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八十九章 玄天黑匕

无论陇家老祖金龙,还是羽衣少女身上战甲,都是可以无视魔手镇压, 一个神念下就可激发的保命手段,玄妙之处远不是那些普通神通和宝物可比的。

那金龙一扬头颅,通体一阵金光大放后,一道碗口粗金蒙蒙光柱一喷而出,一闪即逝的击在了巨大魔手。

而金龙在这一击后,就仿佛耗尽了灵力,一模糊的就此消散了。

羽衣少女身上五色战甲也一阵晶光流转,骤然在其头顶凝聚出一口十几丈长的巨型剑影,晶莹剔透,并一闪之下,化为一道五色匹练的也斩中擎天魔手。

“轰隆隆”一声巨响!

几乎笼罩大半池塘的漆黑魔手,一阵剧烈晃动后,一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从上面传出的庞然巨力更是为之略微一松。

虽然巨力只减弱了两三分,还只是一刹那的事情,但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可是成名多年的合体修士,外加身具真龙天凤血脉,一身神通远超普通同阶存在,自然不可能放弃眼前的脱困良机。

当即一人身上金光万道,身躯骤然间狂涨数倍,再化身成了四五丈高的半龙之体,两条遍布金鳞的手臂更是往附近地面狠狠一砸而下。

一声巨响!

大地都为之一颤!

一股气浪直接从陇家老祖附近爆裂而开,向四周疯狂的一卷散开。

借着从手臂上传来的两股反震之力,陇家老祖一声大吼下,终于突破了魔手巨力的束缚。

“嗖”的一声!

他从地面中一下弩箭般的激射而出,并一个闪动后,出现在了后面数十丈外的虚空中,动也不动的悬浮在那里了。

陇家老祖并不是不想马上逃之夭夭,而是深知在一名魔族圣祖面前,此种做法只会让自己更快的陨落而灭罢了。

故而他深吸一口气后,就双袖一阵抖动,一口气放出了七八件式样各异的宝物,或化为道道惊虹,或变幻成团团灵光,围着其上下盘旋不定着。

其中一件数寸大小玉玺、一只拳头大小的金环,方一放出就光芒四射,并隐隐带动附近的天地元气都为之跳跃不已,竟似乎是两件仿制的玄天之宝。

看来为了保命,这位陇家老祖真连压箱底的东西都再无任何保留的拿了出来。

另一边的羽衣少女,却是另一番举动了。

她身上五色甲衣只是一阵艳丽光霞流转,就往背后狂涌而去。

“噗”“噗”两声,背后一下幻化出两只数丈长的巨型羽翅。

这对羽翅不但表面遍布数尺长的五色长翎,更在翅尖处有一团颜色变化不定的光焰闪烁着。

在羽翅微微一抖后,两团光焰“轰”的一下爆裂而开,化为点点光焰的将整对点燃了起来。

巨型羽翅顿时光华大放,一瞬间的化为了一对光焰之翅,看起来好不惊人!

羽衣少女面色冰冷的一声娇叱,光焰之翅狠狠一扇,剧烈波动传来!附近虚空竟一下塌陷般的扭曲起来,竟以少女为中心现出一个白蒙蒙孔洞来。

直径足有十丈之巨!

羽衣少女在下一刻,身躯一模糊后,就在孔洞中一闪的消失了。

黑袍青年站在高空中,目睹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的手段,双目微微一亮,不怒反喜起来:“不错,我说你们这点修为也敢深入圣界禁地中,原来继承一些真灵血脉。啧啧,真龙天凤!这在真灵中也是名气最大的存在,你们两个的真血,本座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话音刚落,那口悬浮在近前的乌黑匕首,又微微的连闪两下。

陇家老祖面色大变,身形骤然间向后激射而出,身前数件宝物同时嗡鸣大作,尽数爆发出刺目光晕,将其半龙之身一下遮掩进了其中。

撕裂之声骤然响起!

