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六十八章 反算

两个月后某一日,城外某座临时洞府中,韩立又和陇家老祖,千秋圣女一干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

他们望着面前最后一位在约定时限前堪堪赶到的披发男子,神色各异起来。

这位林家合体修士,如今头发灰白,肌肤枯萎,原本应该一副正当壮年的中年男子容貌,如今竟完全变得苍老龙钟,仿佛七八十岁的老者一般。

更致命的是,披发男子一只眼珠也不翼而飞。

看其眼眶中空洞洞的模样,仿佛整颗眼珠是被硬生生挖出来的。

而这位林家合体修士的身上气息,比起以前来,更是尚不足全盛时的三分之一,还隐隐给人一种非常衰败的异样感觉。

“林道友,你怎么变成这般样子了!”在一干人吃惊过后,林家老祖终于沉重的开口了。

“说来惭愧,在下在荒地中遭遇到了一群摄魂兽,一个不小心被它们吸取了大半精气。幸亏自爆了随身携带的数件至宝,才勉强逃出来的。”林家男子轻咳几声,一脸苦涩的说道,声音也变得沙哑异常,难听之极。

“摄魂兽?此兽等阶并不太高,怎会将林兄逼成这般模样!”千秋圣女讶然问道。

“若是普通的摄魂兽,林某又怎会畏惧的。但若是一头变异的合体级摄魂兽,却又是两说的事情了。”林家男子眼角抽搐两下,才缓缓的回道。

“变异摄魂兽!”一干人闻听此话,都不禁脸色微变。

“不错,此兽一开始藏在兽群中,伪装的和普通摄魂兽一般无二,我才会一个不防,被它偷袭得手的。否则林某再不济,也不会落得这般下场的。”林家男子回想起当日情形,脸色愈发难看几分。

“林道友遇到此劫真是不幸。但不知下面有何打算的?”陇家老祖脸色阴晴变换了一会儿,才神色一凝的问道。

“我现在精气流失太多,法力不足原先的十之二三,再进入幻啸沙漠不太现实了,必须马上返回灵界闭关数百年,才能将修为重新苦修回来。所以在下也不打算图谋那两样天地灵物了。在此休整一二,就施法激发潜力按原路返回灵界去了。”披发男子目光闪烁不定了好一会儿,才不甘的说道。

“也好,以林道友现在状态,继续冒险的确有陨落的可能。这样吧。我等几人在此地再多逗留一月,让道友多调养一下,再进行下面的计划。”陇家老祖未流露出意外的表情,似乎早有预料的说道。

“也只能如此了。我们灵族对此没有意见,林道友尽管在此先安心养伤吧。”千秋圣女默然了一会儿,也点了下头。

倒是晖姓道士和羽衣少女不禁互望了一眼,隐隐透露出一丝兔死狐悲之感。

毕竟在场的人族修士中他们一个也已经带伤在身,一个则修为远逊韩立和陇家老祖,说不定下一次被迫退出之人,就是二者之一了。

不过两人也是修炼多年的合体存在,这种思绪只是一闪而过神色就恢复如常了。

韩立听完之后,神色微微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并蓦然冲披发男子说道:“在下手里有一颗丹药,也许对道友此时情形有些益处,林道友不妨拿去服用。”

话音刚落,他袖子冲披发男子一抖,顿时一个数寸高的白色玉瓶从中一飞而出。

林家合体修士闻言一怔,下意识的抬手将小瓶接过来后,望向韩立目光充满了疑惑之色。

这也难怪!

韩立虽然和他们一起同行一段时间,但二者之间并未有太多接触,更谈不上什么交好了。现在竟突然送给他一瓶丹药,这自然让披发男子满心的惊疑。

这位林家修士略一沉吟,就将手中小瓶盖子一打而开,浓浓药香一下充斥了整间屋子。

所有人闻之都不禁精神一振!

披发男子急忙将瓶口往鼻下一送,轻嗅了几下。立刻面现出一丝喜色,然后将小瓶一个翻转的往手掌中倒去。

结果一颗表面遍布翠绿灵纹的丹丸从中一滚而出,稳稳的停在了手心之中。

“淬精丹,这是淬精丹!”披发男子一见丹丸模样,心中再无任何迟疑了,当即失声叫出口外,脸上满是狂喜之色来。

这颗丹药不但珍稀之极,最重要的是,正好对他眼下情形大有用处,足可以弥补其流逝掉的小半精气,让其不用再担心伤势好了之后,仍有修为大减的危险了。

陇家老祖,千秋圣女等人一见这淬精丹,也不由的有些动容了。

此种丹药对他们这样的合体后期老怪,也是同样的可遇不可求!要不是在眼下这种情形下,二者说不定都会动了其他的心思。

“韩道友,这颗丹药的确对林某大有用处。但无功不受禄,韩兄如此做倒底是何用意,就直说了吧。”披发男子虽然心中激动异常的,但不久后就冷静了下来,并嘴唇一动的向韩立传音了过来。

韩立嘴角微微一翘,轻笑一声后,同样传声了过去:“林道友既然如此说了,韩某也就直说了。在下还真有一事,想要拜托林兄一二的,不知可愿帮此小忙?”

