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六十六章 (无题

整只手掌一涨之下,幻化出一只金色大手,一把将晶珠抓到了其中。

五指金光闪动,无数金文从手心中狂涌而出,瞬间将晶珠包裹个严严实实,化为了一颗金色光球。

见此情形,韩立轻吐了一口气,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下,指尖处各自喷出一根纤细晶丝,一闪的没入金球之中。

下一刻,沿着着晶丝,从金球中冒出了一缕淡若不见的灰白色气体,被无形力量一禁之下,被韩立摄入手掌之中。

下面的时间,韩立双目一闭,开始默默的炼化这一缕诡异能量。

此刻韩立身躯淡淡金光流转不定,同时散发气息也忽强忽弱的变化不定着,显得颇为诡异。

足足数个时辰后,当他再次一睁双目的时候,面上满是喜悦之色,明显感应到体内法力又增强了那么一些。

“不错,果然是和先前那块异魔金中一般无二的能量。这么说来,只要找到更多的此种异魔金,将法力直接提升到合体后期大乘的境界,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可足足节省千余年的苦修之功,看来有机会的话,那蓝瀑湖还真要走上一趟的。”韩立喃喃低语了几句,脸色阴晴不定着。

思量了一小会儿,韩立忽然将一根手指在身前竖了起来。

指尖处灵芒一闪,一丝绿气被无声无息的一逼而出,在指尖上方微微飘动着。

“果然这东西也跟着出来了,看来只有先寄放在魔婴体内,继续封印着了。”

韩立摇了摇头,眉头微皱而起。

不过他炼化的灰白气体,还不足整颗晶珠蕴含的十分之一。若是整颗晶球中能量全部炼化掉,足可以让其法力提升一成有余,这已经是一个意外惊喜了。

但为了以防万一,韩立并没有打算一口气将所有能量全部炼化,而打算花上十余天工夫,每次只炼化一点后,就巩固一下境界。

以避免修为一次增长太快,留下其他什么未知的后患。

毕竟这次得到的神秘能量之多,是上次的十倍之多。

韩立心中有了决定之后,当即袖子一抖,从中飞出十几张金银符箓,一个闪动的贴在了金色光球之上,将其牢牢的封印了起来。

接着他取出了一个洁白如玉的小瓶,微微一晃,一股五色霞光喷出,将金球一卷而入。

韩立微微一笑,将小瓶一收而起后,就将两手往膝上一放,再次闭目入定。

十余日后,韩立没有离开阁楼一步,终于将那颗晶球中能量全都炼化成了精纯法力,让修为大增。

下面的几天中,韩立却又开始频繁出入幻夜城各处,并收集了一些典籍和幻夜城的特产之物。而其中的万奴塔,他更是跑了好几趟,最终从那两名坐镇塔中的炼虚魔族手中,购买了一套炼制魔晶傀儡的秘术。

为此,韩立不但拿出了数件顶阶魔器,更是付出一大笔让魔尊级存在也大感肉痛的天文数量魔石。

但对此韩立却大感不亏。

此种傀儡炼制术和灵界傀儡炼制之法相比,可是截然不同的。

这些魔晶傀儡不是用神念寄附其上催动,而是用事先在傀儡中布置好的禁制和信物激发活动。如此一来,只要炼制出的傀儡本身够强大,就算低阶修士也可以轻而易举的加以操控。并且在数量上,也没有幻化分念多少的限制,甚至连低阶魔人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操控一支傀儡大军。

当韩立得知这一点时,心中惊讶可想而知了。

可惜的是,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这魔晶傀儡固然令人怦然心动,但缺点也同样不少。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因为神念无法操控缘故,这种傀儡只能依靠核心禁制来执行一些简单指令,无法执行太过复杂的命令。

同也就因为这点缺陷,魔晶傀儡相对人界同阶傀儡来说,攻击上比较单一,威能逊色不少的。

其次,这种傀儡驱动核心炼制非常麻烦,并且所用材料也珍稀异常,故而在成本上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承担起来的,越高阶的魔晶傀儡,造价之高也越令人张目结舌。

让韩立有些郁闷的是,花费这般大代价从万奴塔换来的傀儡炼制术,只是低中阶傀儡的炼制秘术。据两名坐镇幻夜城万奴塔的炼虚魔族所说,高阶魔晶傀儡炼制术只掌握在万奴塔最高层几名魔尊级长老手中,根本不会外泄分毫的。

