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九十章 危机重重

这时的韩立,不但将风雷翅激发了出来,一只手掌中更是托着一件数寸高的小鼎。

巴掌大小,闪动着耀眼的紫芒!

“紫言鼎!这不是血光那小子的宝物吗,怎么会在你手中?算了,就算如此,你以为凭借区区一件仿制玄宝,就能抵挡黑魔匕一斩了。简直是痴心妄想!”黑袍青年一见韩立手中的紫色小鼎,先是一怔,但马上不在意的冷声道。

话音刚落,韩立附近虚空中骤然间“嗤嗤”声大作,密密麻麻的黑丝竟再次的浮现而出,并跗骨之蛆般的从四面八方向韩立激射而去。

韩立见此情形,面容一沉,将手中紫色小鼎蓦然往高空一抛,单手一掐诀后,飞快一点,同时口中一个“禁”字出口。

青蒙蒙光柱从指尖处一喷而出,化为阵阵精纯灵力的注入到了小鼎之中。

顿时此宝光芒大放,一个“禁”字古文从中一飞而出,并一晃之下,骤然放大上百倍,化为了一片紫光蒙蒙的虚影,将韩立身形全都包裹了进去。

而就在这时,那些黑丝一闪即逝下,狠狠斩到了四方状的虚影上了。

“轰隆隆”一声巨响!

黑芒紫光交织闪烁到了一起,迸发出一团团头颅大小的光球。

那些黑丝纵然犀利无比,但是紫言鼎即使在仿制玄天之宝中也算名列前茅的至宝,再加上早已被韩立炼化由心了,故而被不惜法力的一催动下,竟发挥出十二成的威力,幻化的那紫色符文虚影在嗡鸣声中,直接呈现实体晶化的模样。

那些黑丝纵然是真正玄天之宝发出的攻击,但毕竟也只是黑袍青年随手一击的威力而已,故而只深入紫色虚影尺许深后,就无法再进入分毫,竟一时间被硬生生的抵在了外面。

黑袍青年见此情形,脸上没有什么异色,但瞳孔中一缕寒芒闪过。

同时抓住黑色巨刃的手掌,黑光微微一闪。

下一刻,巨大紫色符文虚影中尖鸣声大起!

那些黑丝一阵颤抖后,威能一下狂增倍许以上,看似坚不可摧的紫色虚影竟纷纷的一裂而开。

黑丝在紫光中从四面八方向中心处的韩立,飞快靠近而去了。

韩立脸色不禁一变,手中法诀一变,就要再催动紫言鼎施展其他玄妙变化。

但是却已经迟了!

正绽放紫色光芒的小鼎一声哀鸣,“咔嚓”之声传来,接着表面呈现出无数白痕,再一闪下,就化为一团光焰的爆碎而开了。

紫色符文虚影一模糊后,瞬间的凭空破灭掉了。

密密麻麻的黑丝一闪之后,顿时再无任何阻挡的往中心处的韩立滚滚而去。

一副要将韩立千刀万剐的模样。

韩立瞳孔骤然一缩,毫不迟疑的两手一握拳,口中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

刹那间,其身上黑气一滚,无数黑色符文从体内狂涌而出,再一凝之下,幻化成一件漆黑如墨的黑色战甲。

同时他背后金光一放,一个三头六臂的金色法相冲天现出,六条手臂一挥下,从掌心中各自射出一团金蒙蒙光焰,并在身前汇聚一起,幻成一个巨大的金色漩涡。

里面轰鸣声一响!

漩涡疯狂一转下,无数金文从中狂涌而出,并化为一股股庞然巨力,竟将部分黑丝硬生生的一卷而入。

至于那个三头六臂的法相,却在体表金光一流转下,凝结成了金灿灿的实体,身上隐约现出一副模糊的金色甲衣,然后一闪的挡在了韩立前面。

此金身六只毫无感情的金目一睁开后,手臂顿时虚影般的一阵狂舞。

瞬间工夫,无数金色拳影凭空浮现在附近虚空中,一个闪动下,就狂风般的向四面八方狂卷而出。

这时韩立本体,却蓦然单足一跺虚空,身躯骤然向后激射而去。

其背后双翅雷鸣声一起,无数金色电弧从翅上弹射而出,一凝之下,竟幻化一团团金色雷球,向后面黑丝呼啸射去。

不仅如此,在金色雷球方一放出的瞬间,韩立背后青光一闪之后,竟又喷出了七十二口寸许长小剑。

这些小剑一个晃动后,就化为七十二道青蒙蒙剑光,狠狠一劈而下,顿时数以千计的丈许长剑光狂涌而出,并在一个模糊后,幻化成一座青蒙蒙剑山虚影,发出风雷声的先斩到了后面的黑色丝网上。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后,一团青色骄阳在黑丝上一升而出,并传出惊人的剧烈波动。

而在轰鸣声中,那些金色雷球也一闪的纷纷没入青色骄阳之中。

瞬间工夫,雷鸣声,剑气声以及嗡鸣声全一起大作,一团团难以置信耀眼光团,更是在附近虚空中连绵爆发而出,远远看去大半池塘上空都被刺目光芒照亮了一般。

黑袍青年见到此幕,神色一动,脸上首次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来。

只听一声“走”!