“韩兄拿出淬精丹了,还会容在下拒绝吗?尽管开口吧,只要在下能做到的,就绝不会推辞的。”披发男子略一思量后,就心中一横的回道。

“林兄无需说的这般咬牙切齿,我让道友帮的只是顺势而为的小忙而已。我最近在城中救下了一名我们人族的小丫头。这小丫头和我有一些渊源,我希望你返回灵界之时,能帮我带上她一二,并且在我返回灵界来领人之前,再照看她一段时间。毕竟下面的路程实在太危险了,我不可能带着那小丫头一路同行的。此事,道友应该轻而易举的能做到吧。”韩立不动声色的传音说道。

“只是这般简单,若是这样的话,自然没有问题。林某可以向你保证,只要我能平安返回灵界,韩兄托付的人也一定安然无恙。”披发男子有些意外,但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

“好,那韩某也可放心了。”韩立淡淡的点下头,当即不再说什么了。

而披发男子心头顾忌一去,只是略一犹豫下,立刻将手中丹药抛入口中,吞食了下去。

以他现在情形,越早服下这淬精丹,就可越减少一分修为大降的可能,自然片刻都不愿耽搁的。

一旁的陇家老祖等人,早就看出了二人在传音商量什么事情,但是所有人都识趣的没去打扰什么。

他们心中很清楚,韩立不会平白拿出这般珍贵丹药的,肯定对林家修士有所求什么。

但此事是二者之间的事情,旁人自然不好打探什么的。

披发男子事情已经解决了,下面自然是商讨八足魔蜥的事情了。

陇家老祖神色从容,就将自己这段时间和赵家接触的情形大概说了一遍。

千秋圣女,羽衣少女等人听了之后,都不禁皱起眉头。

“这么说,赵家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一头八足魔蜥竟然敢报出这般离谱的价格来。万年紫血芝,冰晶之心,是何等一界难求的材料,他们也敢向陇兄提出来?我看赵家恐怕没有一点交换的诚意吧!”千秋圣女玉容一下冷若冰霜起来。

“我看赵家不仅仅没有交易的心思吧!”韩立却淡淡的插了一句。

“哦,韩兄话里的意思是?”羽衣少女神色一动。

韩立却笑而不语了。

“恐怕赵家不仅没想过给老夫八足魔蜥,反而想打在下的这点身家了。毕竟我先前报价,足以引得赵家的两个魔尊老鬼有些动心的。”这一次,陇家老祖主动的接口了过去,但一脸的冷笑之色。

“看起来陇兄早就胸有成竹了。”千秋圣女闻言,轻笑了一声。

“不错。既然赵家不愿交换八足魔蜥,其他三家估计也不会交易的,所以干脆将计就计,趁赵家两个魔尊图谋老夫的时候,我将他们引开,其他人潜入赵家中,将八足魔蜥直接偷出来,然后连夜进入幻啸沙漠中。”陇家老祖面带一丝煞气的言道。

“妙啊。赵家没有魔尊坐镇的话,其他人也无法阻挡我们的。不过赵家饲养八足魔蜥的地方,陇兄已经找到了吗?”羽衣少女大喜的说道。

“嘿嘿,陇某这些天来在城中可不是白忙的,自然已经确认过了。赵家将八足魔蜥安置在了两处地方,其中一处是赵家禁地,里面法阵禁制重重,即使没有魔尊坐镇,也不太好下手。另外一处地方,则是临时安置魔蜥的地方。我打探到赵家半月后会有几头魔蜥从外面返回,按照惯例会在那里临时停留数日之久。而这就是我们下手的良机。韩兄已经有两头魔蜥了,我们只要夺下这些魔蜥,想来应该足够了。不过有一点,诸位道友要注意了。

动手可以,但尽量别大开杀界,也别暴露自己的修为和真面目。否则万一招惹了附近地域的其他魔族强者的注意,我等就会有麻烦了。毕竟我们需要横穿整个幻啸沙漠,而那些魔族强者却可以通过其他地方传送阵,直接在幻啸沙漠另一端对我等堵截的。”陇家老祖老谋深算的讲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