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六十三章 解决

半日后,地表巨大沙丘处,忽然传出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

随之沙丘顶部那座三角建筑一下爆裂而开。

无数碎石迸飞中,一大团绿焰滚滚的一飞而出,并在低空处一个盘旋后,就要向远处飞射而走。

而在绿焰之中,隐约一头鹿首魔兽在中低吼不已。

这只魔兽浑身遍布赤红怪血,身上伤痕累累,原本的四只兽爪更是赫然少了一只。

但就在这刹那间,忽然一道刺目银光从下方闪电般飞出,并围着绿焰中的巨大魔兽飞快一绕。

顿时一声负痛巨吼传来!

绿焰为之一涨,并化为一道绿光的向天边激射而走,只是片刻工夫,就在尽头处不见了踪影。

原来的空中,除了洒下了一片赤血外,更有一只半截晶莹的紫色怪角坠落而下,并发出一声闷响的落到附近沙地上,陷入数尺之深,竟似乎沉重无比的样子。

这时,从三角建筑爆裂后露出的一个大坑中,徐徐飞出一道人影来,并一顿的悬浮在低空处。

这人影一身青色长袍,面容异常年轻,正是韩立本人!

韩立抬首朝怪兽消失的方向扫了一眼后,摇了摇头,又低首朝地上的那滩兽血扫了一下,看到了那深陷沙中半截紫角,脸上闪过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

手臂一抬,朝地下方虚空一抓,顿时一股无形力量一放而出。

“嗖”的一声!

半截紫角顿时从地面上一飞而出,轻巧的落到了韩立手中,仿佛丝毫重量没有似的。

韩立神念往紫角上扫了一眼,目中闪过一丝满意表情,但马上神色一动,察觉到了什么,手掌一翻转,顿时残角一闪的不见了。

下一刻,韩立飞出来的大坑中,人影一晃,一道婀娜身影也从中一飞而出,却是那位白家的紫发女子。

此女一见韩立,当即露出一丝笑意,并檀口轻张的问了一句:“韩兄,可追上那头魔兽了,就算追之不及也没什么,此兽已经被我们五人合力重创了,想来以后应该不敢再靠近此地矿脉了。”

“仙子放心!此兽在逃走的时候,又被我斩了一剑,再加上先前的重创,想来没有数百年的静养,是无法恢复如初了。”韩立用手指一点那一滩赤血,淡淡回道。

“果真如此,这太好了。此麻烦算是解决了。我们现在回去和家兄他们汇合一起,再商讨一下其他的事情吧。”紫发女子随着韩立所指扫了一眼沙地,脸上顿时露出欣喜神色,但马上又想起什么的说道。

“好,我等下去吧。”韩立没有其他意见,当即点点头的向大坑中一飘而去。

紫发女子看了看那滩赤血,略想了一下,玉手虚空一拍。

“砰”的一声!

一个巨坑在沙地上浮现而出,大片沙土一下将兽血全都掀入其中,并彻底淹没了。

见此情形,紫发女子才彻底放心下来,紧随韩立的同样飘落而下。 数个时辰后,在原先激烈大战的洞窟中,韩立、紫发女子,还有黄发大汉等三名魔尊汇聚在了一起,并在商量着什么事情。

其中栾龙天君和黄发大汉,双目神光黯淡,脸色略显苍白,似乎均亏损了一些元气。

倒是寒其子面具上露出双目,冰冷如故,神光和原先一般充足的样子。

“覆天仙子!照你所说,那头魔灵十有八九就是此地矿脉成灵的魔灵。若是这样的话,此魔灵是不会离开此矿脉的。否则的话,等待它的只会慢慢的自行消亡。”栾龙天君脸上肥肉一晃,一对小眼眨了几眨的说道。

“这头魔灵片刻间就杀光了我们白家的六名炼虚弟子,恐怕等阶不低的,说不定已经有能力脱离此地独立活动的。”紫发女子却不太肯定的说道。

“这倒也是,就算我等出手也别想如此快灭杀六名炼虚存在。不知白兄下面如何打算?”栾龙天君若有所思的点下头,接着反问了一句。

“虽然将魔兽重伤驱逐了,但还有那头魔灵在的话,此地矿脉仍然无法正常开采的。恐怕白某还要借助三位道友一下的。否则仅靠我和五妹,可没有多大把握解决这头魔灵的。”黄发大汉坦然的说道。

一听这话,栾龙天君和寒其子互相对视了一眼,其眉头一皱后,才徐徐的说道:“白兄,这恐怕不太合适吧。我等先答应的只是对付那头魔尊后期的魔兽而已。如今这头魔灵可并不是事先约定的目标。而且这头魔灵如此诡异,连覆天道友都差点遭了其毒手,危险程度恐怕还胜过先前那头魔兽的。再说这次行动,因为多出这头魔灵骚扰的缘故,我等已经承担了不小的风险。否则在下还不一定会吃上如此大亏的。”

