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六十九章 拦截

“这个请陇兄放心,只要赵家没有魔尊存在坐镇。我等自然无需暴露合体境界神通,会抢了魔蜥直接就走,不会做其他不必要的事情。”千秋圣女嫣然一笑,十分自信的回道。

韩立和羽衣少女自然对此也无意见。

陇家老祖见此,点点头。

于是下面的时间,一干人等开始仔细商量行动的细节,并确定下要实行计划的每一步骤。

数个时辰后,陇家老祖和韩立几人就离开了洞府,各自返回了幻夜城。

接下来的两月中,韩立仍然在阁楼中修炼不出,静等约定时期的到来。

在此期间,他又接到了陇家老祖的几次传讯,似乎一切都进行的异常顺利。

陇家老祖不但让赵家之人真起了不轨之心,甚至在其精心布置下,还让两位赵家魔尊决定亲自动手了。

只是在此期间,陇家老祖一直留在幻夜城中,并没有给赵家人丝毫下手的机会。

这一日,正在阁楼中打坐的韩立,忽然间腰间低鸣传来,一团白光一飞而出,并一闪的化为十几个白蒙蒙文字一展而开。

韩立目光扫了这些文字几眼,微微一笑,随后起身向楼下走去了。

到了阁楼一层大厅时,朱果儿正老老实实的坐在大门附近的一把椅子上,单手托着下巴的发呆着。

一见韩立从楼上走了下来,小丫头立刻回过神来,并慌张的过来见礼。

“这一次,你不用留在这里了,跟我一块走吧。”韩立淡淡吩咐一声,就自顾自的向大门外走去。

朱果儿听了先是一怔,但马上面现惊喜之色,口中“称是”了一声,就急忙跟在了韩立后面。

毕竟这段时间,韩立虽然并未对其有何虐待举动,但是此女被约束在阁楼中这么一点大的地方,仍感气闷之极,大有坐牢的感觉。现在可以离开一同外出自然心中大喜了。

一离开阁楼之后,韩立带着朱果儿坐兽车离开了幻夜城。

一出城门后,韩立遁光一起,将朱果儿一裹的奔附近的一座无名山头而去。

一会儿工夫后,当韩立遁光一落而下。

在山顶的一颗大树下,林家披发男子早就等候在了那里,一见韩立出现,立刻面露笑容的迎了上来。

这位合体修士,虽然仍是一副苍老样子,但原本灰白的头发已经重新转黑,脸上赫然也多了几分血色。

这一切,显然正是韩立当日那颗淬精丹的功劳。

“韩兄果然守时,这个小丫头就是你说的那位晚辈吗?”披发男子目光一扫旁边的朱果儿,目光一闪的问道。

“不错,这丫头和我有些渊源。就麻烦道友将她带回灵界去吧。等魔界的事情一了后,我会立刻将她接走的。”韩立不动声色的回道。

“道友放心,我既然拿了丹药,自然会保她平安的。陇兄他们就在这两日要发动计划了,事不宜迟,我今日就要启程了。”披发男子正色的说道。

“嗯,林道友早走两日也好。万一被牵连进去,反而麻烦了。”韩立点点头,赞同的说道,接着就转首冲朱果儿说道:“你能在此地碰见我,也算和我有些缘分,我就助你返回本族中吧。这位林道友是人族几大世家之一的太上老祖,你跟着他可一路无事的。其他的事情,等下一次再见你的时候,我自会给你再详细解说一二的。”

朱果儿早就一旁的听到目瞪口呆,嘴巴微动几下,就要震惊的问些什么。

但这时,韩立却大袖一抖。

一片青霞一卷而出,韩立化为一道青虹的冲天而起,瞬间离开了此地。

山头之上,一下只剩下披发男子和朱果儿两个孤零零的身影了。

“小丫头,不用看了。韩兄将你交给我了,我自会将你带到灵界的。”披发男子淡淡的冲朱果儿说了一句。

“灵界,前辈真是人族!韩前辈难道也是?”朱果儿也是聪颖异常之人,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后,仍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

“嘿嘿,以我和韩兄身份,还会特意欺骗你一个金丹期的小丫头不成。”披发男子嘿嘿一笑。

“但是,刚才韩前辈说和晚辈有些渊源,这又是怎么回事?前辈可否相告一二。”朱果儿兴奋了好一会儿,又蓦然想起什么的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难道韩兄没有和你提过?”披发男子略有些诧异的问道。

