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八十八章 伪仙儡

“有些意思。竟然能挡住本圣祖一击,不过再怎么挣扎也是螳臂挡辕而已。”黑袍青年目睹韩立和止水二人的模样,神色微微一怔,但马上嘴角泛起一丝狞笑,并且另一只手掌一抬,一根手指冲二人微微一点。

“嗖”“嗖”两声!

两团黑点从黑袍青年指尖处一弹而出,并一个闪动下就横跨百丈距离,分别到了韩立和灵族青年近在咫尺的地方。

韩立目中蓝芒一闪,就将黑点看了个清楚,赫然是一颗豆粒大小、漆黑发亮的丹丸状东西。

虽然这丹丸毫不起眼,但韩立又怎敢轻易让其靠近。

他不加思索下,猛然吸一口气,再用力一喷,一道青蒙蒙剑光一卷而出,一闪之下,就将黑色丹丸一劈而开。

下一刻,被劈开的两片丹丸却爆裂而开,一下化为两股滚滚黑焰,一个咆哮下就将韩立淹没进了其中。

魔焰围着韩立疯狂涌动,并飞化为一股黑色火柱冲天而起。

一时间,身处其中的韩立一副生死不知的样子。

但黑袍青年显然对自己的魔焰十分自信,一见韩立被魔焰包裹进了其中,当即失去了兴趣的目光一转,就将全部心神都放到了另一边的“止水”身上。

相对韩立来说,这位魔族老祖对能面不改色就接下刚才一击的灵族青年,更感几分兴趣。

另一边,止水仍然面无表情,手臂一抬下,竞五指一分的直接抓向射向自己的黑焰。

一声闷响!

黑色丹丸在一接触灵族青年手指的瞬间自行的爆裂而开,化为滚滚魔焰的扑向了青年。

“不好!”

千秋圣女目睹此景心中大急的暗叫一声,再也顾不得其他的猛然一催体内一件神秘器物。

“轰”的一声!

那件器物在其体内一闪的放出惊人波动。

与此同时,此女身躯一震下,竟从地面中一飞而出,更从体内往外涌出一道道金灿灿灵纹,瞬间遍布全身各处,看似和止水身上的一般无二,并且游走不定,好不诡异。

而陇家老祖等人这时,半截身子还被死死的压在地面之下,每每想要调动法力和秘术想要脱困跳出时,肩头就会骤然一沉和一麻,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一下,仿佛一座座重逾百万斤巨山正死死压在身上一般。

让他们纵然满身法力,却一时间被硬生生禁锢在了原地。

止水在千秋圣女变得异常的瞬间,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体表银色灵纹狂闪几下,竟一张口,冲飞卷而来的魔焰狠狠鼓嘴一吹。

一声仿佛整个天空都被撕裂般尖鸣,一下从青年口中爆发而出,随之一股银蒙蒙音波一喷而出。

迎面魔焰一接触下此银波,竟在微微一颤之后化为点点黑光被纷纷震碎而灭。

但如此做的后果,却让青年身上银色灵纹闪动几下后,一下变得黯淡下来。但其两手握拳的站在原地,脸上仍然一副木然模样。

“咦,竟然是一具伪仙儡,不对,太弱了一点,似乎被人后天炼制过了,气息可比真正伪仙儡差的太远了。”黑袍青年一见此幕,一声轻“咦”脸上有些意外了,但冷笑一声后,一根手指又微微一点而出。

听其口气,这位灵族“止水”竟然是一具傀儡而已!

“呲啦”声大作,一团黑芒在其指尖处发出刺耳鸣叫,再一涨缩凝聚下,竞化为了一根纤细的黑幽幽细针,并轻描淡写的一弹而出。

黑芒无声无息,一闪即逝!

站在百丈外的灵族青年,身上银纹突然狂闪的脱体浮出,滴溜溜一转下,就以不可思议速度幻化成了一面花纹古朴的银色盾牌,挡在了身前处。

而下一刻,一声轰鸣!

盾牌猛然一颤,一团黑芒绽放而开,但又一闪消失,表面赫然多出了一个拇指粗细的黑孔。

“止水”在原地未动一下,但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奇寒无比的灰白之气,略一凝聚幻化后,就化为十几条碗口粗细的灰白色触手。

这些狰狞触手在四周一阵狂舞,里面竟隐隐有咆哮暴怒声传出,让人略一闻听就不由得胆寒不已。

黑袍青年在空中目睹这一切,双目微微一眯后,面露一丝冷笑之色。

“止水”的爆发,也不过是瞬间事情。

几个呼吸后,他身上的十几条狰狞触手就一抖的溃散而灭,身前那面银盾也一闪的无声消失。

“咕咚”一声!

