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六十四章 再见异金

一个月后,幻啸沙漠的边缘处,数头蜥蜴般的魔兽从灰蒙蒙的沙地中一冲而出,每一头上都稳稳端坐着一人。

正是从白家矿脉返回的韩立一干人。

当初,韩立得知魔灵被黄发大汉等人被灭的消息后,立刻和紫发女子赶过去和其他三名魔尊汇合到了一起,并最终找到了这魔灵的根源所在,一颗已经变得灰白的巨大晶石。

虽然这块晶石因为魔灵不在缘故而灵性尽失,但仍然是一件罕见之极的炼器材料,被黄发大汉不客气的收了起来。

至于魔灵被灭的详尽过程,韩立没有询问,栾龙天君寒其子等人,也没有主动相告的意思。

但在韩立主动要求下,一干人等在魔灵被灭的第二日就踏上了归程,并且一路顺利的走出了幻啸沙漠。

一出沙漠的瞬间,韩立只觉身子一轻,虚空盘旋的那股神秘力量顿时荡然散去,同时体内原本被抑制的九成法力一下恢复如初。

感受着体内庞然奔腾的充沛法力,韩立不禁轻吐一口气。

在那幻啸沙漠中被压制了如此多法力,滋味可真是不太好受的!他再一想想下次很可能还要深入此沙漠数十年之久,又不禁暗自一咧嘴角几下。

不过好在此行总算顺利完成,甚至还能多弄到一头魔族魔蜥,收获也算不小,下面只要静等陇家老祖等人的到来即可了。

不过白家还冲其许诺了进入宝库挑选三件宝物的报酬,不知是否能另有什么意外惊喜。

韩立如此想着,心中又隐隐有几分期待起来。

恢复法力的一干合体存在,自然遁速快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一行人仅仅小半日光景,就远远看到了幻夜城。

数个时辰后,韩立、栾龙天君、寒其子三人就已经身处白家堡垒的一处装饰古朴的厅堂,并在紫发女子作陪下,神色轻松的交谈着什么。

但黄发大汉却踪影全无,似乎去处理什么要紧事情去了。

这也难怪!

整个白家,全靠两名魔尊老祖坐镇的,如今一下离开家族两月之多,自然是一些急切事情必须先处理一二的。

过了一顿饭工夫,厅堂大门处人影一晃,一人走了进来,正是黄发大汉。

这位白家老祖面带笑容,似乎先前遇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白兄,族里的事情这般快就处理完了?”栾龙天君望了大汉一眼,脸上肥肉一颤的问了一句。

“哈哈,只是一些小事情而已。不过除了处理一下事情外,我也将答应几位道友的报酬全都拿来了。三位道友尽管看看!”大汉一笑,口中含糊的应付几句后,就袖子冲韩立三人一抖,各有一只黑色圆环一飞而出。

韩立三人各自抬手一抓之下,就将圆环轻易的摄到了手中,用神念往其中一扫。

片刻后,栾龙天君和寒其子眼中各自闪过了满意的表情,并纷纷将储物镯收了起来。

而韩立检查过后,脸上神色平静,手中青光一闪后, 圆环同样无声的消失了。

“这一次相助,在下亏损了一些元气,需要返回洞府静养恢复一段时间了。本座就不打搅二位道友了。”栾龙天君倒也没有客气,刚一将报酬收好,立刻就起身告辞起来。

“既然栾龙兄离开了,那在下也不久待了。”寒其子略一思量后,同样沙哑说道。

韩立见此情形,目光微微一闪,但仍稳稳的端坐椅子上未动一下。

这倒让栾龙天君和寒其子神色各异的扫了其一眼。

但韩立脸上丝毫异样未露。

黄发大汉和紫发女子见此,自然又客气的挽留了两句,见二者真没有再留下的意思,就将他们送到了大厅门口,又吩咐一名白家弟子将二人送到了堡垒外面,才再次的回转到了大厅中。

这时,韩立在厅堂中悠然的品尝着手中的一杯灵茶。

“韩兄,你倒是非常沉得住气!现在栾龙道友和寒其子道友都已经不在了,难道不怕我兄妹二人将那三件宝物赖掉吗?”黄发大汉一见韩立这般模样,眼珠微微一转,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白兄若真这般小气的话,白家恐怕也无法走到如今这般地步。”韩立听了之后没有动怒,反而笑了一笑的回道。

“嘿嘿,此话倒是的确不假。白家若是为了区区一些宝物而毁诺的话,又如何能在幻夜城立足的。五妹,你带韩兄去我们宝库挑选三件宝物。无论何种宝物,只要韩道友能看上,尽管拿去就是了。”黄发大汉大手一挥,异常大方的说道。

