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四章 幸免

顿时间,整座巨岛的天地元气忽然间一阵剧烈颤抖,在池塘上空浮现出无数拳头大小的五色光球,疯狂般的往伪仙儡身躯中狂涌而去。

看似无法动弹的伪仙儡,体表一道道墨绿色灵纹纷纷狂涨变粗起来,仿佛墨绿小蛇般的开始疯狂游走起来。

一丝厉色在伪仙儡面上一闪而过,口中忽然传出一个淡淡的“爆”字。

下一刻,粗大墨绿灵纹狂闪而来,一股狂暴之极气息爆发而出。

伪仙儡身躯瞬间浮现出一道道蜿蜒扭曲的裂痕,同时无数艳丽刺芒从中迸射而出。

“轰”的一声巨响后,一轮五色骄阳在虚空中浮现而出,将伪仙儡一下淹没进了其中。

“不好!”

黑袍青年见到此幕,目中首次闪过一丝惧意来,身形一动后,立刻带出一连串残影的向后激射出去,背后那只巨大魔蟾虚影,更是一声长嘶,口中金舌以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弹缩而回。

巨舌一阵狂舞下,一片舌影组成的巨网浮现而出,护住了下方的青年。

五色骄阳微微一缩,再一涨后,就一下彻底爆裂而开。

“是自爆!”

“快跑!”

远处陇家老祖,以及羽衣少女一见此景,顿时吓的魂飞魄散了。

以伪仙儡刚才显示的可怕实力,一旦自爆开来,如此近距离他们绝无法幸免的。

他们也根本无法指望这灵王分魂自爆时会手下留情,说不定这位灵族大乘早存着将这里所有人一网打尽的心思。

毕竟他刚才和元魇圣祖做交易的事情,也算极其隐秘之事,多半不想再有其他知情者存活世上的。

韩立同样心中大震,不加多想之下,所化巨猿猛然将两手一抖,两座极山顿时一模糊的出现在了身前,光霞闪动下,小山化为了百余丈山峰,身躯上魔甲更是为之黑光一涨,无数黑色符文狂涌而出,化为一层光幕的将其护在了其中。

接着他心中又一催秘术,身前金光飞快闪动,金光灿灿的三头六臂金身诡异的浮现而出,并且六只手臂同时往身前虚空一拍而去,六团金光一飞而出后,一个直径二三十丈的金色漩涡也在山峰前涌现而出,并疯狂的旋转起来。而这时,韩立袖中嗡鸣声一起,数以万计的金色甲虫也蜂拥而出,化为一片虫云的横在了身前。

只见群虫飞舞间,一面式样古朴,厚重异常的虫盾飞快凝聚而出,动也不动的挡在了巨猿前面。

其他二人惊怒之下,也暗自咬牙的动用了最后手段,妄图保命一搏。

只见陇家老祖一声大喝,半妖化身躯竟往地上一滚,一声直冲九霄的龙吟后,竟直接幻化成了一条十丈长的五爪金龙。此龙通体金光灿灿,每一枚鳞片都仿佛赤金打造一般,张牙舞爪的一扬头颅,大口一张,一颗金蒙蒙的圆珠被一喷而出。

此珠不过鸡蛋大小,体表遍布云雾般的霞光,只是滴溜溜一转,直接从中凝出一朵金色巨花的挡在了前面。

至于五爪金龙本身,体表鳞甲一枚枚倒竖而起,并在下一刻的暴射而出。

金光闪动中,鳞片纷纷就狂涨巨大,仿佛无数巴掌大小的金色盾牌在四周浮现而出,将其严严实实的护在了其中。

然后金龙再一声长吟,身躯使劲一摆,就此的卷缩成了一团,成了一个巨大金球般的模样。

另一边的羽衣少女,娇躯身上五色光霞翻滚之后,也幻化成了一头数丈长的五色彩凤。

不过,此凤双翅一扇,口中发出了长长的清鸣后,四周虚空刹那间异样波动大起,一道道白蒙蒙空间裂缝涌现而出,并从中传出惊人的吸力。

羽衣少女变身彩凤之后,竟然将空间神通发挥到了极致,一口气在附近形成了数百道空间裂缝。

与此同时,彩凤头顶肉冠也放出刺目的灵光,瞬间在身躯四周还布下了十三层五色光幕,几乎将其体内法力全都耗费一空了。

这时自爆的五色骄阳中,“嗤嗤”声大起!

