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六章 涅盘圣体与玄天之剑

绿色剑影猛—看,仿佛十分普通,但仔细凝望下,却可发现整道剑影是由一枚枚寸许大小的绿色符文凝聚而成。

而这些符文也和普通符文大不相同,每一枚都翠绿欲滴,表面隐约可见一道道金银色细纹,并且微微闪动间,附近虚空竟扭曲朦胧起来。

以韩立为中心的广大天地元气,更是漏斗般的往符文内狂注而入。

原本还有些模糊的剑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清晰真实起来。

“不可能,是玄天之宝!”

不是宝花开口,而是旁边那名黑袍青年一下大惊起来,面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从气息上看,的确是一件玄天之物,似乎威能还在你的黑魔匕之上。我在灵界苏醒的这段时间,听说灵界新出现一件排名第三的玄天斩灵剑。但一直没有被灵界各族寻到。看来就是此物了!看来,你我都太小瞧了人族。”宝花眸光连闪几下后,玉容上首次现出了凝重的表情。

“不对。人族若真得到了玄天之物,怎会交给一名合体期修士。若没有大乘以上修为,玄天之宝可连激发都无法做到的。”元魇圣祖却连连摇头。

“激发无法做到?他手中异像又是什么,又怎么挡住我的怜花指?”宝花圣祖略一沉吟后,却冷笑一声的言道。

“他也许只是借用一点玄天之物的气息,在虚张声势而已。”元魇圣祖双目一眯,有些不太肯定的说道。

“这倒是有些可能,我也是有些怀疑的。元魇道友,可有兴趣出手一试?”宝花圣祖忽然间一笑的问道。

“嘿嘿,现在是宝花道友想找此人的麻烦,和元某又有什么关系。若想辨认虚实,你尽管出手就是了。在下已经没兴趣动手了。”黑袍青年嘿嘿一笑,不加思索的拒绝道。

“听话里意思,你算放弃了对此人出手的念头了。元魇道友 不会在妾身一会儿动手后,另有什么想法吧。”宝花却轻哼一声,反问了一句。

“放心,既然宝花道友是冲此人而来的,我绝不会再插手分毫了。”元魇圣祖一声怪笑,非常坚决的回道。

“好。我相信你不会出尔反尔的,那就由妾身来试试此人是否真能催动身上的玄天之宝!”宝花圣祖眸中秋波流转一下,缓缓点下头。

下一刻,她就两手一搓,手中那朵粉红花朵一闪的破灭不见了。但两手间粉红霞光再次翻滚,一根细长的粉红枝条凝聚而出。

枝条不过两尺来长,但通体晶莹剔透,表面遍布密密麻麻的粉红色符文。

宝花单手一抓,枝条就立刻一闪的出现在了手指间,并冲远处韩立徐徐的一抖而出。

刹那间,方圆数里风云色变,无数粉红花瓣一下从虚空中狂涌而出,并一阵狂闪下,蓦然再消失的无影无踪。

远处韩立脸色一变,附近空中粉红光霞一闪,无数花瓣诡异的浮现而出,并纷纷化为一口口晶莹小剑,向其激射而来。

一时间,破空声大起,漫天粉红刺芒狂闪不已。

中心处的韩立,目睹这般可怖情景,目光微微一凝,竟没有露出惧怕之意,反而深吸一口气后,口中突然传出几声晦涩异常的法诀。

手掌中的那一道青色剑影,骤然间发出嗡鸣之声,一闪之下,竟闪电般缩回到了手心中。

随之,一股无法言语的庞然剑意从韩立身上狂卷而出,墨绿之光狂闪后,一柄百余丈长的擎天巨剑虚影从手臂中冲天而起。

韩立身形一下被墨绿色剑幕笼罩在了其下。

无数粉红剑芒一扎在剑幕之上,发出沉闷之极的连绵声响,但马上阳春融雪般的消失在青光之中,根本无法奈何这青蒙蒙剑幕分毫。

白衣女子见到此幕,丝毫讶色未曾露出,反而不动声色的将手中晶莹枝条又轻轻的抖动两下。

顿时池塘上空的粉红剑芒,一下暴雨般的狂增起来,成千上万柄小剑化为一股剑刃风暴的向青幕狂扎而去。

那青色剑幕中虽然蕴含不可思议的威能,但这些花瓣所化的晶莹小剑,每一柄也根本不是普通飞剑可比的。

一阵连绵巨响和刺目光芒闪过后,青色剑幕纵然是玄天之物催动天地之力幻化而成的,也不禁微微颤抖起来。

这时宝花嘴角一翘,才隐约露出一丝笑意来。

此女十分自信,若对方真只能借助玄天之物的皮毛之力,绝对无法挡下她这一轮的凶猛攻击。

毕竟这一次的攻击,她可动用了自己的本源之力在其中,论威能并不比一般的玄天之宝攻击差哪里去的。

青色剑幕中的韩立,目睹这一切,再往泛着墨绿光芒的手臂上扫了一眼,不禁有几分苦笑。

但下一刻,他脸色一沉,单手往天灵盖一拍,一只金蒙蒙元婴从中一飞而出。

元婴小脸凝重异常,面容和韩立一般无二,四周更有数十口寸许长青色小剑盘旋飞舞,并单手一掐诀!

