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十卷 魔界之战
第两千五十八章 骸骨与熔岩湖

说完这话,紫发女子手中法诀一催手中玉佩,顿时那缕血丝一下活过来般的在玉佩表面蜿蜒游动不已。

“很好,五妹有此秘术确定那头魔兽位置的话,我等也无需害怕被偷袭了,这可大占了先手。”黄发大汉闻言,面上一喜的回道。

随之他将前边位置一让,让自己这位“五妹”走在了最前边。

一行人在这地下洞窟中走了没几步,就进入一条人为开出的矿道中。

从矿道两侧坑坑洼洼的小坑上看,附近的火云石显然早被开采一空了。但就算如此,此地的炙热之气的温度,也明显比他们刚进入地下之时,还高了几分。

不过要不是此矿脉深处幻啸沙漠中,一干人等早就施展土遁之术直接潜入地下,找那头魔兽去了。如今,他们也只能沿着这既有的矿道,向更深处一点点的走去了。

这条矿脉的矿道密密麻麻,并每隔一段距离的必定数条一起交织一处,形成了一个仿佛蜘蛛网般的存在。

这些矿道,长些的足有里许之长,短些的只不过十几丈而已,里面的火云石更是大都被开采一空,只一些隐蔽处,偶尔还留有一点而已。

不过当他们接连穿过十几条矿道,走到一处四五条矿道的融汇处时,韩立蓦然双目一眯。

眼前出现的几条矿道中,赫然全都是点点赤光闪动不已,四壁上全是拳头大小的赤红晶体。

但韩立所望之处,却不是这些珍稀材料,而是在一条通道入口处半躺着的一具无头的半截骸骨。

这骸骨头颅不翼而飞,身子虽然完整的,但是肌肤枯萎干瘪,仿佛浑身血肉都不翼而飞,如今只是剩下一层包皮沾在身躯上一般。

紫发女子和黄发大汉自然同样看到了这具残骸,互望一眼下都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目光。

但紫发女子目光在骸骨一角衣衫上望了一眼后,脸色蓦然一沉,一只纤纤玉手冲骸骨虚空一抓。

“噗”的一声,一小片衣衫凭空从骸骨上飞起,被女子摄到了手中,并被一展而开。

韩立目光一瞥下,立刻在那小片衣衫上看到了一个淡银色的“白”字。

“是我们白家弟子,但是哪一名却不太好说的。”紫发女子黛眉一皱的说道。

黄发大汉却冷哼一声,同样手臂一抬的冲骸骨一招。

“嗖”的一声后,一只青色皮袋也一下飞了过来,并在大汉一点下,凭空炸裂而开,虚空中一下现出一群血红色的巨蜂来。每一只都有成人手掌大小,双翅微微扇动个不停。

“是血罗蜂!我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白岩那小子的随身魔虫吧!”黄发大汉一见这些血色魔蜂,脸色有些难看的问了一句。

“回禀老祖,这正是白岩的血罗蜂。当年侄孙曾经亲眼见过他用它们斗法数次,绝不会认错的。”六名白家弟子中的一名头发雪白的老者,立刻站出一步的回道,只是神色略带一些悲伤之意,似乎和这名“白岩”颇有些交情的样子。

“这么说,这具残尸真的是白岩了。但他可是留守据点的弟子之一,并且还是其中修为最高的弟子,怎会惨死在此地的!”紫发女子轻叹了一口气,抬手射出一颗火球,将骸骨化为了灰烬后才缓缓问道。

对于尸体所呈现的凄惨模样,一干人等倒是没有觉得太过吃惊。

毕竟在魔界之中,直接吸取他人精血的魔功实在数不胜数,并没有什么太奇怪的。

“继续向前吧。也许还会有些什么发现的。”黄发大汉想了想后,有了决定的说道。

其他人没有意见,当即就沿着半截骨骸所在的矿道,继续前进了。不过所有人,都不觉更小心了几分。

沿着这条矿道行进了数百丈长之后,在途中又接二连三的发现了其他五六具无头的骸骨,经过白家一干人辨认后,赫然都是原先留守据点的那些白家弟子。

这让黄发大汉不禁面沉似水起来!