整团光晕突然向里凹进一大块,紧接一阵剧烈晃动后,里面一阵连绵巨响传来。仿佛被一股无形之力狠狠斩到了其上。

光晕中几件宝物狂闪几下后,竟纷纷化为团团灵芒的爆裂而开,只留下那块玉玺和拳头大金环还放出惊人灵光,一副在苦苦支撑的样子。

陇家老祖脸色大变,不加思索的两手飞快掐诀,再一张口,两股白气从中一喷而出,并一闪即逝的没入到仅剩的两件宝物之中。

它们散发的光霞猛然一涨下,总算再稳定了下来。

另一边白蒙蒙孔洞处,一声闷响,一根黑线一闪即逝的没入其中后,孔洞一阵晃动,竟从中间凭空的被一切而开。

几乎与此同时,十几丈外另一处虚空中一声惊怒娇叱传来,一股可怖波动爆发而出。

那根消失的黑线蓦然从虚空中激射而出,紧接一大团五色光焰也狂闪的浮现而出。

在巨大光焰之中,有一名背后撑起巨大焰翅的窈窕人影,正是那身穿五色甲衣的羽衣少女。

只不过这时的她,望向黑袍青年的目光满是惊惧,肩膀一侧空荡荡的,一条手臂无端的不见了踪影。

刚才那根黑线不但破了此女施展的空间秘术,更以不可思议神通要连躲入虚空中的其身躯也一斩两截。

要不是关键时候,她急中生智的施展了替劫大法,硬生生舍弃了一条手臂,恐怕也和千秋圣女一般的陨落而灭了。

羽衣少女飞快的瞥了陇家老祖和白戚一眼。

结果见陇家老祖面色苍白异常,神色虽然还算冷静,但目中深处也闪动着深深的恐惧之意。

而那位白戚,竟然到了这时仍是一副木头般的在地上一动不动,一副似乎彻底放弃了和黑袍青年对抗的打算。

羽衣少女心中一沉,不禁有些绝望了。

这时,空中黑袍青年,一见刚才攻击均都未奏效,也有些意外,但马上一声不屑的冷笑,一只手掌抬手一抓,竟一把将那柄乌黑匕首抓到手中。

远看向这边的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一见此景,脸色一下变得难看异常了。

显然这位魔族圣祖的下一击,绝不会像刚才那般轻描淡写了,他们能接下的几率绝对不会太大的。

就在二人心惊胆战,黑袍青年嘴角狞色一现,手腕一抖的将匕首一竖而起。

顿时匕首表面一溜上古银文浮现而出,一阵微微颤抖后,从尖端喷出一道黑色光柱,直冲九霄云外,并一闪的不见了踪影。

下一刻,空中一声晴天霹雳!

正对池塘的蔚蓝天空竟骤然狂风大起,紧接着一个漆黑大洞凭空出现在虚空中。

一阵冰寒刺骨的阴风吹过后,一股股漆黑魔气通灵般的从孔洞中狂涌而出,然后一凝下,竟直接幻化成一个个斗大的黑色符文,足有上百个之多。

黑袍青年不加思索的用一个手指向高空一点。

那些黑色符文滴溜溜一转后,仿佛受到什么力量牵引,纷纷化为一颗颗黑色流星的从高空坠落而下,并一闪的全没入到了那件黑色匕首之中。

原本不过半尺长的匕首,在一吸收如此多黑色符文后,清鸣之音大作,表面银文流转下,竟一晃的狂涨起来。

转眼间,匕首就在黑色魔光中幻化成了一口丈许长的黑色巨剑!

黑袍青年单手持着巨剑手柄,冷冷望了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一眼后,口中蓦然吐出一个“斩”字!

巨剑就一抖的朝虚空一斩而下,一道十几丈长的月牙状乌光蓦然一卷而出。

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脸色为之一凝,正想调动体内所有法力,再联手一拼之时,但一见那乌光所去方向,神色一下变得古怪之极了。

黑色乌光竟然没有冲他们而来,而是在途中骤然方向一变,竟向一侧一卷而去。

目标赫然是刚才那团将韩立一下淹没其中的黑色魔焰。

此团魔焰自从将韩立卷入其中后,就再无任何声响从中发出,魔焰火势也一直未消减分毫,如今黑袍青年弄出这般大声势后,却丝毫征兆没有的攻击过来。

黑袍青年一斩而出后,口中这才淡淡的说了一句:“真以为区区的一些遮掩气息之法,也能瞒过我的耳目!看来闯如此地的人中,以你的神通最大,那本座就先一步送你上路吧。”

话音刚落,原本平淡无奇的黑色月牙骤然一扭曲,竟一下在魔光闪动中幻化成一根根细长黑丝。

足有成千上万之多,方一散而开后,就一模糊的纷纷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下一刻,那团黑色魔焰四周虚空波动一起,密密麻麻的黑丝就无声息的闪现而出,交织闪动下,一张黑色巨网骤然成形,并立刻一缩的闪电般变小。

“封!”

韩立低沉的声音一下从魔焰中爆发而出,接着一团紫光从中一飞而出,并滴溜溜一转下,竟幻化成一个斗大的“封”字,并一下自行的爆裂而开。

一阵异样波动向四周一卷而去后,魔焰附近空气顿时为之一凝,正飞快缩小的黑网也不由的为之一荡,露出了些空洞出来,但黑光一闪下,马上就恢复如初了。

但就是这片刻的耽搁,一声雷鸣后,一根青白光丝从那一丝破绽中一闪的激射而出,再一个晃动,就一下出现在了陇家老祖和羽衣少女中间的虚空中。

身上一道道金弧缭绕全身,背后一对青白雷翅轰鸣不已,双目凝重的望向黑袍青年,正是韩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