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五十九章 魔兽

韩立和栾龙天君二人呈三角位置的在熔岩湖上悬浮不动后,神念悄然的向下方熔岩中一扫而去。

只觉熔岩中暗含一片诡异波动层层阻拦,神念进入熔岩不过百余丈,就在无法深入下去了。

这还是韩立神念强大远超栾龙天君等人的结果,换做这些魔尊用神念探测,能深入熔岩三四十丈就算不错了。

百余丈的距离,只让韩立发现熔岩湖更深处,隐隐有个巨大黑影趴在那里,但因为熔岩中那一层波动阻隔的缘故,却根本无法看的真切,并不知道这黑影是否就是此行目标,那头魔尊后期魔兽。

虽然这巨大黑影死物般的一动不动,但韩立仍然提起了十二分的小心,冷冷监视着其举动。

而在白芸馨等人布置法阵的时候,白家两名老祖也没有清闲着不动。

黄发大汉不知何时的将那一面棱形古镜祭到了半空中,并一晃的化为上百片残缺镜影,遍布熔岩湖上空,朝下微微闪动着黑色魔光。

大汉嘴唇无声的张动不已,一脸的凝重之色,显然在大半法力被压制下,施展此术并不太轻松。

紫发女子却单手一掐诀下,身上浮现出一件洁白如玉的魔甲,同时另一只手虚空一抓下,一杆漆黑长戟竟直接出现在了手中。

此兵刃只是略一晃动,竟隐约浮现出一条漆黑的独角巨虎虚影,在女子手中低吼不已,仿佛随时都能暴起伤人一般。

一盏茶工夫后,白芸馨等六人就将整座法阵布置完毕,刹那间一团团黑气在熔岩湖四周浮现而出,一股股杀戈之气在里面孕育而出,隐约有道道寒光在里面若隐若现,仿佛有无数利刃暗藏其中一般。

而白家六名炼虚弟子,就此藏身黑气之中,暗中操纵整座法阵起来。

“栾龙道友,法阵已经准备妥当,你出手将此兽从熔岩中逼出来吧。”黄发大汉见此情形,冲栾龙天君传音的说道。

栾龙天君闻听此言,满是肥肉大脸上露出一丝狰狞,当即一声大喝,一根手指冲蓝色圆钵虚空一点。

此钵当即一颤,体积大涨,化为了一轮蓝色圆月,同时里面清鸣声一响,一道碗口粗蓝色光柱从中一喷而出,气势汹汹的冲入下方熔岩中。

光柱仿佛一根巨棍般的在熔岩湖中的一阵搅动!

刹那间,整个赤红湖面火气翻滚,一层层的熔岩巨浪一卷而起。

下一刻,熔岩中立刻传来一声暴怒的吼声,熔岩左右一分后,竟从中喷出一道绿气,和蓝色光柱一接触下,竟将光柱硬生生顶出了湖面。

栾龙天君目睹此景,马上一声冷笑,身上一下放出一股惊人气息,同时十根短粗指头冲蓝色圆钵一阵连弹,十余道黑芒接连射出,并一闪即逝的不见了踪影。

圆月中清鸣一下高昂起来,表面浮现出无数白蒙蒙符文,喷出的蓝色光柱一下比刚才粗大了倍许,狂增威能从空中一压下,从熔岩中喷出的那一股绿气不及防下,竟瞬间的一闪而灭。

蓝色光柱再次不客气的没入熔岩湖深处。

“轰隆隆”一声巨响!

整个湖面都为之一颤,似乎刚才一击出其不意下,竟真击中了藏身在湖中深处的魔兽。

“怎么样,这一下滋味不好受吧。”栾龙天君发出一阵狂笑的说道,就要再次催动蓝色圆钵发出更多攻击。

但就在此时,整个洞窟忽然间一阵剧烈晃动,随之熔岩湖火焰一卷而起,竟一下幻化成一片赤蒙蒙火浪,滚滚的往栾龙天君一卷而去,连附近的韩立和寒其子也都在此火攻击范围之中。

韩立目光一闪,脸色未变,但足下五色莲花滴溜溜的略一转动,一层奇寒的五色光幕出现在身体四周,就将那些火焰轻易的抵挡在了外面。

一旁的寒其子同样手足未动,附近盘旋十二团寒光只是猛然一涨,也化为一层寒光的将其护住了。

倒是一开始出手的栾龙天君,竟在火浪翻滚中突然发出一声惊怒的低喝,身形骤然间被一股无形巨力狂击般的倒射而出,狠狠的撞到熔岩湖一侧的高大石壁上,并一下深陷数尺之深,无数碎石迸射而出。

