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七十三章 意外对手

“魔族圣祖!仙子莫不是在开玩笑。若是那铁沙岭有魔族圣祖坐镇,这真血韩某不要也罢了。”韩立脸色阴沉的说道。

“韩兄多想了。要是真有魔族圣祖本体亲自坐镇铁沙岭的话,陇家和灵族人又怎会选择幻啸沙漠这条路线,早就有多远躲多远去了。据小妹所知,那铁沙岭其实只有一名叫凌源圣祖的化身而已。似乎其本体当年曾经承过青翼族的大恩,这才让一具化身常年坐镇铁沙岭的。道友当年曾经在天渊城大战中斩杀过一名圣祖化身,想来对付这一具化身,应该也不成大问题的。况且我们这次行动,只要小心一些,未必会惊动这位凌源圣祖化身的。”羽衣少女眨眨美目的说道。

“只是一具化身!但仍然不是那般好对付的。据我所知,魔族圣祖化身和本体之间感应非常紧密的。而这和在灵界时不同,若是那凌源圣祖本体也居住在离铁沙岭不远的地方,我们这边一惊动化身,恐怕其本体瞬间就会飞快赶来的。风险还是太大了一点!”韩立脸色变化几下后,还是摇了摇头。

“韩兄放心,小妹既然做此打算,又怎会没提前打探相关消息。据我搜集到的消息,这位凌源圣祖本体不但居住离此非常之远,还已经闭生死关万年之久了。并且,这位魔族圣祖以前也有过其他化身陨落的事情,但也未见本体出关过。甚至有人传言,这位凌源圣祖本体已经陨落而亡的,现在世上只留下几具化身在走动而已。当然此消息的真假,一般人无从验证的,没有谁真敢打搅一位圣祖的闭关修炼。不过这样一来,韩兄也不用担心凌源圣祖的本体会出手了,只要能应对下那具坐镇铁沙岭的化身即可。”羽衣少女微笑的说道。

“若是如此的话,倒还可以图谋一二的。不过我当日之所以能在灵界斩杀一具圣祖化身,也是当时其他道友在一旁牵制相助的结果。否则单凭我一人的话,仍然力有不足的。”韩立这才神色一缓的说道。

“此点,小妹自然也知道的。所以在妾身在灵界出发前,特意去一位至交好友那里,借来了一件异宝‘浑天珠’。这件一次性消耗宝物别的功效没有,但一旦展开,却可自成一方天地。只要道友能缠住那具魔族圣祖化身片刻,我就可借助宝物之力催动叶家的一种秘术,可以将其困住小半日的。有了如此长的时间,你我尽可从容的走掉了。我等只要不暴露了人族身份,就不信这凌源圣祖化身,还真会为一些真血死追不放的。”羽衣少女胸有成竹的说道。

“嗯,看来叶仙子为了此事真早筹谋许久了。既然只需要缠住片刻的话,韩某自然没有什么问题的。在下自问还能做到此事的。”韩立长吐了一口气,并略露满意的点下头。

羽衣少女见韩立终于没有了顾虑,心中自然也是一松,娇容如花起来。

虽然为了此事,她在灵界时就开始策划图谋了,但若韩立真不愿帮忙的话,她一人之力是绝无法顺利得到那青鸾真血的,这才会一开始,拿出那般大代价请韩立出手。

下面,二人就在飞舟之中,开始细细的谋划起来。

不久后,随着飞舟的破空疾行,远处地面之上竟然现出了一道黄线,随之一片黄土高原慢慢浮现而出。

看起来平坦异常,一眼无法望到尽头的样子。

飞舟一闪的从某个土坡上空一闪而过,正在和羽衣少女交谈的韩立,忽然间神色一动,目光下朝窗口外扫了一眼。

“怎么,韩兄发现了什么?”羽衣少女一怔,不禁问了一句,并在同一时间也警惕的将神念一放而出,将附近虚空扫了一遍。

“没事,只是发现下面土中藏有一头有些意思的低阶魔兽。它能将自己和四周气息混为一体,连我一时不查都差点给瞒过去。”韩立已经将目光收回,并淡淡的说道。

“哦,有这种事情!不过这也不稀奇。魔界环境远比灵界恶劣,一些低阶魔兽都会一些保命的天赋神通,否则早就被那些高阶魔兽给灭绝掉了。”少女却嫣然一笑的回道。

韩立点点头,未再对此说些什么。

这时,飞舟一个闪动下已经将下方土坡,甩的无影无踪了。

而一盏茶工夫后,原本看似空无一物的土包,忽然间泥土一分,从里面爬出一只仿佛刺猬般尺许大魔兽,一身灰白色尖刺,但头顶上却有数根奇长无比的触须,同时两只凸出的眼珠死死的盯着飞舟消失的方向,竟闪动着诡异的红光,仿佛具有自己灵智的样子。

