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一章 灵王与陨界石

陇家老祖听到此话,只是略一沉吟后,就遁光一起的向韩立激射而去,几个闪动后,就脸色阴沉的出现在了附近处。

另一端的羽衣少女,美眸飞快闪动几下后,蓦然一跺玉足,背后一对焰翅一扇,也一晃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片刻后,韩立一侧波动一起,羽衣少女无声的显现而出。

至于那白戚听了韩立之言,只是扫过来一眼后,就继续的无动于衷。

“韩兄,小妹性命就全交给你了。希望道友还有什么底牌可以对抗这位魔族圣祖一二。否则,我等真的只是以卵击石而已了。”羽衣少女方一现身,就苦笑的冲韩立说了一句。

“底牌?二位不可能也不保留一些吧。而且两位道友可否发现,这位魔族圣祖虽然一开始的出手,声势着实惊人外,此后攻击却全靠手中的那柄黑魔匕了,并没再动用其他的魔功神通了。”韩立所化巨猿盯着对面的黑袍青年,头也不回的嗡嗡说了一句。

“韩兄话里的意思是……”羽衣少女心中一跳,微微一惊起来。

“叶仙子不要忘了,这里可是洗灵池所在的困灵之地。恐怕整个魔界灵气最精纯的地方,也就是我们此刻所待之处了。一名魔族即使是圣祖,在此地方和人争斗的话,我就不信对方不受此地的天地灵气的压制。”巨猿一声冷哼的说道。

“韩兄此话不错,即使他刚才催动那柄黑魔匕,也是必须先破开此地的灵气牢笼,才可以吸收外界魔气对我等进行攻击。若老夫没猜错的话,这老魔一身法力在这里根本无法直接补充体内魔气的,每动用一些,就会少上一分。他手中的玄天之宝多半也是同样情形。只要不让此物继续吸纳外界魔气,单以黑魔匕本体之力,我等联手也不是不能抵挡一二的。”陇家老祖似乎被韩立话语触动了,脸上阴沉稍微一缓后,冷静的回道。

羽衣少女听了二者言语,心念飞快转动后,暗觉有理,恐惧之意也不禁去了大半。

这时,对面的黑袍青年听得韩立等人之言,双目微微一眯的轻笑了起来。

“不错,不错!能如此短时间就看出这些东西来,你们三个在人族合体修士中,恐怕也是最顶阶存在了。本座在这苦灵岛上的确修为受些压制,一些神通和宝物也不便直接拿出来施展。但你们以为玄天之宝是什么,你们又如何阻挡本座用它吸纳外边的真魔之气。对了,还有那灵族小子。本座刚才一直未对你动手,就是感应到你体内有故人气息。灵王派你到这里,是何用意?不是故意想将一具伪仙儡双手奉上的吧。”黑袍青年满不在乎的冲韩立等人说完之后,目光一动的落在了白戚身上,并声音一冷的问道。

听到黑袍青年这番问话,陇家老祖等人心中一动,目光“唰”的一下,也望向了白戚。

从一开始,这位灵族圣灵就表现的十分诡异,韩立他们既然决定联手对抗黑袍青年,自然也要先弄清白戚的真正意图才可。

在白蒙蒙光霞中,白戚虽然面容无法看清什么,但是听了黑袍青年话语后,体表微光闪动几下后,终于沉声的开口了:“白某来的时候,族中的那位大人的确嘱咐了几句话,并在我体内种下一枚分灵符,不如就让那位大人亲自和前辈谈上一谈如何?”

话音刚落,白戚身上白光为之一敛,现出了其真容来。

竟是一名身穿锦衣的中年男子!

面容普通异常,但双目银光灿灿,在眉宇间有一个淡紫色灵斑,闪闪发光。

他身上锦衣明显非同一般,不但印有许多银色灵纹在上面,微微一动下,更有无数白光晃动不已,非常惹眼。

“哼,你们灵族那个老怪物活的比本座都要长久的多,我倒也看看他有什么话想说。”黑袍青年并不觉得意外,哼了一声后淡淡说道。

白戚微微一笑,马上单手一拍头颅。

一声轻响后,其天灵盖蓦然一开,从中飞出一道银色符箓来。

符箓迎风一晃,光芒万道,幻化成了一道丈许高的虚影来。

韩立见此情形,双目一凝,就将那虚影看了个清楚,是一名鹤发童颜的白袍老者。

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人见到此幕,不禁互望了一眼,心中各种念头飞快转动下,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毕竟情况再糟糕,也不过是马上和这位魔族圣祖拼命而已。此刻形势似乎要出现了变化,他们自然还是求之不得的。

