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五章 宝花现身

那条原本也在黑袍青年下方盘旋的三首魔蛟,此刻也在池塘山上空踪影全无了。

就不知是同样被刚才自爆波及的陨落掉了,还是被黑袍青年抢先施展秘术的收了起来。

“哼,没想到区区一名合体修士,也能在刚才自爆中全身而退。看来本座还是有些小瞧你了。不过,此地其他人全都已经丢掉了性命,你也不会例外的。我亲手收下你的小命。”黑袍青年眼光一斜,瞥了一眼身体一侧快要恢复如初的伤势,再目光一冷的看了韩立一眼,说道。

“在下没看错的话,阁下在刚才自保中消耗元气,比起在下可要大多了,再加上肉身恢复,体内魔气恐怕还不足先前的三分之一吧。”韩立双目微微一眯,镇定异常的回道。

“就算如此又能怎样!在本座黑魔匕之下,你还真以为单凭你一人之力,还能侥幸逃过去吗?况且此谷禁制已经破去,我吸取外界魔气和先前可不可同日而语了。”黑袍青年闻言,怒极反笑起来,手中黑色巨剑猛然往高空虚空一斩。

破空声一响!

一道百余丈长漆黑剑光咆哮飞出,直奔高空气势汹汹一卷而去。

韩立见此脸色微微一变,心念飞快一转下,背后金光一闪,三头六臂的金身法相再次一现而出,接着手臂一晃下,似乎就要摆出什么姿势。

但就在这时,附近高空中一声悦耳之极的女子声音传来:“没想到,如此多年没见,元魇道友竟然还是这般大口气。妾身如今也此岛上,是不是也打算一起斩杀掉了。”

话音刚落,黑色剑光席卷而去的更高处,一片粉红花瓣涌现而出,并一个卷动下凝聚成一朵亩许大小的粉红巨花,滴溜溜的转动不停。

一阵浓郁花香散发而开,无数粉红符文从巨花中狂涌而出。

漆黑光芒一闪,巨大剑光竟被巨花凭空摄入到了其中。

粉红巨花狂闪之后,从庞然大物一下幻化成了数丈大小。

花瓣微微颤抖之下,花心处波动一起,一男一女两道人影无声的浮现而出。

一人白色衣裙飘飘出尘,一人一身狰狞黑甲,面容丑陋!

正是宝花圣祖和黑鳄!

“是你!”

元魇圣祖一见白衣女子,一下大惊失声出口,再也无法保持镇定,目中隐约闪过一丝恐惧之意。

“看来元魇道友还未曾忘记妾身。不过这些年没见,你修为倒是未见有何进展。看来元魇道友还未培育出想要的那株灵草。”宝花圣祖美眸晶光闪动,冲黑袍青年淡然说道。

这时,韩立见到忽然出现的宝花圣祖,脸色微变,但眼珠转动几下后却将抬起稍许的手臂再次放了下来。

进入魔界后,他就冥冥中隐约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在监视着自己一干人的行动,只是无论用灵目还是神念探查,始终都没有什么结果,而陇家老祖等人同样没有发觉什么,也只能疑惑的将此事埋在心中。

如今一见这出现的白衣女子,他心中自然有些恍然了。

元魇圣祖顾不得韩立了,双目死死盯着白衣女子,脸色好一阵的阴晴不定后,忽然面容一狞的说道:“宝花,你是何时来到此地的,竟然还敢进入圣界之中,元某不得不说一声‘佩服’了。”

“为何不敢进入圣界,难道还怕你和六极联手不成?在你来之前,我就已在岛上了,还从头到尾的看了这么一出好戏。”宝花圣祖玉手一抬的抚弄下肩头处青丝,平静异常的反问道。

“这么说,这些灵界人是你勾结到此的。”黑袍青年目光微闪起来。

“勾结谈不上,只是顺势而为罢了。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有一具伪仙儡,甚至连灵王都派了两缕分魂混在其中。现在看来,这一步倒没有走错。你在他们手中受创不轻。”宝花淡淡的说道。

“哼,要不在这苦灵岛,我一身神通魔宝均都无法施展,我会被区区一个自爆伤到?宝花,你也不用虚张声势什么,你身上的那一记梦魇血咒,当初是我亲自打上去的。就算你有真魔之躯,也绝无法恢复原先实力。现在一身神通,也只有当初的两三成吧。况且就算你全盛之时,难道还真能灭杀了我不成。”黑袍青年冷哼一声,十分阴森的说道。

