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六十五章 金鲸珠

虽然心中异常诧异,但是紫发女子仍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只是目光闪动的继续看着韩立后面的举动。

但是下面,韩立目光往后面寥寥无几的几个木架上略微一扫,却没有再耽搁什么,直接走到了最后一排的某个木架上,将一件看似罗盘的魔器一下取了下来,并转身向大厅外走去。

看到此幕,紫发女子眸光流转的轻笑了起来:

“韩兄竟然看中了这件阴罗盘,的确是明智之举。有了此物的话,即使进入幻啸沙漠的一些危险之地,也不怕迷失了方向。看来道友对幻啸沙漠的了解,还远在妾身预料之上的。不过先前会选取那块异魔金,这倒是让妾身真有些意外的。”

“没什么,只不过在下要炼制一件比较奇特些的魔器,正好需要这般大的一些魔金。如今在贵宝库中见到了,自然不愿放过了。”韩立用平常的口气,含糊的应对了一句。

“原来如此,那妾身就恭喜韩兄了。现在道兄跟妾身先离开宝库吧。此地禁制只是暂时被关闭的,不久后就会自行重启动的。”紫发女子心中不相信,但也没有不识趣的真追问下去。

“这个自然,仙子请!”韩满口答应下来,并几步走回到了女子身旁处。

女子单手冲大厅虚空一招,那面消失的玉佩再一闪的浮现而出,并化为一团白光的飞射而回。

此刻,女子才轻吐了一口气,心神为之一松。

这个宝库虽然只是白家几座宝库中价值最低的一个,但仍然是无数白家子弟花费数万年之久才一点点积累下来的,自然不希望出什么差错。

“在下还有一事相问,仙子可否给解惑一二。”韩立跟着紫发女子走出了阁楼时,忽然问了一句。

“韩兄有话尽管说就是了,妾身和道友也算有些交情了,有何不可问的。”紫发女子目中意外之色闪过,但马上掩饰的不见,并笑着回道。

“既然这样,在下就直接问了。韩某想知道宝库中的那一块异魔金产自何地,如何到白家手中的?”韩立看似平静的问道。

“异魔金!咯咯,若是其他材料魔器,小妹或许还需再找人询问一下,但若问此物的话,妾身却再清楚不过了。”紫发女子先是一怔,但马上轻笑出声起来。

“哦,还望仙子赐教!”韩立心中暗喜,脸上却不动声色的问道。

紫发女子美目在韩立脸上转了两下,并未看出什么异常,心中有些失望,略一思量后,带着一丝神秘神色的说道:“这块异魔金放入宝库中不过是这几年的事情,甚至其来历,韩兄其实应该早已知道一二的。”

“我早已知道!”韩立听了这话一怔,有些一头雾水了。

“不错。血牙米的事情韩兄不是曾经向妾身和家兄打听过吗。这块异魔金也是从同一途径那里到了我们手中的。不同的是,当时交易的时候,血牙米是主要物品,这块异魔金只是附带的一件赠品而已。”紫发女子徐徐的说道,一副悠然的模样。

“原来如此!这么说这件异魔金也有可能出自血牙米的产地了。”韩立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这个妾身就不敢保证了。只能说那名和我们白家交易血牙米的人,十有八九是来自‘蓝瀑湖’。”紫发女子眨了眨美目的言道。

“多谢仙子相告,这份人情韩某算是领下了。”韩立点点头,冲女子略一拱手。

“只是小事一件而已。道友当初在火云矿脉的解围之恩,小妹还未来及重谢呢。”紫发女子妩媚一笑,轻描淡写的说道。

见此女不以为意的样子,韩立微微一笑的也不再说什么,跟着对方往来处的厅堂走去。

等回到厅堂中,韩立再次见到了黄发大汉,和对方再攀谈了一会儿后,就告辞离去。

这一次,白家两名老祖亲自将韩立送到了白家堡垒大门处,才一起重新回转到厅堂中。

“此人选了哪三件宝物,五妹你给我说一下吧。”一坐回椅子上,大汉立刻向紫发女子问道。

先前当着韩立的面子,他对此是一字未提的。

“一盒金鲸珠,一块异魔金,以及一面阴罗盘!”紫发女子如实的回道。

“咦,竟然拿走这三样东西。它们可不是宝库中最有价值的宝物,这可有些奇怪了。”大汉闻言,眉头微皱。

“这一点,小妹也觉得有些奇怪。金鲸珠和阴罗盘也就算了。那块异魔金在我等眼中可实在价值不高的。”紫发女子也点点头的说道。

“他有没有说什么?”