灵躯青年丝毫征兆没有的栽倒在了地上,在眉宇中间有一个黑点浮现,并顷刻间化为了一个和银盾上一般大小的孔洞来。

那黑袍青年弹出的—根魔针,不但击穿了银色盾牌,竟然将止水头颅也轻易的洞穿而过,神通之大实在高深莫测,远超一干合体存在的想象。

但更诡异的是,从止水伤口处涌出的并不是鲜红之物,而是一团团的灰白阴气,呈粘稠状,浓厚仿佛液体一般。

“有趣,驱动之物竟然不是仙元晶,而是天外魔头的魔魂之力。如此乱七八糟的凑在一起,难怪这伪仙儡根本不堪一击了。里面的魔魂是你放进去的吗?“黑袍青年自顾自的喃喃几声,并目光一转的望了千秋圣女一眼,冷冷的问了一句。

但这时的千秋圣女,在“止水”倒地的同时,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惊恐表情,口中刚说出一个“我”字,身上金纹就一模糊的同样翻身栽倒。

一声闷响!

此女身躯卷缩一团的重重摔倒了地面上,身上气息变得忽强忽弱,体表那一层金色灵纹更是忽隐忽现,更仿佛随时都要消失掉一般。

“半儡之身!”黑袍青年先是一怔,但马上有些恍然的抚掌大笑起来,似乎因为想通了什么,心情一下大好起来。

“嘿嘿,区区一个合体,想要催动伪仙儡哪有这般便宜之事,纵然将自身也炼化成了半儡之身以便操纵,但仙纹一旦反噬,也足以要了你的小命!不过看在你自将这具伪仙儡送上门的份上,我就亲自送你上路吧。”黑袍青年狂笑一声的说道。

话音刚落,他一只手掌一竖,并冲地上的千秋圣女轻飘飘的虚空一划。

噗嗤一声,其身前空间波动一起,一柄半尺长的乌黑匕首浮现而出,其散发着恐怖的灵压,并一闪即逝后的蓦然消失了。

但下一刻,黑光一闪后,匕首竟又诡异的重新出现在了原处。

而这时,地面上缩成一团的千秋圣女却一声凄厉惨叫发出,身躯连同里面元神竟丝毫征兆没有的一分两半,护体灵光以及身上的所有防御宝物,根本丝毫反应没有。

噗嗤一声!

两片残尸被一股汹汹魔焰诡异的点燃了,转眼化为一股飞灰的不复存在了,只留下一面通体晶莹的数寸大的古镜。

“咦,怎么有些眼熟?本座好像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的!不过原来本体是一件通灵之宝,我说怎么可以承受半儡之身的。正好,本老祖最近正打算祭炼一件魔阵,就用此物当做镇阵之物吧。”黑袍青年一见千秋圣女的本体后,面上闪过一丝意外,但马上哈哈一笑的单手再虚空一抓!

那气息全无的“止水”和那面灰蒙蒙的古镜就“嗖”的一声,凭空激射到了黑袍青年身旁一侧处,并一顿的悬浮在那里不动了。

黑袍青年上下打量了动也不动的二者一眼,脸上露出了满意的表情,目光再一瞥还被那只巨大魔手镇压在地上无法动弹的陇家老祖等人一眼,嘴角一丝冷酷之意闪过,二话不说的手指再一点那口诡异的乌黑匕首。

“噗”“噗”两声后,匕首接连两次的忽隐忽现。

池塘边上顿时又是两声惨叫传来,老儒和晖长老二人身躯也诡异的一劈两半,尸体同样被魔焰化为了乌有。

剩下的陇家老祖、羽衣少女见此情形,脸色唰的一下苍白无血了。

“玄天之宝……”

陇家老祖一声惊怒之极的低吼!

除了这等传闻中的一界至宝外,纵然对方神通再大,也不可能一个照面就斩杀他们近半人数的。

他们虽然已经知道黑袍青年肯定是一名货真价实的魔族圣祖,但万万想不到对方出手如此狠辣,竟根本问上两句就动用了玄天之宝,原本心中还有其他想法的二人,当即惊怒之极下,纷纷动用了保命的手段。

陇家老祖一声大吼,头颅天灵盖忽然一打而开,金霞闪动下,竟从中一下飞出一条金灿灿的五爪真龙。

此金龙开始不过寸许大小,但一飞出陇家老祖头颅后,立刻迎风一涨的化为十几丈巨大,张牙舞爪下,冲着空中黑袍青年发出了低沉的龙吟之声。

羽衣少女虽然身形也是未动一下,口中银牙一咬下,却张自喷出一团精血来。

此精血滴溜溜的迎风一散后,就化为一团血雾的往其身上一扑而去,竟纷纷没入到了其身上的那件五色羽衣之上。

马上,羽衣中一声悦耳的凤鸣传来,一下绽放出无数道万丈五色光霞,然后飞快一凝后,就幻化成一件精美之极的全身战甲,牢牢的覆盖了其全身各处,甚至连面孔上也多出一件晶莹的五色面具,只露出两只灵动的美目来。

倒是那位白戚,竟然在白光中仍然一动不动,不知是另有什么打算,还是真的没有什么神通挣脱那魔手镇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