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三章 参天造化露

但是那具仙儡却在黑袍青年五指抓来的瞬间,突然体表一层阴煞寒气一卷而出,同时身躯横挪而出,一个模糊后,竟出现在了十几丈外的虚空中。

随之伪仙儡一下笔直的站立而起,双目闪动淡淡金光的望向黑袍青年,一字字的冰寒开口了:“好好, 你竟然真敢下手,本灵王说不得要借助这具仙儡之躯和你斗上一斗了。”

这伪仙儡竟是被另外一道灵王分念寄附上身,加以操纵起来。

韩立三人见此,均都心中大喜起来。

虽然这位灵王分念和他们并非一路,但在此时却是不折不扣的一位大援。

元魇圣祖脸色一沉,抓出的手掌缓缓一收而回,并淡淡的回道:“你老鬼果然还留了后手,竟然在那灵族小辈体内还留下了另外一缕精魂。不过你真以为凭借区区一具劣质伪仙儡,就可以和本圣祖争斗了?本座只要动用两成法力,就足以将你镇压了。”

“若在其他地方,本灵王倒也相信此话。但是在这苦灵岛上,你一身法力能动用三四成就不错了。而我这具伪仙儡之身虽然修补的不全,但若是再加上此物的话。我倒想看看,你能如何来应对。”伪仙儡口中传出了灵王充满怒意的话语声,接着手掌一翻转,一个银色小瓶就出现在了手中。

此瓶表面凹凸不平,隐约铭印有一个个蚂蚁大小的迷你灵文,闪动着淡淡的银光。

“锢灵瓶!你竟然将此物仿制成功了。但拿这东西来对付我,又有何用?”黑袍青年一见银瓶,先是一惊,但马上又冷笑起来。

“此瓶本身对你当然没有用处,但是里面存放的东西,却足以让伪仙儡神通大增。”仙儡面上毫无表情的回了一句,就猛然将小瓶空中一抛。

小瓶滴溜溜的一个倒转而下,表面各种银文隐约浮现,接着瓶口处绿光闪动,一滴翠绿欲滴的液体从中滚落而下。

液体通体晶莹发绿,散发着惊人之极的灵气,仿佛本身就是天地灵气凝结而成一般。

正在远处看着小瓶的韩立,一感受到绿色液滴上散发出的熟悉气息,瞳孔骤然间一缩,而心中一下惊涛骇浪般的翻滚起来。

“这气息不正是那……虽然淡薄了许多,但气息一般无二……”

不提韩立心中的惊骇,黑袍青年一看见绿色液体的瞬间,面容骤然间一变,手中黑色巨剑突然间一模糊的狂斩而出,七八道月牙剑光呼啸而出,并瞬间汇合一起,化为一道巨型剑光,直奔伪仙儡滚滚斩去。

其另一条手臂则闪电般一抬而起,一根手指一弹而出。

破空声一响,一道乌芒一闪即逝的弹射而出,目标竟是那滴绿液。

而如此近的距离,二者攻击几乎都是瞬发而至。

但伪仙儡却似乎早有所预料,对巨大剑光攻击不闪不避,反而一根手指迎着黑芒同样一弹而去,并扬首猛然张口一吸。

“嗖”的一声,仙儡一截手指竟脱离手掌的直接弹射而出,并准确无误的击中了迎面射来的黑芒。

两者同时一闪下,手指就无声无息的爆裂而开。

黑芒略微一顿后,也在半空中现出了原形。

一根迷你尖锥,通体乌黑,寸许来长,隐约散发出丝丝的乌芒,一看就是非同一般的宝物!

但就这片刻阻挡,那滴绿液已经一颤的化为一绿线的向下射出,一闪的没入伪仙儡大口之中。

而这时,那道巨型剑光也到了近在咫尺的地方,并一模糊后一下放出惊人气息的爆裂而开。

一道道无坚不摧的漆黑剑芒纵横交错的狂涌而出,将伪仙儡一下淹没进了其中。

以黑魔匕先前展现的可怕威能看,伪仙儡恐怕瞬间就要化为碎屑的被切裂而开了。

但下一刻,漆黑剑芒中却一声冷哼传出,突然一片翠光绽放而开。

接着两只绿色大手丝毫征兆没有的从翠光中一探而出,并左右一划下,竟将密密麻麻的漆黑剑芒硬生生的一分而开。

剑芒斩在两手之上,只是绿光微微一闪,竟然就若无其事的承受下来。

那道乌芒,一声尖鸣,一闪即逝的也击在了其中一只绿手上。

只听一阵金属碰撞的脆响,乌芒一顿之下,竟一下现出尖锥原形的反弹而开。

那只绿手竟然还是毫发未损。

元魇圣祖见此情形,脸色一下有些难看了,手中黑色巨剑一抖之下,竟然微微垂下的并未再发动攻击,并冷冷的望着对面一言不发。

这时,那一片黑色剑芒就被两只绿手反手间尽数灭掉,在翠光中一道人影徐徐显现而出。正是那具灵王操纵的伪仙儡。

只不过这时的他和刚才相比,赫然模样大变,原本脸庞体表浮现的那一道道银色灵纹,此刻竟变成了墨绿之色,并且深入肌肤之内,还微微蠕动不已,让人一看之下,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起来。