“你说的不错!我当初不但遭了六极的毒手,还被你用梦魇血咒偷袭了一把,大半法力都不得不用来压制伤势了。但你以为,我若没有几分把握,会出现在此地吗?”白衣女子轻描淡写的回道。

“就算你有什么手段可以和我拼命。但不要忘了,我修炼的梦魇大法拥有七大滴血元神,就算损失了现在的主元神,不久后,其他滴血元神中也会有一个自动转化为主元神的。你不过是白费心机罢了。”元魇圣祖虽然脸上肌肉抽搐一下,马上凶光毕露的说道。

不过他口中说的轻松,但话语中明显对宝花忌惮异常。

“以我现在手段,的确无法将所有滴血元神灭杀掉。不过,一旦失去了主元神,再重新修炼一番的话,不知你还有几成把握度过下一次的天魔之劫?”宝花圣祖微微一笑,反问了一句。

“我若无法度过下次天魔之劫,也绝不会让你好过的。大不了,我以真身降临灵界,亲自来追杀你到天涯海角!”黑袍青年一听这话,脸上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一声厉喝出口。

“真身降临,说的倒是轻巧,就不怕被灵界那些老怪物联手将你真身抹杀掉吗?能轻易降临的话,我当初早就如此做了。”宝花轻笑一声后,嘴角有些讥讽的说道。

“宝花,你这话可是说错了。你当年无法做到此事,可不代表现在的三大始祖,也无法做到同样的事情。”元魇圣祖沉默了片刻后,却冷笑一声的言道。

“哦,还有此种事情。看来这些年不见,你们三个还真弄出一些名堂来了。不过没关系,我这次进入圣界原本也不是为你而来。当年之事,追究根底,和我有大仇的只是六极一人而已。你顶多算是个从谋罢了。当初若是我换做你的话,也会毫不客气的出手偷袭的。所以在没有灭杀了六极之前,我根本没有找你拼命的心思。”宝花面色一沉,竟忽然这般的说道。

“此话当真?”元魇圣祖心中一动,但面上仍冷冷的说道。

“当初我修为虽然胜过你一筹,但以现在情况留下你,付出的代价太大了一些。对我伤势恢复是得不偿失的事情。我可以当你面发出天魔之誓,在法力未恢复之前不会对你出手的。”宝花摇摇头的说道。

“既然如此,你今日到此是何用意,不要告诉我,只是想看一下本座狼狈的模样。”元魇圣祖神色一怔,有些惊疑起来。

“你若是没有将这件黑魔匕带在身上,我说不定还真有其他想法,但现在嘛,我只是冲此人来的。”白衣女子口中缓缓说道,手臂一抬,一根玉指竟冲韩立所在一点而去。

正在远处静静听着魔族两大始祖交谈的韩立,一见此景,脸色突然大变的大叫一声“不好”

身上三头六臂虚影猛然往身前一闪,再次化为一座金身的挡在了前方,同时韩立也将一条手臂猛然一抬,手掌竟五指一分而开。

“轰”的一声闷响。

梵圣金身身躯一颤下,胸前某处部位竟忽然间一凹下去,白芒一闪,竟凭空多出了一个拳头大的孔洞,一股肉眼无法看见的可怕攻击竟从上面洞穿而过,冲韩立本体激射而至。

韩立一见金身这般模样,几乎不加思索的猛然间一声低吼,手臂上忽然间墨绿之光大放,竟五指一张的直接迎了上去。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韩立身前处爆发出一股剧烈波动,并疯狂般的向四周狂卷而去,同时一道绿蒙蒙飓风直接显现的冲天而起。

白衣女子黛眉一皱!

刚才那一击几乎动用了她可用法力八成,已经无限接近大乘期的出手,竟然还被韩立硬生生的接下了,这实在有些出乎其预料外的。

毕竟按照此女原先所想,韩立纵然神通不弱,身上也有几件玄妙之极的宝物,但在原先伪仙儡自爆中都应该手段用尽了,全力一击,应该可轻易得手的。

不过此女身为原先的魔族三大始祖之一,自然也不会真只有这点手段的,当即轻吐一口气后,一只纤纤玉手蓦然一翻转。

顿时手心处一片粉红霞光大放,一朵晶莹剔透的粉红花苞徐徐浮现而出。

宝花淡淡瞅了韩立一眼,手腕微微一抖,就要将花苞一抛而出,但在下一刻,其脸色骤然一变,手中之物一下静静的不动了。

只见远处的那道绿色飓风,忽然间一散而尽,露出了仍举起一只手掌挡在身前的韩立来。

不过这时的韩立,在五指分开的那只手掌中心处,赫然多出了一道涨缩不定的剑影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