老者虚影一飞出后,就静静的悬浮在白戚旁边,目光往四周扫了一遍后,最后落到了对面的黑袍青年身上后,神色平静异常。

“元魇道友,好久没见了。我倒是没想到会在此地看到身为三大始祖之一的你。岛上原本负责看守的灭情、无常两位道友为何不在了。”白发老者虚影明显蕴含某人的一丝魂念在其中,冲着青年一抱拳后,竟仿佛真人般的问了一句。

这位灵族大乘存在,竟似乎认识这位元魇圣祖。

而韩立一听到“始祖”二字后,纵然一向镇定异常,也不禁神色一变。

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更是“咯噔”一下,心再次沉入了最底处。

“灭情、无常另有事情,近千年来此岛由本座就近监看一二了。你这位灵王大人,突然派几个小辈深入此地,看来对那两样灵物还是没有死心。但是你应该很清楚,区区一些合体存在到这里,根本是自寻死路的事情。但要是你这位灵王大人亲自保驾的话,又是另外一说了。”黑袍青年一见白袍老者虚影,瞳孔微微一缩,冷声说道。

“若不是你们魔族跑到灵族领地打的热火朝天。说不定老夫还真有兴趣跑上一趟的。如此多年没见,老夫也很想知道元魇道友的梦魇魔功,是否另有突破了。如今分身无暇,只能让这些小辈冒些风险了。不过现在看看,除了白戚外,其他人都已经遭遇不测了。道友出手也未免太快了一点吧!”灵王不动声色的说道。

“我能留下你们灵族一人到现在,已经算是给你面子了。要是还废话连篇,就不要怪我没给机会了,将他也一并灭杀了。”黑袍青年脸色一沉,大有一言不合,马上就再出手的模样。

“元魇道友脾气,比起数万年前倒没有多大变化。好的,老夫也就长话短说了。我打想用一样东西,为族中晚辈换取一株净灵莲和一次进入洗灵池的机会。不知道友觉得如何?原本老夫是想和灭情无常二位道友做此交易的,可没想到会换成了元魇道友!”灵王虚影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

“哈哈,想不到灵王也会说笑!你以为这般说辞,元某就会相信了。别说灭情、无常二人不在这里,就是在此地,他们也不会和灵界之人做什么交易的。好了,话说完了。本座这就先送你这晚辈上路吧。你的这一缕分魂,我也不客气的笑纳了。”黑袍青年听完之后,却根本不信的样子,狂笑一声后,就再次一摆手中的巨剑。

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见此情形,脸色骤然一变,不觉一提体内法力。

韩立所化巨猿也目光一凝,体表金光流转起来。

但在这刹那间,灵王虚影却不慌不忙的张口说出了一个让黑袍青年一惊的话语来:“怎么,元魇道友,莫非连那陨界石,也不想要了吗?”

“什么,陨界石?你手中有此物?不对,你倒底知道些什么?”黑袍青年一下失声出口,但马上又一下恍然的想起什么,声音徒然大寒的反问一声,脸上狰狞之色毕露!

“嘿嘿,老夫知道的,远比道友所猜想的要多得多。毕竟老夫和灵界其他几族大乘期存在不同,经历的岁月是他们的数倍有余,自然也会知道一些他们根本不知道的事情。有了此石的话,你们魔族眼前的大劫,起码可以再推迟个上万年。其珍贵之处,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吧。道友,你仔细想想,再回答老夫不迟的。”灵王露出大有深意的表情,胸有成竹的说道。

黑袍青年脸色阴晴不定,悬浮在池塘上空一动不动。

韩立和陇家老祖等人听到这番对话,心中自然也是同样的惊疑不定,不禁各自猜想着刚才话语中真正含义。

“好,很好。很久以前,本座就猜想你来历不同一般,绝不是普通的灵界中出身,如今连圣界秘事都知道的如此清楚,看来当初的猜测果然没错了。只是可惜的很啊……”黑袍青年忽然神色一展,并轻轻的摇了摇头。

“可惜什么?难道你不知道陨界石对你们魔界的重要吗?”老者眉头一皱,有些奇怪起来。

“可惜的是,你今日遇到的是我,更不该将此事告诉我!”黑袍青年嘴角一丝诡异泛起,并在下一刻,突然将手中黑色巨剑冲白戚一斩而下,同时另一只大手冲白袍老者一探抓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