再走了一段路后,大汉忽然脚步一顿的冲紫发女子问了一句:“五妹。现在距离那头魔兽大概还有多远了,不会在此地就被它感应到了吧。”

“大哥放心。在这幻啸沙漠中我等神念原本就大受压制,再加此刻身处火云石矿脉上,有众多火气干扰,神念更是无法放出太远的。而且现在距离此兽,还有五六里的距离,他绝对无法在如此远发现我等的。但是再靠近一些的话,就不好说了。”紫发女子螓首一低的查看了一下手中的玉佩,正色的回道。

“既然这样,几位道友开始施法将身形隐匿起来吧。”黄发大汉思量了一下后,就冲其他人招呼一声的说道。

“现在就开始施法吗,这可要耗费不少法力的。也罢,总比被怪物提前发现的好。”栾龙天君摸了摸肥硕的下巴,有些不情愿的嘟囔两句。但是下一刻,却一张口,一面黑色令牌一喷而出,并迎风一晃的化为一团黑色雾气将其身形一罩,然后无论雾气还是藏在其中的身形,同时的模糊不清起来,最终化为了一道几乎淡若不见的虚影。

韩立见此情形,微然一笑,只是单手一掐诀,体表黑色光霞一卷下,竟也化为一道淡淡的黑影。

至于寒其子只是一只袖子猛然一抖,一片晶光一卷而出后,整个人变得晶莹剔透起来,化为了一尊冰雕般的透明存在。

白芸馨等人则各自亮出一面银色幡旗,同时一抛后,竟在空中组成一面银色光阵,往下方一落后,六人顿时不见了踪影。

见其他人都施法完毕,黄发大汉和紫发女子则一个身上黑气一冒,一个抛出一块锦帕,同样一闪的隐匿起了身形。

一行人等再次向前走去。

这条矿道之长,却远超韩立等人的想象,足足走了好一会儿后,竟然还没有走出另外一端去。

好在又走了一顿饭工夫后,原本笔直的矿道忽然变得蜿蜒曲折起来,四周石壁也一下变得粗糙发黑,竟进入到了另一条天然的地下裂缝中。

这时,四周也开始出现其他大小不一的裂缝,有的不过尺许来宽,有的却足有数丈之宽,从中不时吹出炙热之极的热风,并隐隐带有一股焦糊和硫磺的味道。

半个时辰后,当一干人最终从一道不起眼的裂缝中一飞而出的时候,一座巨型的地下熔岩湖出现在了众人的身下处。

此湖占地足有千亩之广,湖面全是不时冒出气泡的红色熔岩,四周边缘处却是一片焦黑色的岩石之地,但是在这些岩石上,镶嵌了一块块数尺长的紫红色晶体,在熔岩照映下,忽暗忽明的闪动着诡异红光。

韩立见此情形,双目不禁一眯。

这些紫红色晶体的模样,正是火气被压缩到一种极致的表现,也就是这些体积不小的晶体,竟然都是外边罕见之极的极品火云石。

而他只是粗粗一扫,就发现这些晶体的数量,足有数万枚之多,无论换成魔石还是灵石都是一种庞大之极的天文数字,足以让一般魔尊为之疯狂的。

这就怪不得白家为什么宁愿浮出如此巨大代价,也不愿放弃此地了。

但是让韩立马上神色不定的是,这个巨大熔岩湖所在的地下洞窟虽然巨大,但结构却一目了然,一眼扫去,哪有丝毫魔兽的踪影。

黄发大汉更是目光朝下方仔仔细细的扫了一遍后,立刻嘴唇微动的冲紫发女子传音了过去:“五妹,你没有找错地方吧。那头魔兽真的在这里?”

“不会错的。它的那一缕精血的确指向此地的。”紫发女子单手托着玉佩,毫不迟疑的回道。

“既然这样,那魔兽十有八九是藏身在下面的熔岩中了。很好,看来它还真的没有发现我们的到来。芸馨,你们立刻布置法阵。韩兄,栾龙,寒道友,也要麻烦你们先警戒一下了。”黄发大汉目光一闪的朝下方熔岩扫了一眼,当即凝重冲其他人说道。

六名白家弟子,当即答应一声,立刻朝熔岩湖四周一散而去,取出一叠叠阵旗阵盘,开始布置一个看似不凡的巨型法阵来。

而栾龙天君和寒其子,则二话不说的也将身形往下方熔岩一落而去,并在离熔岩十几丈的高度,悬浮在虚空的一动不动了。

这时,二者虽然仍然用秘术隐匿住身形,但却小心的各自取出护身的魔器来。

栾龙天君一张口,竟喷出一只蓝灿灿的圆钵来,通体散发着深蓝色的寒光。

寒其子却只是双袖一挥下,十二面晶莹剔透的幡旗从中一飞而出,在其法诀一催下,化为十二团寒光的围绕其身躯盘旋飞舞不定。

韩立却只是单足轻轻往虚空一踩,顿时足下五色光焰一涌,竟幻化出一朵五色莲花,托着其身躯也徐徐的向下方一飘而去。

这五色莲花表面艳丽异常,但五色霞光闪动下,丝丝的奇寒之气从中散发而出,正是那五色极焰幻化而成的。


悦读www.yuedu.info