一个月后,在黄土高原和一片山脉相邻的地方,一座十余里大小的小镇修建在一片洼地之上。

小镇四周丝毫围墙没有,只有一排排略具象征意义的黄木栅栏耸围在附近。

在小镇上空,更是不时有五颜六色的遁光穿梭不已,或腾空远去,或徐徐落入镇子中心处的一个小型广场之上。

但是小镇四周角落中却竖立着几座十余丈的高台,上面各自有一面黝黑发亮的巨幡,散发着淡淡黑气,将整座高台上空都笼罩在了其中。

而在这些高台上,分别有四五个左右的魔族卫士,面无表情守在那里。

以广场为中心,整座小镇有几条歪歪扭扭的街道,两旁有些魔人开设的店铺,酒楼之类的建筑。 数以万计的魔族,在这些建筑中进进出出,竟也一副颇为兴旺的模样。

在离镇子广场边缘处的一座不起眼的酒楼中,两名魔族正坐在靠近窗口的一张桌子旁,闭目养神着。

桌上只摆了一把翠绿异常的酒壶,和两只洁白如玉的酒杯。

酒杯中浓浓的酒香传来,里面所盛美酒唬珀般的殷红,一看就是罕见的极品美酒。

整层酒楼除了二人外,竟再无其他任何一人,仿佛全被这两名魔族包了下来一般。

“他们快该来了吧。”其中一名留有数条细小辫子,耳穿两只粗大金环的浓眉大汉,抬首往广场中望了几眼后,忽然向同伴问道,露出了一丝不耐的模样。

“根据眼魔那家伙的情报,疑似目标的一群人,在一个月前从幻啸沙漠中刚走出来的。不过他们刚一出沙漠,就分成几伙走了不同路线。我们两个要对付的,只是其中两个而已。其他人自然由殿中其他人来对付的。算算路程,也该在这两日到此了。这座土龙镇,是附近唯一一家可以供落脚的地方。他们只要从这方向过来,就一定会在镇上停留一下的。”对面的魔族,是一名面容儒雅一身道袍的中年道士,双目一睁的回道。

“哼,这可说不定的。万一目标根本不需要补给什么,直接从附近一飞而过。你我岂不是在这里白忙了一番。”浓眉大汉却冷哼说道。

“呵呵,骆兄尽管放心。此镇是这一片离幻啸沙漠最近的城镇,他们若真是目标的话,应该在沙漠中滞留了数十年之久了,一出来的话,怎可能不到最近的地方补充下消耗丹药晶石之类的东西。况且就算不需要补给,也需要了解下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吧。他们绝对会到此镇来的。”中年儒生却摇摇头的回道。

“冷兄说的头头是道,我却更有些不信的。”大汉一翻自眼,没有好气的说道。

“哦,那骆兄要不要和小弟打个赌啊。”中年道士却笑着反问了一句。

“你小子想赌什么?”大汉浓眉一挑,露出了几分警惕之色的问道。

“就赌这一次,你我出手的报酬如何?这一次,这笔生意报酬也算丰厚了,否则我们几个也不会出现在此地了。”道士轻笑的说道。

“冷兄打的倒是如意算盘。这个赌不会和你打的。要是换个赌法的话,骆某倒是有些兴趣的。”浓眉大汉将头颅摇的跟拨浪鼓一般,并且眼珠一瞪的说道。

“那骆道友想赌什么?”中年道士嘴角微微一翘,似笑非笑的问道。

“要赌,就赌你我谁先击败这次目标如何?”大汉眼珠一转的说道。

“呵呵,冷某自问神通远不及道友,这个赌不打也罢了。”道士呵呵一笑的说道。

“冷兄何必拒绝如此之早?说不定,我的对手恰好比你要对付的强上许多呢!”大汉却大嘴一咧的言道。

“冷某做事从来只信自己,不信运气的!”道士轻描淡写的回了一句。

“和你一起在殿中修炼如此多年了,你这家伙还是这般无趣啊,从来只做有把握的事情,丝毫险都不愿冒的。”大汉再次摇摇头,一副十分无聊的神色。

中年道士听了此话,微微一笑,正想再说些什么时,忽然双目一亮,目光唰的一下望向了广场正徐徐落下的一艘黑色飞舟上了。

“不错,就是这件飞行魔器,和传过来的图像一般无二!”对面坐着的大汉,也一下兴奋的站了起来,双手一捏拳头下,一阵僻啪的爆鸣声传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