“是,大哥。韩兄,随妾身来。”紫发女子答应一声,冲韩立嫣然一笑的说道。

韩立没有客气,冲黄发大汉略一拱手,就跟着紫发女子从一扇偏门走了出去。

厅堂中,转眼间就只剩下黄发大汉一人了。

大汉目睹韩立背影消失在偏门中后,脸上原本堆起的笑容一下少了几分,并面露沉吟的坐在了厅堂的主位上,然后才摇了摇头,用低不可闻声音喃喃自语了几句:“真是有些可惜了。早知道那头魔灵如此轻易的能解决掉,根本无需应诺如此厚的报酬?不过好在矿脉之事总算彻底解决了,这些损失不久后就能弥补回来了。”

……

半刻钟后,韩立出现在一座被层层禁制包裹的神秘阁楼前。

在阁楼外,起码有十名以上的白家精锐子弟,或明或暗看守着此地。

不过在紫发女子带领下,韩立自然一路无阻的进入阁楼一层的大厅中。

在大厅两侧,还有八座巨鬼模样的青铜雕像,做出狰狞姿势的耸立在两旁。

从这些雕像传出来的若有若无气息来看,它们明显是另外一群守卫。

而在两排雕像中间处,却摆放着十几排长长的木架,架子上各种光芒闪动,分别放着一些魔器和一些形状奇特的材料,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玉盒木匣,甚至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

紫发女子站在入口处,并没有进入大厅中,是单手一掐诀,冲两侧的那八具青铜雕像打出一连串的法诀,又张口一喷,吐出一面紫蒙蒙的玉佩来。

此玉佩在女子一点下,就往大厅一射而去,就发出一声闷响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下一刻,整间大厅一阵颤抖,原本笼罩大厅的一层波动,顿时诡异的一散而开。

“韩兄,这里就是我们白家的一处藏宝库,你尽可在里面挑选三件宝物。”紫发女子将手中法诀一散,转首冲韩立轻笑的说道。

“那韩某就不客气了。”韩立目光在大厅中一扫,淡笑的回道。

以他强大神念和丰富阅历,刚才一扫也就将这里宝物的十之八九都弄明白了大概来历和用途。剩下那些,不是需要再仔细鉴别一下,就是他的确第一次见到的,心中颇有些兴趣的。

韩立身形一动,就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木架上,抬手将上面放着的一块仿佛焦木般的材料拿了起来,并上下仔细的打量起来。

紫发女子站在门口处,面带微笑的没有出言讲解或者提醒什么,显然这三件宝物要全靠韩立自己来挑选的,她并不会给任何建议的。

韩立将手中材料看了片刻后,就不动声色的放了回去,并对眼前木架上的其他东西不再看上一眼,直接走到了相邻的另一个木架上,并又拿起一个被数张符箓紧紧封印的玉盒。此玉盒表面贴着一个标签,并且隐隐有丝丝银芒直接透体而出。

韩立往玉盒上标签扫了一眼,再用神念往其中仔细探查了一番,二话不说的将此物直接收进了储物镯中。

门口处的紫发女子,看见韩立此举动,面上不禁显露出一丝肉疼之色来。

而这时,韩立又已经走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瓶子面前,将盖子打开轻轻嗅了两下后,脸上现出一丝犹豫之色,但最终还是放回到了原处。

就这样,韩立左看看,右瞧瞧,一连从大半木架前走过,却并未再动手拿取什么东西。

这倒让紫发女子闪过一丝愕然之色来,毕竟在其心目中,这些木架上的几样宝物,价值之大丝毫不在韩立刚才取走的玉盒中东西之下。

在慢悠悠的走动中,一盏茶工夫后,韩立就走到了最后两排的木架处,并最终神色一动的在一物面前停了下来,并盯着其不放起来。

那是一块头颅大小的矿石,黑白相间,闪动着冰冷光芒。

赫然正是韩立在血鸦城曾经见过的异魔金,只不过体积比起那一块足足大了十倍以上。

韩立静静的凝望好一会儿,忽然袖子冲其一抖,一股青霞一卷而过,架子上顿时空空如也了。

门口处的紫发女子目睹此景,美目眸光连闪几下,玉容不禁换上了一丝诧异的表情。

如此大块的异魔金虽然也算稀有,但相对宝库中的其他宝物来说,却几乎是价值最低的一种材料了。

韩立这么一位在其心目中异常神秘的魔尊,竟然会取走此物,实在大出她的意料之外。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