这具傀儡将一对绿色手掌徐徐收回,望向黑袍青年的目光,丝毫表情没有。

“参天造化露,你竟然弄到了一滴此种仙液,竟还舍得用在区区一具伪仙儡身上,不觉得太有些暴敛天物了吗?”元魇圣祖同样盯着伪仙儡,面现激动和一丝难以置信之色的说道。

“哼,要真是真正的参天造化露,我早用来炼制参天造化丹了,哪还会在你面前现露。老夫也不妨告诉你,这只是一滴比真正造化露稀释了十倍的伪仙露而已,用在这具伪仙儡上,倒是正好合适。”伪仙儡冷哼一声,冰寒刺骨的回道。

“稀释十倍,那可效用大减,根本无法炼制参天造化丹了。不过就算稀释的再厉害,这东西中总还包含着一丝仙灵之气的,倒能够替代仙晶,用来激发伪仙儡的几分真正神通来。但就算如此,本座倒怀疑这点仙灵之气能够支撑这具伪仙儡发动几次像刚才那般攻击的。”元魇圣祖脸上激动之色一敛消失,双目微微一转后,嘴角又泛起一丝不屑的说道。

“几次?老夫根本无需这般费事,只要你现在这种状态下,能接住这具伪仙儡的一击,就算你不愧魔界始祖的名头了。”伪仙儡面上突然现出一丝奇怪之色的说道。

话音刚落,其猛然一跺足,身躯一模糊下,竟幻化成一道淡绿虚影的激射而来。

“找死!”

元魇圣祖尚有些惊疑对方话里的意思时,一见伪仙儡竟这般大模大样的飞向自己,眉宇间顿时一下变得阴厉无比,口中一声暴喝后,身躯背后突然间一个百丈高的巨大魔影浮现而出。

这魔影古怪之极,仿佛一只放大无数倍的巨大蟾蜍,通体乌黑,并且粗大脖颈之上,除了中间一个巨大头颅外,在两侧竟还各有四颗小上许多的其他头颅。

竟是一只即使魔界中,也只能在诸族传闻中才可一见的九头魔蟾!

九头魔蟾法相方一现出,中间那颗头颅狞色一现即逝,大口蓦然一张,一道金影虚幻般的一闪弹出。

也不知这道金影是何东西,但正飞扑而来的伪仙儡被其迎头一击后,竟一声轰鸣的倒射飞回,竟比飞来之时,仿佛还要快上两分的样子。

黑袍青年见此情形,脸上狰狞之色一闪即逝,单手蓦然一掐诀。

从巨蟾口中喷出金影蓦然一细的狂舞起来,顿时只见漫天遍布淡金残影,一张笼罩近半池塘上空的金色巨网一下浮现而出,并将伪仙儡瞬间罩入了进去。

而在下一刻,伪仙儡就在巨网中被一道道金影凭空击中,玩物般的四下横飞,但每每一接触巨网之上,立刻就被弹射而回,始终无法破网而出。

这时的伪仙儡竟似乎连招架之力也没有一般!

黑袍青年见此情形,一声冷笑,法诀再次一变下,漫天金影顿时一散的消失不见,只有一根闪电般一晃,就将伪仙儡一下套上数圈的卷入了其中,并飞快的往回一缩。

伪仙儡一下被拉到了离黑袍青年不过丈许远的地方,并被一根金灿灿的碗口粗东西死死的困在其中,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的样子。

而这时,众人才可看的清楚,粗大金色绳索般的东西,竟是巨大魔蟾喷出的一根长舌。

不过这条长舌和一般魔物舌头大不相同,不但颜色成淡金之色,并且表面那一个个吸盘的肉瘤上的纹路,竟隐约形成一个个大小不一的淡金色符文,闪闪发光,仿佛一件神秘之极的法器器物一般。

“大言不惭!你还有何神通,现在尽可施展出来,下面就是你的死期了。”元魇圣祖大笑一声,金色巨舌骤然间一紧,顿时伪仙儡身上传来一阵豆粒般的爆响声。

这位魔族始祖竟打算用魔相金舌,硬生生将这具伪仙儡勒爆开来。

伪仙儡并不是血肉之躯,身躯之坚硬绝不在一般大乘期存在之下,但在金舌巨力紧束之下,却仿佛真可能的随时一散而开。

但伪仙儡听到元魇圣祖之言后,脸上非但没有露出害怕和惊怒之色,反而嘴角一翘下,隐约透露出一丝诡异和讥讽的表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