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七章 天音雷核

“这算什么理由?也罢,姑且就算前辈想要的灵药就在韩某身上,那也要稍微说下主要效用和大概用处吧。否则在下身上灵药也不少,怎知道所指的是哪一株?”韩立双目一眯,沉声反问道。

“用途和效用之类,我同样不知。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此灵药是得自你进入圣界之前事情,而且肯定是世间难寻之物,说不定原本就不是灵界该有之物。”这一次,宝花没有故弄玄虚,而是略一沉吟,正色的说道。

“不是灵界该有之物?”韩立一听这话,脸色微微一变,一下就想起了在广寒界中得到的那些灵药来。

韩立这般表情,自然无法瞒过宝花双目,此女脸上笑意不禁更浓了三分,并抚掌轻笑起来:“看来妾身并没有猜错,韩道友身上的确有些世间难寻灵药了。只要肯将我要灵药双手奉上,妾身可以做主放你安然离开此地,并保证一旁的元魇道友也不会再为难与你。而且除了此事外,我再附赠一人给你!黑鳄,将那小丫头拎出来吧。”最后一句话,却是白衣女子转首冲旁边的黑鳄一声吩咐。

“是,大人!”黑甲大汉立刻躬身答应,接着单手一拍腰间一只淡黄色皮袋。

袋口一松之下,一股黑霞从中飞卷而出,一个闪动后,一名十几岁模样的秀美少女,昏迷不醒的出现在了虚空中。

韩立一见少女容颜,瞳孔微微一缩。

竟是朱果儿!

“这小丫头和你也算有些关系,想来你不会不管不顾的。如今只要交出我要灵药,我就将她交付给你。”白衣女子淡淡的说道。

“她的确和我有些渊源,不过既然落到了你们手中,想来和其一起的林道友,想来也已经陨落了。”韩立叹了一口气,问道。

“和她一起的那名合体修士,虽然体内有些真灵血脉,但对我来说没有用处,自然不会留下的。”宝花坦然说道。

“哼,我若真拼着亡命一搏,你二人也好过不到哪里去的。不过,我也不愿为了区区一灵药,冒如此大风险。我就拿出几种灵药,看看其中是否有你所要之物吧。”韩立冷哼一声,口中冷声几句后,竟答应下来。

“韩道友如此做,才是明智之举!黑鳄,将这丫头先给他吧。我相信,韩兄不会做出不明智的举动。”宝花轻笑一声,又冲大汉吩咐一声。

黑鳄闻言,立刻单手一抓一抛,朱果儿顿时直奔韩立飞射而去。

韩立脸色微沉,一只袖子飞卷而出,顿时一片青霞闪动下,朱果儿就无声无息的被接到了近前处。

他神念往少女身上一扫而过,发现不过是被很简单的禁制制住,并没被做其他手脚后,也就点点头的袖子再次一拂。

顿时青光闪过后,此女就被其收进了一件特殊的宝物之中。

接着他开始思量要拿出那些灵药给宝花过目了。

那些广寒界灵药自从得到之后,他就一直查询相关资料,想弄明白来历和用途。

结果除了其中小部分弄清楚外,大部分灵药根本一头雾水的不知道真正用途,只能一直放在储物镯中,等待以后的机缘。

这些仙界灵药价值之大不用说了,但若真能凭借一种对其无用灵药,将眼前大敌打发掉了,他自然还是乐意的。

不过估计广寒界秘境的那些普通灵草,对方身为始祖多半无法看入眼中的,多半要动用最后才得到的那几株单独种植的仙界灵药才能过关的。不过在此之前,能用其他灵药糊弄过去,自然是更好的事情了。