顿时韩立身躯中清鸣,嘶吼等声同时发出,五团金光从中一飞而出,略一闪动后,直接幻化成巨猿、彩凤、银鹏、孔雀、金龙等五个丈许大的虚影,并在四周滴溜溜的转动不停。

元婴毫不迟疑的用小手向四周一招!

顿时五团真灵虚影一闪,一闪即逝的没入元婴身躯之中。

一声轰鸣!

淡金元婴身躯上爆发出刺目金芒,而当金芒一敛后,韩立和元婴同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三头六臂的高大人影出现。

这人影浑身金光灿灿,无论肌肤还是面孔均被一层淡淡金色鳞片覆盖,头颅上更是生出一只青色独角,眉宇间一颗漆黑妖目诡异浮现而出。

人影抬首向宝花冰冷的望了一眼后,金色鳞片后隐约露出的脸孔,正是韩立面目,但此刻看起来却有一种令人心惊的妖异之感,瞳孔中丝毫表情没有,并隐有一缕金蓝刺芒闪动。

黑袍青年双目只是略一对视,双目竟隐约有一种针扎般灼热之感,心中大惊之下,再仔细凝神一望,蓦然吃惊起来:“涅盘圣体,竟然是涅盘圣体!他和涅盘圣祖什么关系,这无上魔体不是只有涅盘一人才修炼大成的吗?”

“的确是涅盘圣体,不过并未修炼大成,只是刚刚能凝练出来的样子,就不知他是否还能进行下一段的变身吗?”宝花圣祖美眸盯着青色光幕中的金色人影,脸上也现出一丝惊疑的表情。

魔化的韩立对两位魔族圣祖的骇然,根本不管不问,反而一声低吼,猛然将手臂一抬。

那条金灿灿手臂上墨绿之光一闪,一口数寸长的墨绿小剑从中徐徐的浮出,并在涨缩不定间,隐约有无数金银符文围着其飞舞不定。

“玄天之宝,果然是玄天之物!这下麻烦大了,有涅盘之体在身的话,此宝也不是不可能被其激发而出的。”宝花见到此幕,心中一沉,黛眉一皱的喃喃一声。

魔化后的韩立低首看了看从手臂上飞出的墨绿色小剑一眼,目中一丝莫名之色一闪而过,就抬首冲远处的白衣女子面无表情的说道:“还要动手吗?若是在此岛外面,我纵然拥有玄天之宝,也肯定绝非你的对手,但是在此地的话,你我动手的最终结果,只会两败俱伤而已。前辈真有决心要如此做吗?况且,我似乎是第一次见你容颜,前辈应该没有理由非要和韩某同归于尽吧!”

“涅盘圣体,玄天之宝!你能同时拥有这两样东西,的确有和我拼命的资格了。看来妾身还是小看你了。好吧,不动手就不动手。但你必须交出一样东西给我才可!”宝花圣祖目光连闪几下,忽然嫣然一笑起来,以其姿容,笑容顿时仿佛百花齐开一般。

“东西!前辈指的是何物?”韩立闻言一怔,上下打量白衣女子几眼后,瞳孔中精芒一闪的问道。

“太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但十有八九应该是一株灵药。”白衣女子略一沉吟,嘴唇微动几下,竟改成了传音之语,明显不想让元魇圣祖听到下面的交谈。

黑袍青年见此情形,神色微微一动,但冷笑一声后,双手一抱臂的并没有干涉什么。

“以前辈的身份和神通,有什么灵药还无法到手的,为何会找到韩某身上?”韩立暗吃了一惊,但面上仍丝毫表情没有,同样传音了回去。

“为何会找到你身上,你倒不必知道其中缘由。但是妾身想要的灵药,起码有七八反成可能就在你手中。这一点,我还是有自信的。否则,也不会一路跟你冒险返回圣界之中,重回此地了。”宝花淡然的回道。

“就算如此,前辈既然早就盯上了在下,为何不早对我等下手,其他人在你眼中,想来也根本不堪一击的?”韩立心念飞快转动,还是有些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在此之前,还无法确定那株灵药是否真在你身上。现在吗,其他人全都陨落掉了,自然是你无疑了。”宝花圣祖轻笑一声,丝毫顾忌没有的坦言回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