而在栾龙天君原先所待的虚空处,竟然凭空出现一只绿焰包裹的丈许大兽爪,并且将栾龙天君一击而飞的样子。

身躯深陷石壁中的栾龙天君,纵然身上大半衣衫尽数碎去,身上却浮现一件漆黑战甲,将刚才猛烈一击抵挡了大半去,除了显得颇为狼狈外,竟只是受了一点小伤而已。

但就是如此,这位身形奇胖的魔尊,脸色也一下鲜红似血起来,面上煞气一现后,双臂只是略一挣扎下,四周石壁顿时寸寸的碎裂而开,瞬间恢复了自由。

紧接着他有些恼羞的一声咒骂,单手虚空一抓,黄光一闪下,一口仿佛三尖两刃刀般的长柄怪刃一下浮现在了手中,随之身躯黑气缭绕的猛然一涨小半之巨,两手共同握怪刃长柄的朝那只绿焰巨爪,闪电般的一斩而去。

一道黄色刃芒一激射而出,一个闪动下,就不知怎么的一下横跨数十丈远,到了兽爪面前处,并狠狠的一卷而过。

那只兽爪看似巨大,但却远出乎寻常的敏捷,猛然间一模糊,竟一闪的没入虚空不见了。

黄色刃芒一卷而过,却堪堪的斩到了空处。

不光如此,下方熔岩湖面一阵波涛汹涌,一只被绿色魔焰包裹的庞然大物从熔岩中一冲而出,足有二十余丈之巨,口中发出类似牛叫的低沉吼声。

附近的韩立和寒其子,几乎同时身形一动的向一侧退让而去,但是一个两手一搓一扬,无数灰蒙蒙光丝激射而出,另一个身旁盘旋的十二团寒光中的两团,蓦然一声闷响的直接向怪物劈头盖脸的打去,方一飞射而出,就泛起一层层的白色冰环,仿佛奇寒无比的样子。

但是身处绿焰中的魔兽,却只是硕大头颅猛然一摇,身上绿焰顿时化为一层层的绿色火幕。无论韩立的灰色光丝还是那些冰环,一接触下,竟然遇到克星般纷纷溶解消失。

韩立见此情形,心中微微一凛。

要知道,他的元磁神光可是能克制五行之力的,竟反被眼前的绿色魔焰如此轻易的化掉,这实在是一件大出其预料的事情。

不过寒其子放出的两团寒光却似乎另具有什么诡异威能,被绿焰一卷之下,竟突然间白光大放的破开绿焰,直奔里面魔兽本体一砸而去。

但是那魔兽只是一声哼哼,蓦然从口中喷出两道黑气,和寒光一撞之下,竟将它们一下还原成两杆晶幡,从高空直落而下。

寒其子目中吃惊之色一闪而过,但马上两手冲下方虚空一抓,顿时掉落的两杆晶幡一颤之下,化为两道白光的冲其激射而回,并一闪的没入其身躯中不见了踪影。

这时绿焰中的魔兽,一声怪吼,整个洞窟中猛然间温度骤然间狂升数倍,一颗颗赤红火球密密麻麻的在其身躯附近浮现而出,就要冲一干人等发起攻击。

可是此刻,在更高处的黄发大汉和紫发女子毫不犹豫的出手了。

大汉口中念念有词,一手冲漫天的古镜残影只是一点,顿时所有残影一声霹雳后,竟同时从中喷出一道道黑色雷电,交织闪烁下,化为一行黑色雷网的一落而下。

而紫发女子则面无表情的只是将手中黑色长戟往下方猛然虚空一扎,顿时兵刃上原本若隐若现的巨大黑虎虚影,顿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吼,随之化为一道黑光的飞扑而下。

黑光所过之处,虚空为之扭曲,只是一个闪动就出现在了魔兽正上方,那些密密麻麻的火球竟然无法阻拦分毫。

但是下方魔兽却只是将身躯微微一抖,身上绿焰骤然间一涨,竟幻化出一条绿蒙蒙的双首火蟒魔相,一蹿之下,立刻和魔虎虚影纠缠到了一起。

二者虽然都不过是魔气幻化而成,但是扑打滚过之处,阵阵虎啸嘶嘶声发出不断,仿佛真是两头狰狞魔兽在撕打不停。

至于那一层诡异的黑色雷网,在魔兽一催下,虚空中浮现的赤红火球立刻暴雨般的全冲空中激射而去,在无数爆裂红光中,竟硬生生的将雷网托在了半空中,而无法落下分毫。

莫说这一头魔兽不愧为魔尊后期,竟然一时以一己之力而力抗大汉等数名魔尊,还未处下风的样子。

可是这片刻的耽搁,栾龙天君身形一个晃动下,就一个模糊的也出现在了魔兽上方虚空中,面带煞气之下,突然单手一拍肚脐,一声嗡嗡后,竟从腹中一下喷出一宝来。

此宝只有数寸大小,仿佛一只小鼓,但通体血红,表面铭印着无数层雪花状的诡异符文。

栾龙天君单手只是往鼓上轻轻一拍,无声无息,但是附近高空中瞬间阵阵寒风呼啸,片片鲜红的雪花一下纷纷的凝结而出,铺天盖地的向下方密密麻麻的一落而去。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