“只是说了一些明面上的理由,但追问了一下这块异魔金的来历和产地。”紫发女子不加思索的回道。

“这般说来,他还真是对这异魔金感兴趣的,似乎需要数量还不少的样子。但是我没记错话,幻夜城中几家店铺中也有这异魔金出售的,先前可没见他去寻找收购的。”黄发大汉还是有些百思不解。

“难道宝库中的异魔金,还另有什么名堂?”紫发女子回想先前宝库中的情形,竟不觉说道出了其中的真相来。

“能有什么名堂!那块异魔金,你我都亲自检查过才放入库中的,就是一块大些的魔金而已!”大汉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算了,不管有什么玄机在其中,此事和我们白家都没有多大关系的。大哥这次出去也损伤了一些元气,还是闭关调养一段时间的好。在此期间,族中就先由小妹坐镇吧。以防其他几家趁机做什么小动作。”紫发女子忽然一笑,神色放松下来的说道。

“这倒也是,不管这姓韩小子打的什么主意,只要不对我们白家有何敌意就行。那我明日就开始闭关了。族中大小事务,你就多操心一二了。”黄发大汉想了一想,也哑然一笑的回道。

紫发女子自然满口让大汉放心的话语。

韩立乘坐兽车回到住处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昏沉。

朱果儿一见韩立回来,脸上难掩喜色。若没有韩立这么一位魔尊庇护,恐怕不久后她还是难逃被奴役的命运。

先前韩立虽然对其搜魂过一次,但后面对她并未有丝毫虐待之举。这自然让这小丫头,不愿再换一位暴虐的魔人当主人了。

韩立寥寥几句话,就将小丫头赶出了阁楼顶层,并将原先布置的一些禁制全部激发打开,就盘坐在一块蒲团上了。

他略一沉吟,手掌一翻转,顿时一个玉盒出现在了手心中。

袖子冲盒盖一拂,顿时一股青霞飞射而出,将盖子上的几张符箓一卷而下。

盒盖自行的一打而开,露出了里面一颗金灿灿的圆珠。拇指大小,表面异常光滑,并隐隐有一股腥气传来。

韩立目光一闪,一根手指冲圆珠轻轻一点,顿时一点青光弹射而出,并一闪即逝的没入其中。

片刻工夫后,圆珠表面爆发出阵阵的海啸波涛之声,接着一片柔和的金蒙蒙霞光一散而出,并一凝下,竟形成一条迷你鲸鱼虚影,围着圆珠上下盘旋飞舞起来。

此虚影尺许大小,游动间栩栩如生!

韩立看到此幕,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却蓦然将一只洁白如玉手掌从袖中一探而出,并五指一分伸入金光中,并一把将那颗圆珠抓到了手心中。

他面上青光一闪即逝,精纯法力顿时源源不断的注入圆珠之中。

下一刻,金色圆珠一下金光大放,原本尺许大的金色鲸鱼虚影,竟一下狂涨数十倍,化为十余丈之长,几乎充斥了整整的阁楼顶层。

巨大化的金色鲸鱼虚影,在硕大头颅处多出一根尺许长的金色独角,表皮上也生出一块块大小不一的金色鳞片,一下显得狰狞可怖起来。

韩立露出了一丝满意的表情,五指微微一松下,往珠中注入的法力一断而开。

顿时鲸鱼虚影一下化为点点金光的一散而开,金珠也光芒一敛的恢复了常态。

韩立这才将金珠重新放回了玉盒中,并重新贴上符箓的收进了储物镯中。

他之所以选这颗金鲸珠,自然是别有一番用意的,但最后是否真能用到此物,却还是两说的事情。

不过他此行最大收获不是这颗珍稀灵珠,而是那一块头颅大小的异魔金。

韩立一想到那块魔金,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难得的兴奋表情,深吸一口气后,才一抖手腕上的储物镯。

顿时在一片白光中,那颗黑白相间的硕大矿石一下凭空出现,并静静的悬浮在他身前处,不动一下。

一根手指一动,冲矿石虚空一划。

“噗”的一声!

一道青光一闪即逝,黑白相间的矿石从中间一分两半,一颗鸡蛋大小东西从中一掉而出。

单手一抓,无形力量一卷而出,露出的东西瞬间被摄到了手心中,赫然是一颗灰蒙蒙的的晶球状东西。

韩立望着这颗灰白色的晶球,目中闪过一丝火热之色,一条手臂徐徐一抬,并冲晶球缓缓的凝重抓去。

在此过程中,手臂处袖袍寸寸的爆裂而开,露出了一枚枚金灿灿鳞片,整条手臂一下粗大了一圈有余。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