甚至这几种高阶魔晶傀儡,万奴塔也很少对外出售的。

这让韩立心中又有些遗憾。

韩立并没有太过在意此事。这种高阶魔晶傀儡若不形成一定数量,对如今的他来说也没有太大帮助。

他只所以花费如此高昂代价,只是想用以印证自己的傀儡术,看看能否融合贯通一起,让傀儡术更进一层。

韩立又在住处闭门不出,又开始苦苦参悟起来。

在此期间,他尝试炼制一些低阶的魔晶傀儡,以印证自己领悟程度,倒也收获不小的。

这一日,他在阁楼顶层禁制中,正尝试催动一头四臂的魔晶傀儡,忽然身上传出一声低鸣,一团白光从腰间一飞而出,一个闪动的到了面前,并幻化成一块锦帛状东西。

韩立一见此景,神色一动,抬手冲锦帛一点,一道青光没入了里面。

下一刻,锦帛淡淡银光一闪,表面竟浮现出一排银色小字来。

韩立目光一凝的一扫而过,神色略一沉吟,就抬手一招。

锦帛顿时再次化为白光的飞入袖筒中,而韩立立刻转身向阁楼下走去。

阁楼一层大厅中,朱果儿手捧一本有些发黄的兽皮书,正聚精会神的看些什么,一见韩立从楼梯上下来,立刻一惊的急忙起身见礼,并小心的问道:“主人,可有什么事情,需要小婢去做?”

“这几天可有什么人来拜访我吗?”韩立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小婢最近一直守在这里,并未有哪位前辈前来造访主人的。”朱果儿小心的回道。

“好,我知道了,没有什么事情,你继续呆在这里吧。我要出去一趟!”韩立淡淡的点下头,未等小丫头再说些什么,就大袖一摆的向大门外走去。

朱果儿眨了眨眼睛,仍然有些一头雾水的样子。

而韩立早已一个闪动的走出了阁楼,并不久后在街道上拦了一辆兽车,直奔城门外而去。

数个时辰后,韩立驾驭遁光的出现在幻夜城数百里外的一座隐蔽山头上,往下方一望。

只见一片白蒙蒙薄雾将整座山头笼罩其下,平常人根本无法看清楚雾气下的景物。

韩立见此情形,反而神色一松的轻吐了一口气,并且一扬手下,一道火光飞射而出,并一闪即逝的钻入下方雾气中。

片刻后,下方山头中蓦然传来了一个淡淡的男子声音:“可是韩道友,在下这就将禁制打开,让道友进来。”

说话之人,似乎确认过了韩立身份,原本朦朦胧胧的薄雾顿时一分而开,现出一条通道来。

韩立听了说话之人的声音,神色一动,遁光一闪,直接化为一道青虹的没入其中。

当眼前雾气一模糊的消失后,韩立身形一下出现在了山头的一块空地上。

在不远处的两块干净些的山石上,赫然有两人正盘膝坐在其上。

其中一人面色淡金,一人身穿黑袍,正是陇家老祖和陇家的另外一名晖姓长老。

不过当韩立目光一扫二人时,双目却不禁一下微眯了起来。

陇家老祖还好,只是脸色稍白一些,并冲韩立笑了一笑,而那名晖姓长老却面带黑气,形容憔悴,并且赫然少了一条手臂的样子。

“晖道友怎么这般模样,难道二位在路上遭遇了什么大敌?”韩立神色一凝的问道。

“此事说来话长了,回头陇某再给韩兄细说此事吧。我想先问一下韩兄,此刻已经到了幻夜城之人,不会就只有韩兄一人吧。”陇家老祖先苦笑了一声,但马上又神色一正的问道。

“陇兄既然已经动用宝物召唤过了,若是还没有其他人来的话,那多半就是如此了。起码,我在城中原先约定的客栈处,并未再见到其他人的。”韩立眉头一皱的回道。

“既然这样,那就再等一会儿吧,反正也不差这片刻工夫的。”陇家老祖略一迟疑后,如此的说道。

韩立闻言,点点头,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并也随便找了一块山石盘坐而下。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而过,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后,韩立忽然神色一动,并扬首往空中扫了一眼,瞳孔隐有蓝芒闪动,并平静的说了一句:“好像真有其他道友来了,就不知来的是哪一位道友了。”

陇家老祖闻言,心中微惊,同样往高空薄雾中凝望而去。

结果片刻工夫后,空中传来了一声悦耳的女子声音:“下面是哪位道友,小妹来的迟了些,还望不要怪罪!”

听话语声,赫然正是那名少女模样的叶家老祖!

陇家老祖听到此声音,脸上露出一丝喜色,单说一掐诀,将空中雾气再次一分而开。

一团霞光顿时从空中直坠而下。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