韩立心中如此想着,单手一掐诀,手臂上的那柄墨绿小剑,一闪的凭空消散了。

接着五指一翻转下,手中白光一闪,一只白色玉盒浮现而出,表面贴着几张颜色各异禁制符箓,并一抛的扔向了对面。

白衣女子美眸一闪,纤纤玉手一抓,玉盒就“嗖”的一声,被凭空摄了过来。

一根玉指在盒盖上不带丝毫烟火之气的一敲,几张符箓顿时无声的脱落而下,盒盖一下自行打开了。

盒中赫然放着一株通体翠绿的灵草,散发着淡淡清香,并闪动着柔和白光。

宝花圣祖一见此灵药,神色微微一动,但略一思量后就没有表情的摇摇头。粉红霞光一闪下,盒盖重新合上,那些禁制符箓也仿佛从未曾脱落的重新出现在了上面。

而玉盒本身一晃之后,冲韩立飞射而回了。

韩立并没有感到意外,袖子一卷之后,将玉盒收回的同时,另一只手中则早出现了一个淡蓝色玉瓶,手指一弹之下,冲白衣女子飞射而去。

宝花将玉瓶也一抓在手,瓶盖一开的神念往里面一扫,黛眉一皱的摇摇头,同样的一抛而回。

这时,一旁的元魇圣祖虽然不知道韩立和宝花的交谈内容,但见到此幕后,心中也有些恍然了,但撇撇嘴后,并没有其他的举动。

在他心中,自然不会认为一名合体修士身上能拿出什么让他们这些始祖真动心的灵药来。

就这样,韩立一连拿出七八株灵药,都没有被宝花看中。

白衣女子脸上隐约阴沉下来,再一次将韩立的灵药打回后,冷冷的开口了:“刚才拿出的这些灵药,虽然不能说是一无是处,但此等级别东西,怎可能对我有用?若是下面的还是此等阶物品话,也无须再拿出来了。”

韩立闻言,不禁露出一丝犹豫之色后,但马上轻叹了一口气,手掌一翻转,手指间又浮现出了一个乳白色玉盒来。

这玉盒和前边几个明显大不相同,不但材质远胜上一筹,并且方一拿出后,从上面隐约发出“嗤嗤”的丝丝寒气。

这一次,韩立未将玉盒直接抛出,在手指一抚的将盒盖上符箓一揭后,竟自顾自的将玉盒一打而开。

宝花见此情形,非但没怒,反而嘴唇微微一翘的露出一丝笑意。

此时,韩立单手一托玉盒,手腕微微的一抖。

寒气一盛!

一颗晶莹的五色冰块,从盒中徐徐飞出,里面隐约可见一截朱红色的灵枝,表面结有一金一银两颗拇指大小的灵果,外形一般无二,酷似核桃。

“天音雷核!”

宝花一看清楚冰块中的东西,脸上笑容一敛,首次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来。

一旁的原本一脸冷笑之色的元魇圣祖闻言,同样脸色大变起来。

“天音雷核?你不会看错了吧,此物不是只有上界才有之物吗,他区区一名人族修士,怎可能会有此等灵物!你将东西拿过来,让本座也细看一下!”

“元魇前辈的吩咐,恕难从命了。宝花前辈,此物是否就是你想要的灵药?”韩立神色不变的一口回绝了黑袍青年,反向宝花圣祖凝神问了一句。

这天音雷核的名头,他倒是从某个典籍上隐约听说过,但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就是手中的这株灵药,心中顿时有些兴奋。

看来将这些无法认得的仙界灵药拿出来,给这两位魔界始祖辨认一二,也并非是一件无法接受的事情。

他只要知道了这些灵药的来历,以后自然可大有用处的。

黑袍青年听闻韩立之言,面上黑气一闪,心中大怒起来,但心念一转,不知想到了什么,竟将怒气强压了下去。

不过此时的他,对韩立拿出之物,再也不像先前那般漫不经心了,而是若有所思的望着此物,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此物虽然我从未见过,但如此特殊形态,十有八九是天音雷核不会错了。它对一些修炼特殊功法之人来说,价值之大绝不在我想要的灵药之下,但可惜的是,却不是我要的东西。”宝花圣祖盯着冰块中的灵药,脸色一阵阴晴变化,但最终还是缓缓的摇摇头。

“不是!”韩立沉吟了一下,袖子一拂,身前灵药重新跌入玉盒,并一闪的凭空消失了。

下一刻,另一只淡绿色玉盒取而代之的出现在了原处,被同样手法一打而开后,里面也飞出一块五色寒冰。

但这一次,冰中赫然冰封着一朵洁白如玉的奇花,足有碗口大小!

白衣女子远远望着寒冰中的白花,黛眉不经意的一皱。

以她的阅历,竟然无法辨认出白花的来历,只能隐隐感到似乎也非同小可的样子。

一旁的元魇圣祖,望着白色灵花,脸上闪过一丝疑惑之色,隐约觉得似乎在哪听说过类似灵花,但一时却无法想得起来,不由的沉吟起来。

韩立见宝花这般模样,二话不说的袖子一挥,将此物立刻收了起来,再拿出了另外一个玉盒来……

就这般,他一口气拿出了其他五六样灵药,但除了第一件的天音雷核外,其他灵药连宝花和元魇也都一头雾水,无法辨认出来历来!

韩立固然心头微松,但隐约间又有些失望起来。

不过当他拿出下一件五色冰块中冰封的一株通体淡银的灵草时,宝花和元魇二人却大惊的一同失声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