栾龙天君轻咳一声,一副不愿再冒险的样子。

寒其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明显也是差不多的意思。

黄发大汉听了这番话,脸色微微一沉,心中生出几分愠怒来,但口中却平静异常的说道:“这一次魔灵的事情,是我们白家的失误。没有事先查知它的存在,否则一定会先准备相应的特殊法器,来对付此獠的。不过栾龙兄放心,只要几位继续出手相助,事先支付的各类报酬,我们白家愿意再翻上一倍。而且那头魔灵虽然神通非常诡异,但是韩道友的魔焰,似乎可以克制此种魔灵,并且还出其不意的击杀其中一个化身。现在它应该受创不轻,一身神通说不定已失去小半,正是我们灭杀的良机。”

说完这话,大汉又冲韩立报以一笑,并悄然传音了一句过去:“只要韩兄肯答应帮忙除去这头魔灵,除了多赠送道友一头六足魔蜥外,白某还愿意让道友在白家宝库中另挑选三件宝物。”

韩立双目微微一眯后,自然为之心动,并不动声色的微点下头。

大汉见此情形,心中为之大松。

若是对付那头魔灵的话,韩立可以克制银焰神通,自然是必不可少的。

“报酬加倍!也包括那血牙米吗?”栾龙天君听了大汉的言语,泛起一丝喜色的急忙问道。

“抱歉!血牙米,我们白家的确已经没有了。但白某愿意用一块血炼精金当做替代报酬。栾龙兄觉得如何?我记得,道友似乎也寻找此物好一段时间了。”黄发大汉似乎早有预料,不加思索的回道。

“血炼精金。此物虽然不如血牙米,但对我来说的话,倒也足以抵偿报酬了。”栾龙天君先是一怔,脸色阴晴不定了一会儿后,也就略有些勉强的答应了下来。

“好!寒其子道友和韩兄也没有其他意见吧。”大汉大喜,转首问了寒其子一句。

寒其子目光闪动几下后,缓缓的点下头。

韩立自然更是微微一笑,直接表示同意。

于是既然开始详细商量对付那头魔灵方法,并最终拿出了一个可行的方法。

下面的时间,一干人等开始在洞窟中手握魔石的打坐调息,倒也没有急着马上行动。 数日后,当几人消耗的法力终于恢复了一些后,也就兵分两路的开始行动了。

仍然是韩立和紫发女子一组,黄发大汉则和栾龙天君,寒其子一起,并沿着矿脉朝两个不同方向的矿道搜索而去。

两天后,在一条不知名的矿道中,紫发女子手捧一只圆盘的走在最前边,而韩立则不慌不忙的紧随其后。

此女步伐并不算快,还不时低首往圆盘上查看什么,但一直没有任何发现的样子。

“这锁灵盘真能感应到魔灵的位置?”韩立终于开口问了一句。

“韩兄放心,这锁灵盘虽然并非对付魔灵的专门魔器,原本是用来探查一些稀有材料之用的。但在此种情形下,仍然堪可一用的。只要魔灵接近我们百丈之内,我等立刻就可发现的。否则以这魔灵和此地矿脉融为一体的特性,用神念根本无法扫描寻找到的。”紫发女子回头嫣然一笑的回道。

“但这魔灵灵智不低,恐怕不一定会主动接近我们的。”韩立却摇摇头的说道。

“那我们就直接找出这魔灵的根脚所在。纵然他是矿脉一丝灵性幻化而成,根源一旦被毁,同样会自行消亡掉的。”紫发女子毫不犹豫的回道。

“话虽然如此说,但矿脉如此之广,寻找其根脚,恐怕也并非一件易事的。说不定要忙上七八天也不止的!”韩立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韩兄这话可就有些违心了,我们白家付出的代价,难道连道友六七天时间都不值吗?”女子轻笑一声,面露一丝妩媚的说道。

“嘿嘿,此账可不是这般算法的。”韩立嘿嘿一笑,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紫发女子美目眸光一转,正想再说什么时,忽然间身上传出一声低低的嗡鸣,其一怔下,立刻单手往腰间一拍,当即一物一飞而出。

竟是一块令牌状的魔器。

当紫发女子用手指往令牌上飞快点指几下后,从中传出了黄发大汉欣喜的声音:“五妹,赶快返回吧。我们已经找到那头魔灵,并且联手将它灭杀掉了。果然和先前猜想的一样,这头魔灵十分虚弱,根本无法争斗太久的。”‘紫发女子听完之后,不禁有些怔住了。

而韩立在一旁也听得真切,当即微然一笑的说道:“看来我们不用在此地逗留十天半月,可以尽早返回幻夜城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