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八十七章 元魇始祖

“宝花大人,这些人已经找到了灵池所在,我们还不动手吗?”黑甲大汉目睹韩立等人进入到了山谷中,眼珠转动几下后,有些迟疑的问了一句。

“不急,我等不用出手,自会有其他人拦下的。那人不久也要到了!”白衣女子淡然的说了一句。

“其他人?”

“我这一次之所以冒险重返圣界中,大半是为了恢复往日法力,小半原因却是为了此人的。”白衣女子轻声一笑,四周空气蓦然为之一凝。

黑甲大汉有几分疑惑,但见白衣女子四周的异样情形,心中一凛的不敢再多嘴什么了。

白衣女子四周空气很快恢复了正常,但是在等了一小会儿后,她忽然黛眉一挑,一挥手掌虚空在身前一划。

顿时一团水银般诡异液体在身前凭空浮现而出,略一凝固后,幻化成一面镜子般光幕,里面光芒狂闪,浮现一副清晰异常的画面来。

在镜中,无数电弧轰鸣狂下的雷海边缘处,空间波动一起,一团直径百丈的巨型黑色光团从虚空中一闪的浮现而出。

随后此光团光芒一敛,现出了里面的东西来,竟是一只体长七八十丈的三首黑蛟!

此魔蛟通体遍布漆黑发亮的鳞片,三颗硕大头颅仿佛阁楼般的微微晃动下,一股股黑焰在庞大身躯上若隐若现,好不狰狞可怖。但更令人吃惊的是,在巨蛟中间头颅上,稳稳站立着一名赤手空拳的黑袍青年。

此青年双目淡紫,面如冠玉,一对剑眉直飞鬓角,面无表情下凭空增添几分萧杀之气。

黑袍青年目光往雷海中扫了一眼,发出了一声冷哼,一只手掌虚空一抓下,无数黑色符文从手心中狂涌而出,一凝之下,竟化为一口黑蒙蒙的黑色长枪。

丈许来长,但枪身铭印着一层层的魔纹符咒,多看几眼下,竟大有头晕目眩之感!

青年手腕一抖,单手持枪冲前方轻描淡写的一点而出。

“呲啦”一声!

一道瀑布般的黑色匹练竟从枪尖上一闪而出,狠狠射到了雷海中。

惊人的情形出现了!

黑色匹练所过之处,所有电弧都纷纷扭曲退避,竟在雷海中凭空开出了一条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通道来。

通道两侧万雷轰鸣,但任何一道电弧都无法进入其中,仿佛被一股强大力量硬生生挡在了通道外一般。

青年单手再一翻转,手中黑枪就“噗嗤”一声的爆散而开,重新化为黑色符文的凭空不见了。

他足尖一点身下黑蛟头颅,就要一催的进入雷海之中。

但就在这时,黑袍青年忽然察觉到了什么,蓦然脸色一变的一偏头颅,整张面孔一下完全呈现在了镜面光幕之中,双目紫芒一闪,一声低喝出口:“什么人,竟敢偷窥本圣祖!”

随着此声出口,一股无形波动竟然洞穿虚空的直接在镜面上呈现而出。

一声闷响后,镜面一下化为无数银光的爆碎而灭。

黑甲大汉目睹此景,脸色一下苍白无血了,半晌后才喃喃的说了一句:“元魇始祖,是元魇始祖大人!难道大人要等的就是梦魇大人!”

“不错,我要等的的确就是元魇!怎么,你害怕了!”白衣女子却对刚才情形视若无睹,听闻黑甲大汉之言,嘴角泛起一丝冷意的问了一句。

“有宝花大人在此,属下怎会害怕的。不过大人现在修为还未恢复,现在就见元魇大人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妥?”黑甲大汉开始满头大汗了。

“有本座在此,你怕什么,况且我见元魇又不一定非要动手的。但是一会儿,我要你做一件事情去。”白衣女子轻笑一声,声音又骤然一冷的说了一句。

“大人有事尽管吩咐,属下一定竭尽全力完成。”黑甲大汉心中略松,立即躬身回道。

“只要能做好此事,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保你无事的。你且听好了。”白衣女子嘴唇微动下,竟传音了过去。

黑甲大汉低首凝神细听着,片刻之后,丑陋脸孔上就蓦然闪过了一丝恍然之色,心中总算明白了,为何这位宝花大人别人不带,但为何一直带着自己在身边了。

当即连连的点头不已!