密密麻麻的五色丝芒,仿佛千万箭矢般的从骄阳处激射而出,瞬间几个闪动后,山谷上空的那一层绿蒙蒙光幕就变得千疮百孔,并几乎直接肆虐到了整个巨岛边缘处的高空处。

一时间,漫天只见耀眼丝芒闪动不已,破空之声洞彻整个天空,再看不到其他任何景象了。

这伪仙儡的自爆后的威能,竟然连绵不绝,持续不断,几乎给人一种永不会结束的窒息之感。

不知过了多久后,空中丝芒才开始稀少起来,并最终一耀眼的消散不见了。

山谷内的景物再次显现出来,但是所有一切赫然大变了。

只见整座山谷地面,比先前凭空少去了厚厚一层土石。

那座原本充满了精纯之极灵气的池塘,里面已经空空如也,所有池水全都不翼而飞。

而池塘裸露出了底部,却是一大片平整异常的淡绿色石板地面,上面铭印着一个占据小半池塘面积的巨型法阵,漆黑发亮,并闪动着淡淡乌光。

高空中,自爆的地方!

伪仙儡早已飞灰湮灭的彻底消失了,只是在原处留下一个阁楼大小的白蒙蒙空间裂缝,里面传出强烈之极的波动,但正在缓缓弥合着。

在离此裂缝数十丈远的虚空中,黑袍青年脸色有些苍白的悬浮在那里,一只手握着那柄黑色巨剑横在身前,遮挡住了大半身子,而肩膀一侧的无法兼顾的地方,则小半身躯凭空无影无踪了。

但伤口处滴血未露,并有诸多血丝在交织蠕动,正飞快修复着损伤的部位。

元魇圣祖散发的气息,赫然比先前衰弱了大半有余。

显然刚才伪仙儡自爆威能,十之八九都冲这位魔族始祖而来。他若不是有那柄黑魔匕挡住了大半威能,恐怕陨落在此都有可能的。

当然追根到底,这也是这位元魇圣祖在此地神通大受压制缘由,否则纵然无法全身而退,但绝不至于遭受如此重创的。

黑袍青年目中死死盯着飞快缩小的空间裂缝,面上一丝不正常的殷红浮现而出,目光中暴怒之意显露无疑。

这位元魇圣祖自从进阶大乘之后,也不知多少万年没有吃过如此大的苦头。而偏偏元凶本体根本不在魔界之中,纵然想要报仇泄恨也不是短时间可想的事情,但心中怒火之盛可想而知了。

突然黑袍青年手臂一抖,手中巨剑狠狠向前方一挥而出。

黑光一闪!

一道百丈长漆黑剑光,一闪即逝的一斩而出。

轰隆隆的巨响和剧烈波动后,空间裂缝竟瞬间被一斩而碎,并最终在黑光中彻底消失了。

但元魇圣祖如此做了之后,显然并不能让其心头怒火宣泄一空,头颅一转之后,阴沉目光顿时朝韩立等人原先所在之处望了过去,结果微微一怔后,神色一下变得诧异之极了!

只见在那边的虚空中,此刻赫然只剩下一道,抬起一条手臂挡在身前的孤零零身影而已。

这身影前边,两座丈许高的小山一左一右的漂浮在附近虚空中,但是原本看似坚不可摧的的表面一片残破碎裂,隐约闪动的灵光更是显得黯淡异常。

那面上万成熟体噬金虫组成的虫盾,此刻也少去了大半之多,只剩下两三千灵虫还组成剩下的小半截盾面来。

成熟体噬金虫虽然无法被直接毁灭掉,但是一旦碰到真正无法抵挡的恐怖力量,被震飞震晕过去却并不是什么罕见事情。

至于那座三头六臂的金身,则已不在了原处,多半是被刚才的自爆威能,直接击散了。

这道身影正是韩立。

不过此刻的他,不但恢复了人身之体,身上覆盖的那一件原本漆黑如墨的魔甲,竟然遍布无数纤细裂痕。

但韩立本身却看似安然无恙,毫发未伤的样子。

至于原本在韩立附近的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却已经无影无踪了,竟被刚才的自爆威能直接化为了乌有,连一丝存在的痕迹都未曾留下。

刚才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二人,明明动用了极其厉害的手段,加以拼命防御过了,仍落了这般的下场。可像刚才伪仙儡自爆的可怕了。

也就是因为此点,黑袍青年一看到韩立竟能毫发未伤,心中的吃惊就可想而知了。

元魇圣祖心念飞快转动下,满腔暴怒之意被一时强行压下,只是目光阴沉的盯着韩立不放,似乎想看出一些其得以幸免的缘由来。

但这时的韩立,举动却更加奇怪!

竟对两座残破极山和小半面虫盾不管不问,只是盯着自己抬起的那条手臂,脸上神色阴晴不定着。

“砰”的一声!

韩立身上的遍布裂痕的黑色魔甲,竟在微光一闪后,寸寸碎裂开来,最终化为一股魔气的彻底消散在了虚空中。

韩立神色微微一动,目光在身上扫了一眼,又看了一看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二人原先所在的地方,竟将手臂一放而下,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息!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