里修炼个万把年,也并非不能接受的事情。这点时间,对我等修道之人来说并不是太长久的。”韩立却似乎早有所预料,不慌不忙的回道。

“你想的倒好!就不怕本座一怒之下,离开后立刻叫来手下在外面布下超级法阵,将此岛彻底从圣界中抹去吗?”黑袍青年厉声喝道。

“阁下若真要如此做的话,在下的确非常危险。不过阁下真确定不要那炼魔草了。韩某保证,在前辈如此做之前,绝对先一步的毁掉身上所有灵药的。”韩立神色不变的回道。

怒意满面的元魇圣祖,被韩立言语激的一下脸色铁青,一声冷哼后,就要再说出什么威胁之言。

但这时,宝花圣祖却突然一笑,摆手的打断了黑袍青年话语,并说道:“元魇,废话不要说了!妾身对他手中的那株灵药是势在必得,你也不可能真舍得炼魔草的。既然他都有决心赌上一把了,我们就成全他又有何妨的。十分之一,可实在不算多高的一个几率。况且,你我还真怕灵界多出一名大乘期吗!现在的灵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

“这倒也是。虽然圣族在灵界的大计正进行到要紧时候,但多出一名新进阶的大乘存在,的确没有多大影响的。况且他修为距离合体后期大圆满境界,还早着很呢。就算进入洗灵池也不可能马上进阶的,只能说是给了他以后一个机会罢了。好,本座也答应了。”元魇圣祖被宝花的言语一下提醒到了,脸上阴晴不定好一会儿后,终于一咬牙的也点了下头。

“好,二位前辈答应此交易,绝对是明智之举。那两样灵药,对韩某都没有什么大用,从洗灵池出来后,一定会双手奉上的。不过在此之前,晚辈还希望二位能发下一个心魔誓言,答应在交易后放在下安然离开魔界,而不会采用任何手段另行对付在下。”韩立心中一松,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的又说道。

“你不要太得寸进尺了。区区一名合体修士,还敢让本座发心魔之誓!”元魇圣祖闻言,刚熄下去的怒火一下又勾了起来,大怒的说道。

“发誓倒没有什么,但妾身可不能就这般轻易答应下来。想让我二人这般做的话,你先将手中灵药交出一半来。剩下的一半,可以在出来后再支付。”宝花却不动声色的回道。

“交出一半!这个条件晚辈不能答应。在下怎知道,二位前辈暗地里需要多少灵药就够用了。要是只要一点的话,我这般做可是自寻死路的。”韩立双目一眯,毫不犹豫的拒绝道。

“既然不愿冒风险,我和元魇自然也不会发什么心魔之誓,否则,你也在事后也动什么手脚,我二人岂不是自缚手脚了。不过我们可以在口头上承诺,不会在事后对你出手。”白衣女子嫣然一笑的回道。

元魇圣祖听得宝花如此一说,怒容消去了大半,也赞同的说道:“我也可以保证,只要将炼魔草交到我手中,绝不会对你主动出手的。”

“两位不愿意发心魔之誓的话,韩某也没法勉强的。那就这般说定了,晚辈先去洗灵池,等出来之后,就将灵药作为报酬交付。但到时二位若真不愿放在下轻易离去的话,说不得只能各凭神通的再说了……”韩立没有多思量什么,淡淡的说道,随后身上金光一闪,第二颗金色头颅虚影,和肋下的两只魔化金臂,就同时的消失不见了。

他竟然解除了二涅变身,不过心中的警惕却丝毫未减,手脚未动,身形却向身后处滑出十几丈远,无声的拉开了一定距离,这才朝池塘下方的巨大法阵扫了一眼。

宝花见此并未露出异样之色,同样向下方看了一看后,就淡淡说道:“那洗灵池在岛屿下方的一个神秘空间中,这个法阵是通往那里的唯一入口。

韩道友只要站在中心处,就可轻易的传送过去了。不过妾身事先要说明,洗灵池所在的空间是整个魔界中灵气最精纯的地方,对你等灵界之人来说,在里面修炼一天几乎抵的在外面一年的苦修之功。但此空间对进入其中的生灵都具有极大排斥性,并且修为越高者,排斥性也就越强。以韩道友的修为,顶多在里面呆上三天也就是极限了。超过了此时限,可能就永远出不来了。”