“晚辈连韩前辈不是魔族的事情,也是刚刚知道的,怎会知道和韩前辈间忽然有了什么渊源?”朱果儿连连摇头,脸上现出了困惑之色。

但此女心中却一下回想起,先前韩立初见她时询问起素女轮回功的事情,心中隐隐有几分不太确定的猜侧来。

披发男子虽然对朱果儿和韩立间的关系,略有些兴趣,但也不会在这时追问什么,平静的再说几句话后,就抬手放出一辆黑乎乎的飞车来,前边还有数头似蛟非蛟的傀儡兽,趴伏在前边。

在男子一招手下,二人先后登上此车,就在傀儡兽的牵引之下,破空向荒地方向飞驰而去了。

因为心中忌惮不久后,陇家老祖等人的行动,故而一离开幻夜城附近,披发男子几乎是全力催动傀儡兽。

半日后,飞车就出现在了千万里之外了。

这时飞车下方,全是高低起伏的丘陵,不远处则隐隐一片连绵的小山脉,转眼间就要飞驰而过。就在这时,披发男子耳中忽然听到一个淡淡的女子话语声:“既然已经来到这里了,那就下来吧。”

话音刚落,飞车上边虚空中忽然波动一起,无数粉红花瓣铺天而现,一凝下,竟幻化成一只百余丈巨手,气势汹汹的冲飞车一压而下。

一时间,花香扑面而来之下,仿佛整个天空都为之塌陷一般,让人避无可避!

“不好!”

披发男子一见此景,顿时大惊失色的大叫一声,一手急忙掐诀,另一只手却冲高空蓦然一扬。

刹那间,原本在前边拉车的几头傀儡兽同时头颅往空中一扬,一道道五颜六色的粗大光柱一喷而出,同时飞车晶光一闪,一层白蒙蒙光罩也闪现而出,将车上之人全都护在了其下。

与此同时,一口黑气缠绕的骨刃也一闪即逝的从男子手中激射飞出,并一晃之下,化为了数十丈长的白森森巨刃,冲着粉红巨手就迎头一斩而去。

巨刃所过之处,附近虚空为之模糊,并隐隐扭曲晃动不已,仿佛真要破碎虚空一般。

披发男子不愧为合体存在,纵然修为大减,但惊怒之下的出手,仍大有石破天惊之势!

下一刻,光柱和巨刃就同时击中了巨大手掌。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方圆百里内的虚空都嗡嗡作响不已。

光柱被巨手散发的粉色光霞一卷,竟一闪而灭,巨大骨刃更是在一股深不可测庞然巨力一压而下,寸寸的碎裂而开。

林家这位合体修士,瞳孔一缩,面色一下苍白无血,正想再要施展其他神通抵挡巨手时,却已经迟了。

只见上空粉红之光一卷而下,飞车上的光罩瞬间撕裂而开,披发男子只觉眼前无数粉红奇花狂涌而来,体内法力一下凝滞不灵,并在一股奇香中瞬间变得昏昏沉沉。

但在他丧失清醒的前一刻间,耳中隐约传来了朱果儿惊恐的尖叫声。

披发男子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半日前,他还向韩立夸下海口,结果现在连自身都难保了。不过若不是他一身法力失去了近半,绝不会这般不堪的。

此念头方在男子心中一闪而过,整个人就神智不清的翻身栽倒了飞车之上。

一个时辰后,在一片阴暗的密林中,披发男子再次慢悠悠的苏醒过来。

在他一睁开双目的瞬间,就立刻感受到了身上的异样,急忙往身上一扫而去。

只见此刻的他,身处一簇粉花树之中,身躯被一片片奇花包裹,看似赏心悦目,但偏偏浑身无力,丹田中更是空荡荡的,仿佛一丝法力都不复存在般的样子。

披发男子心中一沉,这才目光一移的朝附近扫去。

结果尚未真看到什么,一个粗哑的男子声音就蓦然从一侧嚷嚷的传来:“宝花大人,这人族小子已经醒了。”

男子心中一凛,不及多想的急忙闻声望去。

只见在一侧的一个土包上,赫然正站着的一名面容丑陋,双手掐腰的黑甲大汉,正面露狞色的上下打量着他。

“是魔族魔尊!”

披发男子对此早有预料,倒是没有露出太多的吃惊表情,反而目光一闪的望向不远的另外一颗大树处。

在树下,一片粉红色的花树虚影闪动不已!当大汉声音响起后,所有光霞一敛消失,原地现出一名身穿白色衣裙,姿容举世无双的美丽女子。

白衣女子原本美目轻闭,在披发男子望去的时候,却似乎有所感应的双眸一张,星辰般的眸光正好对上男子目光。

刹那间,披发男子神智为之一迷,只觉女子眸光中仿佛蕴含一种说不出的亲切之意,胸口一热下,甚至生出不惜为对方一死的念头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