陇家老祖双目一亮,突然向羽衣少女和白戚狠狠传音了一声,接着身形一动,化为一道惊人金虹的向后激射而走了。

他之所以在如此危急情形下,还愿意通知二者一声,自然不是心存什么善意,而是想趁着黑袍青年分心之际,几人一起逃走的话,成功几率自然大增许多的。

果然羽衣少女一听传音,二话不说的背后五色焰翅猛然一扇,也化为一团五色虚影的向另一方形破空射去。

但那白戚仍然在原地未动一下,犹如根本未见到二者的举动一般。

陇家老祖见白戚这般举动,心中越发惊疑起来,但所化金虹遁速却反而更加快了一分,只是两个闪动下,就到了千余丈外的地方,并毫不犹豫的往高空中绿蒙蒙光幕一射而去,就要就此的从山谷中脱身而出。

另一边的羽衣少女,同样到了山谷边缘处,双翅一展,身形骤然在虚空中消失不见了。

看来是打算施展神通,就直接瞬移到光幕之外的。

在此种情形下,两人只要一到山谷之外,并朝不同方向隐匿而逃,只要不是运气太差,说不定还真有人能够逃得性命的。

但诡异的是,黑袍青年远远望了二者遁光一眼,并没有任何拦阻举动,只是嘴角隐现一丝讥笑之色。

“砰”的一声闷响。

陇家老祖遁光一接触绿蒙蒙光幕的瞬间,金光为之一晃,竟一个跌跄弹射而回,并现出了身形来。

先前可以轻易进入的绿色光幕,此时赫然变成了铜墙铁壁。遁光一撞到上面,不但被一弹而回,更有一股难以抵挡巨力从光幕中一涌而出,让其无法轻易的洞穿而过了。

陇家老祖飞快站稳身形,但面色铁青,心中为之一沉了。

若是换做其它时候,这层禁制固然有些麻烦,但他自信只要稍微动用几种手段,还是有把握破开眼前禁制的。

但在一名魔族圣祖面前想做此事的话,却是白日做梦的事情了。

这位魔界巨孽又怎可能真给其留下破除的时间。

不光是他,消失的羽衣少女同样在光幕前一闪的再次现出身形。

此女惊怒之下,接连变幻其他几种空间秘术,也一样的无法洞穿光幕而过。

少女螓首一回的向池塘方向回望了一眼,面甲下的面容一丝血色全无了。

忽然一声猿啼声从池塘上空的耀眼光团中传出!

接着附近耀眼光芒一敛,两声爆鸣声从中传出,两股飓风和一道巨大黑影一前一后的从中狂扑而出,并一个闪动下,出现在了数十丈外的另一处高空中,这才显出了本来面目。

是一只身高十丈的金毛巨猿,身上套着漆黑魔甲,两手各自托着一青一黑数丈高的小山。

韩立竟然在危机关头变身成了金毛巨猿,用一身恐怖神力外加借用两座极山之力,才在辟邪神雷和梵圣金身等诸多神通掩护下,才硬生生将黑丝冲开一线,从而勉强逃得了出来。

但就算如此,其身上魔甲表面也多出无数纤细裂痕来,并正在徐徐的重新弥合起来。

这还是韩立自己本身使用过几次真正的玄天之宝,隐约能抓住一线生机的结果。

换了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二人,纵然有和韩立一般神通,心中惊慌之下,也只能惨死当场的。

毕竟那些黑线实在太恐怖了,不但犀利无比,几乎无坚不摧,更可洞穿虚空的自行灭敌于无形。

“有趣!真的有趣。看来本老祖这一趟还真是来对了。不但碰到了伪仙儡,还碰到了一名能够将真灵血脉发挥到如此地步的人族修士。小家伙,你体内不止这一种真灵血脉吧,还有何神通,尽可给本座施展出来。否则下一击,我会动用黑魔匕的近半威能,你绝难逃过魂飞魄散的下场!至于你们两个,不要枉费心机的想逃走了。此岛叫苦灵岛,而这座山谷却叫困灵谷。你们这些灵界之人到了此地,也只有飞灰湮灭这一条路可走而已。”黑袍青年目睹此景,手中黑色巨剑微微一抖下,不怒反喜的哈哈大笑起来。

“龙兄,叶仙子。你们也不要再有其他心思了。我们几人联手一战,或还可有那么一线生机。若是斗志全无的话,可真要全陨落在了此地。白道友,我不知你心怀什么心思,但可不要自作聪明,真以为可以一直独善其身吗?”金毛巨猿脸上狞色一现,大嘴一张,就传出了韩立轰隆隆的声音。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