“那空间对我们魔族排斥更是到了极点,根本连进入的资格都没有,会直接挡在了外面。否则要是没有此限制的话,元某倒是更愿意亲自陪你走上一趟的。”元魇也狞笑一声的言道,话语中明显没有什么善意。

“这么说,二位前辈也未曾进入过一次了。”韩立神色一动,随口问了一句。

“我们虽然看守此地不知多少万年了,但凡圣族所属从无一人有能力进入的。”宝花黛眉皱了一皱,坦然的回道。

“原来如此!”

韩立点点头,并未再多说什么,冲白衣女子略一抱拳后,一个闪动的向池塘底部飞射而去。

当然以他的小心,也不会对宝花的言语,全都信以为真了。

在离法阵十几丈的低空处,遁光一顿之下,他又现出了身形,一动不动的悬浮在那里,开始研究下面的法阵上的各种玄奥符文。

宝花和元魇圣祖在高处互望了一眼后,似乎心有灵犀的谁也没有出口打搅什么。

足足一盏茶工夫,韩立长吐了一口气,身形一个晃动下,再无任何迟疑的扑向了下边。

当其双足方一踏在法阵中心处的时候,整座法阵一下嗡鸣起来。

一道道五色光柱从法阵各处冲天冒出,并滴溜溜的疯狂转动不停,同时阵阵的空间波动遍布法阵之中。

中心处的韩立,瞬间被一层五色光霞笼罩,身躯一个模糊下,蓦然在原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原本看似声势惊人的众多光柱,顿时光芒一黯,巨大法阵竟瞬间的安静下来。

宝花和元魇目睹此景,神色均未有何异常,显然都不是第一次目睹此景了。

元魇在空中静静的看了一会儿后,忽然向白衣女子问了一句:“宝花,你真打算将他放走吗?要知道,此人不但有玄天之宝,在合体期就可对抗你我几分,一旦放了回去,万一真进阶成功,绝对是我圣界的一名大敌,不是那些普通大乘可以相提并论的。”

“哦,这应该是你们这些始祖可虑的问题了。我已经不居始祖之位许久,如何去做自然要由你来思量了。反正我是不会出手的。一旦得到我要的灵药,我会立刻离开圣界的。

另外奉劝你一句,这个人族小子有涅盘圣体和玄天之宝在手,虽然战胜你我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一心想跑的话,即使在雷海之外,想留下他也不是容易之事。更何况,看他这般镇定的样子,说不定还有一些出人预料的其他保命手段。你可别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宝花看了黑袍青年一眼,淡淡的说道。

“哼,你真如此想的。当年的你,可不是现在模样。当年我三人中,你可是为圣族之事,耗费心神最多之人。难道连圣界大劫之事,也不过问了?”黑袍青年瞪着白衣女子片刻,忽然话有所指的说道。

“不错,我当年因为大劫之事,耗费了诸多心神,否则也不会轻易被六极所趁的。现在吗,我自然也不会再操心什么了。不过我看你们的举动,显然还是采取了当年我原本放弃的那套计划,准备强行在灵界占据一块地盘,然后慢慢魔化改造,一点点的将族人全迁入灵界中。”宝花玉容一沉,冷淡的言道。

“不错。当年为了应对圣界大劫,我等准备了数套计划,原本想采用最稳妥的一套,但没想到六极替代了你之后,形势大变。不得不放弃其他计划,而采用侵占灵界,这个见效最快的手段了。”元魇圣祖沉寂了一会儿,才轻叹一口气的说道。

“不过,你们的计划似乎实施的并不算太顺利,前边虽然占据了人族灵族等一些小卒地盘,但是始终无法将几族势力彻底清除干净,甚至现在,还呈僵持的局面。”宝花眸光微闪,冷笑一声的回道。

“这点不用担心。之所以呈僵持局面,不过是因为这几族的大乘期存在联手了,并且还请了一些外族的帮手。一旦我们几人彻底准备好,可以将真身完整的降临灵界之中,他们就算实力再增数倍,也不堪一击的。”元魇圣祖傲然的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