“好,做好了此事。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但现在,我要看看先前卦象中所指的倒底是闯入者中的哪一人了。”白衣女子露出满意之色来,玉手再次往身前一划后,顿时银光闪动下,又一个镜子般光幕浮现而出。

只不过这一次,镜子中呈现的画面却是那一座绿蒙蒙山谷中的情形。

此刻画面中,韩立等一干人竟围着那座池塘纷纷祭出各种法宝,拼命攻击一层笼罩整座上空的无形禁制。

只见五颜六色的宝物在空中狂舞不定,各种光芒雷火更是暴雨般的四面八方倾斜而去,但是那一层无形禁制却稳若泰山般的横在那里,丝毫不见溃散崩溃迹象。

“不行,此地禁制肯定是那些魔族圣祖设下的,一般方法根本无法破开的,必须动用压箱手段才可的。”陇家老祖蓦然停下了攻击,并大声的说道。

“的确如此,白某带了一颗万年朽珠,应该对此禁制有些效用了。但光凭此手段的话,还没有十成的把握,需要其他道友配合攻击的。陇兄先前的那柄金斧威力惊人,正好合适的。”白戚也将放出的十几口白色剑光一收后,扫了陇家老祖一眼后,才凝重的回道。

“那柄金沙斧虽然威力奇大,但每动用一次都要耗费陇某不少真元的。陇某已经动用过一次了,接连使用的话,恐怕对修为有损了。这样吧,老夫还有一门神通,专破各种禁制,同样可以辅助白兄出手的。”陇家老祖眉头一皱的回道。

“这也行!韩道友,你一向高深莫测,应该也有些特殊手段吧。”白戚略一思量下,在白光中微点下头,一转首后,竟冲韩立也说了一句。

“在下手中还有两件异宝,威力之大远在普通顶阶法宝之上,可助二位道友一臂之力的。”韩立神色不变,轻描淡写的言道。

“很好。等下我三人主攻,其他道友就尽力辅助我等一下吧。此禁制纵然再玄妙,但相信我等联手之下,也可一击就毁的。”千秋圣女面上一喜的说道。

这时,白戚一拍腰间一个皮袋,顿时一颗灰色晶珠从中一飞而出,略一盘旋后,就在其身前涨缩不定起来,并从中放出一缕缕灰白色水气来。

这水气异常诡异,里面竟然充满了一种难言的腐朽味道,但并不刺鼻,反而隐约有一股淡淡香气蕴含其中。

一旁的陇家老祖和韩立也分别有了其他动作。

一个身躯一涨,两手一搓下,手掌间竟一下现出一缕金芒来,并且越来越长,越来越粗,转眼间就形成了一道模糊不清的锥子般的器物。

另一边的韩立,倒是简单,只是两只手掌一翻转下,顿时一青一黑两座尺许高山峰同时浮现而出。

千秋圣女、晖长老等人见三位合体后期修士都做好了准备,也不敢怠慢的猛然狂催功法和宝物,让攻击声势看起来一下发凶猛几分。

“动手!”

白戚一声大喝,就率先用手指一点身前那颗圆珠,顿时此宝放出的灰白水汽一凝下,直接化为十几条白线的冲无形禁制冲去。

陇家老祖也二话不说的将手中的锥状金芒一下放出。

只见一声轰鸣,金芒仿佛雷电般的一闪射出,仿佛无坚不摧一般。

至于韩立,则只是手腕一抖,两座迷山峰被一抛而出,但马上一闪后,同时化为百余丈小山。

一个灰气缭绕,一个青光万道。

“哼,果然是你们这些异族人在捣鬼!既然来了,那就一个也别走了!”池塘上空黑光一闪,突然多出了一条数十丈长的庞然大物,摇头摆尾之下,正是那条三首巨蛟。

而在此蛟上方丈许高的虚空处,那名黑袍青年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并且只是一抬手,冲着韩立等人的攻击只是轻轻的虚空一按。

“轰隆”一声!

一只千丈大的黑蒙蒙巨手,凭空出现在了池塘上空,只是往下一压后,所有攻击无形禁制的攻势都瞬间冰消溶解,同时一股庞然巨力丝毫征兆没有的作用到包括韩立在内的所有身躯上。

“噗噗”几声后,陇家老祖等人都只觉浑身一麻,小半身躯竟一下硬生生的被压进了池塘边的泥土中。

韩立几乎下意识的肩头猛然一晃,同时体表肌肤骤然间变成了赤金之色,身躯一颤之下,只是双足一下陷入土中半尺来深。

而除了韩立外,那名叫止水的灵躯青年身躯一沉后,竟只是晃了几晃后,就若无其事的站在原地未动一下,但其蓦然一抬首望向黑袍青年,双目爆发出刺目银芒,浑身肌肤随之浮现出一层层的银色灵纹,几乎将身躯全都覆盖进了其中。

看起来,实在诡异之极!

而这时,陇家老祖等人只觉浑身僵硬无比,双足更是彻底失去了知觉,犹如不复存在一般。

众人一时间又惊又怒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